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一九:碧娆这丫头忒傻

“丫头,我不在王府里,你是不是分不清谁是大小王了?”

见苏苓目光中噙着一抹冷意,虽然是以这等戏谑的语气,但碧娆还是不由得心里发慌!

旋即就连忙摇头,低声嘟囔道:“小姐,我多冤枉啊!我在西园里面活的好好的,结果昨晚上就奉王爷之命前来伺候,小姐,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不能抛弃我啊!”

碧娆万般委屈的拉着苏苓的衣袖边说便摇晃着,而虽然这虎妞经常头脑一根筋,但方才她在阐述中也刻意加重了语气,她得说明白,之所以出现在幽谷阁,是奉王爷之命!

乍然听见碧娆的回答,苏苓的小脸上没有半点惊诧!

正因为她了解碧娆这丫头,所以早就知道,如果碧娆要背叛她的话,就好比蚍蜉撼树一样困哪!

为啥?

当然原因之一是她不会怀疑碧娆的衷心,至于其二嘛,自然是这丫头忒傻呀!

碧娆期期艾艾的看着苏苓,不停的以眼神及言语来表达自己的忠诚!

她现在简直觉得王爷不是人啊!

她明明是小姐的贴身婢女,结果昨晚她睡的正香,却偏偏被拉到这毛的幽谷阁来伺候谷兰,她也是有身份的人好不好?!

谷兰的事,她早就耳濡目染,不用想也知道这朵白莲花在觊觎王爷!

没想到,王爷不但不对此事避嫌,反而还把她给拉出来当垫背的!

这王府里的日子,真是不能过了!

“行了,跟你开个玩笑,瞅你吓的!”苏苓佯怒的剜了一眼碧娆,随即将自己的衣袖从她的掌心中抽回来。

继而才看向幽谷阁的门前,依然略显狼狈的坐在地上的谷兰!

这厮,等着她去搀扶呢?!

“谷兰小姐,这么怎么了?大白天的,地上凉快啊?”要说苏苓这货,真要是挖苦人的话,能苦死一个两个的!

这不,谷兰本还略带幽怨的眼神,一听见苏苓这样开腔,顿觉面色无光!

但,也许是昨夜掉到井水里面,所以身子确实很虚弱!

此时,眼看着苏苓信步而来,谷兰坐在地上的身子也不停的挪动几下,似乎挣扎的想要起来,但最终还是只累出了一脸汗渍!

见此,苏苓也早已走到了幽谷阁的门前,三步并作两步的在谷兰身边错身而过。

似是,根本没有打算要搀扶她的意思!

反而,在谷兰微愕的神色中,但听走进阁楼内的苏苓,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碧娆,还不赶快去找大夫!没看见谷兰姑娘都起不来了嘛!”

门外,正站在原地愣神的碧娆,一听见这话顿时呲着一口小白牙,笑嘻嘻的喊道:“好嘞,小姐我这就去!”

碧娆暗暗欣喜的瞥着一脸怔愣的谷兰,她就觉得这女的特能装犊子!

她是下人不敢多言,但好在她还有她家小姐!

哼!在她家小姐面前装腔作势,纯属找灭呢!

这会子,也不管碧娆脸上的笑意是何等的刺目,但谷兰见这主仆俩一唱一和的架势,也知道自己若是再这样下去,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于是,碧娆前脚刚迈了一步,谷兰登时在她身后喊道,“碧娆妹妹,不用去了!我没事!”

话落,碧娆回眸,乍见谷兰已经自己扶着身边的梁柱慢慢站了起来!

不由得折返到幽谷阁门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谷兰,略带轻蔑的口吻说道:“谷兰姑娘,既然你没事的话,那咱们进去吧!我家小姐咱王府的王妃还在里面等着呢!”

碧娆这虎妞的话,可谓是不太恭敬,本来她就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尤其是跟在苏苓身边,想让她学的八面玲珑也着实强人所难了!

是以,谷兰在望着碧娆不甚得意的脸色之际,澄澈的眸子仅微微闪过一抹异光。而后略微颔首,便率先走进了阁楼!

而谷兰走在前方,碧娆这丫头跟在后面,看着她的身影,更是十分不屑的撇着嘴!

