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71她只要这一晚,顾安之真正属于她的一个晚上

顾安之的情况并不比她好太多,原本就已经醉了,现在心爱的人在怀,更是不愿醒。从他的视线看去,正好看到白若素浴袍下若隐若现的柔软,全身的热量瞬间集中在了腰下的某一处,粗重的呼吸在白若素头顶上传来。

拥着她急促的喘着气,似乎是想要压抑内心的冲动,可看到她因燥热口干不停蠕动的红红嘴唇,顾安之情不自禁的低头一口咬了上去,好甜好软,就像是棉花糖的味道,软软的唇瓣在他嘴里有些害怕又有些激动的微微颤抖着,顾安之舍不得再咬,改咬为舔,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下唇,然后舌头就往她的嘴里伸。

仅存的一点理智让白若素挣扎着要离开顾安之的怀里,“顾安之,不可以!”

可她的推拒挣扎,只是让两人的身体都更快的火热起来,没有丝毫灭火的作用。

顾安之埋在白若素的颈窝处,贪恋的呼吸着来自她身体的香气,那是一种最高级的香水也调制不出来的独特的幽香。

“顾安之,你……你是姐夫,我……我们不,不可以这样,你……”

接下来拒绝的话全被吞没在顾安之激情的吻中,他不想听她的拒绝,今晚他什么都不想去想,让责任、礼教、身份通通都见鬼去吧。

他只知道他爱若若,若若也爱他,就这样,够了。

顾安之低头含住她的唇瓣舌头直接就闯了进去,白若素身体的药力已经发作,感觉到顾安之的唇舌有着淡淡的薄荷味道以及男人特有的强烈气息,这种味道让她心中的燥热得到稍微的舒缓,可又似乎想要更多,于是手本能的攀上他的脖子,舌头窃窃的碰了碰他的,换来他更猛烈的回应。

不知道是Chun药的作用,还是她内心深处早就对他的渴望,亦或是对顾妙之的报复,白若素不再抗拒,也许一切都是注定,她被顾妙之下药设计后遇到醉酒的顾安之,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顾妙之知道因为她的设计,让她最崇拜的哥哥与她发生关系后会是怎样的表情。

只是,这样做对白苏末似乎很不公平。

唯一的一丝愧疚被顾安之热切的吻淹没,他吻得霸道吻得蛮横吻得极富有侵略性,她被吻得呼吸急促,四肢百骸都软软的发热。

顾安之的唇还覆在她的唇上便打横抱起她往卧室走去,这一路都没有离开过她那柔软的唇瓣。白若素则伸手按灭了墙上灯的开头,房间里立刻陷入一片漆黑中。

顾安之温柔的将她放置在豪华双人*上,单手支撑在她的身侧,另一手急切的扯开她腰间的浴袍带子,娇嫩的女ti瞬间便赤Luo在他眼前……

白若素虽然瘦,身材却非常的有料,标准的前凸后翘,足以令男人疯狂。

透过月光,顾安之的视线顺着她无暇的脸庞往下移动,经过白希的颈子,最后停在了她的锁骨上,手轻轻的抚上,温柔的抚摸着,声音略带沙哑的说:“若若,你的锁骨好性感。”言毕,深情的吻上他觉得的性感锁骨。

白若素含羞的抬手遮住顾安之的眼睛,“别看。”

顾安之嘴唇轻轻扯动起一个完美的弧度,不看,没问题。他的唇从锁骨上往上移动,来到她的薄唇,薄唇贴着她的双唇,啃咬,亲吻……直到她因为这个法式热吻而呼吸困难,他才离开了她柔软的唇瓣。

炽热的双眸凝视着她,一瞬也不瞬,大手轻轻拨动她耳垂的发丝。

白若素闭上双眼,享受着顾安之的深情与温柔。她只要这一晚,顾安之真正属于她的一个晚上,就当她自私,就当这是老天送给她十八岁的生日礼物,只要一晚,从明天起她会安守妹妹的本分,把他埋到心底的最深处,好好找个男人谈恋爱结婚生子,幸福的过完这平凡,没有顾安之的一生。

感觉到顾安之凉唇的离开,白若素再次主动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换来顾安之更用力的拥抱,两人就这样忘情的互拥着对方,暂时抛开了所有的烦恼,仿佛此刻全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

白若素的手在顾安之的背上游移,她因Chun药效果迷糊住的脑袋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只知道本能享受他热气的喷息,心里一种不知名的yu望驱使着她手慢慢的往下移动……

此刻她早已忘了眼前这个男人即将成为她的姐夫,她只知道自己现在渴望着他,渴望与他更进一步的亲密。

白若素无意识的摆动着腰肢,微微弓起背脊。

“若若,我想要你!”感觉到身下人儿已经准备好,顾安之褪去了胯间唯一的遮蔽物,覆了上去……

“啊!痛……”她咬着唇,小手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胸膛。

那不适感自腿间传来,令她皱紧了眉。

真的很痛!

