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零六:一反常态的赵春萍

“公主,你何必要隐瞒一切?难道你真的不打算复仇了吗?”

这样一声低低的似乎略显倦怠的语气,让凤茹筠急速转身。

当见到突然出现在自己内室中的人时,不禁摇头叹息,“玉伯,你又为何要苦苦相逼!”

玉伯?!

说着凤茹筠的眉眼之间便闪现出一抹难以自持的痛楚,眸子内蕴含无限悲凉的色彩,睇着眼前上了年纪且头发花白的老者,不停的叹息着。

闻声,被称为玉伯的老头,一身洗的发白的织锦布衣,虽满头华发,身体却格外健朗。矫健的步伐在凤茹筠的叹息声中缓步而至,站在她的面前,低声劝诫,道:“公主,并非是玉伯苦苦相逼,而是哪怕过去了二十年,可老朽我也依然记得国仇家恨!

难不成,公主在相府这十几年里,习惯了锦衣玉食,所以便满足现状,甚至将国破家亡的惨景都抛之脑后了?”

玉伯的话可谓是相当的犀利,而话音落下之后,他紧盯着凤茹筠瞬间苍白的脸色,虽然心里也忽生不忍,但为了家国大业,他也不得不强行狠下心。

凤茹筠本就孱弱的身子,在听见玉伯这般犀利的质问后,眼底更加浮现出片刻的慌乱,甚至连眼神都不敢看着玉伯,只能盯着自己的脚下,期期艾艾的问道:“玉伯,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即便这是我应得的报应,可是能不能不要把这一切都强加在苓儿身上,她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公主,你不要怪我!我并非是想强人所难,也不是要把责任强加给小公主!只是难道公主你忘了,身为凤家的后人,你身上的重任是与生俱来的!

就算苏宝生将你的出身改写,但公主请切记,你是凤家唯一留存的血脉,这一点毋庸置疑!”

“玉伯……”

当凤茹筠满含悲戚的眸子望着字字珠玑的玉伯时,除了低声惆怅的呼唤,其他的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一直都知道,有些事情早晚都会真相大白,可终究没想到,一切竟然来的这么快!

*

凤霜苑内,草木清新,绿意盎然。

苏苓在离开厢房之际,目光不期然的看了一眼内室紧闭的门扉。

不管娘亲有多少苦衷,她觉得自己都需要把调查真相的举动提上议程!

否则,她若是一直被蒙在鼓里,可能在今后遇到更多无法预料的事情时,她除了措手不及就别无他法了!

另一方面,苏苓心里也明白,如果想要调查娘亲的背景或者是凤门凰门的一切,暂时还不能惊动凰老三。

毕竟,她还不知道这其中是否牵扯到国家的利益!

如果娘亲真的是凤家的后人,而且身兼凤家宝藏的秘密的话,那么就一定不能让皇家知道!

想想是醉了!

本以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娘亲是个良家闺秀,但诚然没想到她身上竟然还背负了这么多!

离开凤霜苑之后,苏苓想了想之后,便抬步走向了赵春萍的院落!

离开这么久,她回府的第一时间,却看看相府大夫人,也是理所应当的!

不知道这段时间以来,赵春萍又有什么样的举动!

当初在那位南夏国不知名的皇女手上发现了夹竹桃的毒物,她在那一刻就情不自禁的联想到了赵春萍的身上!

但怀疑归怀疑,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时候,她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对她表面恭谨有加!

赵春萍的院落坐落于凤霜苑前方的不远处,两座院子之间只隔着一溪清泉。

在苏苓信步而至时,还没走进院落,就瞬时听见了里面传来的一声娇喝。

“没用的东西,这么烫的茶,你让我怎么喝?!”

这,恰好就是赵春萍的身影!

闻此,苏苓的步伐渐渐缓了几分,在她的印象中,似乎平素常态的赵春萍,从来没有这等声色厉荏的态度,甚至于她给众人的印象,都是一个温婉贤良的当家主母!

不过,眼下这种情况,也不排除她或许是因为心情不好而苛责下人。

总之,在这光景之下,苏苓心里闪过多种可能性!

但下一刻,她顿在原地的身影,来不及前行之际,再次听到赵春萍发话,“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将这茶倒掉?”

