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八零:二十年前的秘辛

见凰胤璃半饷无言,凰胤玄蹙眉睨着他,旋即在无声的对视中,凰胤玄眼眸微眯,似是狐疑的问道:“你是怎么确定她就是那老头的女儿?”

闻此,凰胤璃陡然蹙眉,“你若是单单和本宫喝酒,本宫奉陪!若再多言一句,恕不远送!”

凰胤璃心里的苦闷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且面对凰胤玄的时候,他本能的对他有着抵触和防备!

此时,听着他不断的提及筱雪,一种烦躁没由来的染上心头!

凰胤璃明显不耐烦的态度,让凰胤玄嗤笑一声,唇边的胡须不由得带着水光轻颤,凉薄的低语,“你失心疯了是麽!这是我的房间!”

凰胤璃:“……”

是以,在接下来的时间中,凰胤玄也不再多言,不算交心的兄弟俩静坐的喝着闷酒。

*

南夏国未央宫

临近晌午,未央宫内人头攒动的景象络绎不绝。

身为女皇,夏绯绵的日常生活除了由悦嬷嬷亲手操持,而更多的则是被无数宫人簇拥的场景。

显然,今日的夏绯绵兴致不错,平素收敛的笑意也不停的在她的脸颊上绽放。

彼时,夏绯绵落座在宽大的凤椅中,抖了抖宽袍的袖管,目光微哂的睇着殿内在布置着午膳的宫人。

也许是心情不错,很快夏绯绵就将视线转到一侧的悦嬷嬷身上,看了看她正色的脸颊,语气平和的说道:“筱芙的事,怎么样了?”

闻言,悦嬷嬷神色一凛,低眉顺目的在夏绯绵耳边说了一句。

旋即,夏绯绵眉宇舒展,笑意涔涔的点头,“让他们加紧速度,朕要尽快看到效果!”

“是,陛下放心!”

悦嬷嬷眼底噙着一缕战兢,余光小心翼翼的觑着夏绯绵,不知从何时开始,她这个贴身的首席女官,和陛下说话的态度,都不敢过于随便。

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的下场就会变成二皇女那般惨烈!

“雪儿呢?大清早也不见她来请安,去了哪里?”紧接着,夏绯绵在提及筱雪的时候,脸颊上一闪而过的暖意尤为明显。

但似乎还是心存疑虑,所以在问及筱雪去处时,眼底又划过一抹幽冷。

如斯变化不迭的表情,悦嬷嬷不禁愈发谨慎。

随即就低声回答:“回陛下的话,太女清晨便带着一行女官出了宫,方才有宫人来报,太女去了尘王妃落脚的酒楼!至今还未归来!”

“哦?去找苏苓了?呵,也好,难为雪儿这段日子奔波在外,朕心里也是倍感焦虑!不过,索性她还是回来了!悦嬷嬷,你说朕对雪儿的做法,难道真的很无情吗?

虽说她不喜欢楼湛,但朕这么做,也是为了她今后帝临天下而做的准备!”

夏绯绵语气有些惆怅,眼眸之中所呈现出的纠结也的确印证了她的话。

悦嬷嬷闻声便安慰道:“陛下多虑了,太女冰雪聪明,若不是了解到陛下的用心良苦,想必也不会回来的!”

话落,夏绯绵的脸上倏然一变,噙着满目的嘲讽望着悦嬷嬷,随即嗤笑,“用心良苦?真是笑话!悦嬷嬷,你跟着朕将近二十年,雪儿也是你看着长大的,难道到了今天,你还看不出雪儿执拗的性子?

若不是朕将那条消息放出去,你真的以为雪儿会回来吗?简直是痴人说梦!”

夏绯绵骤然表现出的怒气,令悦嬷嬷胆战心惊。

一时间,诚惶诚恐的望着她,且连忙在她身侧小声叮嘱,“陛下,此事不宜多言!”

“怎么?何时朕需要你来告诫如何说话?”

夏绯绵对待悦嬷嬷的态度带着明显的不悦,而后她眼眸睇着殿内不停涌动的宫人,一时间心烦意乱。

随即挥手冷声呵斥,“你们都下去吧!”

“是!”

