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七五:爱而不能,是天下间最残忍的事

筱雪难以克制的浑身颤抖,哪怕此时她和凰胤璃只有咫尺的距离。

可是被笼罩在月色中的他,却看起来仿佛来自天边。

那么清冷,那么寂寥,又……那般让人心碎!

璃哥,为什么走到最后,我和你还是变成了这幅模样?!

“怎么?无话可说了?”

在半饷无言中,凰胤璃噙着嘲讽的眸子始终睇着筱雪。

尤其是看到她脸颊上痛楚心酸的表情上时,仿佛还快意的冷笑了起来。

筱雪虽然耳中不停传来凰胤璃的嘲讽,可是眼下她却感觉自己成为了身外人。

她就像是站在一边,亲眼看着凰胤璃以言语如刀刃般狠狠的捅向她,每一刀都将她的心口戳的鲜血淋漓。

而他似乎还在笑,笑得那般爽朗那般讽刺。

筱雪眼看着凰胤璃明媚的笑意,似乎在极尽可能的嘲笑她这么多年的坚持,到最终只是任人唯笑的笑柄。

如此,她内心生疼的望着凰胤璃,璀璨夺目的眼眸闪烁着水光,却又坚强隐忍的不让其滴落。

“璃哥,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筱雪的声音已经颤抖的画不成句,她终于明白,如果不爱一个人,那么他的做法是真的会伤人到死也不自知。

凰胤璃隐藏在身侧的指尖,狠狠扣着窗棂上的不屑,而由于黑夜绵延,所以筱雪也根本看不见,他的指尖早已经被木屑所伤,就连他脚下的地方,也是一片细碎的木渣!

爱而不能,天下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绝望的!

但,在筱雪的眼里,也许凰胤璃还不够尽兴,所以在她话音落下之际,她果然就听到凰胤璃更加讽刺的语气开腔,道:“结果?夏太女,你该不会是一直在期望着和本宫有什么结果吧?

其实,不瞒你说!早在齐楚国再次相遇开始,本宫就知道你的心思!但,你或许想的太多了,凭借本宫的身份,怎么可能会屈居在女人之下!

你说呢?”

凰胤璃越说越多,而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如同利刃狠狠在给筱雪支离破碎的心无情的捅着刀子。

没人知道,在他内心深处,疼痛也在随之蔓延。疼的毫无边际,恨不能死……

“为什么……为什么!璃哥,我不懂……”

筱雪期期艾艾的睇着凰胤璃,终究眼泪还是无法控制的垂落眼角。

明明当初是他将自己抱出蓬莱阁,明明是他追问自己和凰胤玄的关系。

可是,这才多久,一切都面目全非!

“为什么?”当凰胤璃面色有些狰狞的看着筱雪,伴随着他粗粝的指尖狠狠扼住她的下颚时,无情的话再次出口,“夏筱雪,你有什么资格问本宫为什么?

本宫从未给过你任何承诺,是你自己一次次不自量力的扑上来!难道,你喜欢本宫,本宫就要同样给你回应?

别傻了,这天下间喜欢本宫的女子多如牛毛!何曾会多你一个夏筱雪!

能够成为和本宫并肩的女人,至今只有权佑曦一个!至于你,无非只是年少时,你我有过交集而已!

夏筱雪,不要拿着你自诩对本宫的喜欢,就期翼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于本宫来说,你只是个无足轻重的熟人,仅此而已!”

凰胤璃的话,此时已经让筱雪感觉不到任何痛意。

她终究还是明白,自己的不自量力,才会让她变成凰胤璃口中无足轻重的熟人!

可是,她爱的,有错吗?

“凰胤璃!”下一刻,仅存的理智让筱雪想要保留自己所剩无几的自尊。在她痛哭着挥落凰胤璃扼住自己下颚的掌心时,步步后退,轻喃摇头,“你不是凰胤璃!璃哥从来不会这么对我!

璃哥冷漠,却不会这么伤人!凰胤璃,如果我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我宁愿这辈子从来没有遇见过你!”

筱雪痛哭的语气让她所说的话断断续续。

甚至,她脸颊上疯狂喷涌的泪水,在她一次次以手背擦干之后,却再次泪流成河。

眼看着步步后退的筱雪即将要撞到身后的书柜,几乎是下意识,凰胤璃就想伸手拉住她。

可是,最终他强行抑制住内心的挣扎,眼睁睁的看着筱雪撞到书柜,而后跌落在地。

如果要了结,那么就趁现在吧!

