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八一:不和谐的饯别晚宴

灯火通明的居安酒楼,彼时在深夜荏苒的墨空下,大堂内不时的传出谈笑声。

虽还未到打烊的时间,但随着某三爷的暗箱操作之后,酒楼如今只剩下从齐楚国远道而来的众人。

堂内的所有餐桌全部摆放在墙壁的一侧,而正中间的位置,一张偌大的圆木桌赫然而立。

彼时,桌前已经围坐了不少人,上首的两个位置,分别是凰胤璃和夏筱雪,而顺着凰胤璃左手而下的,则是凰胤玄、凰胤尘,还有莫名出现在这里的楼湛。

而夏筱雪的右手边,则坐着苏苓。

场面看起来虽然不宏大,但是每个人的身份拿出来,都算是天下间响当当的人物。

至于碧娆和玉树以及包大包小三等人,则陪同着掌柜一同站在旁边伺候着。

方落座在大堂内之际,也许因为这是将分别的前夕,所以大家的表情都隐晦难测,且谁都没有开口。

其中,以凰胤璃的脸色最为难看。

因为他诚然没想到,楼湛这货竟然敢舔着脸出现在酒楼!

但,他即便不满,却也没有资格说出不悦的话。

不多时,苏苓紧绷的俏脸在沉闷的气氛中微微变换了一瞬,而后睇着身侧的筱雪,道:“我们大家明日就打算启程了,今晚咱们不醉不归!”

也许是苏苓的语气过于沉重,所以筱雪闻言就感觉心头堵塞般的难受。

转眸睇着苏苓晶亮熠熠的凤眸,嘴角惨淡的笑了一瞬,道:“这么快就走了吗?”

“嗯,已经呆了这么久,也该回去了!”

苏苓本不想泄露太多离别的情绪,可心里酸涩的感觉,就是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望着筱雪,恨不能抱着她狠狠的哭一次!

她知道,这次离开后,下次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而且,在不久前楼湛出现在酒楼的那一刻开始,她也明白筱雪和凰胤璃的一切,都彻底结束了!

筱雪眼眸氤氲着水雾的睇着苏苓,紧接着还来不及开口时,就听见圆桌对面的楼湛,忽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今日就当给各位的送别宴!我和太女在此也就不过多挽留了!”

楼湛的话,本没有什么过分之意。

但被凰胤璃刻意扭曲后,自然就开始找茬。

但见他薄唇轻嘲的扯动后,目光悠然的望着楼湛,倏地冷语道:“楼七皇子莫不是要嫁给太女,所以就开始以主人自居?

本宫记得,这晚宴并未邀请你,你不请自来,难不成就是楼越国的礼教伦常?”

凰胤璃的讽刺令在座的人都面色一窒,甚至连凰老三和凰胤玄都无奈的面面相觑。

白日里,凰胤玄和凰胤璃本就没少喝酒,再加上今晚离别的气氛浓郁,所以凰胤璃心头郁结难舒,好不容易看到让他极为反感的楼湛,说的话自然就各种不着调!

反之,面对凰胤璃的讽刺,楼湛什么都没说,仅仅将目光看向筱雪,终日病弱的模样让他看起来仿佛弱不禁风。

而察觉到楼湛的视线后,筱雪眉宇舒展,隐晦的冷笑之后,便侧目睨着身边的凰胤璃,道:“凰太子此言差矣!本太女既然和楼七皇子已达成共结连理的亲事,他如今也算是南夏国太女准侍夫,他代表本太女所说的话,看样子凰太子颇有异议?”

筱雪的帮腔让凰胤璃一瞬间就捏碎了座椅扶手,而好在有他宽大的袖管所遮挡,所以他的动作也并未引起太多的关注。

只不过,明明筱雪就在他身边,可如今她全身心的和楼湛妇唱夫随,这一点太不爽了!

“碧娆,上菜吧!”

不融洽的气氛总是令人焦虑的。

苏苓也亦然。

在看到凰胤璃和筱雪以及楼湛三人之间的争执时,苏苓不由得转眸看着一旁傻愣愣的碧娆,随即吩咐了一句。

“是,小姐!”

