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九三:花魁,是谷兰

在苏苓坐在西厢院落中苦苦思考着未来的路要如何继续的时候,很快碧娆就气冲冲的从房间内跑了出来!

乍一看到苏苓,立马顿步在原地,而在她身后连忙追出来的玉树,完全没想到碧娆会突然间站定,所以好巧不巧的直接就撞在碧娆的身后。

两人毫无预警的撞在一块,碧娆这气更加爆棚了。

“玉树,你非要跟我作对是不是?”

碧娆掐着腰回身瞪着玉树,还别说在她这样的姿态里,玉树好像感觉自己会是第二个变成忠犬妻奴的三爷!

不过,为了娶到媳妇,他也认了!

彼时,玉树和碧娆拉拉扯扯的,而苏苓听见两人的拌嘴声,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她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呆一会,怎么就这么难?!

罢了,既然王府里这么乱套,她去散散心吧!

至于谷兰入驻王府的事,她的是时间跟凰老三慢慢算账!

如此一想,苏苓回眸看了看还在争执不停的玉树和碧娆,旋即哀叹一声,转身悄然离开了西厢!

当碧娆这二货好不容易发现事情不太对劲的时候,凝神一看,这才发觉自己家小姐早就没了影踪!

不用说,这股子怒气自然又是发在玉树身上!

*

顺着王府幽静的小路从侧门离开后,苏苓并未惊动任何人!

只不过在她绰约的身影方消失在侧门边的时候,在不远处的厢房回廊下,很快就有一抹青烟色的衣裙,被清风吹起了涟漪。

离开王府后,苏苓努力的平息着燥乱的情绪。不可否认,如今谷兰的出现,几乎打破了她所有的平和及冷静。

她之前也许对谷兰会有好奇,但如今这人真真实实的站在她面前,还是会让她感觉相当的玄幻!

漫步行走在人头攒动的京城街头,没有王府内嘈杂的破事,苏苓感觉有那么一刻的安详。

但很快,她便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当初她离开齐楚的时候,好像苏煜正和家里人闹别扭!

现在她回来了,离开这么久,也是时候回府看看那些人了!

不知道苏煜现在是不是还在为了一个花魁而不肯回家!

这些男人,怎么没一个省心的!

就不能一心一意的从一而终嘛!

不过,这话放在苏煜的身上好像也不太合适,毕竟他可能早就习惯了油走花丛而片叶不沾身的放浪了!

哎!

不想在街头像个傻子一样悠悠荡荡,苏苓想到苏煜的事情之后,立马脚步一转,就奔着相府走去!

也许,眼下这种情况,她比较适合给自己找些事情做,至少这样一来,不会让她全身心的情绪都被谷兰或者凰老三所牵引!

因为情爱而郁郁寡欢的情况,其实一直以来都是她最鄙夷的!

虽然她的现状不会好到哪里去,但至少她还有冷静的头脑可以供她驱使!

这就够了!

带着怅然的心情,苏苓缓步的走回到了相府!

当站在相府鎏金牌匾下的时候,苏苓突然间感觉,她怎么像是在夫家受了委屈,而跑回娘家找安慰的苦命媳妇呢?!

踏马的,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她现在,果然不太淡定了!

此时,苏苓已经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自己,她最蔑视的就是在感情里苦苦挣扎的女人!

可是,她现在在做什么?!

心绪不定,心神不宁!

难道就因为谷兰回来,她就开始对凰老三这么没有自信吗?

试想一下,连她都会因为谷兰的出现而惊诧不已,那么和她本就有一段过去的凰老三,怎么可能不惊讶!

相信所有恋爱过的女人,都能够明白苏苓此刻的心情!

那是一种既无法潇洒的面对又无法说服自己的尴尬场面!

一方面她在给自己找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来为凰老三开脱,而另一方面她有忍不住回想凰老三在面对谷兰时候的一举一动。

就是这样复杂的情绪,在苏苓的脑海中不停的交替变化!

你说,气人不?!

虽然已经回到了相府,但苏苓就这么干巴巴的站在门外,一动不动的看着头顶上闪着刺目光辉的牌匾。

她现在回府,好像不是个合适的时机!

