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一零:谷兰姑娘出事了

一时间,因为凤茹筠离奇失踪的事情,整个丞相府上空仿佛都被阴云笼罩般的压抑诡谲。

就连凤霜苑内,都是一片愁云惨淡的景象。

彼时,苏苓失神的坐在椅子上,而苏宝生和赵春萍则坐在主位上,就连苏傲和苏煜此时都聚集再次!

至于前来调查凤茹筠失踪的刑部尚书,眼下也一刻不停的在凤霜苑周围查探着蛛丝马迹!

而柳霜等人,则低眉顺目的静候在厢房之外,哪怕午后的烈日炎炎,但每个人的额头上都话落大滴大滴的冷汗。

“尘王驾到!”

当凰老三的身影乍然出现在凤霜苑的院子内时,随着一声下人的通报,失神的苏苓登时凤眸闪烁,凝滞的视线缓缓看向门扉,在见到凰老三健硕的身影之际,她惨然一笑,语气低沉道,“你来了!”

看似有些生疏的语气,但实则在苏苓内心深处,在见到凰老三的一刹那,仿佛找到了港湾一样!

今天的事情太让她措手不及,以至于此时此刻她只能和大家坐在这里,等待着刑部的消息,如此被动的情况,也是头一遭了!

凰老三面色冷鸷,目色闪着厉光,尤其是看到刚刚分别不久的苏苓竟变得如此落寞的模样,一时间心疼的直抽抽!

自然,在来时的路上,他就已经知道了一切。

或者说,现在整个京城内的人,大概都已经知道相府二夫人失踪的消息了!至于为何这则消息传播的这么快,他还没来得及调查!

因为最让他担心的小女人,现在的表现的确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正因为凰老三了解苏苓护短的性格,所以凤茹筠甚至整个相府在她心里有何种地位,这一点无需多说。

“情况怎么样了?”彼时,凰老三旁若无人的走向了苏苓,站在她窝在椅子中的小身板面前,低声询问着。

而他眉宇间闪现出的担忧和疼爱,也让苏苓差点没泪崩!

不可否认,这一次凤茹筠的失踪,给她的打击不是一点半点的!

这天下间,如果说真正让她感觉到温暖的人,凤茹筠一定是第一个!

她的那种言行举止间所透露出的关爱,是苏苓上辈子从未体验过的!

正因为第一次享有,所以才会格外珍惜!

但,如今的情况,不论如何她都想不明白。偌大的丞相府,娘亲还在昏迷中,怎么就能悄无声息的离奇消失!

而且,这凤霜苑附近虽然下人较少,可也不至于一个人的没有!

听柳霜的回报,对方好像对凤霜苑很了解,也有可能是一直就潜伏在凤霜苑周围。

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合,在柳霜出去打水的功夫,就能直接将人带走!

但是,到底娘亲是被人带走而导致的失踪,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苏苓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思绪去考量。

因为想到的可能性越多,她心里就越是后怕!

现在,若是凤茹筠乃是因为凤家后人的事情而被人掳走,这样的事实反而让苏苓更能接受!

至少,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对方在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时,娘亲的处境就还算安全!

但,如果……

苏苓的目光虽然是看着凰老三,但是短时间内她的脑海中也闪现出各种各样的想法!

尤其是在想到某一种可能性的时候,不期然间苏苓就将视线转到上首安静落座的赵春萍身上!

天知道,她现在最不想怀疑的人就是赵春萍!

毕竟在她看来,赵春萍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她们娘俩,若她真的是主谋的话,娘亲落在她的手里,还会有好结果吗?!

思绪万千的苏苓感觉自己冷静的睿智正在渐渐远离!

俗话说得好,关心则乱!

“老臣……”

当凰老三低声一问之后,眉宇间明显落寞的苏宝生起身就要行礼!

下一刻,却被凰老三直接抬手挡住,道:“相爷,不必了!”

“谢王爷!”

苏宝生仿佛一夕间苍老了十岁般,连眼角都挂满了憔悴似的!

略略坐在椅子中,不由得哀声叹息,而后才对着凰老三说道:“王爷有所不知,是内人茹筠不知去向,没成想惊动了王爷……”

“岳丈大人,都是一家人,就莫要说两家话!本王已经命人在京城和周边的各城各县寻找岳母的踪迹,若有发现一定会尽快传回消息的!”

凰老三冷漠归冷漠,可出于苏宝生的身份以及苏苓的关系,所以此刻他对待凤茹筠失踪的事情的确是相当上心。

见凰老三如此雷厉风行的开始运作,苏苓心里难免有所感动,但更多的仍旧是凤茹筠失踪的感伤!

眼下,苏苓一张明丽灵俏的小脸上没有半点笑意,像是霜打的茄子般不言不语的坐在椅子中。

而落座在她身边的苏煜,更是不停的以担忧的眼神看着她的表情,手掌也是攥紧又松开,薄唇也紧紧抿着!

此时此刻,相府内一片落寞哀伤的气氛。而府邸外的京城街头,却在短短一天的光景中,就流传出凤茹筠乃是前朝的凤家后人,而她嫁给相爷苏宝生,就是为了要联合相爷,推翻齐楚国的统治,从而光复前朝!

虽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是在这一日流传在街头上的风言风语,却已不再是谣言那般简单!

夜幕溶于星河,璀璨的星子不知人间疾苦,依旧在熠熠闪烁着耀目的光辉。

相府内,一整夜的时间都灯火通明。凤霜苑内的下人虽然都已经退去,此时也只剩下凰老三和苏苓面面相觑着。

在傍晚时分,包二如约来到了相府!而他所带来的消息,也让苏苓苦闷的心头再遭到重击!

