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82传说中的天才神医——初一

流产?胎儿保不住,若若也有危险?以后会不孕?

不行!绝对不行!

若若在昏迷之前心心念念的都是宝宝,如果等她醒来发现宝宝没有了得多受打击,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若若那崩溃的样子。

那时候在他以为白苏末怀的是他的孩子时,宝宝没有保住,他承认自己居然有一丝的庆幸。

可现在一想到他和若若的宝宝就这样连面都没见着就得离开这个世界,他就难受得像是要窒息一般,难道这是在惩罚他的残忍吗?

“你们赶紧做决定,拖得越久,病人的情况就会更危险,到时候再手术的危险性就会更高。如果你还这么犹豫不决,到时候别说小的,恐怕连大人都无法保住。”

医生看到脸色与手术室内的病人无异的顾安之虽然也有不忍,但也只能催促,毕竟身为医者,病人的生命比什么都要重要。

这时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一个护士急匆匆的跑出来在医生耳边说了些什么,神色很紧张的模样。

“什么事?”顾安之下意识后退一步,若若的情况恶化了吗?

果然不出顾安之所料,医生急促的再次催促,说:“病人的情况恶化,有感染的现象,你最好马上签字。倘若再拖延时间,我不保证病人的生命安全。”不是威胁,只是道出一个事实。

顾安之急得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手指也不停地颤抖着,真的要动手术吗?宝宝拿掉就没了,就算以后他们再有孩子也不是这一个,若若还能是那个没心没肺,一点不好笑的笑话也能让她乐疯的丫头吗。

拿着护士小姐递上来的手术同意书,握着笔的右手颤抖着,一旦签字,就再也挽回不了,可若若现在的情况又不能再拖……

“不可以!”一个冷厉的声音从顾安之的身后传来。

医生以及护士都错愕地看着这个突然到来的男人,顾安之也转身看向厉枫殇,跟着他一道过来的还有一个戴着黑框眼镜,身穿白色T恤洗旧牛仔裤的女人。

“先生,请问你是什么人?病人现在已经出现感染,如果不尽快做手术恐怕会有生命危险。你是病人的什么人呢?”一名护士看到厉枫殇出现立马心冒红心,主动上前为他解释病人的现状。

“不过就是中枪而已,有必要杀了人家孩子吗?我说,你们都有没有爱心,里面那位小姐是杀了你全家还是欠你钱不还了,这么害她。”

女子软软中带着一丝冷意的音色,明明看起来那么温暖的一个人,却有这样冷入心肺的声音,让人感觉到一股无以伦比的狂傲。

不过她的确是有狂傲的资本。

这名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女人便是传说中的天才神医——初一。

据说她十岁就曾为她的朋友动盲肠手术,到现在已经有十五年的临chuang经验,还无一例失败。

不过大多数人都只听过她的名字,没有见过本人,任谁也想不到这么一个穿着简单,打扮朴素的女人会是初一,甚至外界一直都以为初一是个男人。

初一平时的身份是哈佛大学研究所的一名普通的研究员,要想找她救人,除非你面子够大,还得她心情好看你顺眼,否则……

也没有否则,因为一般人连怎么联系她都不得所知。

一头白发的主刀医生狂怒,颤抖的指向初一,却气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怎么说也是拉城最出名的外科医生,经他的手救下的病人就算没有一万也有九千,现在他居然被一个毛头丫头给讽刺了。

羞辱,这绝对是奇耻大辱!

