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72若若,恭喜你,你有宝宝了

“请放心,白小姐没什么事,不过现在怀孕初期要多注意身体,不能太劳累,白小姐有早期流产的征兆,你们……”

白家树打断医生的嘱咐,“你说,你是说……我女儿怀孕了?”

“对啊,白小姐已经怀孕一个多月。”

顾安之从听到这个消息后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怔怔的盯着白苏末,她怀孕?怎么可能!她不是不能怀孕吗?只是一次就怀上了,那张不孕的检验报告又是怎么回事。

白苏末已经醒来,她看到顾安之看她的眼神,知道他在怀疑,“安之,我好开心,我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怀上宝宝了,医生之前说我只有千分之一的机会能怀上宝宝,没想到上天对我这么好,千万之一的机会都让我们碰到了,能拥有我们的宝宝,真的是个奇迹。安之,难道你不开心吗?”

“我看这傻小子是太开心,都乐呆了。老头子我还从来没看过顾家小子有这样的表情,顾老头白老头,恭喜恭喜,这可是双喜临门。”裴仲宇一进来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高兴,往顾安之肩上一拍,哎,他什么时候能抱孙子呢。

知子莫若父,顾翔烯一进来看到顾安之那表情就知道,白苏末的怀孕对他来说绝对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虽然他也不是最中意白苏末当他的儿媳妇,但现在她怀了他们顾家的下一代,他再不满意也没办法,只能认可。他走到顾安之的身边,“安之,好小子,以后可要好好对待苏末。”

“是啊,安之,你要是对我女儿不好,白伯伯可不放过你。”走到白苏末的身边,握住她的手,“女儿,刚刚听到医生说的了吧,你有早期流产现象,要多注意休息,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去公司了,在家里好好养胎。”

看到大家都这么关心她,白苏末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喜悦的笑,手还很母性的抚摸着肚子里的小生命。

顾安之想要上前表现他初为人父的喜悦,可脚像是粘在了地板,怎么都无法移动,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原本他想过娶了苏末后也不会碰她,等她以后遇到真正爱她的人,他就把她交给他,而他就可以功成身退。

就在他不知应该怎么面对眼前的情形时,手机铃声响起,这个专属某人的铃声,他看了白苏末一眼,接起,“喂……好,我马上过去。”

挂上电话后,对白家树说道:“白伯伯,请你照顾一下苏末,我有点要紧的事需要出去一会,很快回来。”

“快去吧,放心,苏末我会看着。”顾爸爸当然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这个时候这种情况顾安之应该会有很多话要与若若丫头说。

顾安之走了之后其他几位长辈见没什么事也都离开了,顾翔烯原本打算留下来帮忙照顾,不过白苏末说没有关系,有她爸爸在这里,一会白祺睿也会过来,就让他也先回去。

众人离开后,医生说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去做个彩超,于是白家树便去为女儿交费,这时急诊室内便只剩下沈医生和白苏末。

“苏末,我不知道你明明已经怀孕三个月,却要我告诉他们你只怀孕一个多月是什么原因,不过这相差了两个月,你想瞒肯定是瞒不了多久,再过半个月左右你的肚子就会显现出来,况且我看过你的胎儿本来就比一般的胎儿大,根本不可能一直骗到孩子出生。”

沈坤是白祺睿医学院的学长,因为白祺睿的关系,他与白苏末也成了朋友。三天前她来拜托他,她说今天她会假装晕倒,送进他所在医院的急诊室,希望他到时候能告诉她的未婚夫及家人,她已经怀孕一个多月。

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做,但看到流泪拜托,原本对她就有好感的沈坤还是答应帮她。

白苏末摸着自己的肚子很诡异的一笑,“谁说我要生下这个孩子。”

“你,你说什么?”沈坤突然觉得有些不了解眼前这个女人,她在他的印象中一直是温婉大方、聪明善良的好妻子最佳人选,知道她心有所属后,他还曾一度消沉了好久。

“没什么,总之谢谢你,沈坤哥。还请你帮忙帮到底,这件事只能我们两个人知道,绝对不能告诉第三个人。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你有什么事找到我,我也一定竭尽全力帮你。”

