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零四:赫连锦瑟的旁敲侧击

渐渐远离了百花圃之后,身后的芬芳似乎依旧氤氲在空气之中。

而在凰老三霸道的搂着她离开时,苏苓忽然有一种得到天下也不如有他疼爱的满足感!

在两人缓步行走之际,苏苓不由得侧目凝望身边的凰老三。

曾几何时,她从未在他口中听到过任何承诺,但方才他面对皇后和谷兰等人的时候,每一字每一句都仿佛带着生命一样,敲打在苏苓的心头!

敏锐的凰老三,自然发现了苏苓侧目的眼光。

随即手臂微拢,将她更亲密的禁锢在怀里,而后问了一句,“想说什么?”

见凰老三毫无意外之色,苏苓展眉叹息,而后脚步缓缓站定,仰头看着俊朗英挺的他,心下有些恍惚,但是仔细的思量了片刻后,苏苓还是将心底最想说的话,强行压下去。而后话锋一转,凤眸挂满邪光,道:“你认为我想说什么?”

闻此,凰老三薄唇淡笑,眼眸深邃专注,俊彦前倾,凑近苏苓的脸颊后,玩味开腔,“你想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永远不需要对本王有猜忌之心!”

“是吗?这么肯定?”苏苓虽是浅笑反问,但是在她刹那间的芳华绝代的笑意中,一抹难以忽略的温柔还是被凰老三捕捉透彻。

如此,凰老三不再多言,反而是紧搂着苏苓再次前行,两人的身影沐浴在烈日骄阳之下,一个娉婷妖娆,一个挺拔卓绝,这一幕划入百花圃门外之人的眼眸中时,不甘和愤懑也悄然浮现……

*

“谷兰!”

在苏苓和凰老三离开之后,站在百花圃门外的谷兰,正心底滋生起无限哀怨之际,从里面忽然传来一声清浅的呼唤!

闻声,谷兰回眸,就见到赫连锦瑟似乎有些急切的步伐跑了过来。见此,谷兰的眼底划过一抹冷光,但很快便再次恢复到澄澈见低的常态。

睇着赫连锦瑟匆忙跑来的身影,谷兰强行扯出一抹苦笑,道:“锦瑟,是你啊!”

赫连锦瑟喘息不迭的站在谷兰面前,旋即眼神中噙满了打量和观察,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谷兰的表情,听到她回答后,才隐隐一笑,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因为刚才三哥的话,有些伤心?”

询问之际,赫连锦瑟努力的紧盯谷兰的神态,眼神不停飘忽的打量着她纯洁无暇的脸颊。

而在眼底深处,似乎隐约之间还有清浅的担忧和顾虑暗藏其中。

或许,谷兰并未察觉到赫连锦瑟过于丰富的神色,也可能是她此时的注意力并未在赫连锦瑟的身上,所以在听见她如此一问,不禁惨笑,“锦瑟,你也看到了!刚才尘哥说出那些话,如果换做是你,该怎么办?”

眼见谷兰因为凰老三的表态而抑郁着,赫连锦瑟也似乎松了一口气。

随即便故作热情的挽住谷兰的臂弯,边走边说道:“谷兰,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你不知道,当初发生意外之后,我几乎夜不能寐,失去你这个唯一的朋友,我一度认为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但是没想到,老天垂怜,你真的没事!我好高兴啊!”

“是吗?”忽而间,谷兰小巧的红唇上翘着暗讽的弧度,随即沉沉吸了一口气后,才噙着温雅的视线转眸,睇着身边的赫连锦瑟,继续说道:“我也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当时意外发生的时候,我只想让尘哥替我照顾好你,至少也不能枉费你我相交一场的情谊!

但,索性我没死,这三年来我承受的痛苦,任谁也难以想象!这次,我鼓足勇气回来找尘哥,可终究没想到,他变了心!锦瑟,你说我是不是不应该回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赫连锦瑟险些点头!

但谷兰因为此事而闪过痛苦的脸颊,还是让赫连锦瑟有些快意的浮现出冷笑。

紧接着,就听赫连锦瑟故作惆怅的说道:“谷兰,你也别说这种丧气话!其实归根结底,只能说是苏苓太有手段了!

