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七二:你,也不过如此

在凰胤玄和凰胤璃打的不可开交之际,筱雪早已经被凰胤玄推到了安全的地带。

彼时,她的双眸和脸颊内噙满了焦急和伤痛,她终归还是搞不清楚凰胤璃对她的心思到底几许。

眼看着盛怒之中的凰胤璃每次对凰胤玄的招式都带着杀伐的力度,筱雪再难以平静。

直到,凰胤璃身形微闪,以虚影骗过了凰胤玄之际,他掌风带着强有力的姿态,眨眼间就对着凰胤玄的胸口袭击而去。

这场面,筱雪再难以平静观望。

也许是出于焦急和对凰胤玄被拉扯到他们两人关系中的愤懑,筱雪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从走廊的一旁冲了出去。

而她的姿态,也在凰胤璃的掌风即将到达凰胤玄胸前时,赫然挡在他的身前。

是以,当凰胤璃怒火中烧的恨不得将凰胤玄给刮了的时候,眼前突然浮现出筱雪沉痛的脸颊,但他的动作过于迅猛,已然难以收手。

“筱雪,你……”

凰胤璃此时满心愤恨的看着挡在凰胤玄身前的筱雪,几乎很难相信,为了一个突然出现的凰胤玄,她竟然甘愿为他挡下自己的掌风。

可,事已至此,凰胤璃在冲动之际,仍不忘收回力道,哪怕他被自己强行收回的内力所伤,却也不愿见到筱雪被他伤害分毫。

奈何,掌风临近,即便凰胤璃收回了不少的气势,可八成内力的攻击,即便收回了六成,剩下的两成功力对筱雪也足够造成巨大的伤害。

凰胤璃晦涩的眼眸眼看着掌风即将打在筱雪的身上,而千钧一发之际,忽地眼前的场面再次扭转。

而这次,则是凰胤玄骤然身随影动,毫无意外的将筱雪置身在自己的怀里,旋即他动作行如流水般刹那间转身,以自己的后背生生接下凰胤璃的掌风。

‘噗——’

随着一口骤然喷出的鲜血,筱雪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头顶似乎也被溅了几滴。

当她惊慌的回身凝眸,就看到凰胤玄的薄唇以及络腮胡周围,已经被鲜血殷红。

“凰胤玄,你怎么样?”

筱雪心惊胆战的看着凰胤玄为她挡下攻击,再次因为她而受伤,内心苦涩交杂。

但,即便如此,受伤的凰胤玄依旧薄唇含笑,指尖狂妄的擦了擦嘴角,随即睇着指尖上的血渍,来回摩挲了几下,嗤笑一声,道:“没事,小伤而已!就他,还伤不到我!”

彼时,筱雪和凰胤玄之间旁若无人的互动,几乎让凰胤璃再次无法隐忍的怒意爆棚。

可是,他更加关心的是,筱雪有没有受伤。

如此,正当筱雪想要从袖管内拿出手帕给凰胤玄擦拭血迹时,身前的凰胤玄忽地趔趄了一瞬,而后凰胤璃就站在了筱雪的面前。

见他铁臂回收的姿态,筱雪就能够明白,凰胤玄是被他给扯开的。

见此,筱雪内心中已经不能用愤怒或者是难过来形容,只能瞪着一双布满冷意和愤懑的双眸,紧盯着凰胤璃,冷笑道:“太子殿下,伤害手足,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凰胤璃薄唇紧紧抿着不悦的弧度,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完好无损的筱雪。

本想低柔开口询问的姿态,因筱雪的质问,竟生生憋在口中无以言说。

面对筱雪这样的态度,凰胤璃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如果不是凰胤玄从中作梗,明明他们之间已经缓和的关系,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手足?你和本宫提手足?呵,本宫可从未承认,他是手足兄弟!”面对筱雪的质问,凰胤璃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碾压。

而且,他也绝对不会承认刚才凰胤玄所说的每一句话!

正因为他足够深爱,所以才不会轻易开口!

正因为他爱的深沉,所以才不能轻易将筱雪置于不忠不义的境地!

他在调查的事情,已经快有眉目!偏偏这个时间,凰胤玄的出现,打乱了他所有的节奏!

天意弄人,不是嘛!

“凰胤璃,你永远都是这样,你永永远远都无法放开你太子的光环!就像凰胤玄所说,你以为别人对你做什么事都是理所应当的,你以为我曾经对你如何,就要一直坚持下去!