她当然知道这个秘密不可能瞒到她把宝宝生下来,宝宝的存在只是为了她能顺利嫁给顾安之的一个保障,不过现在她又有了一个主意,让宝宝的走也能帮她一个大忙——

车流拥挤的一条主街道上,顾安之的车停在了红绿灯处,双眸冷冽的直视着前方,白苏末怀孕了!这个消息对他来说非常具有冲击力。

从医院出来他便一路狂飙,也不知道是不是连老天都感觉到了他全身散着的厉气,红绿灯全都乖乖的在他驶过时显示着绿灯,直到行驶到这到海边的最后一个红绿灯,红灯亮起,顾安之倏地猛踩刹车,车胎摩擦着地面,发出吱吱声。

他很想快些见到白若素,把她拥在怀里,好好把握她在他身边的最后机会,可是他又很怕见白若素,以往即使他身边一直有白苏末,但他在面对白若素时依然坦荡,因为不管是他的心还是他的身,都从未有别的女人的气味出现过,现在让白苏末怀孕的他以何种身份去见若若。

心情非常的烦燥,以至于看到绿灯亮起也没有反应,就这么堵在红绿灯的路口,即使后面的车排成了长龙,从这个红绿灯排到了上一个红绿灯处,丝毫动弹不得。喇叭声夹杂着吵骂声刺耳的响起,可这些似乎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依然恍然无人之境般看着红灯再次亮起。

不知是不是有人等得不耐烦,也太气愤,报了警。警车带着他独有的警报声从后面驶来,只是这个时候的顾大少想起白若素还在等他,脚猛的一踩油门,如飞出的箭,完全无视后面那辆追着他的可怜警车——

白若素坐下沙滩上,玩着上面细柔的沙子,抓一把缓缓的让它从指缝中滑落,待手中空了之后又再抓一把,就这样反复的玩着无聊的游戏。

这个沙滩她已经有三年没来,自从上次在这里向顾安之表白被拒绝后,她就再没有勇气来这里。可现在她再次来了这有着痛苦回忆的沙滩,这里和三年前似乎没什么变化,一样的海一样的沙一样的黄昏夕下,一样是她等着他。

如果不是因为……她想她绝对不会给顾安之打这个电话。

白若素的思绪回到了几个小时前……

最近一直心情不怎么的白若素逃课跑去逛街,过不了多久白苏末和顾安之就要结婚,她这个当妹妹的怎么都得送一份像样的礼物才行,今天只有一节中外新闻史,不想去上,于是便偷偷的翘课闪人。

走在S市最大的购物广场Kingdom,虽说不是周末,可这里依然人山人海,不知道是谁说过,当内心孤单时,人越多的地方越是觉得孤单。她此刻就有这种感觉,从一开始被白家收养,到现在快六年,她来这里的原因是他,留下来似乎也是为了他,那他结婚后,她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若无其事的看着他和苏末幸福,她做得到吗?

可现在她才上大一,当初为了能常见到他还选了离家最近的大学,现在想躲都不知道往哪躲,真是纠结。

白若素逛到一家水晶饰品店,看到一个正在弹钢琴的水晶娃娃,在看到的那瞬间就觉得这个娃娃太适合白苏末,水晶娃娃看上去优雅高贵,和白苏末的气质很合。

最特别的是水晶钢琴娃娃的旁边还站着一个身穿西装的水晶绅士娃娃,买这个送给他们当结婚礼物不是正好吗。于是走到柜台结完帐便走出了这家店。

可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个抱着小孩子的男人撞了一下,手上包装精美的水晶娃娃哐啷一声,摔到地上摔得粉碎。

她的手脚行动往往比头脑快一拍,礼物摔到地上的同时,她本能的出手拦住抱小孩的男人。

谁知道她还没有开口,那男人就抬手撞到她的胸口,挣脱掉了她的手。“识相的别多管闲事。”

白若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到后面有女人的声音传来,“把孩子还给我,把孩子还给我……”

那男人听到声音后,没有理白若素赶紧抱着孩子继续往前跑。

那女人跑到白若素的身边时摔了一跤,白若素扶起她才发现,这女人居然就是那晚在“颜瑟”的唐菱。“是你?”