你想一想,她和三哥成亲还不到半年的时间,可现在三哥整个人都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以前三哥对你的疼爱,几乎人尽皆知!

就算是你坠崖之后,三哥爱屋及乌,对我也依旧很包容!可,就因为苏苓的出现,以至于后来很多次三哥都险些降罪于我,而且我隐约记得,好像苏苓曾经说过,三哥身边只能有她一个女人,若是再有第二个,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女子的!

所以,你也别想太多,我觉得三哥应该还是喜欢你的,不然他怎么会容许你继续生活在王府!你也知道三哥说一不二的性子,哪怕他刚才当众表明了对苏苓的心迹,可我觉得这其中必有缘由!

你别忘了,苏苓的背后是整个齐楚相府,说不定三哥这么做,只是顾忌她的身份呢!”

赫连锦瑟旁敲侧击的话,很快就让谷兰明白了她的用意!

虽然谷兰沉默着,看似在思索赫连锦瑟的话,但实则她却在考虑,尘王,会是那种因为对方的身份而有所顾忌的人吗?

片刻之后,也许是赫连锦瑟看出了谷兰的纠结,是以她忍不住继续在她耳边说着风凉话,“谷兰,你走了这么久,如今齐楚国的形势你可能不太了解!

三哥虽然刚毅冷漠,但说到底他都是齐楚国手握重兵的王爷!而且,相爷和皇上的关系匪浅!苏苓又是相府唯一的千金,哪怕三哥再漠视皇权,但也不可能会真的和皇上作对!

你应该也不知道,苏苓之所以会嫁给三哥,就是因为皇上赐的婚!而且,我还听说,皇上之所以会给他们二人赐婚,就是相爷从旁操作的原因!”

“你说什么?”终于,在赫连锦瑟这番话落地之后,谷兰再难以保持冷静。

她原本以为,尘哥会和苏苓在一起,是碍于皇上的赐婚!

可若是按照锦瑟所言,很明显他们这场亲事,是因为相爷从旁辅助才能成真,若果真如此,那她就不得不考虑锦瑟之前的那番话了!

说不定,尘哥真的是因为顾忌相府,所以才对苏苓这样?!

苏苓,你还真是碍眼!

如果没有你的话,那么现在站在尘哥身边的人,应该还是我谷兰才对!

赫连锦瑟听见谷兰讶然尖锐的反问,眼眸微侧之际,一抹暗光悄然划过。

“锦……锦瑟,你说的都是真的?”

由于之前刚刚亲眼见到凰老三对苏苓的情谊,谷兰心里本来还悲愤不已。

可此时骤然听见赫连锦瑟的一席话,又让她心底浮起希望。

也许,她所看到的,不过是表象!

而刚才那种场面,当着苏苓的面,可能尘哥也有说不出来的苦衷!

如此一想,谷兰心里顿时充满了希望,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尘哥畅谈一次!

她都回来这么久了,这两日每天晚上尘哥都宿在苏苓的西厢,但既然她知道了这么多内情,那么就一定不会让尘哥一个人承担这一切!

彼时,有些自负的谷兰,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诚然没发现她身侧的赫连锦瑟,脸颊上正挂满了暗嘲。

两人就这样在宫内漫无目的的行走着,而接下来的时间里,赫连锦瑟也并未再多言。

有些话,点到为止才是最合适的!

她相信,凭借谷兰的头脑,一定会想明白接下来她该怎么做的!

如今,她也只能够将希望寄托在谷兰的身上,只要她能够彻底铲除苏苓,那么她的好日子也就快来了!

当谷兰和赫连锦瑟的身影漫步前端时,夏绯罗和凰烟儿也很快就从百花圃的方向走了出来!

“母后,难道真的要让皇兄只娶苏苓一个女人吗?”

凰烟儿的口吻,带着明显的不屑和轻蔑,甚至在看着夏绯罗的表情里,还闪过几许轻谩!

闻言,夏绯罗目光冷鸷,雍容端庄的脸颊上也因此而浮现出一抹怒意,“他休想!本宫早就看不惯苏苓张扬跋扈的姿态,这次谷兰出现的恰到好处。

本宫会让尘儿明白,忤逆本宫的下场到底是什么!

你先回寝宫吧,本宫要去一趟文渊阁!”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