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七零:王妃有需要,本王不能不从

赫连锦瑟即便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眼看着苏苓如此妖媚动人的模样,以及凰老三一席不算工整的锦袍罩身,再加上房间内那股子令她有些迟疑的气息,有些事情哪怕不用多想,也能够知道发生了什么。

也许,在赫连锦瑟的心思,她从未想过苏苓和凰老三会真的发展到这一步。

但是眼前的场景真真实实的摆放在她的面前,却又让她内心中犹如火烧般不敢置信。

彼时,凰老三循声转眸,望着苏苓娇嫩的脸颊眸色微闪。

即便赫连锦瑟已然站在门口不远处,但他的眸子内此时只能看到美轮美奂的苏苓。

当苏苓察觉到凰老三的视线,顿时俊俏的脸颊划过一丝异样的笑意。

莲步生姿的走到他的身侧,睇着他幽深的眸子,晶亮璀璨的凤眸好似在暗讽着什么。

时至今日,哪怕凰老三对女人的心思再捉摸不透,但也是知道苏苓对赫连锦瑟的排斥。

所以,见苏苓眼神内的异色突生,凰老三不假思索的就将她搂在怀里,轻轻的嗅了嗅她身上的香气,低沉的说道:“累不累?”

闻言,苏苓含笑挑眉不语。

凰老三这样的举动,无疑是让赫连锦瑟无地自处!

他们二人这样秀恩爱,是不是不太好?!

这样的心思还徘徊在苏苓的脑海中,下一刻赫连锦瑟不甘被忽视,刻意的向前走了两步,绣花鞋踩着地面的声音也发出闷闷的响动。

在见到苏苓和凰老三双双回眸之际,她强壮镇定的脸颊扬起一抹笑意,道:“三哥,没想到王妃的身子这么快就痊愈了!我真替你高兴!”

苏苓:“……”

赫连锦瑟这厮是在诅咒她?

她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干毛需要痊愈?!

此时,已然不需要苏苓开口,因为凰老三在听见赫连锦瑟的话时,双眸明显一厉,英挺的剑眉轻蹙,语气不耐,“谁说王妃生病了?”

这种不耐烦的语气,在苏苓看来的确是取悦了她小女人的心思。

而赫连锦瑟却明显不太能接受,毕竟曾经对她疼爱有加的男人,现在不但怀中搂着另一个女人,甚至连对她的态度都有明显的天差地别。

她不能接受!

这一切,都是因为苏苓!

“三哥……我……”

赫连锦瑟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很快凰老三在她开腔来不及表达内心的情绪时,就听到他冷硬的开口,“临风,带郡主去休息!明日快马加鞭送郡主回国!”

“三哥,我不要!”

赫连锦瑟是万分不能接受凰老三的态度,特别是在她余光看到临风已经挪到门口的身影时,赫连锦瑟的眼窝中,立马闪现出水光,下一刻便期期艾艾的望着他,无比委屈的问道:“三哥,是……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闻此,凰老三吝啬的将目光清浅的投向赫连锦瑟的身上,哪怕没人垂泪,但是此时在他的内心中,也根本不及苏苓半分。

沉默了须臾,在苏苓以为他又因此而有些动摇的时候,骤然听到凰老三开腔,“锦瑟,如今本王和王妃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身为情歌的妹妹,本王有理由护你周全!如今南夏国内诸事繁杂,不宜久留!待你休息过后,明日就让临风送你回去!”

凰老三此时的语气虽然波澜不惊,但是任谁也听得出他话中深藏的冷意。

尤其是在苏苓挑着细眉望着他的时候,他的眼里再也容不下任何女子的身影。

虽然对于他这样冠冕堂皇的话,苏苓感觉还算满意。

但是此时站在两人对面的赫连锦瑟,却委屈的开始啪嗒啪嗒的泪流不止。

尤其是当她看见凰老三对苏苓百般疼爱的模样,更加刺痛了她的双眸。

不由得,在临风已经走进她身侧之际,鼻音浓重的问道:“三哥,我不远千里的来找你,就是想确定一下,你和王妃是否还安全!

如果你们还安全,又怎么会让临风抢走你当初特意送给我的雪莲花?

我就是因为担心你们,所以才会一路南下走到这里。虽然我知道我不如王妃聪明,但如果你们遇到什么难事,说不定我也能够帮衬一把!

