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80这个人我要了,我倒想看看是谁不识抬举(精彩,此章 必看)

白若素不解的看向顾安之的方向,顿时就飚出一连串的脏话,“*&%&……¥&*&%……”

NND,今天才刚领证,这么快就想给她戴绿帽子了吗?

顾安之先生此刻正背对着她,与一名有着模特身材的高挑混血美女聊天,那女人有着一头性感的长卷发,目测至少170的身高,奥凸有致,站在顾安之的身边怎么看怎么配。

正对着她的卷发女人似乎也正在看她,在与她的视线交汇那刹那,她忽然打了一个冷颤,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那女人虽一直笑着,但对她有着很强的敌意。

真奇怪,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她不应该会有熟人,可为什么却觉得这女人如此眼熟呢,她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她正郁闷想扁人的时候,金发少年上前拉住了她的手,“漂亮女孩。”

这一句她倒是听懂了,如果是平时大概会很高兴有人夸她漂亮,不过现在哪是平时,她此刻只想快点去顾安之身边把那个狐狸精给打跑,一双秀眉忍不住皱了起来,用力甩开被拉住的手,冲着金发少年吐出一个字,“滚!”

那群少年中有一名是美籍华人,一身相当昂贵的国际大牌服饰,手上的表也有够夸张,上面的钻闪得耀眼,加起来大概至少有个五克拉,价值不菲,一看身家就相当的丰厚。

平时都是女人主动送上门,就算有些女人玩玩矜持,等他们主动,那也只要他们一出击便到手,从未有人如此不给面子,因此在听到白若素爆出的粗口时,火气立马上升,一把捉住她的手臂不让她离开,“MD,居然敢骂我们。”

在这充斥着鸟语的地方居然有人讲中文,白若素心里暗道,终于有个人能听得懂人话,“告诉你的朋友,不想去医院躺十天半个月的就给我滚开,姑奶奶现在没空和他们玩。”

白若素一向如此,在生气的时候就不会管现在的形势是不是她势单力薄,该死的顾安之居然放着她和别的女人聊得那么开心,果然男人都是这样,得到之后就不珍惜了。

“那女人说什么,是不是在骂我。”

“把这女人给我拉出去,敢这么对老子说话,找死。”

“医院就免了,陪我去*上躺个十天半个月我倒不介意。”男人嘴角扬着yin笑,手往白若素的脸颊摸去。

本就一肚子火正想发的白若素,一脚朝那男子的关键部位踢去,那力度就算不废至少也得有半个把不举。男子跪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受伤部位惨叫。

其他几名少年都没想到一身淑女礼服的女人,真敢袭击他们,更没想到这女人的力气如此大。

这个时候赌场有好多人都被这个角落的声音给吸引住,纷纷好奇的张望,再加上之前白若素在这边玩水果机时赢了一千多万,也已经惊动了赌场的负责人,各方的人都朝这个角落涌去。

“妈的,这女人找死,给我一起上。”人越来越多,为首的金发男子面子上也过不去。

他可是公爵之子,在这一片谁敢不给他面子,现在他们几个大男人居然被个小女人给揍了,以后还怎么混,于是大喊一声,然后冲白若素扑过去。

朝白若素挥去的拳被人半路截住,顾安之原本一直在旁边陪着老婆大人玩水果机,看了一会一个美女过来找他聊天,如果是别人他当然不会理会,可一抬头才发现居然是国际巨星温晴。

对于娱乐圈的人,他本不关心也不知道谁是谁,只是近期RY珠宝正好打算要正式进军国际市场,而这温晴便是他们最看好的代言人。

之前诺亚RY珠宝的广告部经理已经去找她谈过,不过被温晴拒绝,现在正好碰到,他只是想问问她拒绝的原因而已,没想到自己不过几分钟没有留意,他那伟大的老婆大人又引起了骚动。

“老婆,你不乖哦。”

一只手温柔的在白若素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另一手还死死的握住金发男子的手。视线转向男子,深黯的眼底充满了愤怒,此刻在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从老远就能感觉到危险,“活腻了,嗯?!”

