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77他终于可以大声喊出,他的女人是——白若素

打开信封,字体很纤细,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于一个女人之手,顾安之一字一字看得很仔细,越看眉头皱得越紧,手也不自觉的越握越紧,眼睛细细的眯起,倏地抬眸,黑眸中迸出一股与他此时绅士感不符的狠厉,杀手四溅。

顾安之将手上的信捏成一团,拿起椅子上的西装外套便离开了他们的婚礼休息室。

阳光明媚,看来今天的天气很不错,知道了真相的顾安之此刻的心情可说是矛盾又纠结,但整理了一下终究是喜悦大于愤怒,握紧信团的手抬起,头微微的扬起向着太阳光,将手放到唇边,嘴角上扬起十足帅气的弧度,轻吻着这封让他解脱的告密信。

“老三,帮我准备一架飞机,还有帮我把护照证件都找来。对,马上,立刻,叫人十分钟后到教堂来接我。其他的等我回来再告诉你,这件事先保密,如果老头们问起你就说我一周后会回来,让他们不要担心。”

挂断给穆昊焱的电话后,又给白若素打了一通电话,“若若,你现在在苏末身边吧,不要说话,听我说就好。你现在马上到教堂前面的那个花园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对你说。”

没有给白若素拒绝的机会,说完便立刻挂断了电话,到约定的花园等她。

白若素在接到顾安之的电话时,刚到教堂,准备陪白苏末一起去新娘休息室去,本来不打算去赴约,可是顾安之根本不给她机会说不,反正婚礼结束她就要去芬兰了,最后见一次应该也没有关系吧。

于是她骗白苏末说要去洗手间,便去了教堂前面的花园。

“Hi,姐夫。”白若素走过去跳起来拍了一下顾安之的肩,笑嘻嘻的喊着他的新称呼。

顾安之转身握住了她拍肩的手,深情的毫无掩饰的望着她,怔怔的看了近十秒,把他往怀里一带,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喂,顾安之,你怎么了?”白若素惊讶的瞪大双眸,顾安之又想干什么,她就算再迟钝也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

拉开了一点距离,双手揽着她的肩,让她正视自己,“你的护照带在身上吧?”

“在啊,怎么了?”因为她的飞机是十二点起飞,等顾安之婚礼结束她就得马上赶去机场,于是把护照什么的证件都带在身上了,可是这个时候他问这个是要干嘛。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好时机,我只想问你,愿意跟我走吗?”顾安之期待的问道,他知道若若对他有多失望,所以他根本不敢抱太大的希望,可还是忍不住这样一问。

白若素双瞳瞬间放大,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顾安之,你说什么?跟你走?去哪里?别忘了今天在这里……要举行你和姐的婚礼。”她指着身后的教堂,气愤的质问顾安之。

“况且,顾安之,我不是你的所有物,不是你想要就要,不想要了就丢开的玩物。”

白若素转身就想走,顾安之从后面抱住她,“若若,我知道你很生气,我只能告诉你,以前我坚持娶白苏末都是有原因的,我自始至终爱的人只有你。还有,我从来没有碰过她,她流产的那个孩子也不是我的。”

“什么?”白若素惊讶地猛地转过身看向顾安之,孩子不是他的!

“这件事很复杂,不能在这里说,我已经让老三准备好了飞机,现在我们就去机场,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解释清楚,相信我,好吗?”

顾安之的眼神中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这一次再也没有任何的理由让他放手,不管那个霍杰是不是她的男朋友,他都要一争到底。况且,他不是已经有了最得力的帮手吗。

视线柔情的转向白若素的肚子,伸手轻轻的抚摸,“若若,你也不想我们的孩子没有爸爸吧。”

“啊?!”白若素看看肚子又看看顾安之。

妈呀,他怎么知道的!

