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七九:也许不相见,就不会相爱

眼见凰胤璃再次不合时宜的出现,苏苓心底的无奈更加深重。

他们到底要互相折磨到什么时候才算尽头?!

也许是苏苓的迟疑让凰胤璃有些难看,所以他接下来便语气不乏冷漠的嘲讽,道:“怎么?你认为我还会伤害她不成?”

闻声,苏苓柳眉颦蹙,上上下下的滑动着视线,噙着一抹轻蔑,撇撇嘴,“凰太子,你想太多了!”

话落,苏苓也不想再惹人厌烦,再次蔑视的瞪了一眼凰胤璃后,便转眸望着筱雪,见她不着痕迹的点头,苏苓也顺势说道:“那我先出去了!一会来找你!”

筱雪暗暗垂眸,“嗯!”

待苏苓斜睨着凰胤璃,以一种极端鄙视的目光顺着凰胤璃与之错身而过时,凰胤璃不禁黯然喟叹一声,现在他恐怕已经成为他们心目中的负心汉了!

没关系,习惯就好!

熟悉的厢房,熟悉的故人,不熟悉却是彼此已然陌生的态度!

此时,站在厢房的一侧,在苏苓离开之后,她明显发觉自己和凰胤璃间竟然两相默无语。

太讽刺了!

如此想着,筱雪就忍不住在沉默且尴尬的气氛转身走向窗口。

在推开窗棂时,温热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

炎热的仲夏骄阳顺着窗口倾洒进气氛沉凉的厢房中,似乎也在瞬间驱走筱雪心头的冷意。

身后的脚步声渐渐而至,筱雪仍旧不免紧张的握紧窗棂,眼眸微暗,连脊背都开始僵硬。

就在筱雪以为凰胤璃会再次说些什么伤人的话时,不成想的手臂突然被人从后面用力的回拽,猝不及防之下,筱雪的身子陡然旋转,脚下也忙不迭的企图站稳脚跟。

当被凰胤璃直接扯到他的面前与之对视的时候,筱雪忍不住蹙眉看着自己的手臂,强压下心底的疼痛,努力表现出云淡风轻的一面,说道:“凰太子,男女有别,你这样动手动脚的,怕是不太好吧!”

故作冷漠,谁都会!

只不过,在这份冷漠之中,筱雪不知道要用多少的勇气才能忽略掉凰胤璃眼中如此明显的轻谩!

他既然不爱,又何必一次次的以此来伤她!

她虽然贵为太女,可也终究是个女人!

“夏筱雪,本宫真是想不到,难道就因为本宫说了刺激你的话,所以你就要娶了楼湛吗?

你应该知道,他的心思深不可测,而且要嫁给你必定是有多图谋!难道你就这么自暴自弃,让别人看了笑话?”

凰胤璃的话充满了明显的怒意,尤其是他看向筱雪的眼眸中,还潜藏的一抹痛心疾首的冷光。

但是,今非昔比。

筱雪目光含嘲的望着凰胤璃,而后低声浅笑,似是极为不屑的语气,道:“凰太子,请注意你的身份!你是太子储君,但是本太女亦然!

什么叫我自暴自弃?这么说,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要娶楼湛,自然是我心甘情愿的,与他人无关!

你该不会认为我是为了报复你,而要和楼湛苟且?呵,苓子说的没错,你果然是想太多了!”

彼此折磨,句句剜心。

这样的话,筱雪也会说!

更何况,她既然已经答应要娶了楼湛,就绝对不会再有任何出尔反尔的举动。

相反,凰胤璃的出现却是在她的意料之外!

她以为,凭借他的心性,应该是会站在一旁亲眼看她笑话的人!

但,或许他这样质问自己,也不过是出于他们曾经相识的离场!

所以,罢了!

听着筱雪不乏讽刺的话,凰胤璃似是忍无可忍的骤然向前一步,随后狠狠的扣着她的双肩,伴随着摇晃的举动,嗓音逐渐加大的吼道:“夏筱雪,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不管你与我如何,但你都不该如此作践你自己!难道你……”

“凰胤璃!你住口!”在听见凰胤璃明显训斥的话扑面袭来,筱雪也猝然厉声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而后,筱雪双手狠狠的挥落了凰胤璃的手臂,同时后退一步,企图拉开与他之间过度亲近的距离!

