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一二:美人垂泪,梨花带雨

夜风徐徐,却仿佛开始变凉!

蝉鸣声声,却仿佛生生刺耳!

原本,苏苓是不想被人发现她深夜回府的行迹,所以才会狼狈的躲在了回廊之后!

但此时此刻,她怎么也想不到,就是她这样躲避的举动,却听到了这样让她心头骤然沉闷的事实!

凰老三,果然还是回来了!

那她可不可以理解为,在醉清禀告谷兰出事的时候,他所表现出的一切,都只是不想让自己难堪?!

或者,诚如那两个婢子所言,凰老三是碍于她的面子,所以才会刻意表现出不在乎!

其实,她真的没有那么小心眼!

如果凰老三能够堂堂正正的告诉她,想要回府探望谷兰的话,她一定不会拒绝的!

毕竟到现在为止,谷兰的所作所为,都还在情理之中!

她即便身为王妃,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止他们两个人的来往!

苏苓心绪慌然的靠着身后的圆柱,耳边传来了两个婢子远去的脚步声。

待周遭的一切再次恢复宁静后,苏苓才旋身从回廊内走了出来!

虽然她在极力的保持冷静,但略显紊乱的步伐,还是有些泄露了她受到影响的情绪!

不可否认,她现在特别想看看,凰老三是如何关心谷兰的!

到底,谷兰在他凰老三的眼里,究竟是故人般的存在,还是依然有着一席之地?!

想着苏苓便缓缓踱步,走在静谧的王府内院,她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紊乱。

甚至连她自己的脚步声都能震荡她的胸膛!

不多时,当苏苓顺着方才两名婢子离去的方向来到王府后院中一座装修精致华美的厢房门外后,更是忍不住唇角闪现讥诮!

她回府已经好几天了,竟然从来不知道,谷兰所宿的地方,和凰老三的书房这么近!

这地方,应该就是她从前所居的,恰好和凰老三平素处理公务的书房紧邻,如此便可近水楼台了!

当然,心绪迷茫归迷茫,至少苏苓此时还有些清醒,她当然知道凰老三已经鲜少会回到这书房办公,可即便如此,依然无法改变他肯定会有涉足的事实!

幽谷阁

如此富有诗意的名字,在月光的浸染下,颇有些美轮美奂的色彩!

就连苏苓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厢房的周围,的确美景如画!

也许是曾经她偏爱西厢附近的宁静,所以才忽略了在王府中,竟然一直存留着谷兰的住处!

不可否认,幽谷阁内此时灯火通明的场景,让苏苓心头微微有些窒息般的疼痛。

她可以忍受凰老三爱上别人的事实,却怎么也无法接受他存心期满的行径!

孤身一人对影独立,苏苓望着幽谷阁敞开的一扇窗棂,却忽然没有了前行的勇气!

甚至于,此时在她的脑海中,闪过了太多太多很有可能会发生的场面!

这些画面,也在一直不停的蚕食着她仅有的自尊心!

可,如果想要搞的清楚明白,她势必还是要亲眼所见才行!

同样,哪怕凰老三深夜离开她的软榻,以期满的行径回到王府来看望另一个女人,这样有些残忍的事实面前,苏苓还是不禁为凰老三找的各种各样的借口!

或许,出于江湖道义,他回来看看谷兰,也是情理之中的!

当苏苓强行收起自己身上所有的气息后,甚至于在她如今的身体素质明明达不到前世标准的情况下,她还是轻手轻脚的走向了敞开的窗棂。

但,来不及亲眼所见,房间内低声幽怨的语气,便已经在侵袭着她的耳廓。

“尘哥,为什么这么久了,你才来看我!难道我没有死,你一点都不高兴吗?难道你非要我再出了意外,才舍得抽出时间回来吗?”

这,自然是谷兰的声音!

而她,略带哀怨且如泣如诉的呢喃,传入苏苓的耳中,仿佛形成了一把利刃,狠狠的剜着她的心!

是啊,谷兰说的没错!

哪怕凰老三在她面前刻意表现出对谷兰的冷漠,可在她出了事情之后,甚至在她面前做足戏码后,又深夜回府探望,这举动如果换做她是谷兰,可能也会有此一问!