言毕手腕向后一扯,金发男子发出凄惨的尖叫,刚还打算挥拳的手被硬生生的折断。

与金发男子一起出现的另几个少年见状完全呆愣当场,不敢轻举妄动,金发男子的尖叫也惊动了守在外面的他的保镖。原本这个金发男子名叫亚德·维尔斯,是维尔斯公爵的独子。

看到涌上来的保镖,顾安之拉过白若素,在她脸上亲亲一吻,指了指一旁的水果机,“再去玩一把,我很快解决。”

白若素被他推着走了几步,又回头看向他,在他再次点头示意她不用担心后,她便真的走回水果机那里投下了她手上所有的筹码。

在国内顾安之亲自动手打架的机会很少,没想到这才刚一出国就要让他量量本事,没办法,在老婆面前可不能丢脸,既然有人主动打揍,他不成全的话就太不给面子了,在别人的地盘还是照别人的规矩办事比较好。

看一眼西装笔挺的保镖们,双手一握,头骨转动着,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嘴唇轻启,冰冷的说道:“一起上吧,我老婆还等着我呢。”

五名保镖被他这个有着东方面孔的男人轻蔑的语气给挑起了斗志,在这里混的人都知道暗城的规矩。

这里打架闹事什么的不会有人管,但在这里绝对不允许动枪,因此几人便赤手空拳的将顾安之蜂拥而上,其中一个最为高大的保镖冲在最前,一拳打向顾安之……

顾安之嘴角微钩起一抹不屑的笑容,如同闪电般速度躲开,并且立即进行反击,长腿一扫,帅气又利落,已将面前的高个保镖放倒。

耳后传来一阵凌冽的刀风,顾安之迅速蹲下身,安全的躲过头顶扫过的刀锋,后腿用力向后扫去,那人尖叫了一声后倒地不起。

“老公加油,老公最帅,老公我爱你!”

白若素开始时还有些担心,放进筹码后久久没有继续,视线也一直注视着顾安之这边。

这时看他一分钟不到的工夫就解决了两个,干净利落,帅气十足。顿时觉得骄傲感倍增,情不自禁的被为他高喊加油打气。

顾安之当然也帅气的回了一个飞吻,平时的沉稳绅士原本都只是表面呀,顾大少的内心原本是很sao包的。只是这一面一直只在白若素的面前才会表现出来。

而这时赌场内的打手们也都待命着,赌场负责人杰克打算命人去帮忙,毕竟那是维尔斯公爵的儿子,他们不能让他在暗城出事。正当他要下令时,温晴走到他身边,轻轻的向他摇了摇头。随即将注意力再次转移到白若素身上。

如果他在,是否也会为了这个女人打这一架。

就在这个时候亚德·维尔斯从怀中掏出一把枪,左手握枪对着顾安之……

白若素惊叫着,一边朝顾安之跑去,“啊,顾安之,小……”心字还没有说出口,便捂住腹部倒了下去。

原本就在众人都以为亚德·维尔斯的目标是顾安之时,他突然调转枪头指向白若素,虽然顾安之已经很快拿起身边的一把铁椅,往他手上一砸,众人都能清楚的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可还是慢了一步。

子弹仍然被射出,直入白若素的腹部。

“若若,若若……”顾安之用手捂住她的腹部,可血还是一直从他的指缝中流出,染红了身上的礼服,也染红了那燥热的地板。

“宝宝……救……救宝宝……顾……顾安……之……”

白若素呼吸轻弱的躺在顾安之的怀里,呼吸气息一次比一次微弱,就像是下一秒就要消失在世上一般。

一向淡定的顾安之吓得身子都在发抖,手颤抖着拿出手机联系诺亚集团在拉斯维加斯的负责人,让他们在这最近的医院等候,并把拉斯维加斯最好的外科以及妇产科的医生都找到那家医院去。

枪声惊醒了正在楼上休息的人。

只见他出现在楼梯口,那人拥有一张俊美绝伦,如雕刻般五官分明的脸,有棱有角俊美异常,墨黑色的头发软软的搭在前额,隐藏着一双魅惑的眸子,高蜓的鼻梁和薄薄的嘴唇,完美得不似真人。

