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一一:凰老三深夜回府探望谷兰

“启禀三爷,谷……谷兰姑娘出事了!”

醉清在如此花好月圆之夜,如此不开眼的说了一句之后,苏苓顿时有些啼笑皆非!

果然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麽!

这个时候,谷兰竟然还会跑出来凑热闹!

眼下,苏苓已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谷兰到底出了什么事!

只不过这种情况,多少会让她感觉到有些别扭!

凰老三闻声面色一窒,而后余光闪烁一瞬,见苏苓不置可否的态度,不由得面色浮现阴霾,看着醉清问道:“出了什么事?”

见此,醉清仍旧不明就里,一脸刚正不阿的态度,道:“回三爷,谷兰姑娘刚才不小心落入王府后院的深井中,此刻正有大夫给其诊脉!

但由于井水寒凉,谷兰姑娘现在高烧不退,而且口中一直喊着三爷的名字,而且也无法服药,所以属下……”

“住口!”就在醉清还絮絮叨叨的说着谷兰如何如何之际,凰老三却骤然开腔打断了他的话。

而被凰老三厉声一喝,醉清也蒙圈了!

他觉得自己没说错什么啊!三爷以前对谷兰的姑娘的照顾,那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可,现在他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

如此一想,醉清便小心翼翼的转眸,一眼看去,结果就发现此时他们家的王妃,正噙着玩味的笑,凝着他但笑不语。

这感觉,头皮有些发麻啊!

随着醉清再次将视线看向一侧的凰老三,就明显发现他们家三爷的脸色已经阴云密布,且冷眸微眯,一股子危险的冷意瞬间席上心头。

“这就是你所谓的出事了?”凰老三目光阴冷,睇着不明事理的醉清,冷意频频从眼眸中射出。

而他内心深处,也正在思考一个问题!

醉清这厮,似乎不适合当他的暗卫了!这么没有眼力见,他要琢磨琢磨,是不是把他流放到其他的地方比较合适!

不然,有醉清这个犊子在,他家后院早晚得起火啊!

醉清被凰老三质问的语气噎住,一时间竟然忘了回答!

三爷曾经不是说过,但凡事关谷兰姑娘的事,一定要第一时间禀告的嘛!

他现在做到了,可是感觉有些不对劲啊!

傻了吧唧的醉清,还在考虑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的时候,凰老三的冷眸内乍然浮现一抹冷光,而后双眸犀利的睇着醉清,说道:“即日起,你回军营吧!没有本王的命令,不准踏入王府一步!否则,论罪处斩!”

醉清:“(⊙o⊙)!”

待醉清一脸茫然且震惊的神色望着凰老三,完全想不到自己再次被丢回到军营,但既已成事实,也就罢了!

可,该问的,他觉得还是有必要问上一句!

所以,在凰老三已然濒临暴怒的神色中,醉清又没心没肺的问道,“三爷,那谷兰姑娘的事……”

“临风,把他给本王丢出去!短时间内,本王不想看见他!”

凰老三焦躁的凭空吩咐了一句正躲在某颗树上看热闹的临风。

话音落地,临风立马飘然飞下,闪身到醉清的身边,以一种蔑视且鄙夷的目光睇着他,而且多种神色之下,好像还潜藏着一抹同情!

待临风拍着醉清的肩膀,而后直接提着他的衣领子就给拉出凤霜苑后,凰老三这心里的怒火还是没地方撒!

他是承认曾经对谷兰的确不同!

但今时不同往日,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但是醉清这个犊子怎么这么看不清局势?!

这都是谁培养出来的!

再次恢复到宁静之后,凰老三心下有些没底的看了看身边不曾开口的苏苓。

其实内心深处,明知道自己深爱的小女人到底是谁,但也许是自己有过荒唐的曾经,所以凰老三才会格外的在意谷兰的事情!

“不要多想,本王……”

话音犹在嘴边,苏苓却含笑摇头,“我没多想,是你想的太多!谷兰死而复生,本来就是值得高兴的事!想来今晚上她应该也是遭了不少罪,不然醉清也不会这么着急了!”

苏苓的话只是客观的阐述了事实,但存于她内心对谷兰真正的看法,她是不会轻易脱口的!

毕竟,在无法弄清对方来意的前提下,苏苓还是习惯性的观望!

