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九零:尘哥,我好想你

时间白驹过隙,当三辆马车已经稳稳的停靠在居安酒楼的门外时,筱雪和楼湛站在酒楼门外,酸胀的眸子还是忍不住浮现水雾。

终于要分别,来的太早,也走的太快!

“回齐楚后,要记得给我来信!”筱雪恋恋不舍的拉着苏苓,站在马车一侧,不停的叮嘱着。

苏苓点头,“我知道!”话落,苏苓余光打量了一下周遭,而后悄然凑近筱雪的耳边,细声说了一句话。

闻言,筱雪眸子一闪,似乎正想着开口反对,却被苏苓打断,“别拒绝了!他是我早就安排在这里的人!皇宫内外,就算你是太女,也不可能会面面俱到!

放心吧,他说之前他在建章宫附近当值,所以有什么事的话,你可以找他!”

“苓子,谢谢你!”

筱雪再一次面露感念的对着苏苓道谢后,两人最后深深的互看了彼此一眼,随即苏苓转身就踏上了马车,而后苏苓透过车窗望着一脸悲苦的筱雪,眸子不期然的就滑到前面的一辆马车中,最终除了和筱雪挥手道别,再无其他!

至此,南夏国的一切,也就要暂时的告一段落了!

当三辆马车缓缓行驶在南夏国京城的街头,在渐渐西去的日光下,很快就消失在城门的方向。

而恰在此时,一名骑着骏马飞驰在街头的女官,在到达居安酒楼的时候,在途中也与三辆马车错身而过!

骏马嘶鸣着停在了居安酒楼的门外,女官豪放的从马上下来后,一见到筱雪就神色一闪,而后立马单膝跪地,说道:“下官参见太女!”

见此,筱雪不禁擦了擦眼眸,脸颊上很快就呈现出一片漠然的神色,睇着女官,冷声问道:“什么事?”

闻言,女官便双手高举过眉,掌心中摊放着一只金黄色的卷轴,同时说道:“回太女殿下,女皇圣旨,邀请齐楚国尘王和尘王妃进宫入宴!”

筱雪不动声色的睇着女官手中的卷轴,而后冷冷一笑,道:“太迟了!他们已经回了齐楚,你回去像母皇复命吧,如实回答!”

“啊?这……”

女官闻言,明显惊慌了一瞬,但抬眸望着筱雪有些凛然的神色,也不敢过多质疑,最终只能再次骑上骏马飞奔似的离开了酒楼!

近是黄昏处,天边晚霞美丽如斯,可筱雪的心情却愈发的沉重。

一侧,始终不语的楼湛,看了看天色,有些如释重负的说道:“一切都完事了!你可还有未了的心愿?”

闻此,筱雪惨淡的笑了笑,看了一眼楼湛后,便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天边的晚霞,道:“七皇子,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我余愿已了!接下来我会如约履行你我的承诺!太女侍夫,一定是你的!”

楼湛清浅的眸子微微闪过异色,唇角扬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目光深邃悠远,道:“互相帮助,互不亏欠!”

“好!走吧,回宫!”

夕阳西下,落日最后一抹余晖之中,筱雪和楼湛并肩走向回宫的方向。

而在两人身后,随着一阵晚风拂面,凰胤玄猝然从酒楼拐角处缓步走出,目光一瞬不瞬的望着前方渐行渐远的两人,心里有些空……

*

三辆马车快速的奔驰在南夏国城外的官道上,马车从前到后分别是凰胤璃独自乘坐一辆,而碧娆和包小三则大眼瞪小眼的呆在一起,而剩下的自然就是凰老三和苏苓的!

不多时,在摇摇晃晃的车厢内,苏苓感觉有些昏昏欲睡!

强行撑着眸子,但瞌睡虫一发功,她就扛不住了!

眼疾手快的凰老三,在苏苓不停点着头的姿态中,伴随着马车骤然急速的抖动了一下,眼瞅着坐在他对面的苏苓就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凰老三直接将她的小身板给抓到了自己的怀里。

下一刻,苏苓骤然惊醒,凤眸内一片迷茫的四下看了看,鼻端嗅到好闻的龙涎香味道后,才在他的怀里像是小猫一样蹭了蹭,而后嘟囔道:“什么时候到啊,困死了!”

