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八-九:你这媳妇有逆天的本领

“筱雪,你继续说啊,昨晚上到底怎么回事?”

话落,苏苓便睇着筱雪,眼里明显存着疑惑。

本来刚才筱雪正在讲述昨晚上的事,结果被凰胤璃不合时宜的出现给打算了她的话。

现在,根据苏苓所了解到的情况,她大概知道那些被凰老三关到后院柴房里的诸多女子,就是为了刺杀筱雪而来!

这还得了?踏马的,这居安酒楼本就是老凰家的,怎么还能有刺客知道筱雪在这里?!

而且,好像上一次在房顶出现刺客的事,还都没有定论呢!

结果现在又出现一堆?!

见苏苓的小脸上不停的闪过冷光,筱雪心里的惆怅和无奈更加浓郁了几分。

不由得,她转眸看着身边面色淡然的楼湛,相比他现在的平静也仅仅是暂时的!

毕竟那些女子,是他在南夏国这段时间来,好不容易维护出来的属下!

若是真的被表兄给大刑伺候的话,那她欠楼湛的,就更加还不清了!

筱雪神色迷惘将视线从楼湛脸颊上移开,而后看向对面的苏苓,微微一笑,说道:“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因为后来我被七皇子护着,正想回房间的时候,就看到凰太子醉倒在楼梯上,所以我们两个就将他送回了房间!

这件事,二表兄应该也看见了!”

话落,筱雪就看向了凰胤玄,而按照她所言,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只不过,彼时在凰老三的心里,却深深的明白一定有什么地方,是筱雪刻意隐瞒的!

毕竟,墨舞等人是绝不会说谎的!

闻声,凰胤玄微微蹙眉看着筱雪,即便此时他的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回想昨晚上的事情,似乎也没有什么诡异之处。

旋即,在筱雪沉着的视线中,凰胤玄似乎有些不情愿的点头,“嗯!看见了!”

不管怎么说,在这样的气氛中,筱雪和楼湛的关系显然已经成为众人心头的一根刺!

而至于昨晚上发生的意外,苏苓因为没有直接参与,所以也没有置喙的余地!

只不过,在片刻之后,大堂内的气氛很快就呈现出一种低迷的感觉!

就连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一样!

事已至此,接下来就是要分别的时刻!

不管苏苓心里有多么不愿,可离开是必然的!而筱雪今后的路要怎么走,也再不是她能够参与的了!

“今天,就要走了吗?”

当沉默的凝结气氛中,筱雪忽然间眼眸闪着泪光的望着苏苓和凰老三。

虽然她极力的不想让自己看起来过于在乎,但终究还是不能视若无睹!所以,很快她也不期然的望向了一侧始终不语的凰胤璃!

也许,在千帆过尽后,他们都洗尽铅华的平淡岁月中,他们彼此再相见,就不会再有这么多痛彻心扉的故事了!

苏苓见筱雪一脸的不舍,顿时也感觉心头仿佛被堵了大石一样难受!沉沉的呼吸了一声,刻意扬起笑脸,对着筱雪道,“是啊!大概下午的时候就启程了!你在南夏国要好好的啊,有什么事随时让人通知我!”

不论如何,说到最后,苏苓还是没能淡然的说出祝福筱雪和楼湛的话!

她是真的无法开口,因为太了解筱雪,所以明白她退而求其次的原因肯定是委屈了自己!

但,世事无常,她除了默默关怀,其余的也再没有立场多说了!

筱雪双眸氤氲着水雾,看着苏苓同样一脸失落的模样,不忍直视的筱雪,在转头的一瞬间,眼泪飘然话落!

而她眼角低落了泪珠的神态,恰好被楼湛目睹,所以下一刻楼湛直接从袖口中拿出了纯白色的纱巾,在众人注视的情况下,轻轻的为筱雪擦拭干净!

这一瞬,有人无法淡定了!

“楼七皇子,既然有病,最好不要与人共用纱巾为好!”

说这话的,自然是觉得这一幕十分刺眼刺心的凰胤璃!

甚至,他都忘记自己现在是最没有资格说这番话的人!

闻言,楼湛垂眸看了看自己指尖上的纱巾,而后淡淡浅笑,“凰太子不必担心,这纱巾是干净的!”