“是你?”唐菱也同时认出了白若素,想到她当晚的身手,唐菱没有办法只能向她求助,“求你帮帮我,我的孩子被那个男人抢走了,求你帮帮我。”

“啊!”白若素立马转身去追那个男人,居然还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下抢小孩,真是太无法无天,她拼命的跑,在很接近时,从后面一个飞踢踢到男人的腰上,那男人摔倒在地,怀里的孩子也被摔到了一边,白若素立马上前抱起孩子,交给了紧跟过来的唐菱。

那个脸上有个刀疤的男人还打算过来抢,白若素挡在唐菱母子前面,“要想抢这小孩先过姑奶奶我这关。”一拳先挥了出去,男人也不弱,闪身躲开了白若素的拳,反手拉住她的手,往怀里一带,一拳挥在了她的脸上,男人的力气很大,白若素的嘴角立刻涌出了血。

白若素手被拽住,立马抬腿向男人要害处踢去,又被他闪过,几个来回男人中了两拳,白若素也伤得不轻,好在商场的保安即时赶到,联手将男人打退,却并没有抓住他。

待男人离开后,唐菱立刻牵着儿子的手走到白若素的身边,看到她一脸的伤,很是愧疚,“白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每次遇到我好像都没什么好事,每次都让你受伤。我家就在附近,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跟我们回家,我帮你清理一下伤口吧。”

“姐姐,你好厉害,你救了贝贝,跟我们回去,我让妈妈做好吃的给你吃好吗?妈妈做的菜可好吃了。”小帅哥也扬起他那帅萌帅萌的小脸,*着白若素跟他们走。

白若素透过商店里的镜子看到自己接近毁容的脸,她记得这个唐菱是医生,还是让她清理一下比较好,不然晚上回到家不好交待。于是她就跟着唐菱母子回了他们的小屋。

“姐姐,快进来快进来,这就是我和妈咪的家,你还是第一个进来的客人哦。”贝贝热情的招呼着第一位客人,虽然年纪小小,但一点都没有被刚才的抢抱给吓住。

唐菱到家后便去拿来医药箱,帮白若素清理她脸上的伤口。“白小姐,你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

“不要这么客气,你就叫我若若吧,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我也直接叫你唐菱姐好了,什么小姐不小姐的多见外,我俩可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朋友。哈,小帅哥,你说是不是呀?”看到贝贝脸颊上的那两团粉肉,白若素好想上去捏几下,她的死穴就是萌娃,只要萌娃一出现,其他什么都被她抛到脑后。“不过,小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呀,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啊,我怎么觉得你这么面熟呢?”

“我叫唐羽贝,姐姐你可以叫我贝贝,妈咪就是这么叫我的。”唐羽贝小帅哥笑起来有个浅浅的酒窝,可爱到爆。

“贝贝,你去房间自己玩会好不好,妈咪有话要和姐姐谈。”

小帅哥亲了唐菱一下,让白若素一定要留在这里吃他妈咪做的菜后,便跑回了房间。

“唐菱,今天那个男人是谁,是贝贝的爸爸吗?他为什么要抢贝贝,到底是怎么回事?”贝贝长得并不像唐菱,可也完全不像刚才那个男人,要说那人是贝贝的爸爸,她不相信唐菱的眼光会那么差。

“贝贝没有爸爸,那人是我爸的保镖,自从上次那件事后,我就搬出了唐家,可是我爸还是不放过我,所以他叫人把贝贝抢回去,好以贝贝威胁我,做一些我不愿意去做的事。上次你见到的那个人是我的继父,以前我妈妈还在的时候,为了妈妈我不得不听他的话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可是半个月前我妈妈病逝了,再也不用受他威胁,现在他就把主意又打到了贝贝身上。”

