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七四:最伤人,莫过于此(虐)

“别去!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晚!”

当凰老三这番话说出口之际,苏苓心尖上猝然抽痛。

在昏暗的房间内,再次将手中的宣纸打开,婆娑的双眸睇着上面的寥寥数字,脑海中也情不自禁的想象着她之前和筱雪说的话。

为什么,一切来得这么突然。

直到,苏苓转身扑进凰老三的怀里,无法再冷静自持的面对宣纸上的字迹时,从她指尖上飘然*在地的信笺上,赫然呈现几个潦草的字迹,“太子太女,乃亲生兄妹!”

房间内,哀恸沉寂的气氛,愈发笼罩在苏苓和凰老三的心头。

这消息,来的时间太慢,可是筱雪却走得太快!

*

话分两头,在筱雪离开房间之后,她全然不知凰老三所带来的消息,对她的整个人生来说,是何等的悲凉和残忍。

是以,索性她还不知道,就如同苏苓所想,在所剩无几的时间里,她也许还能趁着不明朗的一切,最后再好好爱一次!

她是爱凰胤璃的,且一直深爱。

尤其是在苏苓的口中得知凰胤璃受伤的消息,她更是难以冷静。

二层走廊内摇曳不停的红灯笼,将她被泪水洗礼的脸颊照耀的红润光洁且泪痕浅现。

缓步从走廊的尽头走向凰胤璃所在的房间,绣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吱呀吱呀的声音,仿佛也在给她一种无言的力量。

少顷,筱雪便站在了凰胤璃的房门之外。

随着走廊上渐渐吹拂的夜风声中,筱雪感觉自己的心跳愈来愈快。

她不相信,她和璃哥的身世会有这等蹊跷的改变!

所以,她爱,还是会继续爱!

‘咚咚咚——’的敲门声在寂静的走廊中尤为刺耳。

筱雪努力的平复着自己急切的心情,当敲门声落定,静候片刻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不由得,筱雪焦急的情绪再次染上眉宇。

会不会是璃哥受伤太重,所以根本没有办法站起来开门?

又或者,他强行收回内力,直接导致了他昏迷在自己的房间中而无力起身?

女人呐,在面对心爱之人的时候,总是习惯胡思乱想。

哪怕再坦然随性的人,也永远逃脱不开情爱带来的纠缠!

好似等了许久,筱雪也没能等到为她开门的凰胤璃。

下一刻,筱雪狠狠的吸了一口气,随后也不再矜持,抬起手作势要推开房门。

但,随着一阵清风拂过,她的指尖方触碰到檀木门扉,房门便应声而开。

缓缓开阖了一条缝隙的房门,被走廊的光亮照射在里面的地板上,形成一道氲黄的光线。

筱雪见此,轻轻推门之际,低柔的唤了一声,“璃哥?”

无人回应!

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很快筱雪便不再迟疑,推开房门走进去之后,旋身将房门关闭,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在漆黑不见五指的房间中巡视着。

“璃哥?”

当筱雪走过前厅的回廊,方想要转过帷幔走向屏风之后时,从偏厅和前厅之间的窗口处,忽而传来一声低浅的响动。

闻声,筱雪站定侧目,回眸的瞬间,就看到一抹依窗而立的身影,清冷孤寂的好似不可企及。

尤其是,他面对着阑珊月色的脸颊,轮廓分明,肌肤如玉,侵染在这样的月夜中,再次让筱雪痴迷了一瞬。

“璃哥,你的伤好点了吗?”

筱雪站在凰胤璃身后几步之遥,望着他一动不动的背影,除了这句话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明明他在房间内,可是方才任凭她焦急的呼唤,他都没有给自己任何回应。

是不是,他真的因为凰胤玄的事,而和自己生气了?!

凰胤璃闻声依旧沉默着,只不过在片刻光景之后,凰胤璃喉结似是带着隐忍滑动了几下,而后低沉的嗓音仿佛不带任何感*彩的说道:“谁说本宫受了伤?”

这样幽幽沉凉的语气,瞬间让筱雪眼眸酸涩。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自己和璃哥的关系,仿佛又回到了曾经身在齐楚国的时候,那么漠然,那么遥远。

筱雪眼看着凰胤璃沉浸在月色中的身影是那般萧索,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想走到他的身边,但是莲步轻移之际,却隔空听到他冷硬的语气,“你找本宫,有什么事?”

