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一四:眼见才能为实

凰老三的出现,可谓是相当的突然!

就连权佑擎都没有感觉到他任何气息的靠近,结果这人就如鬼魅般出现在凤霜苑的门外,而且看样子,似乎还怒意深重。

身边的长椅被凰老三以暴力击碎后,木屑四分五裂的飘散在空中。

苏苓闻声侧目凝望一瞬,而后面无异色的拍了拍自己沾染了碎屑的裙摆,菱唇几不可查的闪过一抹淡笑,旋即看着权佑擎和凰老三,道:“你们聊吧!”

话落,苏苓便丝毫不给对方反对的机会,直接快速的踱步走进了厢房!

随着门扉悄然紧闭,凰老三的脸色更加阴郁。

就连那双冷眸都似乎沁出了冰冷般的温度,睇着权佑擎,信步前行,眸子却一瞬不瞬的睨着他,冷言冷语道:“权太子若是无心睡眠,这京城有不少地方可以供你消遣!但,相府终归不是你能够随意涉足之地!”

闻声,权佑擎斜眼打量着凰老三,表情也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泛出玩味之意的眸子,微微闪过一抹异色,开腔,“凰老三,看样子你是得到本宫的真传了!说话之道大有长进啊!

不过,这相府你能来,谁规定本宫就不能来!再说了,你当这是你家啊!本宫怎么记得你家不长这样!”

权佑擎反讽着凰老三,言语中也渐渐透露出对他的不屑!

见此,凰老三已然信步站在了权佑擎的面前,眸子犀利的闪着厉光,薄唇上翘着不羁的弧线,两人身高相等,对视着彼此之际,连两人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凛冽了几分。

“权佑擎,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本王的底线!你早该知道,苏苓不是你能够肖想的人!”

凰老三语气中所表现出的占有欲,在此刻停在权佑擎的耳中,却是相当的讽刺!

也许是看出了权佑擎噙满嘲讽的表情,凰老三有那么一瞬间感觉有些不对劲,正在他暗忖之际,但见权佑擎猝然身姿前倾,还不待凰老三想要躲开他如此亲近的举动时,侧耳就听闻,“凰老三,明人不说暗话!你既然对苏苓如此在意,那么谷兰对你来说,又是什么?”

几乎是话音落地的瞬间,凰老三便倏地转眸与权佑擎近距离的相觑,阴测晦暗的视线深邃宛若古井,可不管凰老三表现的如何骇人,但对于权佑擎来说,却恍若未见般自在!

“俗话说的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凰老三,本宫不由得想奉劝你一句,别自作聪明,也不要以为别人什么事都不知道!”

权佑擎这略带告诫的话传入凰老三的耳中后,他的眼眸瞬时一暗,声音低沉的仿佛来自幽冥地狱,“你,知道了什么?”

见此,权佑擎笑了!

妖娆俊秀的脸颊绰约无二,狭长惑人的丹凤眸闪着莫名的冷光,见到凰老三骤然紧缩的瞳孔,权佑擎明显轻谩的嗤笑了一声,“本宫,什么都不知道!”

话落,权佑擎便在凰老三阴鸷的眸色中,眨眼就闪身消失在凤霜苑的院落之中!

墨空之下,梧桐树旁,独剩凰老三一人凛凛逼人的身影巍然而立。

而在他和权佑擎的对峙中,厢房半掩着的窗口内,苏苓早已将一切都看个清楚明白!

同样,凰老三在刹那间所表现出的僵硬,也全部落入苏苓的眼中!

*

夜晚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在清晨第一缕骄阳冲破黑幕洒在京城上空时,凰老三便骤然睁开了眸子。

并非是因为早起的习惯,而是在他睡梦中,感觉到一抹难以忽略的视线似乎正胶着在自己的身上。

出于警惕的心思,凰老三便乍然清醒!

头顶是有些陌生的暗花帐幔,而身边清浅的呼吸声,令他下意识的转眸,而第一眼看去之际,视线就生生撞上了苏苓那双毫无睡意也没有任何情绪的平静凤眸中。

见此,凰老三不禁蹙眉,“醒了?”

