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70顾妙之的阴谋

“我好像见到了我姐,你在这等我一会,我马上回来。”白若素一边往舞池走一边说。

夜诱的人每晚都多,今晚又似乎特别多,不过三四米的距离白若素硬是走了五分多钟,等她来到舞池中间早就不见了那女人的身影。

四周环视了一圈,应该是自己看花了眼,耸耸肩往回走。

“怎么样,是你姐吗?”厉枫殇懒懒的问着,唇角轻扬。

白若素摇摇头,“不知道,我走过去时没看到她,不过我想应该不是姐姐,她和我不一样,她从来不会来这种场所,更不可能做这样的打扮,跳如此火辣的舞。我姐是淑女型,就算跳舞也是跳什么芭蕾呀国标呀,高雅的舞。”

“要不要跳舞?”

“噗——”刚喝的酒被她一口喷出,“饶了我吧,我只会打架,哪会跳舞。”

“可惜。”厉枫殇微眯着眼看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这时的小黑在白若素的眼里显得特别的妖魅。

没错,就是妖魅。

她知道这个词用在男人身上会很奇怪,可此刻小黑给她的感觉,却没有比这两个字更能表达的。

“可惜什么呀,你要想跳自个跳去,别拽着本姑娘。”

厉枫殇一口饮尽,“等你学会跳舞我再跳。”他的舞可不是一般人有资格看的。脑中又一次闪过一幕,他与一名女子拥舞的画面。

可是他记忆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女人,让他可以与其共舞,如果真的出现过,他不会忘记。

可他又很肯定自己并没有失忆,厉枫殇的眉头越皱越紧。

“呵,呵,慢慢等吧,下辈子有可能。”让她去跳舞,这听着就觉得玄幻。

厉枫殇没有接话,只是摇晃着酒杯,若有所思——

白若素十八岁生日宴会的分割线——

诺亚酒店的小宴会厅,闪耀着巨大的复古水晶吊灯,灯红酒绿,觥筹交错,任何一个不起眼的小装饰都价值连城,空气中飘散着美酒的香气,悠扬的音乐声在宴会的每一个角落响起。

今晚白若素的生日Party就在此举办,这只是一场很私人的宴会,只有五大家族的人,还有几人的家属,当然他们这一辈除了裴寒轩,也没人会带家族以外的伴出席。

晚宴上全是家人,大家都很熟络的交谈着,唯独今晚的主角白若素却迟迟没有出现。

“白老头,若若丫头怎么还没有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裴仲宇有些担忧的问道,虽然若丫头的身份现在没有曝光,但他还是担心会有疏漏,万一被有心人知道绑架了她就糟糕了。

“祺睿,我不是让你去接若若吗,怎么回事?”白家大家长白家树看了看手表,七点都过了,长辈们都已到齐,听裴仲宇的话他也开始担心。

顾妙之挽着白祺睿的手臂,“白伯伯,这都怪我,下午我有点不舒服,祺睿哥就陪我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在医院时我给若若姐打了电话,她说她会自己过来,还说会带一个朋友一起过来。”

“是吗?”

“是的,我听若若姐的语气好像是个带一个很重要的朋友过来,恩,应该是个男生。”顾妙之笑着看向白祺睿,很明显后面这句话是说给他听的。

顾妙之今晚也作了精心打扮,可爱的粉色抹胸小礼服,原本的直发也配合整个公主造型,烫成了大波浪,甜美中略带着一股小女人的性感。

“若若交男朋友了吗?”白苏末也挽着顾安之,另一手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安之,从小若若丫头就与你最亲近,你说,丫头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顾翔烯笑得高深莫测,没人知道他此刻心里打着什么算盘。

顾安之还未开口,宴会厅的大门被服务生打开,一袭黑色长礼服的白若素与同样黑色系西服的厉枫殇,缓步朝他们走来。

看着两人紧扣的十指,顾安之的眼睛微眯,眸中有着不易被发现的怒气。

白若素利落的短发只在耳侧别了一个水晶头饰,黑色的礼服是鱼尾的设计,在众人的眼中今晚的她宛如一个暗夜精灵,可爱中不失妩媚,性感中又不失纯真,配上她独有的暖人笑容,的确是让人眼前一亮,原本她打扮起来也可以如此的惊人,姿色一点不逊于白苏末与顾妙之。

