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八七:一切,都是值得的

“暗算,本王的暗卫,没那么无用!”

凰老三的语气鸷冷且寒凉,当他信步走到玉树等人的身侧时,眯眸睇着昏睡不醒的几人,眼底内一片冷光划过。

而在他这般打量的情况下,筱雪和楼湛不期然的再次对视一瞬,而筱雪的紧张感已经让她整个人都僵硬了脊背。

下一刻,就在凰胤玄明显噙着看好戏的神色等待着凰老三会如此抉择之际,忽地静谧压抑的大堂内,骤然响起几声酒坛的碎裂声。

而伴随着声音划过众人眼前的,便是凰老三毫不客气的将几坛好酒直接坡在了玉树临风等人的身上。

也许是出于苏苓的角度考虑,所以凰老三将三坛好酒洒在玉树临风以及掌柜的身上时,意外的并没有洒在碧娆的身上。

他自然明白,按照苏苓护短的性格,如果碧娆告状的话,他可能就要被禁欲了!

这,可是人生大事,他得为自己的性福着想!

一阵烈酒泼洒过后,玉树和临风以及掌柜等人,很快就悠悠转醒。

也许是还没有彻底清醒,所以但听玉树哼唧了一声,眯起眸子看了看周围,而手臂上柔软的触感让他心头微微恍惚。

凝神一看,乍然见到碧娆红扑扑的笑脸正枕着他的手臂入睡,这感觉立马飘飘然了!

紧接着,玉树也完全不在意自己身在何处,再次哼唧了一声,一个转身就把碧娆再次搂紧了几分。

感觉真舒服啊!

“还要本王拉你起来?”

当凰老三幽冷的声音宛若地狱罗刹般乍响在玉树耳边时,他脑海中正残存的梦幻泡泡立马细碎细碎的!

他真是出门遇见鬼了!怎么睡个觉,也能惹怒了三爷?!

但直到玉树跐溜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后,这才发觉自己哪是在房间里睡觉?!

还有这一地上的同伴,都瞪着一双迷蒙的眸子看着他时,他才明白应该是出了事!

细细的回想之前的事,玉树顿时脸色有些难看,眼眸在大堂内微微滑了一圈,在看到筱雪和楼湛比肩而立的时候,唇角微微一动,但却什么都没说!

“怎么回事!”

凰老三深邃犀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玉树,虽然只是简单的询问了一声,可心思缜密的凰老三,依旧将玉树看向筱雪时所表现出的异样神色全部收入眼底!

见此,凰老三凝神静听,而玉树却支支吾吾的不知所云。

“三……三爷,属下也不知道咋回事!刚才大堂突然间就黑了,然后……然后……”说道此处的时候,玉树在目光再次隐晦的看向了筱雪。

也许是发觉到筱雪闪烁飘忽的眼神,再仔细想想筱雪和苏苓的关系,玉树觉得此时有些话肯定不能乱说!

现在他们整个王爷府,当家做主的可是王妃,要是因为他说了关于太女的话而让王妃不满的话,那他还能好好活着吗?

嗯,对,就先隐瞒吧!

此时,玉树难得懂事一次,在他将视线收回后,看着凰老三随后瞎编道:“然后,就属下就感觉到眼前一闪,然后就晕了!”

众人:“……”

身为皇家暗卫,且不说他们的功力如何,但是凭借他们谨慎的性格,也不可能会发生这等如天方夜谭般的事情。

诚如凰老三所说,皇家暗卫若非是被天下第一的高手近身而毫无察觉,那么唯一可能对他们下手的,就是让他们根本没有设防的人!

这些,凰老三都心知肚明!

更何况,玉树临风以及整个居安酒楼内的下人,全部是他凰老三的手下。

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些人平素谨小慎微的举动,以及他们的内力情况!

如此,凰老三闻言便冷眼不语,而目光一一从玉树等人的身上看去,下一刻他的视线便胶着在酒楼掌柜的身上!

南夏国的民风,本就是女子出面养家,男子貌美如花!

所以,哪怕这酒楼就是老凰家的,但是掌柜的同样是个女子!

彼时,这女掌柜早已恭谨的但系跪在地上。低垂着脸颊,神色晦暗。

凰老三缓步前行,当站在她面前之际,忽而低声开腔,“墨舞,你说!”