此人身穿一件咖啡色的风衣,让人每看一眼都有种被下蛊的感觉,虽然外表看起来好像狂野不拘,但眼底那不经常流露出来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此人正是北美最大的黑暗组织暗门的门主墨澄。优雅的走下楼,仿佛不知道楼下发生了枪击事件。

“门主。”赌场的负责人,保镖,工作人员都恭敬的叫了声门主,他们暂时先将破坏了暗城规则的亚德·维尔斯扣下,等待墨澄的指示。

在顾安之抱着白若素走过墨澄身边时,他的脸色微变,暗道,是她!回头看向一旁的温晴。

温晴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耸了耸肩走到他身旁,待顾安之抱着白若素离开之后,才缓缓出声:“他现在也在拉城,联系他吧。”

墨澄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算计的笑,这么重要的情报白给怎么行,况且以他对他的了解,一旦知道那女人受了伤,肯定会问他借初一过去帮忙。“Jack,你女人刚刚在暗城中了枪。”

说完这句话,墨澄便很聪明的挂断了电话,“你猜他多久会过来,十分钟?”墨澄把玩的手机,与温晴打赌。

温晴转动着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他入住的酒店就在这附近,应该不用五分钟。”

从墨澄的电话挂断电话,温晴的余光就不自觉的往赌场大门处望去,不到三分钟,他们打赌的人便出现在了赌场门口。

墨澄在走过温晴身边说,嘴角扬起一些弧度,“果然还是你比较了解他。”

“墨,若若人呢。”霍杰带着霍北从门口径直朝墨澄走去,一身黑色的风衣,气质非凡。

“都到了拉城居然也不找老朋友聚聚,上次从我这拿走的衣服还没付钱呢,先把钱给了再说。”视线瞟向躲在霍杰身后的霍北身上,那小子每次见到他都是一副老鼠见到猫的模样,有趣。

霍杰脸色一沉,低哑的声音表明他此刻并不是来和他朋友叙旧的,“她在哪里?”

墨澄两手一摊,又是这副模样,真没劲。“斯特德医院。”

“谁开的枪?”霍杰全身散发着一股杀气,这与他是神厨厉枫殇的温暖感觉完全不一样的气势。

鹰眸扫视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在看到暗城的保镖扣住的一个金发少年时,眼睛危险的眯起,转身走到他面前,“是你?”

亚德·维尔斯不认识眼前的危险男人是谁,但看到墨澄与他的互动,也明白不会是简单的人物。不过他父亲可是维尔斯公爵,虽然墨澄是暗门的门主,也是要给他父亲几分面子,他相信墨澄不敢真的为难他。

抬头把下鄂微微扬起,正视着霍杰的眼睛,“是我,谁叫她不识抬举。”

亚德的那些保镖个个脸上都露出危色,他们少爷真是白痴,真以为像墨澄这样的人会怕公爵吗?不过是没有真的触到他们的低线而已,这个霍杰一看便知道是与墨澄同等级的人物。

哎,这下子亚德是惹到阎王了,他们要怎么向公爵大人交待呢。

霍杰魅俊的脸上噙起一记似阎罗的微笑,“不识抬举,哈,很好。”转过身看向墨澄,“这个人我要了,我倒想看看是谁不识抬举。”

墨澄耸耸肩,做了一个请自便的手势。

霍北从赌城的人手上接过亚德,又低着头回到霍杰的身后,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墨澄一眼,这让墨澄更觉得有趣,突然觉得如果自己身边有这么一个人,似乎也挺有意思。

正当霍杰转身离开时,温晴走到他的身边,轻轻的提醒了一句,“刚才听RY珠宝的顾总说要请妇产科医生到场,正好中枪的部位是腹部。”

霍杰猛地抬眸直视着温晴,而温晴则淡定的浅笑着与他对视,听到自己喜欢的女人怀了别人的孩子,霍杰会有什么反应,她很好奇。

这个女人就是国际巨星温晴,唯一拿到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东方面孔。传闻她是某个黑帮组织老大的*,很多媒体直指墨澄便是她的金主,现在见她在他身边,看来墨转性了嘛。