厉枫殇也是一身剪裁合身的手工西服,原本他的五官就极其精致,棱角分明。今晚看上去更加的惊艳,190公分的身高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来注目,更别说还长了一张360度无死角的俊颜。

今晚两人一起出场,完全是王子与公主的搭配。

“哇哦,若若,是你吗?你不是女汉子吗,怎么突然变身漂亮公主了!”裴寒轩惊讶的大声唤道,人也跟着声音奔向了白若素。

“去,去,哪凉快待哪去。”白若素嫌弃的推开朝她扑来想要抱她的裴同学。

白苏末拽着面瘫的顾安之走向两人,“若若,这一身打扮谁参谋的呀,完全把你身上的特质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人一定相当的了解你。还有这礼服,别说S市了,全世界的女人都羡慕死你了。”

白若素身上这件礼服价值连城,是世界服装龙头W&M的首席设计师墨今年的作品。要知道墨的作品每一款都是限量版,而且只卖不租,也不许模特穿来走秀,在购买时就得签下同意书,只要礼服上身,就算毁了也不能让第二个人穿,全世界独一无二,绝不会有撞衫的可能。这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全世界的名流名媛们无一不为能拥有一套墨的作品为荣,这俨然成为了一种身份的象征。

顾妙之和白苏末此刻心里都嫉妒得恨不得上前,扯掉白若素的礼服。

白若素在看到顾安之走过来时,心思都在他身上,哪还能留意白苏末语气中的羡慕嫉妒恨,眼眸中流转过一丝涟漪,瞬间收敛,恢复了一贯的没心没肺开心笑容。紧扣的十指松开,改为挽着,就似一般谈恋爱的小女生一样,乖巧的依偎在男朋友的身边。

“这些都是小黑帮我准备的,嘻嘻。”

“小黑?”白祺睿视线定在厉枫殇的身上,仔细的打量着。

厉枫殇难得的扬了扬嘴角,很绅士的朝白祺睿伸出手,自我介绍道,“厉枫殇。”

“你就是厉枫殇?那个最会赚钱的厨子。”裴寒轩打趣的说。

“恩,是他。上次顾大叔和姐订婚的时候请的就是小黑,小黑做的菜可好吃了。不过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他还什么都不会做,我俩一起都是我做番茄鸡蛋面给他吃,呵呵!”

白若素这一补充大家便更清楚的知道了厉枫殇的身份,原本还不相信她这么快就找到男朋友的大家长们,这也没有什么怀疑了。

“啊!你就是当年那个被我们救了后,一直躲在若若身后的黑小子?”

裴寒轩回想当年去孤儿院的情景,还真是一下子便想起了他。“老大,你还记得不,就是那个黑得跟块碳似的小子,哟,这还真是男大十八变,老大,你说是吧。”

顾安之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厉枫殇,“林国深和韩七的事是你做的?”

上周五晚上S市电视台被黑,从八点正开始整整十五分钟所有的电视节目停播,全是林国深与韩七的爱情S*&M暴力动作片。

林国深和韩七被人救走之后,他仔细调查过这两个人,希望能找出是谁救的。

结果居然什么都没查到,两人就像是从地球上消失了一般,他们的帮派也在失踪后两天莫名其妙的解散。正当他想不明白是谁救了他们时,不雅视频暴出。

之后他又让穆昊焱从他们的敌方调查,结果还是无所获,虽然两人都在道上混着,可最近一段时间的确是没有得罪什么人。

他也想过从若若这方面入手调查,林国深韩七让若若受那么重的伤,还差点强*&暴了她,只要重视若若的人都会动手教训那两人。

可若若身边的朋友他很清楚,除了他们以外,根本没有谁有这个能力,也不敢去黑电视台。

今日一见,原本若若还有这么一位大有来头的保护者,如果说厉枫殇只是一个名厨,那他怎么都不相信,厉枫殇身上的气场虽已收敛,但那眼神中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霸气瞒不住他。

“什么林国深,韩七,我不认识。”

“林国深,韩七?顾大叔,你说的是不是林老和七爷那两老头呀?”白若素是典型有仇必报型,腿上的伤才刚好,如果现在让她见到那两老家伙,她定然会上前去狠揍一顿。

“安之,你说的是我知道的那个林国深吗?”说到道上,几位大家长中当然是裴仲宇最为熟悉,虽然他不在S市,但因为白若素在这里,老头子让他在这里也安插了不少的影子保镖。“怎么回事,你们有恩怨?”