“是,大夫人!”

婢子委屈的声音响起,而后随着一阵叮咚作响的瓷碗声后,匆忙的脚步刚踩在地面上,赵春萍却骤然又说道:“等等!”

“大夫人,请吩咐!”婢子小心翼翼的语气和诚惶诚恐的态度,似乎取悦了心情不佳的赵春萍。

落座在门外软椅上的她,满脸嫌恶的瞪了一眼婢子,随后眼眸定在她手中的茶盅上,眯着眸子问道:“这是什么茶?”

婢子闻声,立马回到:“回大夫人,这是新鲜的桔花茶!”

“桔花茶?”瞬时,赵春萍的眼眸微眯,而后阴郁的脸颊上忽而闪现一抹冷笑,道:“把这茶放下吧!你去吩咐膳房,做一盘红烧肉送过来!”

“啊?是,奴婢这就去!”

婢子完全不明所以的样子,但好在令行禁止,匆匆放下手中的茶盅后,便小跑着出了院落。

而依旧坐在院子软椅中的赵春萍,正当脸颊上闪现出一抹狠戾时,门外婢子对着苏苓的一声问安,也让她瞬间就将所有的神色全部收敛殆尽。

待她眸子看向正从院子入口处走进来的苏苓,登时慈爱一笑,“苓儿,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眼见赵春萍如此热情的态度,苏苓俏脸无异,但心中却冷笑涔涔。

若非之前听到了她是如何厉声厉色的对待下人,也许在她心里,还会一直认为赵春萍是个好相与的主母!

尤其是赵春萍刻意让婢子留下桔花茶,而后又命令她去准备红烧肉的举动,不期然的就让苏苓心里产生了怀疑!

对待赵春萍,她早就没了曾经那份信任和恭谨!

一切,不过是虚与委蛇罢了!

苏苓缓步行至,站在赵春萍的面前,略略含笑,道:“大娘,近来可好?”

听见苏苓一如往常的态度,赵春萍的心里微微踏实了不少。

随即就拉着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前,眼眸中表现出的慈爱真真切切,掌心不停的抚着苏苓的手背,道:“你这丫头,这么久都不回来看看,大娘还以为你把我们大家都忘了呢!”

面对赵春萍不乏疼爱的语气,苏苓只能回以浅笑,“大娘说笑了,相府是我家,我怎么可能会忘呢!倒是有些日子没回来,所以有些担心大娘的身子,所以今儿个回来,就想着来看望大娘!”

“难得你这丫头这么有心,我这一把老骨头,上了年纪都这样!倒是你娘,她最近的气色好了不少,你可有去看过?”

赵春萍话锋一转,似是不想让苏苓过度关注她的事情。

而在她这样的表现里,苏苓暗含轻嘲的眸子微微一闪,随即开口:“看过了!想必娘亲的好转,必定和大娘的关照不无关系!”

闻声,赵春萍好似没听出苏苓话中的深意,反而有些不自在的松开了她的手,讪笑道:“你这丫头,成亲之后倒是嘴甜了不少!

这段日子,你出门在外,你娘都不知道有多担心!有时间多去陪陪她,像我就没有你娘那种福气了,你大哥和二哥整日流连在外,相府在他们眼里,可能还不如一个短宿的酒楼!我这院子里,整日除了婢子就是小厮,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要不是有你娘还能陪我聊两句,我这日子不知道有多么枯燥呢!”

赵春萍明显有几分抱怨的口吻,在苏苓含笑不语的神色中,渐渐移开了视线。

或许终究是有什么事情阻隔在彼此之间,所以赵春萍再苏苓面前,即便再过淡然,仍旧会有过度谨慎的僵硬感浮现而出。

至于苏苓,从她开始怀疑赵春萍的那一刻,她就能够理解她的心情!深闺女子,会有害人之心,无非都是为了男人而已!

眼下,苏苓陪着赵春萍在院子里静坐闲聊后,简单的安抚了几句后,便毫无留恋的走了出去!

而在苏苓身影消失在眼帘之际,赵春萍含笑的脸颊瞬间变得阴冷,而后眼神微侧,对着身后厢房内忽而喊道,“刘嬷嬷,她回府你怎么没有通知我!”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