“你是?!”顾安之听着那声音很熟悉,可是这张脸却是陌生的,不过他的疑问只维持了几秒,立马想到了他的另一个身份,也对像他们这种人,又怎会只有一张面孔。

朝厉枫殇微微一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清楚他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厉枫殇的出现让顾安之安心几分,这是美洲,霍杰比他更熟悉。这个狂妄的女人说不定真的能救若若,救他们的孩子。

初一没有理气到快爆血管的主刀医生,当着所有人的面推开手术室的门,就这么帅气的走了进来。

医生和护士见状也只能跟着走进了手术室,一会,手术室门再次关上,手术室外的灯也重新亮起。

走廊上,诺亚的那位高层去向爵爷打电话汇报,就只剩顾安之与厉枫殇相视而立。

“刚才那女人是谁?她有把握吗?”顾安之问得有些小心翼翼,他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个女人身上。

厉枫殇看着关闭的手术室门,冷静的回答道:“她……她是能把死人救活的鬼医。”

如果连她都保不住若若的孩子,那就只能说那个孩子与若若没有缘份,没人能救得了。

顾安之现在也没办法只能选择相信他们,他知道若若在厉枫殇心中的地位有多重,他对若若的紧张一定不会次于他,所以若若一定会没事,宝宝也一定会没事。

正在这时,手术室的门再次开启,刚才的那个护士小姐出来为初一传话,让他们都放心,说情况并不算太糟,大人小孩都不会有事。

听到这席话顾安之这才真正安心。

白若素从手术室被送出来已经是五个小时后的事,她被送到VIP病房,因为她受的是枪伤,警方会循例过来问笔录,厉枫殇觉得这个时候顾安之不适宜出现在警察面前。

虽然诺亚集团在欧美的影响力无法与亚洲相比,但近几年一直有进军国际市场的步伐,顾安之逃婚事件才闹得沸沸扬扬,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认识他并把白若素的资料都曝出去,那若若以后的平静生活也就没了。

于是他让顾安之待在病房里守着白若素,他出去应付警察,这件事厉枫殇没有打算要公了,那金发少年听说是什么公爵的独生子,要是交给这些警察,最多关几天就会放出去。

害得他的若若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他怎能轻饶,不让他也去走一趟怎么对得起霍杰这个名字不是吗!

随便胡扯了几句,将警察打发去了暗城,他便又回到病房去看了一眼白若素。看到她因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厉枫殇眸光危险的眯起,这一枪总要有人买单。

厉枫殇离开后,顾安之打了水为温柔的擦拭着白若素的脸,“若若,你快点醒来吧,我们的宝宝都没事,初一告诉我你怀的是双胞胎,我好惊喜。你已经知道了,是吗?”

手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你的手好冰,不过没关系,不管你多冰,我来温暖你就够了。以前都是你带给我温暖,以后你只要待在我身边就好,其他的都由我来做,只要你在就好。”

“顾少,爵爷与几位董事已经乘专机来了拉城。爵爷让你看一下新闻稿,等他入住医院后诺亚传媒便会发布这条新闻。”诺亚拉城负责人拿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给他。

顾安之看了看上面的大标题,诺亚集团创始人南宫爵病危入院,召开紧急董事会,宣布退位,由现任RY珠宝总经理顾安之接任诺亚集团执行总裁一职。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说明了整个事件,顾安之明白,这是在为他的逃婚找理由。

如果是南宫爵病危,那他在婚礼上缺席也就变得有情可原,但有必要为了他的形象就将总裁之位让给他吗?

说实话从进入诺亚起,他从未想过要一辈子待在诺亚,他与父亲不一样,对于诺亚对于南宫爵有一种愚忠的情结。

他辛苦创立弑盟,又和老三在伦敦创立了一家新公司,就是希望有一天不再活在南宫爵的阴影下,可以真正的走在阳光底下,做自己想做的人,爱自己所爱的人。

他记得那封告密信里提过南宫爵是若若的外公,想必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若若。

虽然他对南宫爵一直有防备之心,但此时他俩的目的都一样,想要守护的人也都一样,再者如果若若还想回到S市正常的生活,他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

十个小时后,南宫爵以及五大家族的大家长一同出现在白若素的病房内,这个时候白若素已经醒了一会,正在喝顾安之亲自熬的粥,医生说手术后的这几天最好只吃流食,VIP病房内什么都有,于是顾安之便亲自为她熬了小米粥。

“爵爷,爸,你们来了。”顾安之放下手上的粥,站起身便长辈子恭敬的行礼。

南宫爵杵着他的拐杖走到白若素的身边,“若……若若丫头……”已过花甲之年,半辈生都在风浪中渡过的南宫爵,在见到自己的亲孙女时居然还会紧张的手抖。

白若素冲着南宫爵扯出一抹笑容,然后转向顾安之,用眼神向他询问这是谁?