“裴伯伯,你不知道那两老头多坏,那个林老还想强抢民女,好在有我这见义勇为的女侠在,如果不是我,那女生就给糟蹋了。”白若素说起这事尤为自豪。

“还女侠呢,腿上的伤怎么来的?”白祺睿点了点她的额头,笑道。

顾安之见她那骄傲的表情,面瘫的脸上也稍微柔和了些,“你倒是救了,就是自个差点给人糟蹋了。”顾安之在心里暗暗想着。

裴仲宇立刻眉头皱到了一起,“什么?若若受了伤?还是林国深害的,现在那老头人呢,居然敢欺负到我们若若丫头的头上,老子拿枪毙了他。”

白若素立马上前挽住裴仲宇的手臂,说:“裴伯伯,我这不都没事了嘛,况且听说已经有人收拾了那两老头,这些垃圾人物还犯不着让你老出手,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好好的嘛。”

“好了好了,今晚是若若姐的生日,不谈这些不开心的事。”顾妙之见白祺睿对白若素的亲昵,心中有不快。

白若素夸张的抱着肚子,脸上也是一副几日没吃过饭似的表情。“对呀,我好饿,可以开席了吗?”白若素夸张的抱着肚子,脸上也是一副几日没吃过饭似的表情。

“你呀,果然是猪变的,就只知道吃。”裴寒轩不客气的说。

晚宴的气氛很好,白若素的十八岁生日也算是过得很圆满,所有一切的不开心、郁闷都被暂时忘却。白若素很知足,现在的她真的很幸福,有Chong她的长辈,疼她的哥哥姐姐们,连儿时最好的朋友小黑也回到了她身边。

可是在高兴之余又有些担心,总觉得这样的幸福像是偷来的,不知道哪天就会被老天爷给收回去。

“若若,若若……”

“咦,哦,怎么了?”白若素的思绪被厉枫殇打断。

手还握着刚挂断的手机,“你没事吧,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我没事,你有事?”

“我助理刚打电话过来,有点急事,我现在必须马上赶回去,不能陪你过完生日。”他是很希望能陪她过完十二点,可刚刚霍东打电话说他们在中东的一个兵工厂被炸毁,他必须去处理。

白若素把厉枫殇往外推,说:“去吧去吧,我能有什么事,等有空再约呗。”

厉枫殇离开后顾妙之便凑到她身边坐下,“若若姐,你男朋友到底是什么人啊,看起来神神秘秘的,不只是神厨这么简单吧。”一个厨子再怎么神也不可能买得起墨设计的衣服。

“他就是小黑啊,能有多复杂,再复杂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总不能是神吧。”看到白苏末扶着明显喝多了的顾安之离开,白若素的心就像有人在捏弄,难受得就像不能再跳动了一样。

这两人会去哪儿呢,诺亚酒店的一至五层是餐宴厅,六到九层是娱乐场所,十层及以上便是酒店的套房,为了晚上能玩得尽兴,白爸爸已经包下了十一层的所有套房,他们玩累了就可以直接上去休息,想到顾安之和白苏末一起上楼会发生什么事,白若素拿起酒一饮而尽。

顾妙之一边找着话题与白若素闲聊,一边一次次往她喝尽的酒杯里倒满酒。

不到半个小时,白若素就已经有些昏昏沉沉,都说酒不醉人人自醉,本来她的酒量不浅,只是此刻心情郁闷,即使酒的度数并不高,也够她醉了。

再一次拿起酒杯往嘴里倒,顾妙之手一挥,不小心就碰到了酒杯,整杯酒就这么尽数倒到了白若素的身上。

顾妙之慌忙拿起纸巾往她身上胡乱的擦,“对不起,对不起,若若姐,我不是故意的,这,这礼服……我赔你一件吧。”

赔也不过是说说,墨设计的服装不是她有钱就能买到的,哈,这礼服算是毁了,她也觉得有些可惜,不过她不能拥有的,毁了更好。

“没关系,你又不是故意的,赔什么赔啊,况且小黑说这礼服的设计者是他朋友,他这个朋友设计了很多可都卖不出去,也不是什么贵价货,他说我想穿多少件都没关系,如果我喜欢的话,以后我的衣服都让他设计也可以。”

白若素微微眯着黑眸,笑意阑阑的望着顾妙之。

顾妙之听到她这席话差点没吐血,墨的作品卖不出去!不是什么贵价货?!一件以百万计算的礼服不算贵价货!还所有衣服都让他设计,哦,顾妙之快要喊天,这白若素的男朋友到底是个什么奇葩呀!