“真是垃圾,那你怎么不报警呢,这种人不能姑息。”白若素狠狠的握紧拳头,要让她再见到那个男人,她一定替唐菱狠揍他一顿。

唐菱收起医药箱,耸耸肩,“我报过警啊,可是没用,我继父和警局的那个局长是好哥们,他们说没有证据,况且他是贝贝的外公,想见见外孙也是很自然的,不存在抢啊绑啊什么的。”

“那贝贝的爸爸呢?”总会有爸爸的吧,又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唐菱想了想要怎么回答她,毕竟这是她很*的事,可她们虽然只见过两次,但两次若若都救了她,而且她真的很喜欢若若的个性,希望能和她交朋友,“其实我也不知道,听我妈妈说几年前我发生了一次大的事故,在医院昏迷了一年,等我醒来时贝贝已经两个月了,可我除了妈妈以外,什么都不记得,甚至不记得自己曾经怀过孕生过宝宝。如果不是肚子上那明显的剖宫产刀口,我估计怎么都不相信还不到二十岁的我已经生了一个儿子。”

“哇,唐菱姐,你的经历好传奇,都可以写个自传了。”

“本来以为妈妈过世,我和贝贝终于可以过新的生活,谁知道我继父还是不肯放过我。”唐菱有时候也会觉得很累,她只是一个小女人,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平时又因为性格太冷淡,都没有朋友,一个人带着孩子已经够辛苦,谁知道还摊上这么个吸血继父。

“太可恶了,你别担心,这事我应该可以帮你。我有几个朋友,他们都是S市很厉害的人物,你放心,以后你那个可恶的继父绝对不敢再来打贝贝和你的主意。”

“谢谢你,若若。”唐菱觉得自己真是出门遇贵人了。对了,若若,我想问下就是那晚你们离开后,出现在水月洞天,把林老他们抓走的那个男人是谁,你知道吗?”

“那晚?不知道啊,不是警察吗?”那晚被顾安之抱着离开的时候她已经晕了,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了,你要找人吗?也许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你说说他有什么特征。”

“算了,如果有缘的话,以后总会再遇到。”那个长得和贝贝很像的男人,他们会再见面吗?

“我……哦……”白若素突然捂着肚子,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你怎么了?”

白若素脸色有些不好,摸着肚子回答道:“我肚子有点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快来了,这个月又晚了这么多,来的时候一定会很痛。”

“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来,把手拿来,我帮你把把脉。”

唐菱把白若素的手拉过来为她号脉,一会,扬起笑容,“恭喜你,你有宝宝了。”

“啊!怎么可能!”闻言,白若素完全愣住,“你开玩笑的吧,我都没有男朋友,怎么可能会有宝宝,我……”突然想起一个月前她生日的那天晚上,“你……你说真的?我真的有宝宝了?”

“当然,从脉象上来看你的确是怀孕了,大概一个多月,可能你月事不要准,所以就没有发现。好在这个宝宝很顽强,不然像刚刚你那样打架,就得流产了。还好还好,不然我罪过就大了。不过你说你没有男朋友,那晚来救你的男人不是你的男朋友吗?”

那晚的那个有些恐怖,气场很强大的男人分明是爱着若若,而且那晚若若又被下了药,咦……这个宝宝该不会是那晚怀上的吧。

“他……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他是我姐姐的男朋友,他们下周就要结婚了。”摸着自己的肚子,轻轻的说出这个事实。

唐菱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的事,看来白若素也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快乐,她明明爱那个叫顾安之的男人,算了,这事她也没法管。

“妈咪,我饿了,你晚上做红烧肉给我吃好吗?”贝贝跑出来拽着唐菱的手撒娇的要求道。

白若素看着贝贝,摸着自己的肚子,以后她的宝宝也会像贝贝这么可爱吗?也会像贝贝这样这么小就没有爸爸吗?不行,为了宝宝,她得做点什么。“唐菱,我不在这里吃饭了,突然想到我有很重要的事,先走了。”