“你想多了!本王今晚……”

凰老三的声音依旧低沉性感,而也许是因为深夜,所以苏苓感觉他低沉的嗓音中,好似还染上了一抹压抑的沙哑。

自然,在凰老三还没说完时,房间内的谷兰便以指尖挡住了他的薄唇,而这场面,在苏苓举目之际,便清晰的捕捉到。

但见,谷兰的秀发上挂满了湿气,一张纯净无暇的脸蛋上,通透的眸子噙满了水润润的泪光,坐在软榻上面对着与她同chuang而坐的凰老三,指尖依旧覆在他的薄唇上。

只是在她红唇轻颤之际,双眸含着痴迷,反驳道:“尘哥,你不必解释!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一定是害怕我误会,所以想要告诉我,你并不是特意为我而来的对吗?

可是……尘哥,你难道真的能够忘了我们之间的一切吗?即便你现在有了王妃,你当真爱她吗?是不是在你的心里,巴不得我已经掉落悬崖摔死,或者你从来没想过,我还会活着回来见你?”

彼时,凰老三的冷眸内一片清明,但也许是这样的夜晚和这样的谷兰太醉人,所以他一时间竟任由谷兰的指尖在他薄唇上放肆。

以至于,当微凉的指尖沿着他的唇线描绘了一圈之后,凰老三才瞬间恍然大悟般,强行拉下了谷兰的手,而后身形一动,眨眼间就从软榻上起身,站到了几步之外!

见此,谷兰幽幽叹息,也许是不想让凰老三见到她这般狼狈的模样,所以她低垂着眼睑将头别向另一侧,贝齿死死的咬着红唇,似乎不想自己的脆弱被他捕捉,强装坚强的模样,只怕任何男人都无力抵抗!

终究,凰老三也是个男人!

尤其,眼前的女子,的确在曾经受到过他不一样对待的人!

“谷兰,本王和你……”

“别说了!尘哥,你别说了!我明天就走,明天就走!我不会再打扰你的生活,我也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只要知道你过的很好,我就于愿足矣!尘哥,你什么都别说了……别说了……”

最终,谷兰无法抑制的泪如雨下,且边说边用手背狠狠的擦着脸颊。

但眼泪似乎越来越多,以至于在她说完之后,便情不自禁的捂住红唇,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美人垂泪,梨花带雨!

这,是苏苓此时的感觉!

原来,当真只有柔弱的女子,才是每一个男人心底最原始的期望!

望着这一幕,苏苓自嘲回想着自己,她冷硬,她古怪,她顽劣,她不懂风情!

这么这么多的一切结合在一起,她甚至觉得凰老三如果真的爱她,那他肯定有自虐倾向!

在情敌面前,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是自信心爆棚的!

尤其是,你自己的男人在轻敌面前,如此不明不白的态度,更加会让人失去所依赖的安全感!

看到了这些,苏苓早已面无表情,嗓尖不停的上下浮动,鼻头也传来几分酸涩。

可这些,都不能代表什么!

因为接下来的一幕,让苏苓对凰老三的所有情绪,全部瞬间幻灭!

只见,也许是凰老三不冷不热的态度让谷兰备受刺激,所以当她不停呜咽之际,掀开泪眼望着薄唇紧抿的凰老三,下一刻几乎是无法自持般,光着脚就从软榻上跳了下来,而后在苏苓漠然的视线中,倏地扑进了凰老三的怀里!

她抱得很紧,紧到连苏苓都感觉呼吸困难!

而她犹记得,那个宽阔的肩膀,在不久前,还霸道的将她揽入怀中!

看到这里,苏苓已经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继而她便不禁怀疑,到底什么才是真,什么才是假!

如此静谧的深夜,厢房内一对狗男女,门外是她孤身一人,这场面太尼玛讽刺了!

而就在苏苓自嘲的心情还在心底发酵时,身边一抹扎眼的红色衣袂如水波般划入眼底!

下一刻,不待苏苓开口,来人便直接轻轻扣着她的菱唇,而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在幽谷阁附近。

而在两人消失的一瞬间,凰老三忽然心头一紧,冷眸不由得便转向后方,看着窗外空无一人的墨景,旋即回眸,毫无留恋的推开了紧抱着他的谷兰,语气沉稳镇定,道:“谷兰,本王和你,没可能!”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