厉枫殇越是厉害,她越要搅乱了他俩的关系,凭什么白若素就能获得她哥哥和她心上人的关注,而且还找到这么好的归宿。

顾妙之的眼睛闪过算计的一抹亮光。

“若若姐,我还是陪你去洗手间整理一下吧。”

白若素看了看胸前的一片,的确也是需要整理一下,便点头答应。

两人到了洗手间,门上却挂着维修中的牌子,顾妙之又提议到楼上去,到了十一楼,两人来到原本就是为白若素开的1109号房。

酒店的设计是个椭圆形,中间有一个露天的天井,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吹到风,酒的后劲上来了,刚一打开*&房门,白若素就一阵恶心,好在顾妙之反应快,急忙拿来垃圾筒接住,虽然没有吐到地上,可白若素身上的礼服却再次遭殃。

顾妙之心中暗喜,看来老天爷都在帮她完成这个完美的计划,白若素你就等着被抛弃吧。

“若若姐,反正都上来了,要不你干脆去洗个澡吧,我在这里等你。”

白若素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惨不忍睹的礼服,又低头闻了闻味,实在是够恶心,让她再穿这一身回到楼下她也不愿意,“那我先去洗个澡,妙之你不用在这里等我,我还需要你帮忙。你看我这礼服脏了也不能再穿,你能帮我到旁边的服装店买件衣服吗?”

“若若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你快去洗吧,我去帮你买。”把白若素推进了卫生间。

听到水声后,顾妙之并没有离开去帮白若素买衣服,而是倒了一杯水,在水里放了一颗药丸,然后就坐在沙发上随手拿了本杂志开始阅读。

过了一会,水声停止,白若素穿着浴袍走了出来,洗完澡后酒也醒了一半。

“咦,妙之,你怎么还在这里?”

听到白若素的声音,顾妙之微笑的放下杂志,拿起刚才那杯水走到她身边,“我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里,你刚刚喝了不少,万一洗澡的时候摔倒了,这里又没有人怎么办。我就想着等你洗好了我再去,你先躺chuang上休息一会,这样我也比较放心。”

白若素也扬起嘴角,乖乖的配合着在chuang上躺下。

“对了,先喝杯水,温水喝了心里会比较舒服。”把水杯小心翼翼的递到她的面前。

看着白若素喝下,顾妙之这才离开*&房间——

顾安之和白苏末在干嘛的分割线——

1101号房间,顾安之躺在chuang上拉扯着领带,晚上他是席上喝酒最多的,顾安之很自律,喝醉的次数很少,并且从未像今晚这般醉过。

“安之,快,来喝杯水,没那么难受。”白苏末扶着顾安之坐起。

顾安之喝醉酒后一般不会吐,只是醉酒后的顾安之会变得特别的温柔,对谁都特别温柔,也因此他很少会在外面让自己喝醉,在白苏末面前更是从来没有喝醉过,他就是怕自己喝醉后会做出让白苏末误会的事。可今晚他完全被白若素的新男朋友厉枫殇给刺激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也许他心底原本就是自私的,明知道自己不能对白若素做出任何的承诺,却又不舍得把她让给别的男人,还奢望着有一天白苏末不再成为他们阻碍的时候,白若素还在原地等着他。

以前白若素不是没有过追求者,可他知道那些人丫头都不会喜欢,可,可这个厉枫殇不一样,从他们之间的互动他就知道,不一样。

喝完水后,顾安之又难受的*了一声,躺在chuang上左右的滚动,嘴里嘟囔着白若素的名字。

“丫头,好难受,这里……”顾安之拉着白苏末的手放在他的胸口,“这里,好难受。丫头,对不起,对不起,丫头,我爱你,爱你……”

