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74她的浴袍上有血(加更)

“你好,你是若若的朋友吧,我想问下上个月11日晚上半夜三点左右若若是不是给你打过电话。”

听到问起好友的事,姚钱钱立马睡意全消,从那天晚上开始若若就变得好奇怪,她也很想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就是那个让若若变得奇怪的大叔吧,你到底对若若做了些什么啊,弄得她最近心情一直不好。”

“这个我们能以后再谈吗?我想知道上个月11日晚上半夜三点若若打电话给你是为什么?她都对你说了些什么?拜托你想清楚一点,这件事对我对若若都很重要。”顾安之还从未对谁这么客气的说过话。

姚钱钱想了想,回答道:“对,是有一天晚上她半夜突然跑到我家来找我,怎么了?”

“那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吗?还有她对你说过些什么,你还记得吗?”

“谁还记得那么清楚,我就知道她那天晚上身上一分钱都没有,穿着浴袍坐出租车过来找我,后来又说和你拿错了手机什么的。对了,她脱下来的浴袍,我看到上面有血。”

姚钱钱努力回想当晚的情形。

顾安之重复着两个字,“有血,有血……好,我知道了,谢谢。”

挂上电话,顾安之心跳突然加速,好像越来越接近一个事实,一个他怀疑了许久的真相。要想百分之百准确的知道当晚发生的事,看来只有一个办法,拨通了穆昊焱的电话,“老三,你在公司吗?好,我现在过去找你。”——

顾安之会不会知道真相的分割线——

白苏末对着梳妆台一边接电话,一边拿着粉刷在脸上轻轻的刷抹,“你说什么?安之在找11日晚上诺亚酒店的监控视频,好,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停下了手上粉刷的动作,眼睛微眯盯着镜子里的人,几秒后眼神中充满了算计,粉刷继续在脸上轻轻的刷着。

看来,计划必须要提前,原本她是想带着这个孩子举行婚礼,现在似乎是不行了。

他不知道安之找那晚的视频想确定什么?难道他已经在开始怀疑那晚的人不是她?可没有理由啊,她的计划明明非常完美,而且顾安之的酒后失忆症也不是假的,他到底想查些什么?!

白苏末的心还是有那么一丝慌乱,毕竟肚子里的宝宝的确不是他的,万一让他查到那晚她出去过,又是在早上才回的酒店。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就会成为他们分手的导火线,毕竟在顾安之的认知中,他与她只在那晚发生过关系。

咳咳,敲门的声音,“进来。”看到来人后,白苏末立刻堆满笑容,站起身来迎上去,“若若,快,进来啊。”

白若素拿着包装得很精美的礼品盒走了进来,昨天买的那份礼物打架的时候摔坏了,这是她一大早跑去店里重新买的,还好还有最后一个。

“姐,给,结婚礼物。”

“谢谢,是什么啊,我可以现在打开吗?”白苏末拉着白若素的手坐在椅子上。

白若素视线环视了一圈,她很少进白苏末的房间,没想到这里已经布置得这么喜庆,虽然新房在顾家,但她的房间也还是布置了一番。*前已经挂上了她与顾安之的婚纱照,照得很大气很唯美,是她喜欢的风格。以前一直都知道姐和顾安之会结婚,可是都只是说说,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直到现在看到这张婚纱照,她才恍然,他们真的要结婚了。

“若若……若若……”白苏末看到她看着婚纱照发呆,嘴角微微扬起,唤道。

“啊,姐,哦,可以啊,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白若素也扬起她很纯真的笑容。“姐,恭喜你哦,听说你这里有了宝宝,你和顾安之有*终成眷属,你们一家三口一定会永远都幸福。不管我在不在你们的身边,我都会祝福你们。”

“什么意思?你要走吗?”白苏末一边拆礼物,一边随意的问道。

白若素瘪了瘪嘴,“没什么,可能之后会出国去留学,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出过国,也想出去看看。我……恶,恶……”白若素突然一阵反胃,抚着胸口跑进了里面的卫生间。

白苏末连忙跟了上去,看到她的反应眼睛一抬,这……白若素该不会是也怀孕了吧。你这明显就是早期的孕吐反应,她刚怀孕的前两个月每天早上也会这样,那……那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才真的是顾安之的宝宝。

原本如此,怪不得顾安之这么急想要找到证据,一定是白若素对他有什么暗示,让他开始怀疑那晚的人不是她。

只是,以她对这两人的了解,白若素怀孕的事顾安之一定还不知道。

不行,只有五天她就会成为顾太太,她一定不能让白若素破坏,双手握拳,眼神变得犀利,这个麻烦一定要解决。

“若若,你没事吧?”

白若素反手擦了擦嘴角,“没事,可能是昨天吃坏了东西。姐,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房间了。”

“若若。”白苏末拉住她的手,“我有一些结婚时要用的东西需要买,反正你今天也没有课,陪我一起去好吗?我们姐妹俩好久没有一起逛过街,我也还想买几套孕妇装,再过几个月肚子大了平时穿的衣服就不能再穿了,还有防辐射的衣服也得买,像我现在成天要对着电脑,不保护一下不行。”

白若素想了想,对啊,孕妇真的有好多东西要准备,今天陪着姐去看看,也算是学习一下,改天自己也得偷偷去备上。“好,我回去换件衣服。”——

白苏末一路都挽着白若素的手臂,“若若,你看这些宝宝的衣服好漂亮啊,可是现在还不知道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买什么颜色好呢?”