如今,她可以忍受谷兰身在王府的事实,但如果她安稳的生活,她大可以将她当做一个身份高贵些的下人。

可如果谷兰在心性上有任何不轨的企图,那可就别怪她苏苓翻脸不认人了!

“你当真这么想?”

在凰老三明显蕴含几分试探之意的询问声传入苏苓耳际时,她的菱唇淡淡轻扬,绝美俏丽的脸颊倾城卓绝!

面对凰老三明显存疑的态度,苏苓仅仅是点了点头,却什么都没说!

有些事情,一旦说的太多,可能就会成为负担!

接下来的时间,苏苓窝在凰老三的肩头,抬眸望着灿烂又略显寂寥的星河默默无语。

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总之苏苓此时心头骤然浮现出的一抹不确定,再加上凤茹筠的事情,彻底打乱了她的节奏!

*

子时

仲夏的深夜总是伴随着几声清寂的蝉鸣声。

也许是因为心头有太多压抑的情绪,所以在这样辗转难眠的夜晚,待苏苓轻轻翻身之后,随手触碰了一下身边空荡荡的软榻,出手清凉的感觉,让她一瞬间就睁开了凤眸。

凰老三不在!

她犹记得,在亥时的时候,她便和凰老三一同相拥而眠!

虽然情绪低迷,但在凰老三身上好闻的龙涎香味道的侵染下,苏苓还是很快就陷入了浅眠中。

可眼下,她身边的位置,一片清凉的感觉,也在提醒着她,凰老三应该是离去多时!

这么晚了,他会去哪?!

心存这样的疑问,苏苓再无睡意!

随手拿起软榻矮桌上的衣物,轻轻披上了外套。起身浅步走出了厢房。

由于凤茹筠的消失,所以苏苓和凰老三便宿在了凤霜苑的偏房中。

当苏苓拉开房门,随着一阵清淡的夜风拂面后,苏苓举目四望,在见到凤霜苑空荡略显萧索的院落时,不由得菱唇闪现一抹苦笑!

虽然,她心里极力的不想要怀疑凰老三,但是今天的事情太多,甚至让她也忍不住开始钻牛角尖!

也正因为心存怀疑,所以在眨眼的功夫之后,苏苓便穿戴整齐!

而她也并不想惊动任何人,顺着之前走过无数次的相府幽静小路,很快就离开了府邸。

苏苓步伐迅捷的穿梭在京城无人的街头!

溶溶月光之下,只能看到一抹娇小的身影如鬼魅般在街头快速闪过!

几乎是不到半盏茶的时间,苏苓便已经徒步站在了王府的侧门外!

其实,当王府奢华金贵的府邸落入眼中时,苏苓有一刹那的心慌意乱!

或者说是一种没由来的负罪感!

她知道她不该怀疑凰老三,可心里无法放下的纠结,还是让她不惜深夜赶回来,就是想要证明她的怀疑是错的!

是以,当苏苓在没有惊动任何人便悄然从侧门滑入王府内院时,眼看着一座座熄了灯漆黑的厢房,她唇角不由得苦笑!

也许是娘亲的失踪,激起了她心底隐藏最深的惧怕和担忧!

正因如此,所以她才会走出这等蠢事!

想想也是醉了!

苏苓站在王府内院,耳边传来偶时响起的蝉鸣声。

微微吐出一口浊气,苏苓正想转身离开,却忽然听到了脚步声!

如此,苏苓四下观望,随后就闪身躲到了一处厢房的回廊圆柱之后。

这一刻,苏苓不禁苦笑,她怎么有一种做贼心虚的赶脚!

一定是她打开的方式不对吧!

在苏苓此时还有这等闲情逸致挖苦自己之际,不远处走来的两个女子,趁着夜色朦胧,所以说话也便无所顾忌。

而这俩人,苏苓也是认识的!

恰恰就是王府内少有的两名婢子!

只听,“眉姐,没想到三爷对谷兰姑娘还是这么好!都这么晚了,还特意回来看她!”

被称为眉姐的人,闻声淡笑,“谁说不是呢!要我说,三爷对谷兰姑娘其实还是疼惜的,只不过可能是碍于王妃的身份,所以才不敢过度表现出来!

你没看到刚才谷兰姑娘在看到三爷的时候,满脸幸福的模样,连我都感同身受呢!”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