宫人匆忙退离后,未央宫大殿中,只剩下夏绯绵和悦嬷嬷二人。

此刻,夏绯绵缓缓提着裙摆从凤椅中起身,而后君临天下的姿态站在最上首的位置,目光顺着殿门噙着悠远的目光看向了远处,同时似是呢喃般开口,“悦嬷嬷,你说若是他知道雪儿是他的女儿,他会有什么举措?”

悦嬷嬷站在夏绯绵身侧,见她神色飘渺,也不敢妄加推断,只能中规中矩的说道:“陛下,说不定这件事他已经知晓了!”

闻声,夏绯绵冷笑摇头,“不可能!当年他一直以为那夜的人是姐姐,不然你认为这女皇还会落在朕的身上吗?”

“陛下……”悦嬷嬷再次出声提醒般的低呼了一句,而后左顾右盼,见四下无人,才不乏紧张的站在夏绯绵的身侧,说道:“陛下,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就不要再提了!不然,若是东窗事发……”

“白悦!你跟着朕这么多年,身为首席女官,怎还如此胆小?当年,朕苦心孤诣步步为营,如今好容易坐稳了女皇的位置,你以为东窗事发就能改变一切吗?朕既然敢做,就不怕她夏绯罗会跟朕算旧账!

说起来,当年若不是夏绯罗自诩清高,以为赫连拓除了她就不会再爱上别人,她又怎么会落得今日的下场!

正因为有了夏绯罗的前车之鉴,所以朕才会对雪儿如此严谨,她是嫡出,朕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敢觊觎雪儿的位置!这南夏国的天下,必定是朕留给我和他的孩子最好的礼物!”

夏绯绵的每一句话中,都透露出时隔二十年的秘辛,也许正是因为她对筱雪再次回宫后的举动相当满意,所以一定程度上,也满足了夏绯绵惯有的掌控欲。

但,俗话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夏绯绵又何曾知晓,在此刻的未央宫内,偏殿一侧的圆柱后,早已经有人将她们的对话全部收入耳中。

而且,一辈子精于算计的夏绯绵,也根本想不到,在她身后的偌大后宫内,其实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有人参透了她所有的想法,以至于在天下安定,而她也坐稳女皇之位后,所生下的孩子,在第一时间就被人……

旧事重提,必定会牵连甚广。

虽然夏绯绵心高气傲,但她也明白若真相大白之后,会造成何等的后果。

所以,在她和悦嬷嬷浅谈几句之后,便话锋一转,说道:“让人仔细的盯着雪儿,她和楼湛的大婚,十天后必须如期举行,若是再出现任何差错,朕一定唯你试问!”

“下官遵命!”

话落,夏绯绵正想着回身落座,但一瞬间又顿步在原地,似乎想到了什么,再次斜睨着悦嬷嬷,冷冷的吩咐道:“你去准备一场宫宴,朕要宴请尘王和尘王妃,毕竟没有他们的话,朕可能还没办法这么快就断了雪儿和凰太子之间的念想!”

“遵旨!”

待悦嬷嬷匆匆离开未央宫之后,夏绯绵一瞬间感觉到孤独席上心头。

垂眸摩挲着自己拇指上的玉扳指,眼底疯狂涌现出回忆的思念。

说她利欲熏心也好,说她寡情薄幸也好,但若非当年她放弃一切,如今可能也就失去坐拥天下的机会!

凰毅,如果你知道在天下初定四国分割的那一晚,和你共赴芸雨的并不是夏绯罗,而是我夏绯绵的时候,你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从青天白日逐渐染上墨色雾霭时,筱雪依旧没有回宫。

而就在这一晚,筱雪命人通知女皇,她决定宿在居安酒楼最后一晚!

如此女皇自然没有任何异议,只要筱雪不违背她的心意,不管她做什么,夏绯绵都一定会通融。

只不过,连苏苓也不想到,这一晚的居安酒楼内,气氛格外的和谐,他们三朋五友的坐在一起,仿佛摒弃了所有的身份地位,彼此的眼中只剩下一片纯粹的友谊。

这场面,在今后的多年中,长长让苏苓难以忘怀,因为就是这样即将分道扬镳的夜里,筱雪做出了她这一生,最大胆的决定!

以至于,这样的决定,在许多年后,才让苏苓惊觉,原来一直最苦的人,只有她!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爱你们,群么么哒!太子和太女的戏份马上就要落幕,接下来便要回归齐楚国!猜猜回到齐楚之后,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