可是,凭什么!不管你对我怎样,但是凰胤玄始终是无辜的!就算你对我不满,你凭什么要将自己的怒气撒在别人身上!

凰胤璃,你……”

说到最后,筱雪早已经泣不成声。

她从来没感觉自己这么没用,喜欢一个男人,爱而不得!

身为南夏国的太女,也因为所喜欢的男人,而最后被众叛亲离!

她为他付出的一切,凰胤璃永远不会知道,到底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甚至,她觉得,如果当年她及笄的年岁,直接娶了太子侍夫,会不会今天的一切都不一样!

筱雪双手捂着脸颊站在原地痛哭不止,这是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放纵的痛哭!

从齐楚国见到权佑曦开始,从那*她伤心欲绝的离开,直到回国后被母皇逼婚,再到最终她被囚禁。

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围绕着一个信念,那就是她爱凰胤璃!

可是,今天的一切,在凰胤璃的掌风即将打在她身上的时候,全部灰飞烟灭。

她最终还是明白,凰胤璃果然不爱她!

痛哭的筱雪,声音呜呜咽咽,哪怕是唯一一次放纵,她依旧在隐忍着。

而站在一旁,嘴角还挂着鲜血的凰胤玄,目光隐晦不明的睇着她。

至于凰胤璃,则站在筱雪身前,凡在身侧的双手,不时的握拳又放开。

彼时,在两男一女的场面中,从三人身后缓缓传来清浅的脚步声。

闻此,凰胤玄和凰胤璃纷纷抬眸看去,而从走廊不算明朗的光线下,一袭水蓝色渐变流苏长裙的苏苓,渐渐显身而出。

也许是听见脚步声,所以筱雪哽咽的声音愈发隐忍不开。

她还是不愿让外人看到她如此脆弱的一面!

但,当一只微凉的小手搭在她的肩头,并且强行将她的身子抱住时,筱雪一瞬间的怔愣后,眼泪流的更加凶猛。

普天之下,能够在她脆弱难过的时候,给她最温暖支撑的人,除了苓子再无他人。

苏苓表情冷凝,美目中流转着一抹戾气。

俏脸紧绷,凤眸暗沉。

她的目光缓缓从凰胤玄流转到凰胤璃,菱唇始终紧抿,不发一言。

体会到痛哭的筱雪轻轻抽泣的姿态已经开始颤抖,苏苓心疼的更加抱紧了她!

“凰胤璃,从来没想到,你这么不是个东西!”

苏苓开腔就对着凰胤璃讽刺!在她心里,自始至终也没有任何身份权贵的等级之分。

话落,在凰胤璃晦涩的视线中,苏苓翘着讽刺的菱唇,再次看向了凰胤玄,凤眸一暗,道:“凰胤玄,强行逼出一口鲜血,就为了让筱雪感激你,我也没想到,你的心思竟然这么深沉!”

这话,苏苓的讽刺之意尤为明显。

方才,若不是她刻意隐去所有的气息,站在一旁悄然观看的话。

她也许不会发现,当凰胤玄以后背承受住凰胤璃的袭击时,掌风打在他身上的一瞬间,她清楚的看到他眼底闪过一抹歼计得逞的笑意。

随后,在筱雪和凰胤璃都没有察觉之际,他喉结上下滚动不停,而后才喷出一口鲜血。

正因为苏苓看到了所有的场面,所以她才了解,原来凰胤玄的心思,比他们所有人看到的都要深不可测。

当然,苏苓讽刺归讽刺,说到底在方才发生的事情中,她心中的天平到底还是有些倾向于凰胤璃的。

虽然,她不了解强行收回内力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但是不可否认,她方才的确看到了凰胤璃收回内力时,眉心骤然紧蹙的表情。

怕是,真正受伤的人,并非是吐了血的凰胤玄。

当苏苓话落,始终没有开枪的凰胤玄忽地挑唇冷笑,眼眸瞬间阴测测的睇着她,别具深意。

若非凰胤玄今日的表现过于诡异,苏苓也根本想不到,他竟如此老歼巨猾!

在苏苓说完后,便拉着还在流泪的筱雪,直接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而在她们二人离开之后,一直不曾说话的凰胤璃,忽地捂着胸口,身形微微摇晃,而后薄唇边就潺潺的留下了鲜血!

见此,凰胤玄侧目,“看来,你,也不过如此!”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