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八三:沙场阎罗的称号是不是买来的?

当筱雪和苏苓一同回到酒楼大堂时,随之而来的玉树和碧娆,两人的脸色都有些古怪。

虽然其他人并不知道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也许在他们看来,这俩姑娘在一起,除了碎嘴子,终归也不会做出什么出阁的事!

更何况,此时此刻的居安酒楼,早已经被清空,除了他们这群好友之外,就只剩下酒楼的下人!

彼时,凰胤璃依旧坐在桌案前喝着闷酒,而凰老三和凰胤玄则稳坐如山。

当楼湛见到筱雪搀扶着苏苓回来之际,眼眸微闪过莫名的光芒。

在隐晦的和筱雪对视一瞬时,不由得会心一笑。

“老板,再给我拿两瓶好酒!我要七六年的拉菲!”

众人:“……”

掌柜和下人,皆惊!

唯独,凰老三目光暗淡的睇着喝成二百五的苏苓,脸颊上无奈之色颇重。

在筱雪强行将苏苓压在椅子上后,到了一杯清茶,放在她手里时,嘟囔道:“什么拉菲,我看你像个拉菲!

明明喝不了,还要逞强!你说你这是何苦呢!”

苏苓闷头坐在筱雪的身侧,听见她这样的语气,立马俏脸紧绷,冷光乍现的眸子顺势就紧盯着她,下一刻苏苓的动作,就惊的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但见,已经喝的找不到北的苏苓,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劲,明明筱雪抱怨的语气是为了她好,可她在听闻之后,不但目光幽冷,而素白的小手也迅捷的钳住了筱雪的脖颈,暗暗用力的时候,还伴随着她的冷语,“你是哪个特种部队的?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特么是活拧歪了,还是嫌命长了?”

筱雪愣了!

凰老三怒了!

特种部队是什么鬼?她到底还有多少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另外,这个特种部队有多少男人?!

明知道苏苓喝酒之后的酒品太任性了,筱雪正因为明白,所以也没有多想。

在苏苓满脸醉态的时候,直接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挥落,同时暗骂了一句,“滚你大爷吧!你说我是哪个特种部队的?来来来,你先告诉我,特种部队是啥玩意?”

也许,只有在苏苓的身边,筱雪才能够毫无保留的表现出自己的真性情。

特别是苏苓经常语出惊人的话,也让她十分好奇!

这都什么玩意!

筱雪说话的嗓音略显嫌弃,而苏苓也仿佛有了片刻的回神。

待她摇晃着脑袋,以涣散的眼神凑近筱雪脸颊时,不禁自嘲的笑了笑:“奥,不好意思啊!误会,呵呵,都是误会!”

见此,筱雪也没打算继续追问,而是端起了一直弃之不用的白玉杯,斟满了清酒之后,她郑重其事站起身,目光由上而下的睇着凰胤璃,语气沉着,道:“璃哥,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

今晚上,就算是我为你们安排的践行晚宴吧,虽然有些简陋,但希望你不要介意!

这段日子,发生了太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我相信这也给你们带来很多的困扰!

但无论如何,我希望你都能够不计前嫌!就算看在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的份上,同时也希望两位表兄能够理解我最后的做法!

我敬你们一杯!”

说着,筱雪一手拿着小巧的白玉杯,而另一只手拖着杯底,在看了看凰老三和凰胤玄后,便再次将目光胶着在凰胤璃的身上。

也许是因为距离较近,所以筱雪拖着酒杯,在凰胤璃也拿起白玉杯时,轻轻和他碰撞了一下!

这一瞬间的光景,在无人看到的地方,筱雪宽大的袖管,也几不可查的划过了凰胤璃的酒杯边缘!