顾安之挑了挑眉,进退为难。

“若若,乖,忍一下,一会就不痛了,你放松点,很快就不痛。”

他已无后路可退,那紧致的感觉让他快要发疯,这样不前不后的,只会更痛,于是狠下心扣住她的腰际,开始动了起来……

白若素的十八岁成人礼就此画上了一个*的句点。

今晚的夜很美很长,室内涟漪一片……——

若若安之很幸福的分割线——

清晨的阳光照进了一间装潢大气的办公室,白苏末放下文件,闭眸养神,昨晚被顾爸爸临时叫回来加班,一直忙到现在,整夜没有合眼,疲惫的按了按太阳穴。

休息了一会后,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五点一刻,以昨晚顾安之醉酒的程度现在应该还没有醒。

她知道顾安之酒醒后便有选择性失忆的毛病,会完全不记得醉酒后发生过的事,所以只要她现在回到1101那个房间,做一些必要的准备,等他醒来看到赤Luo相对的两人,他便不会怀疑。

算好了时间,白苏末便打了一个匿名电话到专爆八卦的橙子周刊,然后才上车往诺亚酒店开去。

白苏末打开1101房间门,走进卧室,透过窗外的霓虹灯,果然看到顾安之还像她离开前一样赤Luo着胸膛安静的躺在*上,睡得很熟。

她缓缓的舒了一口气,计划总算没有被破坏,于是飞快的把自己脱光光。

轻轻的掀开一个被角,在顾安之的身旁躺下,手在他的身上抚摸着,在移到腹部下方时,白苏末的手猛的收回。

这时也适应了有些昏暗的光线,仔细一看这才发现他的不对劲。

手的触感告诉她,他全身未着一寸,视线移到他光着的上半身,发现上面布着很明显的吻痕。

白苏末心下一惊,她已是成年人,这样的印痕代表的是什么她心里十分清楚,她离开的这几个小时内,别的女人爬上了他的*,这女人是谁?

这一层楼全部被爸爸包了下来,按理说会上来的全是自己人。最关键的是,顾安之喝醉了,她走的时候已经睡着,又是谁给这个人开的门呢?

这时,身旁的顾安之突然转了个身,揽住白苏末的肩,把她往怀里带了带。

她暂时也没有心情去猜想那个女人是谁,庆幸顾安之有醉后失忆的毛病。这样的发展也许对她更有利,证据确凿,由不得他不信她的说法。

“若若……”

头顶传来顾安之慵懒的声音,让白苏末一愣。昨晚的女人是白若素?!

怎么可能,白若素已经有了男朋友,而且以她的性格绝不会在顾安之订婚后再与他发生关系,之前他吻她的时候嘴里叫的也是白若素的名字,这个时候喊出若若也不奇怪。

白苏末如是想着,心里也就舒坦了许多。

闭上眼幸福的窝在他的怀里,心里计算着时间,还可以微眯一会。

白苏末再次转醒时,顾安之已经醒了片刻,正半靠在*头若有所思的望着她。

“安之,醒了?”杏眸微微眯起,刚醒来声音沙沙的十分性感。

顾安之沉默,“……”

正当白苏末还想要说些什么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顾安之看了她一眼,翻身围了一条浴巾便起身去开门。

“顾先生你好,你要的早餐。”一名服务生推着餐车恭敬的站在门外。

顾安之很清楚自己没有点过餐,并没有马上让开位置,本能的警觉性让他的视线移向服务生的右侧方不远处,眉头微皱。

“安之,是谁啊?”白苏末的声音从里面的卧室传来。

顾安之还来不及回答,就听到咔嚓的声音,作为S市的名人这种声音他当然不会陌生,回头怒视突然冒出来的记者。

“顾少,近来各界都在传你与白大小姐的婚期延后,有这回事吗?你们之间的感情是不是出现了问题,推迟婚礼是不是有第三者介入?据知情者透露,你昨晚带了一名女子来这里开*&房,这名女子就是介入你与白苏末之间的第三者吗?”

