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五六:舍不得,真的舍不得

“把衣裳脱了吧!”

当吴太医准备好剜肉所需的工具后,方走到凰胤玄的身侧,便直接冷冷的开口。

同时,他的眼眸内,闪现出对凰胤玄的不屑,也尤为明显。

这男人看起来挺刚毅的,怎么为了荣华富贵,还是能够低下腰板呢!

当女人的侍夫,就那么光荣?!

吴太医表示很不理解!

“我送你回房!”

当吴太医说完之后,下一刻凰胤璃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对着筱雪开口。

语气中不难听出几许僵硬!

凰胤玄都要脱衣服了,她还在这里看着,是不是不太合适?

没看到苏苓都被老三给拉走了嘛!她一介女子,怎么能看别的男人!

“不必了,你先出去吧!”彼时,筱雪给凰胤璃的回答,差点没给他噎死!

她让他出去?那意思是,她想在这陪着凰胤玄?!

那怎么行!

“不……”

凰胤璃这反对的话还没说完,结果他只感觉眼前一件褐色的影子一闪而过,还伴随着一阵布料的碎裂声,此时哪怕他反应过来想要有什么动作的时候,也是为时已晚。

正当他眼眸内阴鸷的暗芒盯着凰胤玄明显带着挑衅的神色时候,就听见他说:“老头,动手吧!”

虽然他的话是对着吴太医开口,但是那双眸子却始终紧盯着凰胤璃不放。

兄弟俩之间的气氛已经凝滞到有些胶着的状态,而筱雪对这一切,虽然深有体会,可却什么都没说。

因为此时她的视线正专注在凰胤玄的右臂上,那里的伤口已经开始发黑,就连周围的皮肉都被染上了一层青黑的暗色。

凰胤玄脸颊上的得意已然十分明显,尤其是当他也发觉到筱雪不曾离开过他的视线时,那股子傲娇的神态就像是一只开了屏的孔雀。

“筱雪,你当真要如此?”

凰胤璃有些气结的看着筱雪,其实他真正的怒意,就是来自于筱雪的。

对于凰胤玄,他们虽为兄弟,可却从未坦诚相待过,只是凰胤玄的出现,有些打乱了他的节奏,甚至于让他惊慌的,则是筱雪对到凰胤玄的态度。

不管现在他们两人的身份是否明朗,可筱雪应该是他的,而且也只能是他的。

闻言,筱雪缓缓回眸看着凰胤璃,眼眸内噙满了不解,“你什么意思?”

她是真的没明白凰胤璃此言的深意,而且她也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他至于满目怒色的瞪着自己麽!?

“凰老大,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强的,你懂不懂!”

当凰胤玄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对着凰胤璃揶揄之后,紧接着他布满胡子的薄唇中,就被吴太医强行塞了一块棉布,虽态度不太好,可还是听到他的提醒,“老朽要开始了,你坚持一下!”

此情此景,筱雪便再没有其他的心思去和凰胤璃争执。

只是双眸内噙着复杂又愧疚的神色,亲眼看着吴太医将烤红的刀片生生切入到凰胤玄右臂上时,一股黑血也瞬着刀片就飞溅而出。

哪怕凰胤玄是铁血真汉子,可这种剜肉的痛,也并非是常人所能忍受的。

好在有吴太医给他的棉布,所以他钢牙紧紧咬着棉布,光洁的额头上也很快就冒出细密的汗珠。

也许是疼痛过于剧烈,就连他裸露的胸膛上,胸口的腱子肉也在不停的翁动着。

如果此时苏苓在场的话,肯定会在心里腹诽一句,这厮的脸蛋看不出长相,但是身材还真好!

腹肌分布均匀,手臂强健有力,就连胸膛上的两块腱子肉,都是十分有型。

当接连几块已经腥黑的肉块被吴太医从凰胤玄的右臂上剜下来后,筱雪心里五味陈杂的情绪,难受的无以言说。

“你没事吧?”当吴太医将手中的刀片收起来,随后转身到一边开始清洗毛巾打算为凰胤玄整理伤口时,筱雪小心翼翼的低声问了一句。

而当她询问出口,一侧的凰胤璃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他双眸内的冷光和内心复杂的纠结感,已然快将他燃烧殆尽。

就连他的视线,此时也是定在筱雪和凰胤玄紧握的手掌之中!

凰胤玄在亲身经历了剜肉之痛后,似乎有些气力用尽,微微叹息一声,缓慢的转着眸子,看到筱雪紧张的神色时,便扯动了脸颊,也带动了腮边的胡须轻颤了一瞬,道:“没事,还活着!”

说完,凰胤玄恰好感觉自己额头上微微流淌的汗珠让他有些痒意时,本想抬起左臂擦拭一下,结果方移动了一寸,就感觉到有些不同。

目光顺着自己的左臂看去,他这才发现,也许是方才剜肉过于疼痛,所以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掌心正狠狠的捏着筱雪柔若无骨的小手。

力道之大,在他移开掌心时,就看到了她手背上一片青色的痕迹。

凰胤玄心头一凛,目光胶着在她的手背上,心下就有些不是滋味,而他早已忘记,他手臂上,在今日之后,便因为一个女子,而永久的少了一块皮肉。

右臂上的这个伤疤,在往后的许多日子中,都在凰胤玄独自轻抚中,孤寂的捱过没有她的岁月。

“这伤口,半月之内不要遇水,老朽稍候会开一些方子,补气养血的!”吴太医在最后嘱咐了凰胤玄之后,便拎着自己的药箱,马不停蹄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经历了剜肉,凰胤玄的确是气血两虚,所以在筱雪的凝视中,他虽然有强大的意志力支撑,可最终还是很快就陷入了沉睡中。

见到凰胤玄安然无恙,筱雪其实是心存感念的,小心翼翼的为他盖好被子,转身正要离开的时候,一旁已经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凰胤璃,骤然拉住了她的手腕,同时在她耳边低语道:“咱们谈谈!”

