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六-四:凰老三要把二十年的积蓄一并交给苓子

当苏苓还站在厢房门外的不远处怨天尤人的时候,下一刻她就听到凰老三极具隐忍的森冷语气,带着威胁之感开腔,“凰、胤、璃!”

完了,凰老三好像真的恼羞成怒了!

不过,到底是因为啥?

难不成是凰胤璃这个瘪犊子对凰老三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不管凰老三此时的语气有多么的阴冷,但是正站在他对面的凰胤璃,恍若未闻的继续安慰道:“三弟,我是你兄长!我不会害你,不如你将你的问题告诉给吴太医,让他给你诊治诊治!

这事也不是什么难言之隐,咱们都是男人,我理解你!”

凰老三阴霾的俊彦上已然噙满了暴风骤雨般的阴森,尤其是听到凰胤璃直接说这些有的没的,甚至还大有质疑他男性尊严的嫌疑,这场面是可忍孰不可忍,叔能忍婶也不能忍!

所以,当凰胤璃一脸惋惜的拍着凰老三肩膀的时候,这劝慰的话还没说完,手臂就让凰老三直接给当空挥开,同时小腹上也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头!

他特么简直冤枉死了!

当大哥的心疼小弟,怎么还要遭受这种毒手!

爱呢?!

凰老三分明的轮廓更加刚毅了几分,就连他高华英挺的鼻梁都不停的带动鼻翼翁动,双眸内一片肃杀的冷漠,即便凰胤璃此时吃痛弯腰,也没能让他的表情有半分缓和。

“有功夫管本王的事,还不如去想想怎么搞定筱雪!”

这语气,那姿态,别提多么冷漠了!

凰老三现在感觉自己的小腹和心头,有两把火在剧烈的燃烧!

他要是不找苏苓把这事给好好说道说道,他都害怕自己明天变成了一只绿毛龟!

苏苓,看来还是没让你爽到底啊!

凰老三,你的*注定要让你吃瘪无数次也不厌倦!

缓了缓小腹上的疼痛,凰胤璃很快便将脸颊上的面具给摘下来,随手就扔到了桌上。

疼死他了!

脑门都出汗了!

这会,凰胤璃正想着再如何以一种不太明显的语气来安慰凰老三的时候,门外的苏苓已经探头探脑的问了一句,“你俩在干什么?”

一听见苏苓的声音,凰老三感觉自己一直绷着的一根弦彻底断了!

‘啪’的一声直接吞噬了他的理智!

而凰胤璃则目光隐含无数惋惜又悲悯的情绪,强忍着疼痛直起腰,侧目凝望着苏苓,叹息道:“弟妹,你别怪三弟……”

“凰胤璃,给老子滚出去!”

凰胤璃这话还没说完呢,凰老三已经隐忍到极致的脾气,直接让他对着某位太子狂妄的挥手打出了一道劲气。

那力道如果放在别人身上,估计直接内伤不治!

但好在凰胤璃从小和凰老三长大,此时也不由得感叹,被人发现这种私事的确有些无颜,所以他也能够理解。

也正因如此,他也没打算对凰老三出手!

但是,当凰胤璃直接让凰老三给拍飞出厢房大门之际,他差点没咬碎一口银牙!

谁特么能告诉他,他堂堂的齐楚国太子,被自己的弟弟给拍的倒飞出来,甚至落地的时候还踩到了自己的衣袂,趔趄的差点没摔死,这种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

随着凰胤璃被凰老三的掌风给推出房门后,下一刻厢房内两扇刚修缮不久的檀香木门,就在他的面前轰然关闭。

那声音,好像带动的整个酒楼都颤动了!

不行,他得去找吴太医聊聊,看看有没有什么壮阳的药物,能帮助老三的!

不然,要是他真的有一天想不开的话,他这个做兄长的,也太无能了!

凰胤璃,你就嘚瑟吧!总有一天,凰老三会让你明白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

站在厢房门口,由于凰老三隔空将房门给关闭后,苏苓都能够感觉到那劲风将她双腮两侧的发丝吹的撩动不已。

虽然,苏苓感觉自己这两天没有招惹过凰老三,但是不能保证凰胤璃惹他生气之后,不将怒火发到她的身上啊!

