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六九:进退两难的赫连锦瑟

居安酒楼

当筱雪和凰胤玄的关系在短时间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时,苏苓和凰老三依旧在火热且激烈的运动着。

当天色渐晚,凰老三依旧看不出任何疲色之际,苏苓却感觉自己已经被彻底榨干。

且不说别的,单单就是一句‘一针见血’的话,就足够让凰老三在软榻上干到她筋疲力竭也在所不惜!

当然,很多时候,总是有不和谐的人出现来打扰和谐的气氛。

黄昏逐渐褪去了金色辉芒,暮霭也笼罩在京城上空,居安酒楼也在这一刻,迎来了某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彼时,玉树和临风两个人你推我搡的在二层过道中扭捏,而他们身边跟随的某人,则面色相当不屑的冷眼旁观。

直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玉树和临风依旧在互相纠缠,此人也没了耐性,不禁冷冷的发问,“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还不赶快带我去见三哥!”

此人,正是从齐楚国风尘仆仆赶路而来的赫连锦瑟。

其实她的出现,是在临风的意料之中!

毕竟他之所以能够将雪莲花带回来,就是……就是从赫连锦瑟的手中给……抢回来的!

当时事出突然,而且他也分明看出了赫连郡主有意刁难,所以为了完成自家三爷的吩咐,他也没时间想太多,直接在赫连锦瑟拿出雪莲花的时候,他瞬间抢过来,继而逃命一样跑回了南夏京城。

这事,也不能怪他!

救命要紧,他害怕赫连郡主纠缠,所以才出此下策。

结果,没想到这么快她就追了过来。而且,时间还是如此的不恰当。

眼下,三爷和王妃正在厢房里面剧烈的运动,他要是现在去打扰,会不会直接被三爷给撕了?

他不敢想,这几天他和玉树简直就是身在水深火热之中,现在再去打扰,他还活不活了?

人生,真是一场炒蛋的修行啊!

“郡主,内个……三爷现在正忙……所以……”

临风自知理亏,所以在和赫连锦瑟说话之际,语气也不乏小心翼翼的拘谨。

而他身侧的玉树则显得光明正大不少。反正做错事的又不是他!

就算赫连郡主要找人问罪,也应该问不到他的头上!

奈何,玉树刚刚给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结果还没来得及暗自庆幸,就听到赫连锦瑟颐指气使的对着他说道,“三哥在忙?你骗谁呢!玉树,本郡主命令你赶紧带我去见三哥,不然若是晚了的话,本郡主定然让三哥狠狠治你的罪!”

玉树:“……”

他躺着中枪的节奏有点频繁,心好累,不能再爱了!

“这……”

玉树明显迟疑的态度,当下让赫连锦瑟勃然大怒。

她觉得,自从苏苓出现之后,她在三哥身边的地位,直线下降。

这一点,在三哥离开齐楚国的这段时间,她深有体会!

不过,在赫连锦瑟忽然间想到某件事情的时候,心中不由得一喜,现在的所有情况都只是短暂的。

她相信,只要三哥回到齐楚国,见到那个人之后,对她一定还会如以前一样温柔!

她,可以肯定!

“好好好,你们两个竟然敢公然违抗本郡主的命令,既然如此,本郡主自己去找三哥!你们滚开!”

赫连锦瑟自持高傲,面对玉树和临风的阻拦,心里气愤,表情也更加不可一世。

而一听到她这样的话,玉树和临风不由得面面相觑。

怎么以前没发现赫连锦瑟这么招人烦呢?

要是她现在真的冲进厢房的话,那可想而知,最后受苦受难的,肯定还是他们哥俩!

“郡主……”

当玉树还想着劝说赫连锦瑟之际,眼前忽地飞过来一支马鞭,突然受袭,无奈之下玉树只能旋身躲避。

而就是这种情况下,赫连锦瑟见玉树闪身,也恰好钻空子便冲到了厢房的门口。

如此,玉树感觉自己整个人生都晦暗了。

临风,也只能站在一旁扶额叹息!

此时,赫连锦瑟的脸颊上还带着风尘仆仆的土色,转眸瞪了一眼玉树和临风,随即便收起赶路所用的马鞭,抬手直接就大力的推开房门,嘴里还喊着:“三哥,三哥你在不在?”