筱雪侧目,拧眉,“还有什么好谈的?”

她其实并不怪凰胤璃没有救她,因为那种突发情况之下,他的做法也无可厚非。

身为皇家人,在每次遇到刺客的时候,他们首先所想的,必然就是将刺客绳之以法。

如果换做是她自己,她可能也会更加关注于刺客本身。

但凰胤玄的不同,也许正是因为他常年混迹江湖,所以他并没有皇室血脉身上那么多的桎梏,所以在情急之下,才会想着以身犯险。

筱雪在这件事上,的确是感激他的!

同样,她也不傻,在她和凰胤玄短暂的接触中,在每次与他的目光相对时,她都能看出一些别样的情绪,而她之所以了解,是因为那种感觉曾经深藏在她自己的内心深处。

此时,筱雪望着凰胤璃面上的银色面具,看不到他的表情,也就无法直达他的内心。

她在十年之后再次和凰胤璃主动相交的这些日子里,她发觉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他!

曾经,他是她的璃哥,是她一心想要和他在一起的爱人。

可是,在他无数次给她的绝望和伤痛之中,她好不容易学会了自强,好不容易学会了防备,偏偏这时候他又宛若惊鸿般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她的生活中。

她的心里防线已然不堪一击,如果她还是一味的将自己置于不堪的境地,那么她最对不起的人,除了自己,就是苓子了!

她不能辜负这么多人对她的期望,她也不能辜负了苓子亲自来南夏国为了救她的情谊。

凰胤璃眼看着筱雪日渐冷淡的态度,内心中更加焦躁不安。

那种求而不得,或者是忽冷忽热的态度,此时让他心里备受煎熬。

也就在筱雪对待凰胤玄和对待他自己如此天差地别的态度中,他体会到自己曾经对她所做的事,是如何的自私自利!

他以为,不给她希望,就不会有失望!

但似乎他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在感情中,哪怕没有希望,可是爱意*也早已根深蒂固,不可自拔。

“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说话吗?”凰胤璃看着筱雪的冷漠,说话的语气也开始僵硬。

而筱雪细细的听着凰胤璃的话,却总觉得他有些无理取闹的感觉。

不由得揉了揉眉心,眉宇间一片沉寂,低声摇头,“你说吧,我听着!”

女人,总是习惯委屈自己,而去成全所爱之人的任何要求。

她,还是不能逃离出凰胤璃的魔障!

既然如此,罢了!

她如今怀揣一颗破碎的心,连第二天的日子要怎么继续,都没有什么的念想。

此种境地,她还能有什么话,是承受不了的呢!

“出去说!”凰胤璃明显的看出了筱雪的不耐,但是他却不忍心就此放心。

不知道为何,他最近总是有一种感觉,仿佛筱雪会随时离他而去似的。

这样的想法一旦产生,就让他心里没着没落的难受,他舍不得,是真的舍不得!

当凰胤璃转身之际,以不容拒绝的态度直接拉着筱雪的手就往外走时,两个人指尖相触的刹那,彼此的心中都为之一颤。

就在两人转身走出厢房,并将门扉紧闭后,看似在沉睡的凰胤玄,缓缓睁开了毫无睡意的眸子。

微微转眸,看向门扉时,他的眼底精光一片,就连薄唇都上翘,似是心情不错。

*

另一边,早在凰胤玄决定让吴太医给他剜肉的时候,凰老三便带着苏苓离开了厢房。

由于凰胤玄受伤的事情过于突然,所以凰老三也恰好在这段时间没有进宫,是以他见苏苓自己回到了酒楼,心里直觉上发生了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

厢房内,凰老三将苏苓安放在椅子中,而他自己则站在她的面前,以高傲的姿态居高临下的睇着苏苓,薄唇上扬着邪肆的弧度,低声问道:“怎么回来的?”

“腿着!”

苏苓的回答充满了恶趣味,话落便挑起柳眉,看着凰老三笑得像是小狐狸。

凰老三闻声眯着眸子,双手有力的撑在椅子扶手边,将苏苓困于自己的臂弯中,倾身上前,噙着明显不相信的神色,反问道:“腿着回来的?”

苏苓点头:“嗯!”

凰老三继续问道:“没什么想和我说的?”

闻声,苏苓抿唇,古灵精怪的眸子左右转了转,扬起头看着他,故意唱反调,道:“反正我是不会说,我想你了!”

“嗯?就这些?你应该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凰老三邪肆的一面渐渐显露出来,随着他的身子压下,苏苓也明显感觉到一阵强势霸道的气息扑面而来。

苏苓眼眸一暗,娇俏的脸蛋仰望着凰老三,下一刻便双手直接环住他的脖颈,而后在他耳鬓厮磨般低语,“亲爱的尘王大人,那不知道你想问的,到底是什么?”

这举动一出,顿时某位王爷整个人都酥麻了!

挑逗,勾引?

苏苓,你这是明显想转移凰老三的视线!

******************

这是三更,今天更新完毕!群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