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75若若是我的女朋友,就不劳烦顾少你了

男人用余光瞟到她的动作,心中暗笑,这会知道防备了吗?刚刚在路上随便挡车的时候干嘛去了,好在今天他正好经过那里,不然要是这个白大小姐出了什么事,又会有一堆人要遭殃。

当然他关心的不是那些人,而是最近组织里本来就发生了不少事,主子已经够烦,不想再有无谓的事给主子添堵。

没错,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厉枫殇的特助,也是霍杰身边东南西北中霍西,霍西在南美暗黑势力中是出了名的飙车狂人,如论车技,整个南美他若称第二,绝没有人敢称第一。只是此刻坐在身旁的女人比较特殊,他不能把自己的所有本事都露出来,一是怕身份败露,二是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他可没有多余的脑袋供主子砍。

“白小姐,你放心,总之我绝对不会是你的敌人。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追前面的车吗?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了我,我才能帮你。”

白若素想了想,这个时候她也只能相信他,刚才她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可能是和那帮人拉扯时掉了。“我姐姐在前面那辆车上,她被人绑架了,她还怀着宝宝,而且那些人原本要抓的人是我,姐是为了救我才被抓,所以我必须把她救回来。”

“好,我明白了。白小姐,抓紧扶手,坐好了。”

说完,车子猛然加速,下一刻,他们的车,竟然一下子撞到了上面那辆房车的车后备箱一角。

房车方向立刻偏离正常的行驶线路,朝左前方驶去,眼前就要撞上前面的一棵树上。司机又飞机的转动方向盘,使其回到大路上来。

“白小姐,前面那辆车的司机技术不错,不太像一般的绑匪。”霍西如实说道,被他刚才那种力道撞上去居然没有翻车,还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调整好方向,那人对车的掌控力绝非常人。

不过他运气不好,遇到了他霍西。

霍西握紧方向盘,再次加速,这次直接车头与车尾狠狠相撞。

滋!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刺耳无比,前面的车瞬间失去了对汽车的掌控,下一秒,就见大奔房车猛然失控,瞬间撞在了路边的一棵大树上。

霍西将车停住,“白小姐,你在车上等我。”

前面房车里的白苏末见事有变化,简单的对车里的几个男人吩咐了几句,便率先挣扎着下了车,像是趁机逃跑,可没有看清楚路,直接滚下了一旁的山坡,好在不是很高,下面是一块种着大白菜的菜地。

待在车里的白若素很清楚的看到了这个过程,急匆匆的从车上下来,吼着正打算把那群绑匪抓出来的霍西,“快,快救我姐,先救人,我拜托你,求你救救我姐。”

霍西看到白若素也跟着刚刚那个女人滑了下去,也顾不上那群绑匪,这些企图要伤害白若素的人,迟早会被找出来,也不急于一时,于是几个大步直接从坡上跑了下去。

“姐,你,你怎么样了?”白若素跪在白苏末的面前,看到她脸色苍白的紧紧摸着肚子,“你肚子很痛吗?”

霍西下去后打量了白苏末一番,这起绑架有太过说不通的地方,具体是什么他一时还没想明白,不过他觉得这绝对不是一起简单的绑架勒索事件,这个白苏末的表现也让人很起疑,如果不是她突然自己滚下了坡,他早就抓住了那群绑匪,难道她不想那些绑匪被抓?

“若若,救,救救我的宝宝……送我去第一医院找沈坤,一定要找沈坤,他,他会救我的宝宝。”说完这句话后白苏末便晕了过付出。白若素顺着往下看到白苏末白色的裤子已经变成了红色。

当然霍西也看到了,也知道白苏末肚子里的孩子看来是保不住,只是她的那句话让他更起疑,第一医院并不是距离这里最近的医院,为什么她要强调一定要送到那里,还要找特定的医生,虽然有钱人一般都会有自己信任的医师,但她这样强调还是很可疑,让他总觉得这件事不那么简单。