从唐菱家离开后她便给顾安之打了电话,约好了在这里见。还有一周顾安之就要正式的成为她的姐夫,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她想要自私一次,想要再努力一次,她很清楚自己爱顾安之,也许这辈子也不可能像爱他这样爱别的男人。

可,即使是这样,她也绝不会再像他表白,不想让自己这么无耻,当抢姐姐未婚夫的第三者。

只是……

手缓缓的松开,任沙流出,手置于平坦的小腹,表情变得格外的温柔,“宝宝,虽然你的到来并不在我的期望中,但你相信吗,知道你的存在只不过几个小时,可你已经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为了你,我也不管什么自不自私,什么第三者了。宝贝,你赞成我这样做吗?我想要给你一个完整的家,不想你像我这样长大。虽然妈咪现在年纪也不大,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爱你,好好保护你。”

越说白若素就越是兴奋,就好像是看到了一个肉肉嫩嫩的小娃娃,萌到不行。

“妈咪,嘻嘻,这个称呼好神奇,没想到我这么小就要当妈咪了。不过宝贝你放心啦,不管今天的表白会不会成功,我都一定不会不要你,大不了给你换个更好的老爸,你说怎么样。”白若素低着头和肚子里的小生命聊着天,笑得很开心,因为从小就没有亲人的她,现在终于有了真正有血亲的亲人。

“什么更好的老爸?”

顾安之的声音打断了白若素的母子谈心,“啊,哦,没什么啊。顾安之,你来多久了,怎么都不出声。”

白若素嘟了嘟嘴,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

顾安之其实已经来了好一会,让在远处没有靠近,看到她低头在嘟啷着什么,一会又笑得好开心,不知道是什么事让她的心情大好,但他知道肯定不是因为他,自从三年前在这里拒绝她的告白后,他带给她的似乎总是眼泪。

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每一个动作,如果他现在告诉她白苏末怀孕了,不知道她会有什么表情,背着他也许会伤心,可当着他的面一定不会表露出丝毫的伤感情绪,从那之后她在他面前从来都很会掩饰,好像他真的只是她的姐夫一样,一个无所谓的人,说不定还会说恭喜他呢。

不想从她嘴里听到恭喜二字,至少此刻好不容易的单独见面,不想让这个消息破坏了气氛,破坏了她的笑。

“顾安之,你这么盯着我看干什么?”白若素瞪着大眼睛望着他。

顾安之上前几步,身子前倾靠近她,就在她以为顾安之要吻上时,他手抬起轻轻的抚过她的脸颊,“你脸上怎么了?又打架了?”这个小丫头几天一小架几周一大架的,他结婚后,谁来帮他解决这些打架后的事呢。

长密的睫毛一眨一眨,连忙后退了好几步,轻咳了声,手胡乱的在脸上一阵乱摸,“那个,那个……”白若素低下头暗骂自己白痴,真是被强吻上瘾了吗?居然期待他这个时候会吻她,真是疯了。

顾安之嘴角轻挑,白若素总有这种魔力,让他的心情瞬间变好,“丫头,你不是说有话对我说吗?想说什么?”

“哦,对,是有话要说。”手在肚子上摸了摸,闭上眼默想着,就一次,最后问一次。

顾安之看着她这郑重其事的样子,突然有些紧张,像是已经预感到她要说什么。

睁开眼,四目相对,深呼吸,要说的话一口气全都吐了出来,“顾安之,我喜欢你,我想要和你在一起,你可不可以不要和我姐结婚。”说完之后便是屏着呼吸等待答案。

顾安之知道自己一直想要听到白若素叫他不要结婚,想要听到她还爱着他,可为什么是现在,老天这是在作弄他吗?半个小时前告诉他,另一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现在他最爱的女人,原本以为已经放弃他的女人,又再次向他告白。“我……”

“顾安之,先别回答,你好好想清楚是选我还是我姐,这是我最后一次向你表白,如果你选我,不管别人说我是小三也好,姐姐恨我也罢我都愿意承受。如果你还是选我姐的话,我会退回到妹妹的位置,就此结束对你的感情。这些年我也累了,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你想清楚给我一个答案。”

