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五八:凰老三开荤之后,闷骚转明骚

深夜

子时

当软榻律动的节奏逐渐停歇之后,苏苓浑身遍布密密麻麻的吻痕,现在她满心满眼就只剩下对凰老三初经人事就干了她两个时辰的事实相当的唾弃!

他还是不是人!

他还知不知道啥叫修身养性,啥叫纵欲过度!

不带这么玩的!她现在双腿都合不拢了,找谁说理去!

彼时,苏苓身上盖着薄被,而在软被下的双手不停的握拳,而躺在她身边的凰老三,此时脸颊和胸膛上也挂满了晶莹剔透的汗珠,而且一副野兽餍足的表情。

而且,在苏苓看来,他现在特别不要脸的把手放在自己胸前是几个意思?!

凰老三此时的墨发尽数披散在身侧和肩头两边,揽着苏苓一同躺在软榻上,一脸的神清气爽。

这二十年来的积蓄,算是都交给苏苓了!

不过,要不是为了她的身子着想,他还想继续!

当下,苏苓如果知道他心里的想法,恐怕阉了他的心思都有了!

“还难受吗?”当两个人沉默了片刻之后,凰老三侧身将苏苓搂进怀里,同时低声问了一句。

结果话音方落,就见苏苓呲着一口小白牙,神态慵懒且带着怒意的瞪着他,语气十分不悦的嘀咕道:“要不你试试啊!”

凰老三:“……”

他这不是试过了麽!

‘咕噜噜……’

伴随着一阵不太和谐的声音从苏苓的肚子里响起,她充满了潮红的脸蛋上,再次红了几分。

尼玛,她好饿!

“没吃饱?”

要不说*的凰老三千万不能开荤,这一开荤之后,整个人都变得不是个东西了。

这是苏苓此刻最深刻的体会!

眼看着苏苓的脸蛋有阴云密布的趋势,凰老三也终于有所觉悟。

待他掀开薄被挺直着光溜溜的后背下了软榻的时候,苏苓忍不住看了两眼,随后立马转开了视线。

这厮的身材真特娘的好!

而且,那玩意怎么还不见小?

他这么臭不要脸的在自己面前裸露,真的合适吗?

在苏苓转开视线,同时在心里不停腹诽着凰老三的同时,某王已经动作随性的披上了外衣。

在转身走向外室的时候,凰老三邪肆的目光定睛看了一眼撇头的苏苓,眼底一抹温柔浮现。

待凰老三离开内室之后,苏苓这才黯然叹息一声,太特么疼了,疼死她了!

以后再也不能和凰老三愉快的玩耍了!

这厢苏苓正在为自己默哀着,而已经走到外堂的凰老三,本就心情不错的他,直接拉开门扉打算吩咐玉树和临风去准备点吃的,结果拽了两下门,愣是没有拽开?!

几个意思?

而随着他拉着门栓的举动,他也清晰的听到了门外哐啷啷的铜锁声音!

兔崽子,给他锁屋里了?!

“你们两个,给本王滚出来!”

凰老三披着外衣,随手将衣襟扣上之后,俊彦上一片阴霾的瞪着门扉。

同一时间,正躺在不远处房顶上呼呼大睡的玉树和临风,忽然间感觉耳根子有点热。

玉树蹙眉睁开一双混沌的双眸,推了推身边睡得直打呼噜的临风,问道:“喂,你听到三爷说话了吗?”

临风正睡得浑天黑暗,眼睛睁开一条缝隙后,看着乌漆墨黑的天际,随即就踹了玉树一脚,同时骂道:“别特么抽风了!三爷现在有功夫搭理咱俩吗?你没听见王妃叫的嗓子都哑了嘛!”

玉树闻言点头,“那可能是我睡出幻觉了!那咱俩继续睡!”

“谁要跟你睡,你离我远点!”

临风最后嘟囔了一句后,便在瓦片上侧身继续酣睡。

而玉树此时已经仍旧有些困意,盯着临风的后背狠狠的瞪了两眼后,不由得惆怅的望着遥遥暮色,哀怨的叹息一声,“哎,我什么时候能够搞定我家的娆妹妹!”

‘呼啦’一声,随着玉树这句暗叹刚砸在房顶的瓦片上,紧接着就听见瓦片骤然被洞穿的碎裂声。

尤其是在子时这样安静的夜色中,尤为刺耳。

玉树闻声一个激灵就从房顶上窜了起来,睁着睡眼惺忪的眸子,瞠目结舌的看着几步之外的地方,他家的三爷一脸铁青的正站在房顶遥遥对立。

见此,玉树偷偷摸摸的踹了踹临风,随后干巴巴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凰老三,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三爷,还……还没睡呢?”