可是……可是你怎么能让我刚刚见到你,就立刻赶我走?三哥,难道我在你的心里就这般不重要吗?”

赫连锦瑟如泣如诉的诉说柔肠,但是在苏苓看来,这厮完全是在跟她争chong的节奏!

她和凰老三刚刚大干了三百回合,现在要不是她强撑的话,可能双腿都要抽筋了!

结果,这赫连锦瑟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竟然开始当着她的面对凰老三表达愁绪,尼玛,吃多了吗?!

不光是苏苓觉得别扭,就连站在一侧的临风,都以一种看傻子的表情睇着赫连锦瑟。

怎么以前没觉得这位郡主这么烦人呢?

她是眼瞎还是咋地?难道看不出三爷的眼神已经尽显厉色,就连他周身的衣袂都开始无风自动了!

自古以来,苦苦纠缠的女子就最让人讨厌,看来赫连郡主也不过如此!

眼看着赫连锦瑟哭的断肠,苏苓这一时不忍,忽然间有点不想呆在这里了!

说到底,这些都是凰老三惹出来的情债,到最后没有道理让她来承受!

尼玛,有点烦躁了!

如此一想,苏苓的脚步就作势想要离开,但是身侧紧紧搂着她的凰老三,却根本不给她离开的机会。

在察觉到苏苓想走的举动后,凰老三顿时手臂一紧,将她更加牢靠的扣在怀中。

而当苏苓抬眸望着他时,就听见,“锦瑟,本王对你,从来都是和小四一样的态度!还有,让临风抢回雪莲花,也是本王的意思!

毕竟,王妃有需要,本王不能不从!”

咝——

苏苓惊诧了!

赫连锦瑟阴郁了!

原来,她一直喜爱的雪莲花,竟然还是因为苏苓而被抢回去的!

苏苓,又是你!

彼时,苏苓在睇着凰老三之际,很快就发现了一道无法忽视的阴冷视线胶着在自己身上。

不用想她也知道是谁!

要不说凰老三这个*的货,有时候对于感情就特么是个白痴!

她明白他表达出这样的想法,是想让赫连锦瑟知难而退,而其中自然也不乏彰显对她苏苓疼爱的深意。

但是,他怎么就不想想,早就已经将她当成眼中钉肉中刺的赫连锦瑟,在听见这些话之后,心里对她的恨意又该加深了多少!

尼玛,凰老三这厮一定是孙猴子派来整她的!

这不是在给她增加敌人嘛!

不过,不可否认,凰老三忽然间当中表明心意,这话听起来还是很中听的!

暂时放过他,反正就算她什么也不做,赫连锦瑟也早就将她当成敌人了!

“三哥,原来我在你心里,什么都不是?!”

赫连锦瑟仿佛自嘲般,在凰老三的面前低声呢喃了一句。

在亲眼看着凰老三没有任何表态之后,赫连锦瑟似乎心灰意冷的闭上双眸,一瞬间在她脑海中所划过的景象,让她眼角再次滑下一滴泪。

只不过,有些东西在听见他亲口说出来之后,赫连锦瑟也在暗中做了一个决定!

是以,当她再次睁开眼眸时,虽然泪眼婆娑,可是却比之前更加冷静的神色望着二人,而后看了一眼身畔一直等待的临风,旋即说道:“三哥,不必派人送我,我自己能够回去!只不过,南夏国毕竟是我第一次来,我也不会打扰你和王妃了!

待我观赏这里的风景之后,我自会离开!”

话落,赫连锦瑟继而转身,动作之大就连挂在她腰侧的马鞭的毛碎都荡漾了几下。

只不过,在赫连锦瑟方走到门扉之际,她的身形再次站定,回眸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含厉色的凰老三,唇齿清浅一笑,道:“三哥,希望你还记得……谷兰!”

眨眼间,赫连锦瑟便离开了厢房,但是与此同时,心思缜密的苏苓却发觉赫连锦瑟这句话,好像别具深意。

而且,没由来的,她竟然因为她无厘头的一句话,心里忽然间染上一抹不好的预感!

谷兰……谷兰,为什么死了那么久的人,还要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及?

赫连锦瑟,又到底是什么意思?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