顾安之伸手抱住白若素,紧紧的拥在怀里,低头吻住了她的唇,辗转*,以一种他从未有过的热情亲吻着他怀中的女孩。

白若素的手也攀上他的肩,勾住他的脖子回应着这个热烈的吻。终于,这一次她不再是被丢下的那个,以后她和顾安之,还有肚子里的小宝贝,一定会生活得很幸福,想到这里,幸福的眼泪夺眶而出,滑落在两人亲吻的唇瓣上。

片刻后,结束了这个吻,顾安之双手扶着她的双肩,注视着白若素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艰难的开口道,“对不起!”

“什么?”笑意瞬间凝结,在缓过神了解了顾安之的意思后,白若素突然大笑,“哈哈哈哈哈——顾安之,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明知道我是怀着什么样的勇气再次表白,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为什么要给了人希望后又当面捅一刀,好,我明白了,其实也对,你不做这么绝我又怎能清醒呢!谢谢你让我完完整整的结束这段感情,谢谢……姐夫。”

转身离开,步伐很稳健,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的心有多痛。宝宝,对不起,妈咪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顾安之往前走了几步,想要拉住她,可最终还是停下了步子,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就这么痴痴的看着——

白家大宅,因为白苏末怀孕的事,家里的成员都聚在了客厅,白家已经很多年没有小孩,又是顾家的血脉,备受重视。

“苏末,现在开始不许再去公司,好好待在家里养胎,这可是我们顾家的长孙。苏末,你真是我们顾家的好媳妇,前几天我还在想你们结婚后要赶紧为我生个大胖孙子,没想到今天就有了好消息。翔烯,我就说你的梦不准吧,你看这多大的好消息呀,你还说有什么不吉利。”蓝羽握着白苏末的手,笑得眼角全是皱纹,她真是越看越满意这个儿媳妇。

顾翔烯嘴角扯动了下,不管他多希望若若丫头和安之在一起,现在都得打消念头了,毕竟苏末已经怀上了安之的孩子。

“翔烯,你家安之去哪的,苏末怀孕这么大的事,他也不来看看。”从下午离开医院后,顾安之连个电话都没有来过,这让白家树有点生气。

“爸,怀孕得差不多十个月呢,安之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陪在我身边吧。现在我不能去公司,公事上他就更忙。我没有那么娇贵,放心,我没事。只要安之心里有我和宝宝就够了。”

蓝羽拍了拍白苏末的手背,“苏末啊,我们安之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才能娶到你为妻。你放心,我回家一定会说说他,工作就算再忙也没有老婆孩子重要。”

“弟妹你说得对,现在的年轻人有事业心是好事,不过家庭也很重要。不过看到你这么疼苏末,我也就放心了,以后苏末嫁到你们家去,一定不会有婆媳问题。”白家树坐在沙发上,莞尔。

顾翔烯看了一圈没有发现白若素的身影,“若若丫头呢,怎么我们过来这么久也没见她出来。”之前他在家里的阳台上明明有看到她回家。

“也不知道那丫头怎么回事,下午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卧室里,怎么叫都不肯出来。可能学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吧,现在孩子大了,有什么心事也不会告诉我这个老头。祺睿,你去看看妹妹,看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好,爸,我知道了。”应完白祺睿向几位长辈打了声招呼,便上楼去了。

漆黑的卧室里,只有电脑显示屏上有微微的光亮,画面上的红衣女子舞动着长剑,各种技能光闪烁着,头上的血条减了又加,加了又减,只要微稍懂点游戏的人都知道这场野外战有多激烈。

“若若。”白祺睿敲了敲门,“我进来了。”转动门锁发现已经上锁,无法打开,“若若,开门,和我谈谈。”

对于明了她心思的白祺睿知道现在她一定会伤心,可此事已成定局,她必须要接受。这样把自己关上屋里不和外界沟通也不是办法,况且,“若若,苏末怀孕了,现在顾伯伯和蓝阿姨都在楼下,你要不要下去看看。”