这一次,娘亲的失踪,她忽然感觉像是一场连环计!

不但将娘亲的身份给暴露,甚至还将整个相府都置于危险的漩涡之中。

同样,在刑部尚书的调查中,他们也在凤霜苑内室之外的窗口下,发现了几个过于深陷进泥土里的脚印。

虽然单单依靠脚印并不能证明什么,但至少这深陷入泥土中的脚印,在苏苓的观察下很快就发现了不同!

因为凤霜苑内室的窗口之外,恰恰种着各色锦簇的花朵。所以低下的泥土时常被雨水浇灌较为松软。

所以那几个深陷入土的脚印,便会更加明显。

但随即,苏苓便发觉,如果是正常行走的话,哪怕泥土再软也不可能会有这么深陷的弧度。

况且,这里乃是凤霜苑的后院,平素根本嫌少有人经过!

尤其是在窗口上,刑部尚书等人还发现了带着泥土的脚印!

得到这些蛛丝马迹之后,大家心里都有明白一个事实,那就是凤茹筠是被人给掳走的!

“凰老三,你说街头上那些传言,是谁放出去的?”

彼时,苏苓和凰老三一同坐在凤霜苑外的软椅中,经过几个时辰的蹉跎后,苏苓之前乱套的心情早已经整理完毕。

在询问着凰老三之际,她仿佛又恢复到之前那般古灵精怪俏丽卓绝的苏苓!

闻声,凰老三顺着苏苓仰眸的视线看去,但见一片熠熠生辉的星辰不停的闪动,而倒映在苏苓的凤眸之中,更是给她璀璨夺目的眸子增加了几缕潋滟的碎光!

凰老三收回视线后,便一瞬不瞬的睇着苏苓美轮美奂的侧脸,而在溶溶月光下,昏黄的光线打在她的脸颊上,仿佛给她的美增添了一抹恬静祥和的怡然姿态。

少顷,凰老三敛眉开腔,“很快就会知道了!”

得到这样的回答,苏苓意料之中!

紧接着,她便骤然转眸,望着凰老三英挺俊酷的脸颊,再次说道:“你觉得这件事,会是相府内的人动的手脚吗?”

凰老三转眸,与苏苓对视,“不是!按照你所说,白日的时候,她已经晕厥过一次,而且还惊动了皇宫的太医!

要知道,所有太医出宫问诊的话,回宫后都会有记录的!加之相爷和父皇的关系,这件事一定会让父皇知道!

天子脚下,相爷府邸,发生这样的事,自然是可大可小!但若是父皇问责的话,整个相府恐怕都难以逃脱干系!

所以,在这件事之后,我猜背后之人短时间内是不敢轻易再做手脚!况且,想要把你娘从晕厥中带走,也并非是易事!

相府诸多的护卫和家丁,若是当真没有一人发觉的话,除非府邸有内应!”

凰老三冷静的分析着事情的来龙去脉。

而苏苓也听的十分仔细,尤其是在听到凰老三提及内应的可能性后,苏苓脑海中忽地闪过了某个画面。

仅仅是一瞬间,几乎快的形同闪电,也让苏苓根本没有抓住那一抹思绪!

苦苦冥思半饷,苏苓最终还是选择放弃!直到她察觉到凰老三过于专注的视线胶着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月光之下,夜风微浮,彼此耳际的发丝因清风而缭绕在一起!

此刻,苏苓突然间很想抱一抱凰老三,说是一种脆弱的表现也好,说是她不懂矜持也罢,总之在这想法闪过心头之际,苏苓便毫无做作的直接靠在了凰老三的怀里!

普天之下,好像真的有那么一个地方,能够让她依靠后,就不愿再离开!

“不必担心,只要是人做的,就必定会留下痕迹!京城虽大,但想要带着一个身体不好的妇人离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两日城门已经在严谨排查,任何有嫌疑的人都不会轻易放他们离开的!

这些事,你不必操心!交给本王来做!”

凰老三的话充满了他对苏苓的疼chong,甚至于在苏苓不知道的情况下,他早已背着她做好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凰老三,其实今天的事情,我是怀疑赵春萍的!

我总觉得掳走娘亲的那个人,他的内应会不会就是赵春萍?!

说实在的,我特么都不知道我和我娘到底哪里招惹了她,明明之前她还一副当家好主母的模样,可最近发生的事,实在让我不得不怀疑她!”

苏苓冷言冷语的阐述着赵春萍的所作所为,突然之间对所有事都束手无策的她,脑海中再次划过一抹意识,而这次她清晰的捕捉到。

很快,凰老三便蹙眉,眼神一厉,似乎想到了什么,却静默不语!

而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苏苓,并未看到他的神色,反而是忽然想到了那两个组织!

也许她也是时候去试验试验凤门和凰门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了!

凰老三虽说会帮她,可她自己若是不做点什么,总是觉得不踏实!

如此一想之后,苏苓感觉心情顿时透彻了不少,天无绝人之路,既然有人送上门让她当教主,她正好也找个机会试探一下吧!

正当苏苓和凰老三各怀心事的沉默之际,凤霜苑的入口处,嫌少露面的醉清却骤然闪身而出,当他面色恭谨的站在凰老三和苏苓面前时,想都不想就直接说道:“启禀三爷,谷……谷兰姑娘出事了!”

********

这是三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