当她的身影没入到厢房后,玉树怔忪的转眸睇着临风,声音有些发抖的问道:“郡主怎么会来?”

临风闻此干巴巴的眨了眨眼,摸了摸自己发黑的印堂,道:“我抢雪莲花的时候,说漏了嘴!”

“你猪脑子啊?”

玉树忍不住破口大骂,随后站在门口不远处就开始来回的转圈,嘴里还不停的嘀咕,“完了!完了,你个傻叉!我要是被三爷嫁给南夏国的皇女,我一定杀了你全家!你个瘪犊子,嘴上没个把门的,现在啥情况你不知道啊!”

临风心里也是一口恶气没处发,听见玉树的低骂声,立马堂而皇之的站在他面前,呲牙咧嘴的说道:“行!你赶紧杀了我全家,我是三爷的人,我全家也包括三爷!”

玉树:“……”

尼玛啊,还能不能好好的当个兄弟了?!

另一边,当赫连锦瑟如入自家门径的推开厢房门时,敏锐的嗅觉顿时就闻到一股子陌生又绯靡的气息。

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仍旧对此不禁深深的嗅了两下。

“三哥?”

赫连锦瑟缓步在厢房内踱步,循着味道正要步入内室附近时,一股力道极大的劲风突如其来般,就将她推出数米之外。

由于这劲风来的过于突然,也就直接导致了赫连锦瑟步伐紊乱的倒退,最后竟狼狈的撞到门口的墙壁上,趔趄的歪倒着身子,险些摔了个狗吃屎!

赫连锦瑟眼底浮现出戾气,但是转瞬间又隐藏的不露痕迹。

当她整个人靠着墙壁站直之后,步伐却也不敢再轻易前行,双手紧紧扣着身后冷硬的墙壁,耳廓一动,便听见了轻缓的步伐从内室传来。

一瞬间,她的表情也再次恢复到浅笑怡人,仿佛之前眉宇间深藏戾气之人,并非是她一般。

彼时,凰老三身上简单的穿着一件中衣,而肩膀上还披着褐色的锦袍。

待步履轻缓沉稳的从内室帐幔中闪现走出时,一见到赫连锦瑟,轮廓分明的俊彦微敛,眼底深处也浮现一抹不耐。

“怎么是你?”这语气,是赫连锦瑟从未听到过的生冷。

似乎难以接受般,赫连锦瑟的眼眸中划过一抹受伤的神色。继而强壮镇定的看着衣衫不整的凰老三,低声浅浅的说道:“三……三哥,难道我不能来嘛?”

凰老三闻言眼眸低垂,薄唇微侧,走到桌边径自斟满茶水,仰头豪放的一饮而尽,动作中带着狂放不羁,几乎令赫连锦瑟瞬间便呈现出痴迷的神色望着他。

待凰老三放下手中的茶杯,喉结上下滑动着撩人的弧度后,薄唇红润且带着光泽,微微哂笑:“谁,准你来的?”

顿时,赫连锦瑟的脸颊上闪现出惊慌,不禁连连摇头,道:“三哥,你别误会!是……是临风抢走了你特意送给我的雪莲花,他说要救人。我以为……我以为是王妃出了事,所以我才赶来看看!

三哥,你别生气,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我可以现在就走!”

赫连锦瑟说话的口吻似乎相当的委屈,而就在凰老三正薄唇微动想要开口时,从内室中,忽地传来一阵清脆悦耳又饱含沙哑魅惑的嗓音。

但闻,“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留郡主了,好走不送!”

这声音,这语气,无疑给赫连锦瑟的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眼下,她也成功的被置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走,不甘心!

不走,又没脸!

怎么办?

情急之下,赫连锦瑟不禁转眸看着内室的帐幔,连忙问道:“是王妃吗?王妃的病情没什么大碍了吧!”

话落,内室的帐幔中很快就伸出一只素白的纤纤小手,在撩动帐幔而后慢慢现出身影时,赫连锦瑟的目光也瞬间凝滞在苏苓的脸上。

彼时,苏苓的脸蛋纷嫩红霞如含苞待放的牡丹,媚眼如丝妖娆惑人,清丽俊俏的小脸上千娇百媚,如仙女般清纯靓丽,又如妖精般妩媚动人,两种极致的美几乎同时出现在苏苓的身上,这情况……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爱你们所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