顾安之脸色一沉,冷冰的声音响起,“知情者?谁?”

这时,白苏末穿着浴袍走了出来,很自然的挽着他的臂膀,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轻轻一吻,这个画面当然也被记者当即拍下。

“你是橙子周刊的吧,大家都是媒体人,我也不想为难你,劝你一句不要被有心人给利用了。我和顾少的感情很好,从未有过什么第三者,如果让我知道你刊登一些歪曲事实的报道,我保留追究的权利。”

“那是,白小姐请放心,我们橙子周刊最尊重事实真相,一定还原事情的真实情况,为你们辟谣,不打扰二位了。”说完,这名橙子周刊的记者便捧着有料的相机飞快的离开了诺亚酒店。

“顾先生,这早餐?”

看到离开的记者,白苏末眼中闪过一记光芒,微笑的说:“安之,这是我昨晚为你点的,昨晚你喝多了,我想着早上起来喝点粥,胃里应该会舒服点。吃完早餐我们一起去机场,接爵爷。”

“爵爷来S市?”

南宫爵,诺亚集团的创始人,五大家族背后真正的主人。

“对啊,爵爷说让我和你一起去接他。”

顾安之没有再接话,径直朝卧室走去,南宫爵常年居住在X国,甚少离开,突然来S市是为了什么?还让他去接!

望着顾安之转身的背影,白苏末窃喜,她知道自己这一招奏效了,只要南宫爵站在她这边,哪怕是顾爸爸也不敢违抗他的意思。冲服务生说,“推进去吧。”

回到卧室的顾安之拿起手机,打给裴寒轩,结果居然在主屏上看到白若素的照片,随便打开了一个文档,发现这手机根本就不是他的。

他与白若素的手机同一型号,看来是她拿错了,可……她的手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

顾安之想到了什么,立马掀开被子,望着洁白的被单,漆黑的眸子闪过一记失望的神色。

揉了揉太阳穴,他从未有一刻像此刻这般恨自己醉酒后失忆这毛病,他知道喝醉前在他身边的是白苏末,现在醒来在他怀里的也是她,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觉得昨晚的女人,不是她!——

醉酒失忆顾安之的分割线——

S市某个普通的小区公寓里

白若素双眼呆滞的望着天花板,她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明明是一个好好的生日Party,明明已经整理好自己的感情,明明告诉自己要放弃……

愤愤的坐起身,一拳揍在墙上,该死的顾妙之,居然敢向她下药,死丫头,她绝不会放过她,都是她,把事情又变得复杂!

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白若素还像是做梦一般。

如果不是看到顾安之和白苏末一起去楼上开*&房,她不是把酒当成是水来喝;如果不是小黑有事提前离开,她应该也会一直和小黑在一起;如果不是顾妙之故意下药害她,她就不会想要逃;如果不是她带了个wei亵的男人上来,她也不会急得乱敲门;如果顾安之没有喝醉,他清醒着,那他应该会像上次在酒吧救她回去一样,把她送到医院去把药清干净。

那她也就不会和顾安之发生关系!

可……哪有那么多的如果。

该死的顾妙之,总之千错万错都是顾妙之的错,没想到那死丫头会为这么下liu的招。

明天她一定要去找顾妙之问清楚,她到底是挖她祖坟,还是抢她男人了,这么对她!

一秒后又像放了气的皮球一般往后倒在*上,两个食指在嘴前戳对着。“哎,虽然是她下药没错啦,可当时意识还有几分清醒的自己又怎么会任由事情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呢。”

随手拿起*边的两个*。

“其实对于昨晚发生的事,你是高兴的吧?”熊宝宝对狗宝宝说。

狗宝宝反驳道,“闭嘴,我才没有。”

“你敢说昨晚和顾大叔发生的事是你18岁最好的生日礼物,这种想法从没出现过?”

“我……我那……那只是庆幸,庆幸不是和那死丫头准备的人发生关系,这好歹也是我的第一次耶,与那人相比,顾安之,至少,至少爱过……”

“是爱过吗?已经是过去式了吗?你真可以当昨晚的事没发生过?”熊宝宝戳着狗宝宝的心口,咄咄的逼问。

狗宝宝扑上去把熊宝宝打倒,“是,是,不只爱过,没有过去,现在还爱着,行了吧!”