“你还呆着做什么,快帮忙啊。”白若素回头冲站着发呆的霍西吼道。

还没几个人敢这样吼他,看在主子的面上他也只能忍了,以主子对她的*爱,谁知道这女人会不会哪天变成他们的女主子。于是认命的蹲下身子背起白苏末……——

绑架的真相是什么的分割线——

顾安之重复拨打着白若素的电话,却一直都关机。打得越多次他也就越着急,这丫头不会又出了什么事吧。

半个小时前,他从穆老三那里出来。穆昊焱是个不折不扣的催眠大师,这件事只有他们五个人知道,连他们的老爸们都不知道这件事。早上他在家里听到了白祺睿和顾妙之的对话,又从若若的好朋友姚钱钱那里知道了些事,他就越加怀疑那晚若若在他的酒店房间出现过,与其自己在那胡思乱想,不如让他想起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便找穆老三为他进行催眠。

催眠的结果他很满意,果然,那晚的女人是若若,这么说苏末肚子里的孩子就不可能是他的,这是不是意味着其实苏末也可以接受别的男人,就算不是他,苏末的幸福也可以由别人来给。

这样的想法让他很开心,他一点都没有怪白苏末的意思,反而替她开心,也许这个孩子的到来可以让他们三个人都得到解脱。

这也能解释,过了三年,那个丫头为什么又会再次向他表白,姚钱钱说过那晚若若穿的浴袍上有血,那便是他是她第一个男人的铁证。

顾安之从穆昊焱那里出来便开始给白若素打电话,他要让那丫头对他负责。想到昨日自己再次拒绝,那丫头肯定又自个躲在哪里哭吧。

可是第一通打过去是无人接听,后来就直接关机了,开始他觉得是那丫头在生他的气,不想接他的电话。后来打到白家才知道她和白苏末出门逛街了,打白苏末的电话也没人听,正当他打算叫手下的人去找时,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了电话。

“喂……若若,你在哪里……什么?医院……哪个医院……好好,我知道,我马上过来,你待在那里不要动,你马上去找你。”

等顾安之到达医院时,很远便看到了白若素的身影,她正被厉枫殇拥在怀里,他的步子加快了许多,走到白若素的身边,直接把她从厉枫殇的怀中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若若,我来了,没事,别哭了,苏末不会有事。”

顾安之轻轻安慰的声音对白若素来说就像是镇定剂,慢慢的停止了哭泣。

“姐,姐她流了好多血,刚刚沈医生说你们的宝宝可能保不住了。顾安之,都怪我,都是我不好,姐是为了救我才被抓走的,那些人的目标本来是我,都是因为我,你们的孩子才会没有,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顾安之拉起白若素,轻轻的为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不管你的事,不要再自责,苏末会没事。”他现在不知道怎么对若若说那个孩子不是他的,现在孩子已经没了,又是为了救她才没有,现在完全不是说这件事的好时机。

“若若,你也受了伤,去找医生包扎一下吧。”厉枫殇很不喜欢顾安之把若若当成是他私有物的这种做法,况且现在他才是正牌男友,一个就快要结婚的男人如何能给若若幸福。

“可是,姐……”

厉枫殇伸手拉住白若素的手臂,“没关系,这里不是有顾先生吗?你就算不顾自己,也要顾一下我的感受吧。看着你的伤我有多心疼,你不知道吗?”

白若素猛然抬头,睁着双大眼睛,有些不解的看着厉枫殇,小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肉麻了。再回头看看拽着她另一只手臂的顾安之,大概明白了小黑这么做的原因。“哦,好。顾安之,你就在这里守着姐姐,我去包扎一下就来。”

白若素包扎好后才发现刚才的司机先生还留在这里,“司机先生,今天的事谢谢你,你的车应该也要送回原厂去修理吧,我给你留个电话号码,等修好后你告诉我多少钱,我一定会还你。”