顾安之手一扯便将白苏末拉进了怀里,紧紧的拥着她,捧着她的脸颊,撑起身子吻住了她的唇,这次的吻与平时绅士的轻吻不一样,激情热烈,吻中包含着满满的爱恋。

一吻结束后,顾安之拥着白苏末,嘴里轻声的诉说着,“若若,我爱你,我爱你,不要离开我……”

白苏末推开他,“安之,先别睡,来,我帮你把衣服脱了,脱了再睡会舒服点。”

听到自己未婚夫在chuang上喊着别的女人的名字,要说她心里没有一点不舒服,那不可能。

可是,她很清楚现在并不是吃醋的时候,只要她真正成为顾太太,她迟早会把白若素从顾安之的心里拔掉。

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成为顾安之真正的女人,以他对她歉疚的心理,如果再发生了关系,那就算顾翔烯反对也没用。

原本她以为顾太太的头衔迟早是她的,即使顾安之心里装着的是白若素,也不会有什么变数,可现在看来不是,为了当这个顾太太,她不得不耍手段。

“若若,别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好好,我不离开,来,我先帮你把衣服脱了好好休息一会,你放心,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一边保证一边帮他脱掉了西装,再脱掉衬衣。接着蹲下身子将西服裤子也脱了下来,这才把他扶着躺好,给他盖上被子。“安之,你先睡会,我去洗个澡,马上就来。”

白苏末很快洗完了澡,穿着一身性感的真丝睡裙走出浴室,拉开被子在顾安之的旁边躺下,手刚抚上他赤luo的胸口,chuang头柜上的手机响起,白苏末立刻接起。“喂,你好……顾伯伯啊,有什么事吗?……安之他喝多了这会已经睡着了……对对……”看了一眼呼吸均匀,睡得安稳的顾安之,“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公司……恩,你放心吧,顾伯伯再见。”

挂上电话后,白苏末立马便起身穿好衣服,在顾安之的唇上轻轻一吻,“安之,公司有点急事我必须马上回去,你先睡会,我很快就回来。”

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一眼,这才不甘不愿的拿着房卡离开了房间。

这时候在1109号房间的白若素也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全身莫名其妙的燥热,特别是某处很私密的地方,更是难受。

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下药,白若素当然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只是没想到顾妙之会来这么一招,从回国开始一直对她很热情,对小时候的事也一直很愧疚,没想到全是在演戏,这女人演技比小时候涨了不少,至少她居然真被她骗了,卸了防心。

NND,不到一个月时候,被下了两次chun药,白若素对此表示相当无语,不知道这个多吃几次会不会就有抗体了呀。

白若素掀开被子,吃力的下chuang,这药既然是顾妙之下的,那她就肯定没安什么好心,待在这里坐以待毙并不是她的风格,趁她还没有回来之前,她必须赶紧离开这里。

关上房门,转身便看到从天井对面电梯走出来的顾妙之,与她同行的还有一个秃头,身形臃肿的男人,两人一边走一边在说着什么。

白若素心中一惊,顾妙之真够狠,居然给她找了这么恶心的一男人。

不行,她一定不能被他们抓回去,白若素在腿上狠狠的拧了一下,立刻朝他们相反的方向逃走,眼看顾妙之二人就要转弯看到她,这时她看到身旁的房间,没有多想便拼命的敲打房门。

越来越接近,白若素拍打的力度也越来越大,就在顾妙之转弯的那一瞬间,房锁传来转动的声音,白若素也同时转动门锁,下一秒她便撞进了一个男人的温热怀中——

顾安之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听到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本来以为是在做梦,可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大,他这才赤luo着上身迷茫的打开*&房门,谁知他刚转动门锁,便被一个大力把门给撞开,接着便是一个软香的女体撞进他的怀中。

一进门,男人的气味便铺天盖地的压在了她的身上,她微微一愣,便伸出一手将门重重的关上。

“若若?”

头顶传来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白若素猛的抬头,正好撞进顾安之那双深邃灼热的双眸。这时的她整个身体因为那该死的chun药效果,就像要燃烧起来似的,燥热难耐,脸色越来越红,心跳则快得几乎就要惊鸾,身子不自觉的往顾安之的怀里磨蹭。

而顾安之的情况并不比她好太多,原本就已经醉了,现在心爱的人在怀,更是不愿醒。从他的视线看去,正好看到白若素浴袍下若隐若现的柔软,全身的热量瞬间集中在了腰下的某一处,粗重的呼吸在白若素头顶上传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