白若素望着手上的狗宝宝,眼睛顺着眼角滑落到枕上,声音轻轻的自语,“不当没发生过还能怎样,昨晚那只是偷来的,他就快结婚,我还能期待什么!他就快是我的姐夫,我能怎么办?我也不是没有努力过,可是顾安之没有选我,我还能怎样!”

门被推开,“小素素,啰,把这个牛奶喝了……怎么回事,你哭了?”

白若素反手抹掉眼泪,坐起身接过牛奶,“我没事。”勉强的扯出了一记笑容,将牛奶一饮而尽。

姚钱钱拉了一把椅子在*边坐下,一个小时前睡得正香的她被白若素的电话吵醒,让她下楼帮她付出租车车钱,下楼后就看到身着浴袍,头发凌乱十分狼狈的白若素。如果不是小素素及时阻止,她差点就报警了。

后来在她换下拿去扔的浴袍上,她居然发现上面有血。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我也就不问了。不过,刚刚那手机号不是你的吧,什么时候换号码了也不告诉我,算你运气好,姐今天心情不错,不然半夜三更一个陌生号码鬼才会接呢。”

“啊,我没有换过号码。”一边说一边接过姚钱钱递过来的手机,一看已接电话,猛地拍在自己的脑门,“哦买嘎,这是……顾安之的号码。”一个念头闪过,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界面,“死了死了,真的是顾大叔的手机,晕,出来的时候太急,估计是拿错手机了。”

白若素猛的打自己的脑门,怎么这么二呢,自己的手机都能拿错,糟糕,虽然顾安之有酒醒就会失去喝醉后记忆的毛病,但万一发现她的手机出现在1101,一定会联想到什么。我的妈呀,不能想不能想,太恐怖了。

“顾安之的号码?你刚刚那副鬼样子就是和那位大叔待在一起?你不是说他快和你姐姐结婚了吗?你俩到底什么关系?婚外情?乱lun?喂丫头,说话啊,这么复杂你们到底是闹哪般呀?”

姚钱钱的眼睛瞪得极大,像连环炮般丢出N多问号,这样带点八卦的关心方式让白若素扑哧笑了出来。

“哈哈哈——钱钱你真是太可爱了。”捧着姚钱钱的脸被啵了一个。

“可爱个毛啊,别转移话题。”

白若素收起笑容,耸耸肩,“能有什么关系,就是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呗。”躺下身子,把被子往身上一拉,打了个哈欠,闭上眼,“好困,我睡着了。”

看到白若素明显不想再多谈的样子,姚钱钱也没有再继续逼问,帮她把灯关了之后就出了门。

*上的白若素睁开眼,双手握着顾安之的手机,思考着要怎么圆这个谎,她不能让他知道昨晚发生的事。

绝对不能!

望向窗外,天已渐渐亮了起来,拨通厉枫殇的手机,“小黑,下午能陪我去一趟诺亚吗?恩,对,我有事想请你帮忙……好,我上午有课,十二点你到学校来接我吧,恩,谢谢你,拜。”

挂断电话后白若素将她打的两个号码的记录删掉,这才松了口气闭上眼睛休息——

诺亚集团旗下RY珠宝大楼的顶层,顾安之握着白若素的手机,面对落地玻璃而站。

虽说偷看别人的手机不太道德,可他在小丫头面前哪还有什么道德可言。

打开手机菜单,最感兴趣的是在小丫头的手机里他的手机号码是什么名字,绝对不会是顾安之。一输入他的号码上面就显示“顾安之是变tai”的字样。顾安之的嘴角上扬,果然是她的风格。

看着白若素一张张搞怪表情的照片,顾安之的手情不自禁的上面轻抚。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在他面前搞怪,不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开玩笑,他多怀念那个时刻缠着他,不管发生什么事永远第一个想到他的小丫头。似乎是从她向他表白被拒开始,他们就无法再回到以前。

翻到一张照片,他的手停了下来,这是好几年前的照片,抓拍得刚刚好,在他家的花园两人对视而立,他的身子微微前倾像是在说什么,而他们的影子却像是亲吻,整张照片很有意境,像一幅画。

他发现这张照片有写备注,点开,里面有这样一句话,“再见,初恋!再见,顾安之!你好,姐夫!”