下一刻,筱雪挑着冷光的眼尾,定定的望着凰胤璃,冷笑,嘲讽,“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在和我说话?

如果是朋友,那么你只需要祝福我就好!

如果是敌人,那么你更没有资格置喙我!

凰胤璃,不要认为我曾经心里有你,所以你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

我做的任何决定,其实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只要记得,南夏国的太女,只要一日是我夏筱雪,那么我的太女侍夫,就非楼湛莫属!”

筱雪的话带有极强的攻击性,但是也只有她自己知道,选择娶了楼湛,是她如今能够保全自己的唯一方法!

凰胤璃,你永远不会明白,我到底为你放弃了什么!

目光呈现片刻怔愣的凰胤璃,幽幽的睇着筱雪,心头好像突然破了一个洞,支离破碎!

最终,凰胤璃幽然叹息,后退了两步之后,似乎自嘲的侧目,在最后看了一眼筱雪之际,他说:“夏筱雪,如果娶楼湛是你的希望,那本宫祝你们,幸福!”

话落,转身,清泪洒!

决绝的转身带着决然的态度,筱雪孤身站在窗口看着凰胤璃快速消失在自己眼前的身影,下一刻泪崩当场!

如果说,昨晚他们之间的一切对她来说是一种残忍的伤害。

那么此时此刻,凰胤璃所表现出的一切,都是对她最无情的折磨!

说好各不相干,又为何对她的事情如此执着!

她好不容易决定放下,好不容易将爱意冰封,可是似乎怎么做,心里空落落的感觉,都如影随形的陪伴着。

放弃了这么多年的执念,她丢下的又何止是深爱,其实还有随之逝去的一颗心。

筱雪独自在房间内体会着蚀骨的痛楚,而门外的凰胤璃,则拖沓着步伐,一步步缓缓离开。

终于,属于两个人的良辰美梦,自此画为句点!

在凰胤璃走在回廊中,眼眸内悲痛暗藏时,他骤然低沉沙哑的开腔,“齐黑,去准备马车!今日下午动身回国!”

齐黑刹那间闪现,令行禁止的点头,“遵命!”

离开吧,也许不相见,就不会相爱。或许不相望,就不会相痛!

当凰胤璃途径某个厢房门口,门扉洞开。凰胤玄好整以暇的站在房内,看着凰胤璃紧绷的侧脸,不由得挑眉说道:“喝一杯?”

凰胤璃闻声侧目,睨着凰胤玄明显看戏的姿态,本想着以反讽回击,但转念一想,又何必如此!

迟疑仅仅是一瞬间的事,继而在凰胤璃旋身走进房间后,连凰胤玄也忍不住诧异。

待兄弟二人分别坐在彼此的对面,凰胤璃也才发觉,檀木桌上早已摆放了整整四坛陈年女人红!

凰胤玄掀开酒坛上的红绸,直接豪放的就将酒坛放在了凰胤璃的身前,同时说道:“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那样对她?就因为你和她可能是兄妹?”

“可能?”凰胤璃唇齿间嗤笑一声,继而端着酒坛狠狠的灌了一口,再以袖管无谓的擦拭了一下唇角后,继续开腔,“若只是可能是兄妹,你认为本宫会做的这么决绝?”

闻言,凰胤玄冷笑,“所以,昨晚上你才说,你们不可能,而我和她也不可能,对吗?”

“凰胤玄,别试图激怒本宫!”凰胤璃冷眼睨着凰胤玄,他当然知道这厮可能不怀好意!

但是借酒浇愁的时候,他也不想让自己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凰胤玄自然看得出凰胤璃的不耐,登时也仰头灌下女儿红,随即酒渍沾满了他腮边的胡须,在凝视着凰胤璃时,便听他说道:“激怒你,对我来说没什么好处!

凰胤璃,对于你们得到的消息,我只是了解了大概!抛开我的问题不说,你是怎么得知她是你妹妹的?

难不成,齐楚皇宫里的那个老头,当年不仅仅上了你的母后,竟还跟南夏国的女皇有一腿?呵,这可有意思了!”

虽说凰胤玄的话不中听,凰胤璃闻此也只能冷眸暗沉的睇着他,不置可否的态度,很快就让凰胤玄发现了其中的蹊跷之处!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