虽然没有明说,但这女人刚刚的暗示很明显,若若怀孕了,而现在腹部中枪,孩子恐怕会保不住。

“墨,把初一借我。”很直白,完全没有求人帮忙的态度。

“可以。”墨澄也很干脆的答应,只是这当然不符合墨澄的个性,“只是……”

“只是什么,条件随便你开。”现在他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如果真如温晴所言,若若现在的情况很危险。这世上估计也只有初一能有一线希望可以大人小孩都保住。

墨澄要的就是他这句话,“还没想到,总之三件事,我借给你初一后,你要答应我三件事,怎么样。”这句话墨澄是看着霍北说的,看得霍北背脊一凉,那叫一个慎人。

“好,我答应。”明知道这家伙是在趁火打劫,为了若若,他也只能答应。

墨澄心满意足的掏出手机通知初一,让她去斯特德医院与霍杰会合。

“门主,亚德是维尔斯公爵的独子,把他交给霍少会不会不妥?到时候怎么向维尔斯公爵交待呢?”待霍杰等人离开之后,暗城的负责人,也是暗门的一个高级领导,担心的在墨澄身边小声的问道。

“我做事需要向人交待?!”墨澄嘴角扯出一抹轻蔑的笑容,简直就是笑话,他是谁,一个公爵在他面前算什么,拉城的市长见到他都得点头哈腰——

S市白顾两家一团乱的分割线——

S市顾安之与白苏末的这一场婚礼弄得沸沸扬扬,顾安之缺席,白苏末一个人出席了媒体记者会,她脸色苍白在记者会当场晕倒的照片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虽然诺亚传媒作为国内的媒体巨头,他们用自己的报纸发表声明,顾安之是由于公事突然被诺亚总裁南宫爵招回新加坡总部,婚礼才临时取消。并未对事件做另详细的报道,所有人也都在等着诺亚最真实的报道。

白苏末一袭高贵的白纱,脸色惨白眼睛微肿的出现在镜头前,看起来格外的惹人怜爱。

特别是她作为诺亚集团传媒部的总经理,经常会有机会出现在媒体面前,又多以上流名媛却又很有亲和力的形象出现,此次即使有这官方的声明,这起婚礼事件一面倒的声讨事件的另一主角顾安之。

从白苏末在教堂晕倒开始,就有众多的媒体守在她入住的第一医院,中午十二时第一医院的一名护士爆出白苏末在婚礼前一周曾小产。

众媒体都纷纷揣测顾安之在婚礼当天缺席是不是与这个未能出世的孩子有关,守在医院外面更是不肯离开。

凌晨三点香蕉日报的记者接到知*的电话报料,说是今日在美国拉斯维加斯,见到从婚礼当场失踪的新郎顾安之,他正与另一名女子亲密的逛街。连夜赶了这则新闻,顾安之新欢胜旧爱?婚礼当场逃婚,只为与新欢拉城街头浪漫。

在这则消息报出的同时,白若素正在斯特德医院急救。

当新闻稿发到诺亚传媒部时,白苏末依然躺在医院内还未清醒,南宫爵将五大家族的大家长们全都召集到诺亚传媒的会议室,如不好好处理这件事会变成诺亚上层领导的一大丑闻,诺亚的形象受损,股票定会大跌。

“还是联系不上安之那小子吗?”裴仲宇皱眉,脸色凝重的问顾翔烯。

“我听说安之是带着若若一起离开的,他三年前不是已经拒绝了若若丫头的表白吗?翔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陆家老头也是不解,三年前白若素表白被拒的事,他们都知道,这之后他们不是已经没有关系了吗?怎么又会突然带着若若丫头逃婚。

白家树从事件发生后便一句话都没说过,这顾安之的新欢旧爱都是他的女儿,让他要怎么说。他此刻只想把顾安之拽出来一枪毙了,这件事为他们白家带来多大的影响,以后苏末如何见人,要是白若素被爆出来是抢姐姐老公的第三者,她又该如何自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