“若若,他就是爵爷,你的亲外公。”顾安之简单的为白若素解惑。

白若素亮眸微睁,身为诺亚集团的白家二小姐,南宫爵这个名字当然有听过,可外公又是怎么回事,还是亲外公?!这消息也太震撼了吧,她不是孤儿吗?不是从小就没有亲人的吗?怎么突然冒出个这么大牌的外公。

“外……外公?”白若素看着面前的老人还是不太敢相信。

南宫爵走到白若素面前,用他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嘴里小声的自语,“像,真像,眼睛真像宛儿。”

“婉儿,婉儿又是谁啊?”白若素觉得自己的脑子快成浆糊了,拜托各位大人不要在她刚中枪受了刺激,又动了手术后给她这么大的刺激好吧。

顾翔烯扶着南宫爵坐在刚才顾安之坐的位置上,转身走向其他几个人,“安之,我们先出去吧,我想爵爷这个时候应该有很多话要对若若丫头说。丫头,我们一会再来看你。”

不到一分钟,病房内便只剩下白若素与南宫爵爷孙俩。白若素瞪着她的大眼睛看着南宫爵,“爵爷,你真的是我的外公吗?宛,宛儿是我妈妈吗?”

南宫爵放下拐杖,用他长满老茧的手握着白若素正掉着盐水的手。

“丫头,你的确是我南宫爵的孙女,你妈妈的名字叫南宫宛,是我唯一的女儿。当初也是我让家树他们去孤儿院接你,只是他们一直不知道你是我的孙女。”

白若素歪着疑惑的看着南宫爵,“你一直都知道我是你孙女,那为什么要把我交给爸他们照顾,你那时候为什么不认我呢,又为什么要隐瞒他们呢?”

白若素满脑子都是疑问,明明很简单的一件事,既然知道了她的存在,又想要照顾她,那当年就直接把她接到身边不就好了,干嘛要这么复杂这么辗转。

“十九年前你妈妈突然有一天什么话都没有留便消失,找了好多年都没有消息,我以为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直到六年前得知她离开之后生了一个女儿,我找人找到你,可那时候我承认我还很气你妈妈,不想把你带在身边,可又不放心让你在外面的世界受苦,因此让翔烯他们五家人去收养你,让你选择希望待的家庭。”

南宫爵在讲的同时,似乎自己也又回到了南宫宛刚失踪的那段悲伤日子。

“那为什么现在又要认我?”白若素从生下来就没有妈妈,对她来说在来白家前,她最亲的人就是院长和小黑,对于亲生妈妈还有这个突然出现的外公,说真的,她此刻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她问这些话也仅仅是因为疑惑,不带任何感情。

南宫爵,一个亲手建立起诺亚集团这样一个商业王国的老人,在面对一个十八岁的小丫头时,居然会慌张忐忑,他不知道这个孙女会不会喜欢他这个外公。

在她的脸上他看不到任何的表情,原本他和一般人也是一样,渴望着亲情。

“你喜欢顾安之对吗?”看到白若素手上的戒指,似乎明白了什么,“那小子是不是已经是我的孙女婿了?”

白若素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自己无名指上的月光石戒指,微微的低头。

虽然这个老人说是她的外公,但对她来说他也不过是个陌生的老人,因此在说到自己的感情问题时,难免会有一些小女儿的羞涩。

“恩,我们已经注册结婚。你现在认我和我与顾安之结婚有关系吗?”