闻言,筱雪呼吸一窒,强忍着心头的苦涩,扬起一抹笑意,说道:“璃哥,你还在生气嘛?我和凰胤玄……”

“本宫问你,有什么事?”

这一次,在筱雪的解释还来不及说完,凰胤璃再次冷声发问,而他的语气,沁凉的好似要将周围的空气都凝结成冰。

哪怕筱雪再自欺欺人,她也知道,有些东西再次回到了原点。

可是,她好不甘心!

明明曾经他们那么近,可是为何现在又这么远?

难道他是知道了什么?

如此一想,筱雪就给自己和凰胤璃找到了继续的话题,不由得在他这般冷漠的态度中,依旧无畏的前行,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站在他的身边时,双眸侧目凝着他敛去所有情绪的侧脸,声音有些发抖的问道:“璃哥,我今天听到了一个笑话!是苓子跟我说的,所以我想来跟你分享一下!”

筱雪的靠近,让凰胤璃清晰的嗅到了独属于她的那份淡雅香甜的味道。

而随着洞开的窗口,夜风徐徐倒灌,他的心中好像有一处未愈的伤口,再次被撕裂,绞痛的让他难以呼吸。

可不管凰胤璃内心中情绪几许,但彼时在月色的笼罩下,他的表情仍旧淡漠清冽。

闻言,凰胤璃的眼眸似乎闪烁了一瞬,堪比星辰耀目的眸子,吝啬般浅淡的看了筱雪一眼,而后凉薄的唇角微侧,低声道:“你说!”

这样的态度,这样的语气,若非筱雪爱他入骨,恐怕都无法再继续分毫。

在筱雪看来,不管凰胤璃态度如何,至少她得到了他的回应。

顿时,脸颊上划过一抹轻嘲,细声低喃道,“璃哥,你说苓子有多坏!她今天给我讲的笑话,竟然是关于我们的!

你知道她说什么嘛?她竟然跟我开玩笑的说,我和你很可能是兄妹!你说这是不是很好笑?”

筱雪说着就从嘴边溢出银铃般的笑声,可是潜藏在笑意中的苦涩,又有何人知?

在筱雪的笑声还不停的传入凰胤璃耳中时,他闻言双眸一紧,放在窗棂上的白希指尖,在筱雪看不到的地方,竟然深深的陷入了木屑之中。

当他的目光深邃犀利的斜睨着筱雪时,表情微哂,道:“呵,这种笑话,也的确只有苏苓能够讲出来!”

听着凰胤璃的语气,筱雪一瞬间就感觉内心的大石落了地!

他既然能够这么说,那足以证明苓子的话不是真的!也证明她的怀疑是不对的。

得到这样的结果,筱雪一瞬间觉得连清寂的夜色都是那么撩人那么美!

她就说,她和璃哥怎么可能是兄妹!

“你找本宫,要说的就是这些废话?”

忽然间,在筱雪还犹自沉浸在他们不是兄妹的喜悦中时,几乎是同一时间,凰胤璃开腔的冷语,差点让她整个人都幻灭。

为什么,又变成了这样?!

“璃哥……”

筱雪不敢置信的瞭望着凰胤璃的俊彦,他还是那般出色,那般吸引自己的视线。

可,究竟在几个时辰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他再次变得冷漠如斯。

筱雪的低喃,让凰胤璃俊彦微敛,随即轻眨着眸子,居高临下的睇着筱雪,薄唇闪过讥诮,“你该不会以为,本宫真的在乎你,才会和凰胤玄打作一团?所以,你想找本宫解释?”

这话,刺骨的冷意令筱雪浑身冰冷,不可自持的颤抖也从心尖上开始蔓延全身。

他终于还是在她觉得最温暖的时刻,说出了最伤人的话!

筱雪眼底开始氤氲出水雾,不停的想要逼退涌上来的苦楚,不由得将自己最卑微的一面展现在凰胤璃的面前,低声浅语的问道,“璃哥,你怎么……”

“不要叫本宫璃哥!其实,凰胤玄那小子说的话,的确是真的!本宫之所以来南夏国,就是想暂时躲开东宫那些女子的纠缠!

夏太女,知道本宫为何这次出现会带着面具吗?

呵,还不就是因为不想让你误会,以为本宫特意为你而来。可惜,造物弄人,你还是误会了!”

最伤人,莫过于此!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今天有三更!群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