话落,碧娆便随着掌柜的一同走进了酒楼的膳房,而苏苓和凰老三也不其然的对视一瞬。

直到此时,所有人心头其实都笼罩着少许悲伤之感,而且气氛也依旧凝滞。

“还真没想到,阔别这么久,我还能有机会和你们两个坐在一起用膳!你们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当一袭暗红色锦袍辅以满脸络腮胡的凰胤玄猝然开口,所有人的目光也顺势胶着在他的脸上。

凰胤玄的眼神仿佛终日带着一抹阴森,深邃锐利的宛若鹰隼。

伴随着他缓缓移动的视线,每个人在承接到他目光之际,也有一种似乎被看透的错觉。

不多时,筱雪便端起桌上的酒杯,对着凰胤玄率先开口,“二表兄,虽然我和你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对你救我于毒箭下的事儿,我始终感念在心!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话音落地,还不待凰胤玄回答,筱雪就仰头将酒杯内的清酒一饮而尽。

随即,将酒杯放在桌上的时候,她又拿起酒盅,将白玉杯再次斟满。

爽朗的态度和随性的举止,引得凰胤玄的表情微妙的闪过眸中异色,而后他端着酒杯,在手中慢慢摩挲,道:“太女果然是女中豪杰!说起救你的事,我说过都是举手之劳!你若是因此而感念在心,倒不如直接将我这个人放在心上更妙,你觉得呢?”

凰胤玄的话,是何等明显的挑逗,谁能听不出来!

电光火石之间,圆桌上的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就连苏苓都忍不住蹙眉看着凰胤玄,总觉得他有故意挑起事端的嫌疑,不知道是不是她多想了!

而偏偏在这种情况下,筱雪不怒反笑,端着已斟满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竟脱口说道:“没想到二表兄如此爱说笑!不过,说起来你的提议也未尝不可!毕竟我南夏国的女子,一生可以多夫,而且我身为太女,今后在后宫内的侍夫更是多不胜数!

诚然,如果二表兄不介意的话,说不定未来某一天,你的话会成真呢!”

筱雪的话,在一定意义上也表明了她的态度!

她如此豪言壮语,刺痛的又何止是一人的心!

“呵!夏太女果然豪放!当着本宫这么多人的面,还能说得如此大方,看来南夏国的女子,确实不一般!”

凰胤璃尖酸的反讽,让气氛顿时降到冰点。

但,筱雪对此,却毫不在意的笑道:“那是自然!凰太子认识本太女这么久,以前若不是因为不相干的人耽误了娶夫的大事,说不定现在本太女已经子嗣承欢膝下了!”

别扭,极端的别扭!

苏苓眼看着两个明明相爱的人,却要这样互相捅刀子,她感觉整个人生都没法快乐的继续了!

不由得,在筱雪话落时,苏苓猛地扭头,看着身后不远处怔忪的玉树和临风,直接说道:“去给我拿十坛好酒!立刻,马上!”

踏马的,她感觉她今晚上要是不喝酒的话,能憋屈死!

已经临近分别,这俩人还这么别扭的互相伤害!

就算不能相爱,但是能不能不要相杀?!

真以为相爱相杀有那么容易嘛!

一群王八犊子!

苏苓吩咐玉树的话,暂时让所有人都三缄其口!

众人纷纷看着俏脸寒霜的苏苓,都有些不明所以她突如其来的怒气是为了什么!

很快,当玉树和临风两个人快速的将酒坛抱来的时候,苏苓随手抓起一坛酒,掀开红绸直接倒在了白瓷碗里面!

而后,眼眸示意玉树和临风给所有人都倒上。旋即,苏苓端着瓷碗,直接站起身,看着众人豪迈的说道:“各位,都少说两句吧!今晚,可能是咱们在南夏国的最后一晚,不说没用的!就当是筱雪为了咱们践行,咱今儿个不醉不归!

至于那些没用的废话,也都少说两句!不说能死啊!”

话落,苏苓狠狠的瞪了一眼凰胤玄和凰胤璃,她简直是无法忍耐这兄弟俩的明争暗斗!

说到底,他们和筱雪都是亲兄妹,扯啥犊子啊!

她这段时间眼看着筱雪消弱,难道这俩人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非得在这种场合下,闹的如此不快?

有毛病是不是!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