看到白若素吃惊的表情,顾安之心情又是一阵大好,拥着她,俯身,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这是见到她的那一刻便想要做的事,从今以后他再也不用隐藏自己的感情,他可以向全天下的人大声喊出,他的女人是——白若素。

白若素刚开始大为惊讶,瞳眸睁到了极致,也试着要挣脱他的怀抱,这里可是教堂,因为顾安之与白苏末的婚礼,这里到处都是记者,要是被拍到就惨了,她可不想当什么公众人物。

可经验尚少的她哪经得起这么热情的吻,况且这个吻他的男人还是她爱的男人。浑身酥软得厉害,身体窜过一道道小小的电流。

还好顾安之还算有点理智,在快查枪走火前停了下来,拽着白若素的手进了穆昊焱派来接他的车上。

顾妙之走出来找白祺睿的时候正好看到顾安之关上车门的侧影,以及车快速驶离的背影。

那两个人怎么那么像白若素和哥,顾妙之耸了耸肩,甩掉这么荒谬的想法。今天哥要娶苏末姐,这应该是白若素最伤心的一天,看到白若素伤心真是比什么都开心,顾妙之笑着到处找白祺睿去了——

半个小时后,顾安之和白若素出现在了S市国际机场,穆昊焱已经在机场门口等着,在看到白若素出现时愣了一秒,他是几兄弟中和顾安之最为亲近,老大的心思他也是最明白的,现在看到白若素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只是他没想到老大会在最后一刻才走这一步,原本他以为老大根本就不会答应举行婚礼,没想到他答应了,却在今天逃婚。

“老大,给,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穆昊焱将护照等证件交给顾安之,然后上前拥抱了一下白若素,“若若,祝你和老大幸福,有个愉快的旅行。”

“啊,哦,谢谢。”白若素嘟着嘴不是很明白他们这是要干嘛。

顾安之上前拍了拍穆昊焱的肩膀,“我出去这一周,组织里的事就全交给你。一会教堂那里肯定会大乱,你替我告诉白苏末,如果这事扯到了若若身上,我能让她回到白家,也能让她在白家无立足之地,还有,告诉她,她做的事我全都知道了,她的能力我很清楚,这件事她一定会平息得很完美。”

白若素挑着眉听顾安之的话,她很好奇白苏末到底做了什么事,让顾安之这么多年身边一直留着她的位置,又是什么事让他选择在婚礼当天逃跑。白苏末是个多么心高气傲的人,这个婚礼又是她期待已久,在媒体公关上做了很多的准备,真不知道一会儿发现顾安之不见了,她能不能承受得住。

“虽然我现在很好奇,不过还是等你们回来再详谈,婚礼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开始,你们赶紧走吧。老大,若若,哦不对,现在应该是喊嫂子了才对,你们就放心去玩,这边所有的一切交给我就行了。”穆昊焱笑着朝两人挥了挥手。

白若素看着穆昊焱的背影,愣着好久没有回过神,等顾安之拉她的手打算离开时,她突然啊了一声,自言自语道,“难怪我见到贝贝觉得很熟悉。”

“贝贝是谁?”顾安之皱眉问道,不会又是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小鬼情敌吧。

白若素指了指穆昊焱,“和昊焱哥长得很像的一个小男孩,是我朋友的儿子。对了,那次在‘颜瑟’你去救我的那天,昊焱哥有没有去过‘颜瑟’?”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往登机口走去。

顾安之牵着白若素的手,很享受这种就像一般情侣一样,可以随意的牵着手聊天的感觉,“去过,怎么?”

“那你还记得那天晚上的那个女孩吗?她叫唐菱,我说的贝贝就是她的儿子,我知道贝贝没有爸爸,唐菱姐前几天也问过我,那天晚上后来出现的男人是谁,而且贝贝和昊焱哥真的长得超级像,完全就是幼儿版的昊焱哥。顾安之,你说昊焱哥会不会就是贝贝的爸爸呀。”

想到这个可能性白若素相当的兴奋,她从第一眼就很喜欢唐菱母子,而且他们受的苦也蛮多了,如果贝贝是穆昊焱的儿子,那至少唐菱姐不用再受她那个禽、、?兽继父的欺负。

顾安之除了喝醉时,平时的记忆力那是相当惊人,当然记得那个帮白若素包扎伤口的唐菱。

老三有个儿子?!这件事倒是很好玩,难道那个唐菱就是从四年前开始,他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女人?可他们在水月洞天应该已经见过,如果真是她,老三会不认识?