这女掌柜,平素的存在感并不强,但此时在凰老三的询问中,她缓缓抬起头,波澜不惊的脸颊上在一瞬间划过一抹痴迷的爱慕。

而紧接着,仰望着如天人之姿的凰老三,一双清冷的清眸渐渐染上几分火热,语气低浅的说道:“回主子,属下等人在昏迷之前,仿佛听到了夏太女靠近的声音,后来不知为何,一股刺鼻的香味传来,属下等便失去了意识!”

墨舞的这番话,简单阐明,但却十分明朗的表达出了另一个深意。

就是她在怀疑,她们的晕倒也许可能与太女筱雪有关!

是以,这样的认知一旦产生之后,玉树和临风等人也在暗中不由得面面相觑!

一时间,整个大堂内针落可闻。

谁都没有说话!

压抑的气氛伴随着凰老三身上的威压,逐渐笼罩在众人的心头。

墨舞的话说完之后,就连她身后的不少酒楼的下人,都以一种隐晦不明的视线看向了筱雪和楼湛!

包括玉树和临风,只不过他们二人还是相信太女没有害人之心的,所以脸颊也仅仅是划过疑虑。

“哦?按照你所言,你的意思是,是太女将你们迷晕且有心加害你们?”当楼湛噙着显而易见的讽刺神态望着墨舞反驳时,站在原地的凰老三,凛着脸颊缓缓转身。

在两人视线碰撞之际,好似还伴随着火光四溅!

楼湛以不遑多让的姿态为筱雪和凰老三对峙着,而墨舞等人此时也纷纷看着筱雪,似乎在等着她的解释!

而面对楼湛这样质疑的态度,掌柜墨舞似乎并未紧张,反而依旧从容不迫的说道:“楼七皇子严重了,属下只是在阐明事实!

毕竟,当时我和其他姐妹,都有听到太女在暗中低呼的声音,所以在太女靠近我们的时候,大家也才没有任何防备!

这种情况,若说是巧合,也未尝不可!”

墨舞以退为进的话,让楼湛和筱雪的脸色都瞬时而变。

面对这种情况,筱雪敛去眼底紧张的神色,而后缓缓走向墨舞的面前,站在凰老三的身侧,看了他一眼后,低声问道:“表兄,你也认为是我对他们下的手?”

筱雪说完后,就一瞬不瞬的凝望着凰老三。

两人身高上的诧异,在一定程度上好似让筱雪处于劣势。

但,此情此景下,始终沉默的凰老三,伴随着喟叹后,翘起薄唇,语气漠然,“你们自己去领罚!玉树,将这些人放下来!务必问出她们的来历!”

事已至此,凰老三这样的吩咐,无疑是不打算再追究墨舞等人昏迷的原因。

而在他吩咐过玉树之后,再次凝神睇了一眼筱雪,什么都没说,反而旋身望着身后怡然自得落座的凰胤玄,语气瞬间幽冷的说道:“这件事,你也有责任!”

“老三,别逗了!果然分开这么多年后,你现在办事的力度,一点也不如从前了!什么时候你也习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凰胤玄暗含嘲讽的话,令凰老三神色瞬间染上阴霾。

薄唇凛冽一笑,斜睨着凰胤玄,道:“与你,无关!若你有这份闲情逸致,不如好好修身养性,至少把你那一脸的胡子剃干净,省的吃饭总是挂米粒!”

凰胤玄:“……”

他怎么突然间觉得,老三有一种欲求不满的恶劣感?

“表兄,谢谢你!”

彼时,筱雪虽然强行收敛的紧张的神色,但仍旧不免心有余悸。

毕竟,玉树他们的确是被她以强烈的*药给迷晕的。而且墨舞也的确没有说错,就是因为她在黑暗中刻意走进她们,所以才能让她们这些人放松了警惕!

毕竟,她要破釜沉舟,就必须要安顿好所有可能会打扰到她计划的人或事!

诚然,那些被凰胤玄以极端的手腕给卸了胳膊又吊在悬梁上的人,也正是楼湛为了她的计划,而做出的牺牲!

一切,都是值得的!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