他的所有举动和所有的表情,都与往常无异!

可这一切对于苏苓来说,却感觉相当的别扭和讽刺!

眼看着凰老三眸子内闪过一抹疑虑,而苏苓不问不答之际,凤眸不期然就看到了他身上所穿着的那件锦袍!

依旧是昨晚上那件,也就是染上了谷兰气息的那一件!

对于凰老三习惯性的和衣而眠,苏苓早已习以为常!

但此时望着他身着和别的女人亲昵过后的锦袍,又如此淡然的宿在她的榻上,这感觉真踏马的炒蛋!

等了半饷,几乎在凰老三看着苏苓望眼欲穿的时候,也没能听到她一个字的回答!

由此,凰老三不禁淡笑一瞬,缓缓抬起铁臂正想要在苏苓的脸颊上轻轻拂过,但同一时间,苏苓恰好以手臂撑起身子,如此也就躲过了凰老三的直接碰触!

这情况……

“怎么了?”

凰老三心里骤然收紧,随着苏苓坐起身后,他也毫不留恋的从软榻上翻身而下。

在苏苓这样莫名的态度中,凰老三也不傻,很快就想到了昨晚上权佑擎出现在凤霜苑的事实!

下一秒,想都不想就问道,“昨晚,是不是权佑擎对你说了什么?”

沉默,依旧是沉默!

苏苓坐在软榻上,侧目睨着凰老三瞎猜的模样,在凤眸内平波不惊的神态中,小脸猝然展眉一笑,且以不乏戏谑的语气问道:“权佑擎能对我说什么?你认为他能对我说什么?”

见苏苓和之前沉默寡言的态度截然相反,凰老三心里仍旧有些疑虑。

随后带着试探性的伸手,轻轻捏了一下苏苓的脸蛋,见她没有任何躲避,这才放下心,随后就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低声说道:“不管他说了什么,都不必相信!眼见才能为实,知道吗?”

彼时,凰老三根本不知道,他自己的这番话,无疑是将他自己的所作所为,再次扣上了难以饶恕的罪名!

原本,苏苓在内心中不停的劝说自己眼见不一定为实,可现在听到凰老三以相反的态度来劝慰她,这何其讽刺啊?!

也许是苏苓安静听话的窝在他的怀里,所以凰老三也并未多加怀疑!

很快他便起身前去梳洗,而在他的身影消失在偏房的一瞬间,苏苓的脸蛋骤然冷意十足。

垂眸看着自己身上做工精巧的白色中衣,下一刻就光着脚踩在地上,快速的将身上的衣物脱下,而后毫无感*彩的直接将中衣顺着窗口丢了出去!

天知道,在方才的刹那间,她需要多么大的克制力,才能强行压抑住自己想要将凰老三推开的举动!

索性,她还是忍住了!

在感情方面,苏苓不习惯主动!

同样,在遇到背叛的事情上,她也不会像个泼妇一样张牙舞爪的质问!

如果,凰老三这一次选择欺瞒是有他难言的苦衷,那她更加不会询问!

只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她选择不声不响的将一切隐藏在内心之中,因为她坚信,只有在对方以为自己毫无所觉的情况下,他所做的举动才会是最真实的!

若是凰老三真的对谷兰有放不下的情谊,而一旦被她苏苓知道的话,她是一定不会选择让三个人都为难的!

不管爱的多深,爱的多浓烈,她都会以自伤的决绝来结束这一切!

当然,这些情绪,她现在还不能让凰老三知道!

毕竟,若是他有所察觉的话,那么后面不管他做什么事,如果有心瞒着她,可能她就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而现在,就先这样吧!

不质问,不作闹,以沉默的视角来看待他接下来的做法!

这,便是苏苓!

而此时此刻,凰老三对苏苓的所有想法还浑然不觉,甚至他也完全想不到,在他昨晚上包括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对苏苓所隐瞒的事,最终所造成的后果,险些成为他生命中难以承受之痛!

更别提在那以后,他用五年的时间,来独自品尝自己所犯下的最低劣的过错!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明天更新同样在晚上,早睡的宝贝们不要等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