就她这身高和长相,怎么和她家王妃比?!

不自量力,差远了好嘛!

待谷兰缓步走进阁楼内之际,一抬眸便看到姿态婉约的苏苓,典雅端庄的落座在房间内唯一的一把上首交椅中!

而那里,曾经是她特意为尘哥所准备的!

“谷兰见过王妃姐姐!”

在礼仪举止上,谷兰的确无法令人诟病!

也许是曾经常年生活在王府中,所以她的一举一动都带着大家风范,而且也完全看不出她是一个被养在王府内的弃女!

就如凰老三所说,也许她的身份明面上是婢子,但实际上这么多人从未真正将她当成过下人看待!

反而,在她回来之后,不少王府的下人还有倒戈的嫌疑!

这,苏苓怎能视而不见!

她可以潇洒的转身离开,但最少也要让她亲眼看到凰老三对谷兰的确有情!

否则,她若是不明不白的就走,多特么傻缺啊!

“谷兰姑娘,随便坐吧!不必拘礼,就当这里是你自己家就好!”苏苓说话之际,碧娆已经很懂事的给她端来一杯碧螺春!

苏苓随手接过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随着她菱唇染上淡淡的水光,愈发显得纷嫩诱人!

而谷兰依旧一袭烟白色的绣花长裙,削瘦的肩头好似一阵清风会就将她吹倒般的娇弱。

在她眸子内明显刻满了惊诧之际,面对苏苓一副主任姿态的模样,谷兰也并未多说,仅仅是低眉顺目的坐在下首,且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彼时,苏苓轻手将茶杯放在了身侧的茶桌上,随即打量着出尘的谷兰,她在这般静若处子的姿态中,的确有一种仙气十足的纯净之美。

尤其是她现在脸颊上若隐若现的一股子委屈之色,如果苏苓是个男人,可能都恨不得将她搂在怀里,低柔安抚!

“谷兰姑娘,听说昨晚上你不小心落入井水之中,不知你现在可否痊愈了?”苏苓一副当家主母的举态睇着谷兰询问。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多想,她总感觉自己现在是王府内恶毒的王妃,而谷兰却是一个受chong却卑微的小妾!

这特么都是什么玩意!

闻声,谷兰轻柔的掀开眸子,望着上首的苏苓,低柔开口,“谢王妃姐姐关心,我没什么事了!昨天是不小心才失足落水,让王妃担心是谷兰的不对!”

话里话外,沉着淡定!

这就是谷兰在此时给苏苓的印象!

她所表现出的小心翼翼,却似乎在口吻中并未有太多的惊慌!

见此,苏苓含笑,“谷兰姑娘失踪这么久,如今难得回到王府里,怎么不好好休息,现在虽然是仲夏,但井水依旧寒凉,你若是在王府里发生什么意外,我和王爷都会心里过意不去的!”

彼时,苏苓所说的每一字每一句,其隐晦的含义无非都在向谷兰告诫一点,她是外人!

苏苓现在不想管到底曾经谷兰和凰老三之间有过什么,她是个注重当下的人,现如今凰老三是她的男人,而她即便心里也渐渐开始失望,但必要的维护还是必须要有的!

哪怕最后她努力了,结果却不尽人意,那也便是命,不会留有遗憾就好!

此时,苏苓对待感情的看法早已经趋近冷静,而这时候的凰老三也同样不知道,在苏苓即将离开的这段时间之内,她有好多次都在很努力想要维护好两人之间如履薄冰的关系!

可,在最后那一次,凰老三依旧没能让苏苓找到一个留下来的理由!

谷兰不傻,或者说她清纯洁净的外表也不过只是表象而已。在听见苏苓这般暗含告诫的口吻中,之间她幽幽一笑,似是美人含愁的眉宇间闪过一抹苦涩,而后低垂着眼睑,语气平平的说道:“王妃姐姐,其实昨晚上我只是想打一些水,给尘哥洗一下衣物而已!

毕竟这些事以前也一直都是我来做的,但我也不知道为何,竟然不小心跌落古井之中,甚至还惊动了王爷和王妃,谷兰真的很抱歉!”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今天有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