“那个小孩今年几岁?”

“咦,好像是三岁多快四岁了,怎么?”

顾安之扬眉莞尔,虽然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也希望唐菱就是老三在找的那个女人,“看来我们的儿子当不了老大了。”

“什么意思?”白若素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笑着看向顾安之,牵着的手握紧了几分。

世事真是变化快,几天前她还在和唐菱姐讨论怎么做单亲妈妈,还在想要组成一个单亲妈妈团。现在,顾安之没有成为她的姐夫,而是待在她的身边。唐菱姐也很快便不是单亲妈妈,贝贝有爸爸了,而且还是昊焱哥。

真神奇!——

顾大叔逃婚成功的分割线——

顾安之与白苏末的订婚宴是在顾家举行,当时只有少数的名流被邀请在列,也没有对媒体开放。这一次的婚礼则豪华得多,他们举行婚礼的教堂是S市最大的教堂,而且还是非正式开放的教堂,想在这里举行婚礼并不是谁都可以。

最重要的是婚礼由诺亚集团自己的电视台全程直播,对其他媒体部分开放,除正式仪式不能拍之外,可以拍摄也可以采访,在婚礼前还专门安排了新人的媒体见面会。

教堂外就像是一场豪华的车展,各式各样名贵的房车跑车轿车停在停车场,有媒体开玩笑说就算没有主角拍,光是拍这些车就可以做几期的封面。更别提来参加婚礼的嘉宾,非富即贵,平时任何一个都是可以上封面头条的人物。

排场非常的壮观,镁光灯一路闪个不停。

宛若最高盛事颁奖典礼的红色地毯,优雅高贵的音乐,整个教堂被布置得金碧辉煌,几乎晃花人的眼睛,让人感受到上流社会的排场和奢侈。装饰着从花园进入教堂这条通道的蓝色玫瑰,是早晨刚刚空运到的,更为这场婚礼添了一丝浪漫。

白家树和顾翔烯夫妇都忙着招呼来祝贺的宾客们,距离仪式举行的时间越来越近,却唯独不见新郎顾安之的踪影。

白苏末在新娘休息室里等着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顾妙之急匆匆的跑进来,“苏末姐不好了,我哥不见了。”

“什么叫不见了!”白苏末搂着婚纱,蹭的一下站起来。

“到处都找过了都没有看到我哥,他的手机也关机。”顾妙之有种不好的预感,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两个身影,道:“白若素好像也不见了,我哥不会是为了她逃婚了吧?!”

“你说什么?若若丫头和安之都不见了?”顾翔烯、白家树几个老头因为婚礼快要开始还没有见顾安之过去,于是过来新娘休息室看看,还没进门就听到顾妙之的猜测。

顾翔烯这时候头也大了,安之那小子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既然不想结婚当初就不要答应,为什么非要在这婚礼的当天玩逃婚呢。

“妙之,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白苏末抓着顾妙之的手臂,急切的问道。

顾妙之看了看周围的前辈们,又看看刚刚进来的白祺睿,视线重新回到白苏末身上,“苏末姐,其实我看得也不是很真切,只看到了两个背影,在教堂外面我看到两个有点像哥和若若姐的背影,他们上车走了。”

“什么?”白苏末泄气的瘫坐在椅子上。“安之走了,和若若走了,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

白祺睿闻言眉头皱得死紧,他已经把医院的事交待清楚,也买好了去芬兰的机票,本打算在飞机上告诉白若素他就是只取一瓢饮,他会陪她去赫尔辛基。

“安之那小子和若若私奔?”裴仲宇走进来也是大为惊讶,他不在S市对于顾安之与白若素之间的感情没有其他人那么清楚,不过没想到顾安之那小子还挺有福气的吗?他最想要的两个儿媳妇怎么都栽在了他的手上啊。

“老大去哪儿了?已经有记者在问怎么新郎还没有出现。”裴寒轩从教堂外面跟过来询问,他快被那些记者问烦了,这老大也是,怎么结个婚还要让他遭罪呀。

一进来看到气氛很不对,抓着旁边他家老头,低声问道:“老爸,怎么回事?老大落跑了?”