“也算是有些关系,一会RY电视台就会紧急报出一道新闻,南宫爵病危入院,手术室前亲自指认顾安之为新上任的诺亚集团总裁。再过一些日子会再出报道,说顾安之与南宫爵的孙女早有婚约在先,由于这个孙女失踪了好多年,最近才再次找回,因此顾安之才会在与白苏末的婚礼上缺席,也正式解出了与白苏末的婚约。”

南宫爵看向白若素,知道她平日里的思想都很单纯,有些事还是说得更明白一点比较好,为了得到孙女的好感,他也得把事说得更直白。

“所有人都知道五大家族与我的关系,这个消息一出,大家就能理解顾安之的逃婚,因为我的病危他才不得不离开,又因为我命令他娶我的孙女,他又不得不取消与白苏末的婚约,这样就不会有人会怪他,你们可以安心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对啊,这样只会有人说南宫爵棒打鸳鸯,说他独*&裁,顾安之,她还有苏末姐都可以不用为这次的事件负责,因为他们三个都只是无可奈何的接受而已。

“可,可是这样是不是太委曲你了。”

“只要我的孙女能开心,这点委曲算什么。”南宫爵握住白若素的手加紧了几分。

白若素突然觉得好感动,能有这样一个疼自己的外公是件好幸福的事。

她刚刚还在担心回到S市要怎么面对那一切,结果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外公已经为她完全解决了,呜……情不自禁的扑到南宫爵的怀里大哭,“外公,外公……”

“别哭了,豪门不都是这样吗?这件事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人们淡忘,只要那小子对你好,你过得幸福就够了。这些年外公让你受委曲,以后一定会好好补偿给你。”

他的孙女喜欢顾安之那小子他早就知道,只是他一直不希望自己的孙女与顾家的人太亲近,更不想他们在一起,才会帮助白苏末稳稳的留在顾安之的身边。

可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当然得保护好这个唯一的孙女,既然她那么喜欢顾安之,他就成全她。

“恩恩,我现在已经觉得好幸福,原本以为我只是个孤儿,现在我有老公,有宝宝,还有外公,真的是幸福得会嫉妒死很多人的,嘻嘻。”白若素破涕为笑,抱着南宫爵不撒手。

南宫爵也很久没有感受过亲情的温暖,也许任这个孙女的决定真没错,拉开了一点距离,问:“丫头,听说你怀孕了,中枪的部位又是腹部,我的重孙没事吧?”

白若素摸着自己的肚子,开心的回答道:“恩没事没事,我听医生也说这是个奇迹,一般像这种情况宝宝都是保不住的,还有哦,外公,医生说我怀的是双胞胎,嘻嘻,你一下就有两个重孙了。”

南宫爵伸手摸了摸白若素的肚子,嘴角扬起一记耐人寻味的笑容。

“如果你妈妈还活着,知道你结婚了,又怀了双胞胎一定会很开心。如果宛儿还活着,一定会亲自照顾你到生产。如果……她还活着!”——

S市作为传媒巨头的RY传媒,在顾安之与白苏末的婚礼取消的第二天,依然没有正面报道此事。

而是用黄金新闻档连续播出诺亚集团的创始人也是现任总裁的南宫爵病危,正于拉斯维加斯的斯特德医院抢救,并于手术前召开了临时董事会,指定顾安之为他的接班人,接任执行总裁一职。新闻中还有顾安之以及几位老董事出现在手术室外等待的画面。

此消息一出所有的媒体都纷纷联络自己在美国的工作人员,四面八方的媒体都涌入斯特德医院,想要拿到关于南宫爵病情进展情况的第一手资料。

这下之前香蕉日报报道的顾安之与一神秘女子拉城逛街的消息便不攻自破,毕竟他们的报道中只有知*报料,并没有图片为证,而顾安之一向没有绯闻,是个很正面有能力的商界新秀,民众当然愿意相信有实图为证的消息。

因此一时之间对于顾安之的负面消息通通消失,各大网站的留言版上,网民都表示理解他缺席婚礼的行为,南宫爵在诺亚人的心中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们的神病危又哪有心思举行婚礼。

医院,白若素所住的VIP病房内。

刚睡醒的白若素一睁开眼睛便看到白苏末放大的脸,距离她不到十公分,吓了一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