正当苏苓心里纠结着自己要不要走进相府之际,从内门此时已经传来了略显急切的脚步声。

根本由不得苏苓隐藏,当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紧接着就是她眼前骤然划过一抹水粉色的衣袂,随即自己的肩头就被人按住,定睛一看,就见到苏煜一脸焦急且担忧的神色望着他,薄唇也在说个不停,“苓子,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刚回京吗?我正想去王府看你呢!你这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发生啥事了,你跟我说,我给你做主!”

苏煜像是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的说个不停,这一点让苏苓心里瞬间有些感动!

微微抿了抿菱唇,苏苓望着苏煜噙满担忧的神色,下一瞬就佯装无谓的将他手臂从自己的肩头挥落,随即双手环胸的笑道:“我能有什么事!说起来我怎么觉得你的事情更加严重呢!

当初我走的比较着急,所以还来不及问你,那个花魁的事情你处理的怎么样了?”

苏苓原本噙着揶揄的神色询问着苏煜。

但诚然没想到,在听见她这样的话后,苏煜的脸色瞬息一变,登时以一种古怪的神色看着苏苓,甚至他眼底还划过一抹紧张!

没错,苏苓直觉她看的真切,就是紧张!

“到底怎么回事?”

在面对苏煜这样的神态,苏苓不由得眯着凤眸,步步紧逼的追问了一句。

凭感觉,她认为好想事情不太对劲!

恰如苏苓所想,苏煜眼神闪烁着飘忽的暗芒,唇角也似乎在挣扎着要不要开口。

见此,苏苓更加迫切想要知道,是不是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难以控制的局面?!

那曾想,苏苓一心为苏煜担心着,甚至在这刹那间她都忘记了王府内谷兰的事情。

而接下来苏煜给她的回答,却让她自嘲的笑了!

只听,苏煜开腔:“你是从王府而来?”如此一问之后,见苏苓点头,苏煜这才回答,道:“那你也见过谷兰了!其实那个花魁,就是谷兰!”

花魁,是谷兰!

这句话,在苏苓听入耳中后,有了片刻的怔忪!

什么叫花魁是谷兰!

他想表达的,到底是谷兰已经变成了花魁,还是说他也因为谷兰而和相府里的人闹掰了?!

一个白莲花的出现,会拨乱她身边这么多男子的心吗?!

见苏苓良久都不曾开口,苏煜立时有些焦急的解释道:“苓子,你别误会!我不是喜欢谷兰,而是因为我当初发现她的时候,也是相当的诧异!

我之所以一直在花楼里呆着,就是想看看她到底存了什么心,毕竟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她死而复生,这事换了谁都不敢相信!

只不过……”

见苏煜的声音渐渐变得低沉,苏苓不由得讥诮说道:“只不过什么?是不是你也被她的一片痴情所感动,所以你在明知道谷兰没死的情况下,竟然还瞒着我这么久?甚至连她回了王府之后,你也没有给我一点提醒?!”

“什么?”苏苓此刻冷若冰霜的眸子像是一把利刃一样,狠狠的戳在了苏煜的心头,而他也万般惊讶的反问道:“你没有接到我给你的消息吗?”

闻声,苏苓蹙眉,“什么消息?我一直身在南夏国,从来没听说你有传消息给我!”

“这怎么可能!早在十天前,谷兰回到王府的那天,我就特意给你飞鸽传书!你竟然没有收到?那尘呢?他对这件事也毫不知情?”

彼时,苏煜感觉自己简直是太委屈了!

他之前没有告诉苏苓,本来是想试着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打消谷兰想要回王府的信念。

但最终,他也知道自己没那个能耐,所以在谷兰再次回到王府后,他虽然特意吩咐了醉清等人先不要告诉尘,但他自己在考虑再三后,还是过不去自己那关,所以他很早就给尘和苓子分别传了消息。

可是,现在苓子的表现,不但让他惊诧,甚至已经让他开始觉得惊悚了!

信鸽,是不可能会出现问题的,毕竟他是分别传了两条消息出去!

那么,唯一的可能性……

这时候,在相府门外,信步而至的人,脸颊上带着玩味的浅笑,而他的菱唇也脱口而出:“不必想了,是本宫做的!”

***

这是五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