“现在哥和若若姐的手机都关机,怎么办?”顾妙之一直在打两人的电话,可是怎么都打不通,她是相当不喜欢白若素和白祺睿在一起,可是她也很不喜欢白若素当她的嫂子。

穆昊焱想了想,这个时间老大和若若已经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了,也是时候告诉他们,“咳咳,那个,老大说他一周后会回来。”

“你说什么?你见过安之,他去哪里了,什么叫一周后回来,今天是我们的婚礼,他到底想要干什么?”白苏末完全顾不了自己以往一直顾及的形象,蹭的站起来抓着穆昊焱的衣服问道。

“昊焱,这是怎么回事?”白家树上前拉开女儿,以一个长辈的身份问他。

“穆昊焱你说话啊,他是不是和白若素在一起?”白苏末已经快失去理智,这个时候抛下她,真的好狠。明日各大报刊杂志就会报道她是一个弃妇,在结婚当天被新郎抛弃。

穆昊焱看了看休息室里这十来双眼睛,看来不给他们一个答案是交不了差的,哎,老大为什么要把这事交给他嘛,“咦,那个,老大现在是和若若在一起没错,他们已经出国了,至于去哪里,老大没有告诉我。他只说让你们别担心,他一周后会带着若若回来。”

说着又看了白苏末一眼,继续道:“老大还有几句话是要单独和苏末说的。”

“爸,顾伯伯,你们先出去帮我应付一下记者,我很快就来。”白苏末平复了一下心情,这个时候她发脾气也没用,她也很想听听顾安之到底有什么理由在今天丢下她。

一分钟后,新娘休息室便只剩下白苏末和穆昊焱两人。

“说吧,他有什么要解释。”白苏末坐在镜子前,一边补着妆,一边问道,高傲得像女王一般。

穆昊焱看着与平时不太一样的白苏末心里暗道,女人真是多变的生物,想到女人他又回想起四年前在乡下遇到,那个开玩笑说她是公主的那个女人,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已经结婚生子,那个女人他找了四年却没有丝毫音信。

微眯了下眼睛,最近想起那个女人的次数越来越多。

“老大说如果这件事扯到了若若的身上,他不会放过你。既然能让你进白家也能让你在白家无立足之地,他说你这些年所做的事他全都知道了,还说他相信你的能力,一定会把这事平息得很完美。”

白苏末补妆的手顿了顿,什么叫她这些年所做的事他全都知道了,他怎么知道的,怎么可能!可是穆昊焱又不像在说假话,况且如果顾安之不是都知道了怎么会在这么重要的日子离开,还是带着白若素一起。

完了,完了,她努力了这么多年才走到今天,现在一切都完了。

如果顾安之知道一切,那就绝对说得出做得到,绝不会再给她留一丝情面。

虽然她还有南宫爵这个强硬的后台,但现在顾安之已经在飞机上,就算把他追回来今天的婚礼也还是泡汤了,况且顾安之哪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人,以前是觉得亏欠了她需要补偿,才会抑制自己的感情,看来这事得从长计议。

现在最需要的是怎么安抚宾客和记者,不能让白顾两家成为S市的笑柄。

“走吧,我们出去。”

白苏末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这套千里挑一的完美婚纱,优雅地走出新娘休息室,在门口遇到了南宫爵。

穆昊焱和白苏末都同时恭敬的行礼,喊了声,“爵爷。”

“顾安之带着白若素离开了?”南宫爵的声音轻轻淡淡,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既然南宫爵问到,白苏末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况且原本她就打算把这事告诉南宫爵,让他为她作主。

“是的,爵爷。”白苏末略感哭腔回答道。

南宫爵手上的拐仗在草地上点了点,望着天空眉头紧锁,过了一会转过身看向白苏末,“你去告诉那些媒体,顾安之被我突然召出国去完成一件很重要的事,今天的婚礼取消。记住,绝对不能提到白若素的名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