一切,转瞬即逝,快的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话落,筱雪目光专注的看着凰胤璃平静淡漠的侧脸,心头微微刺痛一下,但伴随着她仰头的动作,所有的情绪也全部都融入清酒,丝丝酸涩的流入心田!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筱雪刚放下酒杯,也许是因为走神,所以原本被楼湛握在手中的瓷碗,竟一不小心之下猝然摔在了地上。

清脆的碎裂声有些刺人耳膜。而在瓷碗掉在地上的时候,楼湛也连忙拿起袖管中的丝巾,捂着嘴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见此,筱雪似乎有些紧张,立马就从桌边走向了对面,当她站在楼湛身侧,噙着温柔的视线为他抚平咳嗽带来的难过时,楼湛微微仰头,回以她同样温柔的浅笑。

不管曾经如何,不论身份几何,但是筱雪和楼湛这样郎情妾意暖相容的场面,着实令人有些惊悚。

毕竟,在一天前,筱雪的心里还都是凰胤璃的身影。

但,如果是移情别恋,这速度是否也有些太快了?!

当然,如果此时苏苓还清醒的话,指不定要怎么揶揄筱雪和楼湛。

可惜,某位尘王妃现在已经喝的不知道自己是谁,这会正坐在椅子中,掰着手指头数数呢!

楼湛和筱雪如此相濡以沫的神态,就坐在他们二人对面的凰胤璃,突然感觉心头刺痛的有些难以呼吸。

甚至一种窒息的感觉猝然侵袭他的四肢百骸!

明明说过要放手,但是在亲眼看见他们这样相处的场面下,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夜深了,本宫……”

突然间,凰胤璃本想着趁此时机离开大堂,躲开这一切的时候,大堂内的烛光忽地全部熄灭。

且,在千钧一发之际,还伴随着一声女子尖锐的吼声,只听,“夏筱雪,今晚你们所有人都别想离开一步!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凰胤玄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窜到筱雪的身边,但在整个大堂都陷入黑暗中的时候,他一听见那仿佛来自天边的女子吼声,却生生让他顿了顿身形。

这声音,有些耳熟!

他一定在某个地方,曾经听见过!但,究竟是在哪里!

也就是凰胤玄迟疑的一瞬间,大堂内很快就有些风声鹤唳之感。

随着扑簌簌的衣袂声划破夜风的声音,还清醒的众人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大堂内应该已经被人包围了!

而这种情况下,不论是酒楼掌柜还是下人,竟没有人惊慌失措的尖叫。

反而各个神色迥然的站在原地,每个人都一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姿态!

当然,除了碧娆这个虎丫头,在发生意外的时候,方想要尖叫出声,就听到身边传来的一声低沉的安慰,而且好像好有一只不老实的爪子,把她给搂住了!

这人,正是玉树!

如此紧急的情况下,碧娆难得深明大义,不但尖叫声湮没在嘴角,就连姿态都变得小鸟依人了不少!

她记得,小姐好像曾经打趣过她和玉树,现在她突然感觉,玉树好英俊潇洒啊!

玉树,你老霸道了!

话说回来,在漆黑的大堂内,虽然气势陡然急下,但是不管来人如何猖狂,此时凰老三等人,却依旧稳如泰山的坐在圆桌前。

似乎对于来人猖狂的叫嚣,根本不放在心上。

当然,对方在骤然出现的时候,就已经表明了她们的态度,看来也许又是某位皇女,为了争权夺利而来!

此时,漆黑不见五指的视线中,在无数脚步声渐渐临近之际,如此安静的气氛下,只听喝多的苏苓,突然间一巴掌拍在了桌上,同时语气不悦的喊道,“灯呢?把灯打开!酒呢?把酒给我拿来!”

此情此景,凰老三就算再沉稳,也根本坐不住了!

这小妮子,他觉得有必要带回房间,在chuang上好好和她沟通沟通了!

恩,如此一想,凰老三觉得甚是有道理!

所以下一刻,他身形闪动,几乎动作之快仿佛还带出一道黑夜的虚影。

当苏苓还在不停的呜呜叫唤时,凰老三早已经抱着苏苓闪身到了二层的厢房处,而后清醒的众人,在听见他的话后,顿时满脸黑线,“本王乏了,这里交给你们了!”

凰胤玄嘴角不停的抽搐,他怎么记得曾经的老三不是这个死德性呢?!

有他这样的麽?抱着媳妇临阵脱逃,沙场阎罗这称号是不是他买来的?!

******************

这是一更,二更大概在晚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