霍西看了厉枫殇一眼,很恭敬的向白若素行了一个礼,“不用了,白小姐。”他哪里还敢要修车费呀,他在白若素的身边还让她受了伤,主子不修理他已是大幸。

白若素也并不笨,看到霍西对小黑那恭敬的样子,再联想到他之前说的不是敌人,而且一到医院小黑就出现在这里,也大概猜出了些,“小黑,你是不是认识这个司机先生。”

厉枫殇瞟了霍西一眼,说道:“他叫霍西,我的助理。”

“啊!”虽然猜到他们认识,可没想到这个司机先生,哦,不,是霍西,居然是小黑的助理,这世界还真是小,随便挡个车都是熟人啊。怪不得有人说这世上的人,任何两个人,最多牵扯出三个人就会有一定的联系。

“你先回去。”虽然没明说是谁,但霍西很清楚,主子这句话是对他说,于是又行了一个鞠躬礼后,便离开了医院。“你还要去看那个女人吗?若若,你那个姐姐不是你看到的表面上那么简单。”

霍杰是什么人,虽说只见过白苏末两次,但从她的眼神中就能知道,这个女人并不简单,心机很深。

“小黑,你不能这么说姐,虽然我和她一直都不是很亲,可她这次的确是因为我才会被绑架,现在还受了伤,失去了孩子。”说到孩子,白若素立马双手护肚。然后重重的打了一下自己的头,真是够蠢,她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怀着孕的事实,不知道刚才那样追车,又滑坡的,宝宝会不会有事。

“走吧,我们先去看姐。”等看完姐姐后她也得去找唐菱,让她帮她看看宝宝有没有事。现在这件事还是秘密,S市的医生大多都认识白祺睿,万一她去看医生时遇到了熟人,或者传到了他耳中就不好了。

白若素和厉枫殇过去时,白苏末已经被送到了VIP病房,顾安之正搂着她轻声的安慰着,沈坤则站在一旁陪着。

“安之,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宝宝,对不起……”白苏末抱住顾安之的腰,将头整个埋在他的怀里哭泣着,“都是我没用,都怪我都怪我。”

顾安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声音格外的温柔,“没关系,只要你没事就好。”虽然他已经知道这个孩子不是他的,苏末在说谎话,可是他却能理解她为什么这么做,她这些年为他付出的他不是不知道,也因为这些年她在他身边守着,看着他怎么爱上若若,心里只有若若,她害怕她担心很正常,为了能嫁给他,骗他有了他的孩子,这些都只是因为她爱他,想要留在他的身边,是他从来没有真心的对待过她,才让她用这种方法来留住他。

现在既然孩子已经没有了,他并不打算拆穿她,因为他欠她的实在是太多了,这次也是,不管孩子是不是他的,按若若的说法,她是为了救她才被抓走,才受的伤,他就更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生她的气,让她伤上加伤。

“苏末,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你和顾少都还这么年轻,以后总会有孩子的。”沈坤也上前安慰道,虽然他知道此刻的苏末只要顾安之在她身边就够了。

“沈医生说得对,你好好休息,我会告诉爸婚礼推迟举行,等你的身体养好了再说。”顾安之并没有要在此时悔婚的意思,可不可否认,婚礼推迟,他的确是松了一口气。只是他没想到这原本也是为了白苏末好的提议,却遭到她强烈的反对。

“不行,婚礼绝对不能推迟。安之,我没有关系的,不是还有五天吗?五天已经够了,这五天我哪里都不会去,一定会养好身体。你放心,我没有问题,不必为了迁就我而改期,你知道这个婚礼我盼了多少年想了多少年,我不要一次又一次的延期,安之,我已经没了孩子,我不能再没有你,我们如期举行婚礼,好吗?”