一直忙于操作游戏人物拼杀的双手突然停在了键盘上,几秒后游戏里的“若水三千”血空的倒了下去,整个画面变成了灰色。

白苏末怀孕了!呵,这真是讽刺,下午她还想着因为自己怀孕,她可以为了孩子自私一次,就算她对不起姐姐,但她是为了一个小生命能有个完整的家,姐那么完美,就算不是顾安之,她也能找到爱她的好男人。

顾安之一定知道苏末怀孕了吧,怪不得明明她感觉出那个吻中的爱,他最终还是对她说了对不起。

幸好他拒绝了,不然她就害另一个小生命没有爸爸。

在这之前她心底总有一丝的奢望,想着他爱的只有她,对于姐姐只不过是因为某种她不知道的原因,他必须要负责而已。还记得在姐姐生日那天,她问‘姐,你和姐夫,你们最刺激的一次OOXX是在哪里’,那个时候顾安之说‘如果我说从来没有发生过,你信吗?’她说不信,其实在心里她是信的,而且还有些窃喜。

原本都是她在自欺而已,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果真是没发生,那这个宝宝又怎么来的。

姐,顾安之,还有他们的宝宝,他们才是幸福的一家人,她从头到尾都只不过是外人。

“若若,听到我说话了吗?我明白你现在的心情,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会好受一些,你开门让我进去好吗?我很担心你。”白祺睿敲门的声音大了些。

“哥,我没事,今天游戏里有活动,我这会好忙,你给顾爸爸他们说声,我就不下去了。还有替我给姐说声恭喜,礼物以后补上,我现在真的好忙,好啦好啦,快死了,哥不和你说啦,我真的没事,你别担心。”

闻言,白祺睿也没有再逼她开门,也许现在让她去游戏里发泄一下也不是坏事。

【附近】[媚之舞者]安大神,你杀错人了吧,人家可是在帮你啊!呜……人家不依,你要对人家负责啦

【附近】[媚之歌者]对呀,安大神,舞舞是看你被若水三千那个人妖偷袭才出手帮你,你怎么还杀她呢。

【附近】[媚之诗者]安大神,你杀我做什么…………*&¥……&¥

【附近】[安之若素]媚之舞者欠杀,你救她,该杀

【附近】[媚之学者]……你又杀我做什么

【附近】[安之若素]手滑

原地复活就看到左下角一堆的附近消息,还有媚之舞者等人那逍魂的躺尸状,而安大神则是在若水三千人物的身边原地打坐。

【附近】[若水三千]安之若素,这是什么情况?

【附近】[安之若素]不知道,我在啃馒头。

看了看安之若素的血条,只剩一千八百,可以说差不多只剩最后一滴血了。安大神,你有才,你老那十万的总血量,啃一口馒头加200血,得啃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况且这个时候不管谁只要平砍一下,你老就去见阎王了。

正在看安之若素的血条,整个屏幕突然变成了红色,有人正在攻击若水三千,白若素急忙一个大血加给自己,然后一个F5大招砸在攻击者媚之舞者头上,刚刚复活的媚之舞者又一次躺尸。

白若素看了看自己仇人栏,果然上面写着媚之舞者的名字,看来刚刚趁她分神偷袭她还杀了她的人就是媚之舞者了。

这下子刚刚发生的事她也完全了解了,事实是这样的,原本心情不好的她让安大神陪她PK,两人互砍得正High,媚之舞者等人经过看到他们在打架,于是一直对大神青睐的舞同学便想帮忙,偷袭了她。可没想到安大神不领情,反而把舞同学给杀了。

【世界】[媚之舞者]若水三千你个死人妖,死践人,自己打不过我被杀就找安之若素来以大欺小,两人杀一个,杀完复活后又杀,你们什么意思,安之若素你别以为你是大神就可以随便欺负人,我们媚之家族不会就此罢休……