被楼湛开口反驳后,凰胤璃感觉堵心般的难受,冷哼一声后,别开眸子,薄唇凉薄浅笑,嘀咕了一句,“谁知道是不是干净的!”

这场面,简直是不和谐到极点!

而即便如此,不管凰胤璃如何挑衅楼湛,坐在一旁的筱雪都恍若未见般,反而在楼湛即将收回手的动作中,将他的纱巾拿了过来,同时默默含笑,低柔的开腔,“谢谢!”

这二人如此旁若无人的交流,似乎全然不顾他人诡异的神色。

也许终究是看不下去,凰胤璃在筱雪接过楼湛纱巾的一瞬间,猛然从椅子中站起来,随后敛不住的怒意浮现在脸颊上,前行一步之后,才望着凰老三说道:“即刻启程吧!齐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话落,凰胤璃冷漠的背影瞬间就闪身离开,而众人的眼前也只剩下他一身素色的虚影。

当凰胤璃离开大堂后,筱雪再也无法自控,起身以略显虚浮的脚步就走到了苏苓的面前,两人在对视的视线中,一切不言而喻!

筱雪忍不住在连连垂泪的神态中,猛地就将苏苓紧紧抱住!

两人在离别前,如斯难过的分别场面里,抱着彼此无声的流泪!

而这样的场面,凰老三也感觉不是滋味,是以在他会意的视线中,楼湛和凰胤玄以及也悄然离开了大堂!

当偌大的酒楼一层内,只剩下筱雪和苏苓时,她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痕,而后放开苏苓,顺手也擦掉了她眼角的晶莹,随即刻意扬起一抹无谓的笑意,轻嘲道:“你看咱俩,又不是生离死别,干嘛要哭成这样!”

闻言,苏苓撇撇嘴,“我眼睛进沙子了!”

筱雪:“……”

面对苏苓强壮镇定的模样,筱雪除了叹息也别无他法。

在仅剩下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中,筱雪一直拉着苏苓的手怎么也不肯放开!

直到她举目四望察觉到大堂内真的只剩下她们二人的时候,筱雪才低声对着苏苓说道:“苓子,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

苏苓见筱雪表情有些神秘,不禁凝神问道:“啥事?跟我还这么说,你见外了吧!”

“也对!我就是想让你帮我把后院柴房里面关押的女子都放了!我不想跟表兄说,因为我觉得跟他还不如直接告诉你来的有效率!”

筱雪这话自然不乏褒扬之意!

而苏苓何等聪明,自然也听到了她的言外之意!

只不过,这件事在苏苓看来,可谓是举手之劳那样简单!

但,她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后院那些人,到底是谁?”

听闻苏苓的询问,筱雪的脸颊一瞬间闪过难言的挣扎,在她微抿着红唇沉默之际,苏苓怅然所失般喟然一叹,直接说道:“行了!我不问了,不就这点事嘛!你只要能够保证,放了她们不会对你的安全有任何影响,那就没问题了!”

筱雪连忙点头,“没问题的!苓子,谢谢你!”

“滚犊子吧!突然间跟我变得这么客气!你这是要抛弃我吗?”

苏苓的性格本就是顽劣的,哪怕在这样的气氛中,她仍旧不忘调侃筱雪!

也许,只有在她们说笑打闹的场合中,才能将要分别的难过彻底隐藏在心头!

在最后的时间里,苏苓的确说到做到,甚至在没有通知凰老三的情况下,苏苓直接带着筱雪来到了后院的柴房中,很快就将那些已经狼狈不堪的女子都放出了居安酒楼!

而彼时,苏苓和筱雪并不知道,就在酒楼的二层走廊中,此时一处窗口边,凰胤璃和凰胤玄以及凰老三,三人正面色冷凝的并肩而立!

自然,筱雪和苏苓的所有做法,也全都被三人收入眼底!

只不过,虽然亲眼所见,三人谁都没有上前阻止,只是在那些女子离开后,凰胤玄骤然冷笑的说道:“看来,家贼总是难防的!老三啊,你这媳妇有逆天的本领!”

闻声,凰老三薄唇轻扬,“本王喜欢!”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今天有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