白若素看着白苏末开心的模样,心想这个宝宝的到来姐一定非常高兴,原来姐卸去知性女的面具后,也有这么活泼开朗的一面,“不如男宝宝女宝宝的各买一件吧,说不定是龙凤胎呢。”

两个人在一家母婴店里逛得不亦乐乎,买了好几套孕妇装后,又开始看小宝宝的衣服。

“好啊。”然后开始看到喜欢的就拿,一口气拿了快二十套宝宝的衣服去柜台结账。白苏末看了看时间,回头对白若素说,“若若,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

于是两人一人拎了几个大包走出母婴店,她们今天都没有开车出来,于是打算走到前面的的士站去打出租车,可两人刚走出母婴店不到二十米,突然一辆大奔房车停在了两人身边,几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下车就拉住白若素,企图拽她上车。

非常明显,他们的目标是白若素。

就在她就快被拉上车的时候,白苏末突然上前咬住其中一个男人的手臂,那人吃痛松开了手,白若素也就立刻踢了另一人一脚,挣脱掉了禁锢,本能的往后跑了几步。

可这时白苏末却被拖上了车,其中一名男人朝白若素追了几步,抓住白若素要往车上拽,白苏末在车上又踢又咬的,白若素的脚也抵在车门处,不让男人把她拉上车,指甲也用力的抠破了男人的手臂。

被绑上车的白苏末一个劲喊,“若若快跑,快跑。”

车上的男人看四周就要围上行人,说了句,“她俩是一起的,算了,抓住这个也一样,快上来。”

于是男人放弃了抓白若素,飞快的上车,然后驶走。

白若素立刻跟着追了上去,跑了几米就明白自己这样追完全行不通,于是也顾不得什么危险,直接从马路中间探开双手拦车,这时一辆银色的法拉利停在了她的身边,她上车对司机说,“快,快,跟住前面那辆房车。”

司机看了一眼白若素,眼中闪出一记奇异的眸色,怎么会是她,不过惊讶只是一瞬间,快得白若素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看向前方,说道:“系好安全带,坐好了。”

下一刻,车子就好像离弦的箭一般,闪电般激射了出去,钻进了滚滚的车流之中,追随着那辆大奔而去,很快便消失在这闹市中,不见了踪影。

白若素心里一直回想着刚刚白苏末推开她,自己被绑的场景,根本没注意这惊人的车速,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开出的速度。可她此刻只想着快点追上前面的车,救出白苏末,因为顾安之的关系,其实她和这个姐姐一直不是很亲,她没有想到在这个危险的时刻,姐居然会不顾自己的安危这么保护她,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一定要救回白苏末,把她完整的交给顾安之。

眼前着就要追上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辆货车,房车就快消失时,驾驶座的司机突然把方向一个急打,加速,直接对着货车开过去,“啊!”

白若素吓得尖叫出声,当时她只有一个念头,完了,死定了!

可是几秒后就发现自己不但没有死,又再次发现了房车的踪影,刚刚那场景太过惊险,他们是贴着货车的头冲到了前面,只要他们慢一秒,或者货车快一秒,两辆车就会相撞。

待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下后,白若素转头看向司机,咦,是个外国男人,还是个帅哥,大概三十岁左右,看上去很像那种英国王室,很高贵又很绅士,回想他刚才的动作犹如行云流水,让她心中不免惊叹,自己的运气真好,随便拦一辆车都得拦到这种奇葩,如果不是他这么好的车技,估计他们早跟丢了。

看向窗外,白若素的嘴张得极大,真是有够夸张,在这间隔不到五米的空隙中,他居然能把车子的时速提到一百二三,虽说车本身就很好,可这技术,不是谁开这车都能车出这效果的,车子就仿佛是一条灵活无比的游龙,见到缝隙就直接钻进去,险而又险的与其他车子紧紧的擦过,差一点就要碰上,可又偏偏不会碰上。

发动机的轰呜声越来越响,那种惊险无比的感觉,让有孕在身的白若素脸色发白,几乎没有一丝的血色,这人到底是什么人啊,他是在把车当飞机开吗?

车子还在提速中,这人完全是将开车转化成了一种艺术,没过多久,车子就跟着那辆房车冲出了密密麻麻的车流,进入了一条幽静的小路。

白若素这才舒了一口气,“喂,你知道你刚才那样有多危险吗?”

男人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不是你让我跟上前面那辆车的吗?人家的车技一流,不冒点险跟丢了怎么办?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白小姐你放心,我来追,前面那辆车不管是谁,都绝对跑不掉。”

要知道他可是组织上飙车最强的人,要不是因为车上坐着白若素,怕伤着她,他哪会都过了近半个小时还没有逼停前面的车。

“你知道我是谁?你……你是?”白若素有些防备的往车门靠了靠。

男人用余光瞟到她的动作,心中暗笑,这会知道防备了吗?刚刚在路上随便挡车的时候干嘛去了,好在今天他正好经过那里,不然要是这个白大小姐出了什么事,又会有一堆人要遭殃。

****************

昨天上架出了点小问题,改掉了一千字,今天补上。还有为昨日亲们送的红包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