【世界】[媚之诗者]安之若素,不要太嚣张,这游戏也不是你家开的,你想杀谁就杀谁,我们媚之家族也不是好惹的

【世界】[媚之舞者]全服通缉若水三千,安之若素,随便杀两人之中的谁,截图,一次五千两,无上限

【世界】[安之若素]敢偷袭就别怕杀,被杀了就别乱吠,游戏不是我家开的,我照样想杀你就杀你。还有,谁敢杀若水三千,杀一次,我就杀他十次

【世界】[若水三千后宫一号]全服通缉媚之家族,随便杀一个,截图,一次一万两,杀媚之舞者的截图,一次三万两

【世界】[只取一瓢饮]龙门的给我听着,只要媚之舞者在线,全地图追杀,杀一次截图去帮里领一只五级宝宝,不是龙门的人,杀媚之舞者一次,截图,五万两,鞭尸把媚之舞者轮白的,找我领一百万两元宝,还可以破例收进龙门

白若素看到饮大神的世界发言,差点喷饭,这家伙真是钱多得没地方花了吧,要知道一只五级宝宝价值人民币一千元耶,游戏里的一百万两更是现实里的一万元人民币。

【世界】[若水三千]饮大神,我刚刚杀了媚之舞者一次,截图已发。

【世界】[若水三千]还有轮白媚之舞者这样艰巨的任务也请交给我吧,小女子必定感恩戴德,各位大神请高抬贵手,就把媚之舞者给我吧,挣奶粉钱不容易啊

电脑前的饮大神原本紧皱的眉头终于放松,嘴角也跟着扬起了浅浅的弧度。

【世界】[若水三千后宫一号]果然是我们的三千SAMA,崇拜ing,花痴状……

【私聊】[浅浅]千千,你丫太牛*&逼了,你这是要把本服最大的两尊神都收到你后宫的节奏吗?丫的,快招认,到底谁才是真命?

【私聊】[只取一瓢饮]若若,你有时间吗?我们聊聊

白若素看了看滚动得飞快的世界聊天频道,突然看到两条好友的私聊消息,看了眼屏幕上依然啃着馒头的安大神。

【私聊】[若水三千]对[安之若素]说:安大神,谢谢你陪我野战了几个小时,我现在的心情好多了,现在有点事要先闪了,真的,谢谢你。

【私聊】[安之若素]去吧,丫头……

【私聊】[安之若素]对不起

【私聊】[若水三千]什么?

白若素纳闷,这家伙怎么又无缘无故的说对不起,想了想,哦,他可能是觉得刚刚没有保护好自己,让她被媚之舞者杀了吧。

【私聊】[若水三千]切,你的道歉我接受了,走了。

然后便拿出移动符,离开了这个地图,去饮大神他们帮派所在地图找他。到了后,她给好友浅浅回了条消息。

【私聊】[若水三千]对[浅浅]说:浅浅,这事说来话长,不过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他俩谁都不是我的真命,可怜的我可能要单身一辈子啦,算了,这事说起来太复杂,以后有机会再和你细说,我现在有点事不和你聊了,也暂时别联系我,姐现在忙,OK!

【私聊】[若水三千]对[只取一瓢饮]说:饮大神,小女子已经到你们帮门口,出来接驾吧。

没过一会就看到只取一瓢饮乘着本服唯一的一只飞龙出现在了若水三千的身边,屏幕上显示了一个对话框,“只取一瓢饮邀请你共骑,愿意OR不愿意。”

若水三千很清楚要是同意了,肯定又会引起不小的骚动,毕竟饮大神的飞龙还未有人与之共骑过,不过在游戏里从不知道何为低调的她当然不会放过这拉风的机会,于是点了同意。

饮大神带着若水三千一个接一个的换地图,白若素什么都不用干,就这样看着电脑上画面的转换,没有说话,几分钟后便到了一个风景如画的地图,这个地图白若素从来没有来过,真的很唯美,而且很逼真,每一棵树每一朵花都像是真实存在的一般。

【私聊】[只取一瓢饮]若若,你心情不好,是吗?以前你有什么心事都会对我说,现在也和我聊聊吧,怎么回事,还是为了你的那个大叔吗?

【私聊】[若水三千]饮大神,我给你说个秘密吧,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