凰老三虽然身上只披着一件外袍,但是在夜色当空的酒楼房顶,依旧无损他的英姿俊朗。

面对玉树无厘头的询问,凰老三只是挑起一侧的剑眉,邪佞一笑,“看来,你们都睡了?”

地上的临风还在呼呼的打着呼噜,而玉树感觉自己的人生都快灰暗了。

再次瞪了一眼临风,玉树讨好的说道:“三爷,他睡了!我一直醒着!您老人家出来,怎么不分吩咐一声!”

“吩咐?”凰老三反口一问,随即就摊开掌心,上面赫然摆放着一直被他捏成两半的铜锁。

一见铜锁被毁,玉树心肝肺全都颤抖了!

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临风,玉树伸手一指,说道:“三爷,是临风干的!”

凰老三闻言,什么都没说,直接就将手里的锁头对着玉树隔空丢了过来。

要不是玉树反应敏捷,这会估计自己的脸蛋子上,肯定有俩血窟窿。

紧接着,凰老三冷硬的声音也夜空中响起,玉树哭了!

“临风干的?那为何锁头上刻着你的名字!”

玉树:“……”

临风,小爷跟你势不两立!

“嘶……怎么这么冷啊!”这时候,终于有点体会的临风,在地上翻身转了一圈后,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

侧目看着站在原地手捧着铜锁暗自哭泣的玉树,不禁蹙眉问道:“你大半夜的哭啥?见鬼了?”

玉树的眼神颤巍巍的看着临风,随后将手里的铜锁直接丢在了他的怀里,而后便开始对凰老三告罪:“三爷明察,属下这么做都是为了三爷的人生性福啊!”

凰老三:“……”

临风惊愕转眸,一见到凰老三,顿时将手中的铜锁如烫手山芋般再次丢到玉树的身上,而后从瓦片上起身,单膝跪地对着凰老三表忠心,“三爷明察秋毫!是玉树锁的门,属下万般不同意啊!”

此刻,已经在房间中抖着双腿坐在椅子上吃着白粥的苏苓,听着上面的对话,心里对玉树和临风互咬的情况十分不屑。

这俩犊子就互相咬吧!最好把凰老三气死,这样她也算是解心头只恨了!

“听说,南夏国皇女最近有人在选夫,你俩准备准备吧!”

凰老三面色冷凝的对着玉树和临风丢下一句话,随即便顺着自己方才撞破的房顶洞口,再次飘然落下。

而玉树和临风,两个人站在漫漫长夜之中,开始抱头痛哭!

三爷,咱不兴家暴和冷暴力啊!

从这*开始,玉树和临风为了将功补过,对待苏苓的态度,更加虔诚恭敬,恨不得拿她当着奶奶供起来。

如今,能让三爷改变主意的,只有王妃了!

在房间中飘然落地后的凰老三,见苏苓正狼吞虎咽毫无吃相的喝着白粥,不禁走到她身侧,为她夹了一些青菜。

“多吃点!你太瘦了!”

凰老三这话其实没啥问题,但若要怪的话,只能怪他纵欲过度,让苏苓的一双腿哪怕坐着也抖的跟中风了一样。

闻声,苏苓斜斜的瞭了一眼凰老三,随后将白粥里面的青菜直接丢回到菜盘子里,语气不悦的问道:“我哪瘦?”

她觉得,自己的胸,其实挺大的!

“哪都瘦!”凰老三面对苏苓别扭的小情绪,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

他其实是真的觉得苏苓太瘦了,都禁不起折腾!

他很心疼!

毕竟,如果苏苓身子骨硬朗一点,是不是就能大战三百回合了!

凰老三,你太臭不要脸了!

开了荤之后,果然*转明骚!

而苏苓一听他这话,顿时萎了!手中的碗筷也被她直接给撂在桌子上,拖着两条中风似的小腿,一步步往软榻走去。

这日子,不能过了!

而她身后的凰老三,一见苏苓又往榻边走去,顿时眸光一片火热,长腿直接跨出几步,走到她身边,凑近她的耳边,问道:“再继续?”

话落,在静谧的居安酒楼上空,突然传出一声女子的厉吼,震破九霄,也吓傻了玉树和临风。只听,有人喊道:“凰老三,老娘要跟你离婚!”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加群说明】!群里有肉,加群的亲请先在【评论区留言】,然后申请进群,在加群【验证信息中,写上自己的盐巴用户名】,进群后给吧主xiaoxue-7589提供全文订阅截图!这是加群的步骤,如果没有订阅或者非VIP读者,就别浪费时间加群再退群!

【特别说明】!若是申请加群时,没有备注自己的【盐巴用户名】,管理员是不会通过加群申请的!谢谢!

步骤如下:评论区留言→申请加群(备注用户名)→进群提供订阅截图→看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