“睡会吧!后天清晨就差不多了!”

凰老三单手搂着苏苓的小蛮腰,另一只手则抚着她如瀑布的秀发,眼底一片深情之色。

闻言,苏苓迷迷糊糊的点头,“行!晚安!”

这一声晚安道出口后,苏苓几乎是秒睡的速度,就和周公会面去了!

而凰老三则无奈的闪了闪眸子,顺着身侧的窗口看向天外,这会夕阳才落山,她能困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赶路的时间虽然难捱,但一路上在凰老三的命令下,几匹骏马马不停蹄的奔波了一天两夜后,齐楚国京城的城门,也的确在这天清晨映入众人眼帘。

彼时,玉树和临风,以及齐黑,三人都面如土色的看着京城的城门,恨不得能趴地上亲一口似的!

这两天三爷疯了似的催促他们赶路,他们也只能在无限困顿中,不停的挥舞马鞭。

好不容易不吃不喝的赶回来,这人生感觉都充满了希望!

下一次,可不可以不要出远门了!

三爷,求放过!

临近城门,玉树感觉自己已经灰暗的人生又被点燃了一样,这一路上,天知道他有多纠结?!

为毛王妃要把碧娆和包小三放在一起?!

为毛不让包小三才驾车?!

碧娆现在是他的人,万一包小三那个兔崽子图谋不轨,那他去哪找媳妇去?!

但,敢怒不敢言,说的就是玉树这种人!

马车进城之后,凰胤璃二话不说,直接让齐黑驾车回了宫!

而他这样的举动,在苏苓百无聊赖趴在窗口看着越来越远的马车时,忍不住轻蔑的瞪了一眼马车,甚至还唠叨了一句,“丫这么着急回宫,是不是想他那些如花美眷了!臭不要脸!活该筱雪不要他!”

眼看着一前一后两辆马车即将达到尘王府,凰老三一把就将坐在窗口的苏苓给捞过来,语气有些不悦的说道:“人都回来了,心里还惦记他们的事?”

面对凰老三如此近距离的相拥,苏苓按耐着性子,微微推拒了他的胸膛一瞬,而后挑着柳眉,问道:“你这不废话嘛!我去南夏国,本来就是为了筱雪的事,就算现在回来了,但我总觉得筱雪有什么事瞒着我!我虽然不问,但我又不傻!”

“人各有命,说到底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若是你有这时间,不如想想今晚的漫漫长夜,咱俩做点什么?”

打从凰老三开荤之后,他在苏苓面前就越来越没个正行了!

但,他这幅语气和调调,苏苓却感觉由衷的喜欢!

本来嘛,既然相爱,何必又装腔作势!

尼玛,有些事做多了好像的确会上瘾,这赶路的几天时间里,整个车厢内都充满了凰老三刚烈的男性气息,这简直是在考验她的意志力!

“三爷,王府到了!”

当玉树在门口一脸惨白的对着车厢内打情骂俏的二人说了一句之后,下一刻他直接跳下了马车的车辕,随即大步就往前面率先挺稳的马车走去!

人生处处都是陷阱!

他驾车没问题,可是为毛不安排他去碧娆所乘坐的那辆?!

这都几天了,想死他了!

玉树这等目无章法的举动,在苏苓掀开车帘倾身走出来的时候,恰好就看个正着!

看样子,碧娆这*终于可以嫁出去了!

凰老三回国的消息,早在从南夏国出发时,就已经通知了如今镇守着王府的醉清和墨影。

只不过,在苏苓动作敏捷的从马车跳下来,站稳在门外台阶前时,凰老三也已经躬身而出!

在苏苓正好整以暇的观望着和玉树拉拉扯扯的碧娆时,王府大门缓缓打开,而后随着一阵淡雅的清香传来后,苏苓只感觉自己眼前忽地划过一抹白影,下一刻天地间就只能听到那如黄莺出谷般的悦耳声音:

“尘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

伴随着如此诡异的女声传来的,就是在苏苓侧目回身之际,便见到了刺眼的一幕!

一袭青烟如柳雅致罗裙女子,正双手环抱着双眸微怔的凰老三!

*************************************

这是二更,三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