顾安之没有再继续看下去,他仿佛能看到白若素写下这些话时心碎表情。白若素,他此生最爱的女人,却因为他伤痕累累。

半个小时前,他接到她的电话,说是昨晚在生日宴会上拿错了手机,现在要过来交换。可他怎么想都无法回忆起,昨晚手机是在什么情况下拿错,他记得她像是故意在躲他,两人几乎全场无交流。

回到座位,拨了一通电话,“把昨晚酒店所有的监控视频给我拿来……什么,不见!好,我知道了。”

顾安之闭眼单手轻轻揉了揉太阳穴,看来有人不想让他知道昨晚发生的事。

敲门声打断顾安之的闭目养神,“进来。”

“Hi,顾安之。”白若素与厉枫殇牵手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好,顾总,我们又见面了。”厉枫殇妖孽的脸微笑着打招呼。

白若素显然并不想他们之间有什么过多的交流,把顾安之的手机往办公桌上一扔,摊手要道,“顾安之,我的手机,拿来!我和小黑一会还要去看电影首映呢。”

顾安之并没有立刻把手机还给她,站起来走到他俩身边,眼睛看着白若素,还是忍不住问了句,“昨晚你在哪?”

“什么我在哪?我在小黑家啊,昨晚喝得有点多,就一起回他家了。”白若素一向不太会说谎,这时说话时也不敢看顾安之的眼睛,而是看向小黑向他求救。可这看在顾安之的眼里却怎么都像是在深情对望,看得他那叫一个窝火。

“一整晚都在一起?没有回过酒店?”

感觉到白若素的紧张,厉枫殇手中的力度加重了些,看向顾安之的笑容也加深,“怎么,以我们的关系在一起待一整晚很奇怪吗?就像顾总,昨晚不也和你的未婚妻待了一整夜。”

顾安之观察着白若素,想从她脸上看出破绽,虽然她说厉枫殇是她的男朋友,好吧,就算他们真的在谈恋爱,以若若的性格也不可能像厉枫殇暗示的那样真与他发生了什么。“我在问若若,丫头,你回答我,你们真的一整晚都在一起,没有回过酒店?”

“是是是,我和小黑一整晚都在一起行了吧!快把手机还给我,电影首映式快开场了。”早上一去学校就听到班里的女生在谈论顾大叔和她姐,好奇心的驱使,她也去买了本橙子周刊来看,结果就看到顾大叔与苏末的亲密吻照,两人还都穿着浴袍,在酒店门口被拍到,傻子也知道他们干过什么。

NND精虫冲脑的顾色lang,昨晚把她折腾得全身快闪架,早上那么早又晨练,她很想告诫他,这样纵?*欲下去,小心精尽人亡。

看到顾安之还是没有动作,白若素看了一圈在办公桌上看到了自己的手机,拿起离开。

在经过顾安之身边时,他握住她的手腕,就像订婚的那个晚上一样,不想让她就此从自己身边离开。

“再见…………顾安之。”甩开顾安之的手,双手挽住厉枫殇,倾靠在他身上,两人拥着走出办公室,只留给他一个幸福的背影。

呆愣了好久的顾安之在接了一个电话后,也离开了办公室——

大Boss南宫爵的分割线——

“爵爷。”顾安之关上门走向南宫爵,恭敬的点头行礼。

旋转靠椅转动180度面向顾安之,南宫爵微眯的眼睛缓缓睁开,注视了顾安之十来秒的时间,这才开口道:“安之啊,来,坐,别太拘束。”

“是,爵爷。”口上应着,却并没有真的坐下。

“还记得三年前的承诺吗?”南宫爵杵着拐棍走到顾安之的身边,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

顾安之当然不会忘记三年前发生的事,那一周发生的事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三年前他二十三岁,若若十五岁,已经到白家两年,可还是喜欢粘着他,她对他的心意很明显,没有丝毫的掩饰,五大家族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也乐于撮合他们。

只是那时候的他对另一个人还有责任,白苏末曾经帮他挡过一枪差点死掉,他欠她一条命,他也很清楚白苏末对他的心思,他不想辜负她,可此刻他更不舍让白若素难过,于是他决定找白苏末谈谈,打算用另外的方式来报这个救命之恩。

可没想到会发现那件事,让他欠白苏末的更多,更无法丢下她不管。

收起回忆,点头回答,“爵爷请吩咐。”

“不要辜负了末丫头,别忘了她为你付出了什么。”南宫爵爬满皱纹的眼角轻挑,手放在顾安之的肩上轻声道。

顾安之虽然不能理解南宫爵这样的人,怎么会为了他的婚事这种小事而专程到S市,不过五大家族的人都知道,没有人可以违背南宫爵的意思,“是。”