“本宫一直都是如此!只是以前念及旧情,才会对你格外容忍!

夏筱雪,若不是今日凰胤玄的过度挑衅,也许本宫不会说这么多!

滚吧,滚回你的皇宫,继续做你的太女吧!

这次南夏国一行,本宫收获颇丰!看起来,不但解决了你这个麻烦,而且也暂时躲开了东宫那些恼人的女子!

你说,本宫是不是最大的赢家?”

凰胤璃踱步到筱雪的身前,生生看着她瘫坐在地上摇头自语的模样,心里疼的要窒息般,却还是要将最残忍的话,以最平静的语气诉诸出口!

夏筱雪,这一生我最爱的女人,是你,也只有你!

但,为什么你是我的妹妹!如果早知道,我也宁愿从未遇见过你!

这样残忍的事实,你让我如何继续爱你!如何再将你纳入怀中!

在筱雪绝望的闭着双眸,痛哭的表情中绝决的绽放出一抹惨笑时,凰胤璃倏地转身。

继续着他对月而立的姿态,然而沉浸在痛哭中的筱雪,却根本没有看到,凰胤璃紧抿的唇角边,已经渐渐发白。

甚至在他温雅如玉的脸庞上,已经隐忍的几近扭曲。

“凰胤璃,我不会……再爱你!爱你,是我这辈子,做的最轻贱自己的事!”

筱雪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起来,对着依旧凛然背影,说出了这辈子最心碎的话!

而后,她一步一步摇摇晃晃的走向门扉,甚至好几次摇晃的身形险些跌倒在地。

可,坚强如她,终究还是不能让自己太卑贱!

她终于明白,凰胤璃是不爱她的!

什么兄妹,什么地位,其实都是大家的借口!

不爱,就是不爱!

当门扉的响动传来,在这心碎的深夜中,没人看到临窗而立的凰胤璃,眉眼如画的脸颊上,缓缓闭合双眸。

随着月光轻染,一滴清泪顺着眼角浅浅*。

这一夜,没人知道,心碎的又何止是筱雪一人!

特别是窗外的冷风在侵袭着同样浑身冰冷的凰胤璃时,他渐渐摊开的掌心中,也躺着一张一模一样的字条,上面所写的信息,是他此生中唯一一次,恨自己生不逢时的事实!

原来,父皇和南夏国的女皇,曾经真的相爱过!

甚至,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他应该称呼为姨母的女人,竟也为父皇生下了一个女儿。

筱雪,为什么偏偏是你!

凰胤璃涓涓如水的眼眸中,被清泪洗刷的澄澈异常。

他想,也许筱雪永远都不会知道,他这样做,其实比她更疼,更痛。

他宁愿让筱雪对他绝望,也不要让她知道,他们二人的身份,造就了他们此生无缘无分的下场。

筱雪,一切的苦果我来承担就好,你还是你,还应该是英气逼人笑靥如花的南夏国太女。

既然不能爱,他选择由自己来终结这一切!

当指尖上的字条被凰胤璃催动内力化为灰烬时,随着月光的轻移,他紧抿的唇角再次从唇齿间流出了殷红的血迹。

重伤,又怎能及得了心殇。

凰胤璃湿润的眼眸缓缓看向高挂的残月,是否残缺才注定是另一种美?

想着,念着,痛着,却依旧爱着。

在无人的深夜中,凰胤璃嘴角的鲜血更加凶猛的喷涌而出。

但是,他却仿若不知般,就这样静静的立在窗口,任由冷风吹……

而他的一滴清泪话落脸庞之后,混合着唇角的鲜血,带着最绝美的颜色,坠入到他胸前的衣袂中,丝丝沁凉的感觉,好似透过肌肤渗入到骨血之中。

“你就选择这样折磨她?凰胤璃,你可真够心狠的!原来,我看错了你!”

凰胤玄的出现不合时宜,但却偏偏噙着戏谑的表情站在了凰胤璃的身边。

当他这般语气,或嘲讽,或揶揄的态度开腔时,凰胤璃眼眸一暗,随即也毫不在乎自己的狼狈被他所见,直接说道:“不论如何,本宫不能和她在一起,而你,同样不能!”

****

这是二更,三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