笑话,她怎么可能让自己策划的事件影响到婚礼的举行。孩子流产在她的计划之中,可她绝不会让顾安之以这个为理由推迟婚期,她不但要婚礼如期举行,还要白若素来当她的伴娘,让她彻彻底底地死心。

“顾少,以苏末现在的身体状况,五天后举行婚礼没有问题,只要不是太操劳就可以。”沈坤也在这适当的时间说了他该说的适当的话。

白若素走上前,推了顾安之一下,“顾安之,你在想什么呢,答应我姐啊,她为你吃了这么多苦,如果你敢对不起她的话,我也不会放过你。况且像我姐这么好的女生,你要不赶紧娶进门的话,小心被别人给抢走了。”

如果说之前对于这个婚礼她还有些什么私心的话,现在,此时此刻,她绝对是百分之百的真心祝福白苏末和顾安之能永远幸福。他们三个人的感情,其实一直以来最无辜的就是白苏末,她早在她还没有出现前就与顾安之是一对,是因为她的出现,才让顾安之分了心。

“姐,对不起,今天的事都怪我,是我害你没了宝宝。”白若素握住白苏末的手,真诚的道歉。

白苏末冲着她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头,“傻丫头,这事怎么能怪你呢,不过如果你实在觉得抱歉的话,就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当我的伴娘,原来的那个伴娘昨天给我打电话说她脚崴了,现在这么急我也不知道去哪找,你是我的妹妹,你来当我的伴娘再合适不过了。若若,答应我好吗?”白苏末期待的看着白若素,那眼神让白若素根本无法拒绝。

白若素本来打算只要默默的看着他们举行婚礼,然后便死心学言情女主带着球离开,看来是不行了。她心里也明白白苏末肯定也是知道她对顾安之的感情,如果她来当这个伴娘可以让她安心一些,当就当吧。“好啊。”

“丫头,苏末,你们最近有得罪什么人吗?那些绑架你们的人看清楚长相了吗?是不是认识的人?”顾安之不想话题一直围绕着婚礼展开,他现在更关心的是谁要绑架白若素,这次失败后会不会还有下一次。

厉枫殇也同样关心这件事,这次是幸运遇到了霍西,如果还有下一次呢,不,他绝对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只是他的势力一直在南美,要调查得花一些时间才会有结果。

白苏末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没有。不过我想目标好像不是我,若若你得罪过什么人吗?”

“没有啊,那会我好像听到那个男人说抓住这个也一样,我想他们应该是知道我和姐的身份。”

“这件事有些奇怪,照理说在S市大多数人都认识白家的白苏末,一般人绝对不敢绑架她。而照你们说绑匪要绑的人最开始是若若,这就更怪了,若若的身份只有我们五个家族的人才知道,不管怎么想这都不会是一起单纯的绑架案,他们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钱,绑匪应该很熟悉若若。”顾安之皱着眉分析道,他没有发现在他分析时,白苏末的眼神飘移不定,像是有些心虚的表现。

而这细微的表情恰好被厉枫殇捕捉到,眼睛危险的眯起,这个女人和这起绑架案绝对有最直接的关系,就算不是主谋也一定参与其中。

厉枫殇上前拉起白若素,将她拥在怀里,对上顾安之的眼睛,“若若是我的女朋友,这件事就不烦顾大少,我会解决。从今天开始若若暂时搬到我那里住,她的安全由我来保护。”

“啊?!”白若素没有想到小黑突然会这么说,抬头不解的看着他。

“走吧。”这个顾安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对若若的爱到底有多深,白苏末做的事他又知道多少,在他心里到底是若若重要还是这个未婚妻更重要,这些他通通不知道,当然也就不放心把若若交给这种人保护,虽说这里不是他的主场,但保护一个女人他还做得到。

顾安之起身拽住白若素的手,冰冷的双眸比上厉枫殇的。厉枫殇当然不会示弱,微收下颚挑眉回视。

白若素嘟着嘴看向两人,这个一眼,另一个一眼,这两个家伙怎么回事,是想要打架吗?“顾安之,你弄疼我了,放手。”虽然几年不见,小黑的气场似乎有越来越强的趋势,可在她的眼里,小黑还是那个一见到狗就躲到她身后求保护的弱小子。

顾安之看了白若素一眼,放开她的手,对着厉枫殇说,“厉先生,这段时间若若就拜托你了。”

“她是我的女朋友,保护她本来就是我的责任,不需要拜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