看到顾安之很配合,南宫爵的心情不错,“下个月26号是末丫头的生日,就选在那天举办婚礼。”不是询问,而是命令。

“好。”

“我要休息,出去吧。”

顾安之恭敬的行了礼后,出去并把门带上。站在门口,闭上待了一会这才离开。

为了爸妈的安全,他做什么牺牲都值得,况且白苏末为他付出的,他这辈子都还不清,昨晚……她又真正成了他的女人,作为一个男人,他理应负责,不是吗!可为什么他总有一种昨晚的女人是若若的错觉,其实这样也好,如果昨晚的人真是若若,那他要怎么办,现在南宫爵也插手进来,难道他能为了和若若在一起,连爸妈的生命安全都不顾。

顾安之眼神变得凌厉,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昊焱,你在哪,好,我马上过去找你。”要想不被人威胁,想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变得比那个人强!——

距离婚礼还有一周,这一天五大家族的长辈们又齐聚在顾家。

“安之,白丫头,我说别人也是结婚,你俩也是结婚,咋就你俩这么麻烦,一会说办,一会又说要推迟,一会又说要办,这一次总不会再变了吧,再变的话老头子的大红包可就不送了。”裴仲宇翘着二郎腿,悠闲的躺在沙发上打趣道。

白家树满脸堆起笑,虽然这个女儿他不满意,不过这个女婿他相当中意,之前顾家老头以一个梦就说要推迟婚礼,他差点没和那老头翻脸。若若那丫头也喜欢顾安之他当然知道,虽然他平时是更疼爱她没错,可要说到与顾安之的婚事,他还是更偏向他娶自己的亲生女儿。

“裴伯伯,为了你的这个大红包,我和安之也不会再改婚期,你放心吧。”自从确定了婚期,白苏末这一个多月每天都很开心,她就知道当初的选择没有错,有南宫爵这个大靠山比白家树这个不疼她的爸爸可要可靠得多。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这样改来改去,害得我这个老头子来回跑,老骨头经不起这么折腾。”

“裴伯伯,你说这话不对,你这身子骨我看现在的年轻人没几个比得上,你以前的英雄事迹我可听我爸讲了不少。”白苏末挽着裴仲宇的手臂,轻昵得像是他的女儿。

今天不是周末,小辈的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家里除了五家长辈就只有顾安之和白苏末在,在讨论着婚礼的最终细节。

顾翔烯坐在沙发上一直没有出声,他不明白一向听话的顾安之为什么会突然不顾他的反对,非要娶白苏末,如果说他真的爱她还说得过去,可这小子爱的明明就是若若丫头。

“顾老头,你这命真是好啊,有安之这样的儿子,现在又娶进来像苏末这么完美的儿媳妇,真是让人羡慕。我家小子要有像安之这样的福份,娶到苏末这样的媳妇,我也就满足了。”陆焕一脸的羡慕表情,他儿子那一脸的弱受样,真不知道以后会娶个什么样的媳妇。

“少爷,白小姐的婚纱送来了。”家里的佣人领着几个人进来。

“好,下去吧。”婚礼越是接近,顾安之就越是觉得压抑,他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见过白若素,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进来的几人一字排开站在顾安之白苏末的对面,其中一人说,“白小姐,请你试下婚纱,如果有什么不合适还能再修改。”

“好,我们到楼上去试。”

白苏末很重视这个婚礼,什么都要求完美,婚纱选了不少二十套,最后订的这一套也修改了十多次。虽然每一次去试婚纱顾安之都没有陪在身边,可她依然觉得幸福,这次在家里试最后的修订版也是她的主意,既然他没有空陪她去婚纱店,那她就把试婚纱的环节移到家里就行了。

几分钟后,送婚纱来的工作人员着急的跑下楼,“顾少,白小姐试婚纱时晕倒了。”

“什么?”白家树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顾翔烯也跟着站起来看着楼上。

顾安之闻言立马跑上楼去抱起晕倒的白苏末,“白伯伯,给祺睿打个电话,我马上送苏末过去。”

“好好,我们也跟着去。”

一行人便从顾家全都转移到白祺睿所在的S市第一医院。

白祺睿此刻正在手术没有过来,其他几人便只能待在急诊室的门外焦急等待,在门一打开的瞬间顾安之和白家树便走了进去,关心的询问道:“医生,我女儿没事吧?”

“请放心,白小姐没什么事,不过现在怀孕初期要多注意身体,不能太劳累,白小姐有早期流产的征兆,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