所以,眼下苏苓忽然间有一种自己作茧自缚的感觉!

凰胤璃,你这个龟孙子,你快回来!

苏苓的小眼神不停的往凰老三怒容满面的俊彦上滑来滑去,同时脚步也微微后退着。

直到后背已经靠在门扉一侧的墙壁上时候,苏苓才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说道:“内个,凰……凰老三啊!咱生气归生气,可不行动手动脚啊!

是凰胤璃惹的你,冤有头债有主!”

不怪苏苓此时心惊胆战,谁让她对于凰老三那天在她身上逞凶作狠的场面太记忆犹新呢!

“冤有头债有主?”

凰老三呲着一口钢牙,一字一顿的望着苏苓脱口而出。

而伴随着他沉稳的步伐一步步走向苏苓之际,就仿佛阴云罩顶般,让苏苓的右眼皮突突的直跳!

完犊子了,凰老三今天太不正常了!

苏苓被他凶狠的眼神给吓得连连吞咽口水,小手也摩挲着身后的墙壁,同时往门扉处挪动而去,小嘴里还说道:“壮士,咱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啊!”

后会有期的话还没说完呢,凰老三高大威猛的身躯直接像是一只蛰伏的猛虎瞬间就窜到了苏苓的面前。

不仅如此,苏苓还正想着如何在他霸道的姿态中给自己找到活路之际,凰老三二话不说,直接扛着她瞬间就窜到了厢房的内室!

一看到这熟悉的场面,被扛在凰老三肩头上的苏苓,脸上也不禁滑下两行面条泪!

为毛,受伤的总是她!

“凰老三,你特么跟凰胤璃生气,能不能不要把怒火波及到我身上?!我多特么冤枉啊!”

苏苓手脚并用的在凰老三身上作威作福,其实眼下在狂怒中的某王面前,她这点动作就跟挠痒痒差不多!

凰老三听见苏苓的喊声后,薄唇立马划过一抹邪肆的冷笑。

宽厚的大掌也毫不客气的就对着苏苓的小屁股狠狠的拍了一下!

薄唇开阖,说道:“你冤枉?!”

“对!我特么比窦娥还冤!”

苏苓的叫唤声并没有让凰老三放弃对她的惩罚,反而眸光一冷,嗤笑一声,“冤不冤,你很快就知道了!”

此时两人在厢房内各种争执的声音,让门外偷听的凰胤璃暗暗叹息一声。

哎,老三你这个何苦呢!明明不行,为何又要难为弟妹!

她也是个苦命的女子啊!

算了,他还是赶紧去找吴太医吧!

内室中,苏苓哇哇大叫的声音还没停歇,几乎是同一时刻,凰老三已经霸道凛然的将她给丢到了软榻上。

身下软绵绵的触感,让苏苓一阵心颤!

但是让她更不能接受的是,凰老三突然间开始在她面前宽衣解带,这特么是什么情况?!

苏苓将自己的小身板都窝进软榻最里侧,同时将叠放整齐的棉被抓起来挡在自己的身前,心有余悸的看着凰老三将自己的衣袂随手挥到空中,顿时带着几分小颤音,问道:“凰老三,你要干嘛?”

闻声,凰老三正撕扯腰间束带的举动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滞,在听到苏苓的话后,眼神内邪佞的光芒四射,薄唇凛然一笑,“干你!”

苏苓哭了!

多么痛的领悟!

没人告诉她,凰老三生气之后,喜欢作妖啊?!

现在正值六月,为毛还不飘雪?!

“凰老三,你再敢兽性大发,我真的阉了你啊!”

苏苓以毫无底气的言语刺激着凰老三。

而她根本不知道,方才在凰老三和凰胤璃的对话中,某位尘王早已经被人看成了不能人道的男人!

这事,谁能忍?!

他昨天本来还顾念苏苓的身子,怕她承受不住,才强行克制了自己!

但是今日看来,他要是不把这二十年的积蓄一并交给她,那他才是真的冤枉!

“阉了本王?等你爽过之后再说!”

凰老三,你说的这叫人话吗?!

苏苓眼看着凰老三已经屈身而上,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光天化日之下,她看的清清楚楚,某个东西好大好大好大啊!

“凰……唔!”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进群看详细内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