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九一:这朵白莲花,名唤谷兰

尘哥,我好想你……

这句话,一直在苏苓的耳边徘徊荡漾着。

就如同午夜梦靥般,挥之不散又令人心生惊悸!

天下间,能够如此近身凰胤尘的,除了她苏苓,也许就只剩下此时抱着他不肯放手的女子了!

而她的身份,也昭然若揭!

曾经,她所怀疑的事情,还是在今日变成了现实!

难过,当然不需要!

她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凰老三现在怔忪的神色之中,暗藏的那一抹庆幸,到底说明了什么!

沉默的,观望着……

彼时,整个王府门外的时间仿佛都就此凝结!

就连玉树、临风、醉清、墨影都站在王府门外,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

而偶时被人投射在身上的那一抹仿佛是不忍或者怜悯的视线,让苏苓心头瞬间不悦!

她记得,凰老三现在是她的男人!

“尘哥,是我,兰儿!”

当抱着凰老三埋头在他怀中的女子缓缓抬起脸颊望着他的时候,她温雅的语气中所表明的身份,也的确如苏苓所想。

这女人,果然是谷兰!

不是说三年前就死了吗?现在又突然出现,是几个意思?!

眼看着凰老三的目光一瞬不瞬的垂眸看着怀里的人,虽然他的手臂依旧垂放在自己的身侧,可他一直没有推开谷兰的动作,让苏苓俏脸瞬间冷意十足!

“哟,这是怎么着?我这才刚回来,王府就换了女主人了?”

话落,苏苓便双手环胸站在门口望着马车边上的凰老三和谷兰,不管她心里有多少的委屈和愤怒,但此时都化为一场无声的对决!

谷兰,会突然回来,这一点让她不禁想到曾经楼湛跟她说的那些话!

苏苓骤然开腔,似乎惊醒了凰老三的神智,而他轮廓凛冽的俊彦似乎有一瞬间的缓和,在出手拉开谷兰之后,睇着她语气低柔,“你,没死?”

闻言,谷兰似是还想上前抱住他,但明显察觉到凰老三抗拒的神色,不由得脸颊闪过失落,而后轻咬着下唇,苦笑着说道:“尘哥,我虽然掉下悬崖,但却没死!是被好心的农家人把我给救了!

这几年,我一直在养伤,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难道你高兴吗?”

苏苓:“……”

踏马的,她现在这个王妃正主被晾在一边,结果这俩人是旁若无人秀恩爱的节奏吗?

“你认为你尘哥应该高兴吗?”

对于凰老三一直看着谷兰而忽略了自己的举动,苏苓心里好像有一万匹草泥马在来回跑圈!

但,输人不输阵!

这笔账,她会和凰老三慢慢算!

终于,从谷兰还活着的事实中找到理智的凰老三,冷眸一紧,下一刻就噙着复杂的视线看向苏苓,薄唇紧紧抿着冷硬的弧度,而后在不言不语中,越过面露惊诧的谷兰,缓步走到了苏苓的身侧,而后铁壁一伸,将她楼在怀中,语气听不出喜怒,道:“谷兰,欢迎回来!这是本王的王妃苏苓!”

话落,凰老三紧紧扣着苏苓的腰肢,在她仰头看着他之际,薄唇微翘,道:“这是谷兰,你知道的!”

在凰老三这样的介绍中,虽然苏苓心里有一瞬间的平衡,但她凝神抬眸恰好就看到已经转过身望着她的谷兰时,这才忍不住惊讶于她的容貌。

她一直以为,苏苓的这张脸蛋已经够倾国倾城,绝美卓绝。

可是,亲眼看到一直被众人提及的谷兰时,苏苓还是有那么一刻的不自信。

谷兰,很美!

不是苏苓这等魅惑倾城玲珑剔透的美,而是一种冰清玉洁宛若出水芙蓉般的明丽之美!

谷兰不高,和苏苓差不多,站在凰老三的面前,也刚刚到他的胸口而已!

但,一袭青烟色的长裙,衬托着她明眸皓齿的纯洁,尤其是她那双过分纯净的眸子,澄澈的好像能够洗涤心灵一样。

彼时,她就孤零零的站在苏苓的对面,娇柔的身姿和委屈的脸颊,任谁看了都忍不住将她揉在怀中呵护!

而苏苓也有一种自己在欺负谷兰的错觉!

谷兰的鹅蛋脸娇小如巴掌,澄澈且闪动水光的眼眸堪比夜明珠般璀璨,肌肤如白玉无瑕,樱桃小口不点而朱,飘飘欲飞的裙摆被清风卷裹在周身,玲珑有致的身材也清晰可辨!

娇柔,稚嫩,仙姿,婀娜!

这是苏苓给谷兰的评价!

这女人的确有资本蛊惑任何一个男人,一身飘渺的仙气,定会让不少男人趋之若鹜般想要了解她颦蹙的蛾眉到底有怎样的轻愁!

在感情世界里,出现劲敌的时候,女人永远都是不自信的!

苏苓,亦然!

只不过,她却从来都不知道,她的长相在天下间到底又有几人能够出其左右!

平心而论,虽然这是个看脸的世界,但苏苓不仅美艳绝伦,而她最吸引人的,却是她顽劣雅痞的性子和她即将名动天下的事迹!

以至于,在未来多年间,她所吸引到的男人,又岂是一个白莲花般的谷兰能够相比的!

短短的光景中,无数的想法在苏苓的脑海中盘旋而过!

而在苏苓打量着谷兰的同时,对方也同样在打量苏苓!

她早在决定回来的时候,就听说了尘哥纳妃的事,只是这位尘王妃,和她所听闻的,似乎有很多出入!

传言,尘哥不喜欢她!

传言,尘哥对她冷漠!

传言……

可终究是传言,在她亲眼看着尘哥以从未有过的强势将她拥入怀中彰显着所属权时,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还是让谷兰一瞬间有些承受不住!

恰逢一阵黏腻的热风吹来,谷兰的身姿开始摇摇欲坠!

而苏苓,淡漠的笑了!

果然,弱不禁风的女子,最能引起男人的保护欲!

不然,原本身在她侧,拥着她的凰老三,为什么会在一瞬间就闪身到谷兰的身边,虽然是以安全的距离扶住了她,可这场面多特么讽刺啊!

“还好吗?”

当凰老三扶着谷兰的手臂,低声询问着她的时候,没由来的让苏苓心里一阵烦躁!

眼下,她好像成了多余的人!

很多余!

闻声,谷兰的身子不由得更加贴近了凰老三几许,而后轻轻摇着头,在他蕴含着明显担忧的神色中,不乏委屈的低语,“尘哥,我没事!只是……只是有些头晕!你和王妃刚刚回来,很累了,你们先去休息吧!我真的没事!”

天知道,苏苓看到这种场面,有多么想仰天怒骂一句‘草泥马’!

谷兰这厮不是说没事吗?!

既然没事,为毛还要那么靠近凰老三?!

既然头晕,为毛还不赶紧晕倒?!

尼玛的!欺负人欺负到她头上了?!

当她是纸糊的呢?!

瞬间,苏苓不高兴了!

而她一旦不高兴,那么就代表着整个王府的人,都别想安生!

索性,在下一刻,苏苓直接将目光从碍眼的谷兰身上移开,而后睇着不远处正喘着粗气怒瞪着谷兰的碧娆,不由浅笑开腔,“都别看了!该干嘛干嘛去!碧娆,你和玉树去西厢把房间打扫一下!

把西厢彻底清扫一遍,除了我的东西,其余的全都丢出去!”

开玩笑呢!

谁不知道在三爷和王妃离开王府之前,西厢内早已经布满了三爷的东西!

现在,王妃这么吩咐,无疑是让他们把三爷的东西扔出去!

这事,谁敢呐!

玉树一脸吃屎的表情看着苏苓,虽然他也为王妃抱不平,但是他胆小惜命啊!

要不说,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鬟!

这时候,碧娆早就恨不得上前撕了谷兰那幅白莲花的嘴脸,而现在一听见苏苓的吩咐,碧娆第一个开口,“小姐你放心,我这就去!”

话落,碧娆狠狠剜了一眼心惊胆战的玉树,随后仿佛身兼巨任般,大步流星的就走进了王府内院!

而玉树见此,小眼神滴溜溜一转,为了娶到碧娆,他觉得还是王妃的话更有力度!

反正三爷这会没工夫搭理他,一不做二不休,走你!

此时此刻,苏苓全然当凰老三和谷兰不存在似的,旋身就往王府内走去,虽然身后有一抹难以忽略的视线紧紧胶着在她的背后,但苏苓知道,她和谷兰之间,势必只能留存一人!

至于,到底是谁,且行且看吧!

****

这是三更,晚上七点以后,还有四更!晚点来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