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五二:我就和你赌,筱雪的终生幸福

午后

骄阳依旧炙烤着皇宫内院,刚刚用完午膳的夏绯绵,此时正坐在未央宫正殿内整理着奏折,朝堂琐事,很快就让她的眉宇浮现不耐。

“陛下,陛下,大事不好了!”

原本安静的未央宫内,忽然间从殿外传来悦嬷嬷焦急的呼唤。

同时伴随着她急切的步伐,人未至声先到。

夏绯绵从手中的奏折上抬眸,紧蹙着眉宇看着前方,脸颊也是刹那间浮起不悦。

待悦嬷嬷的身影随着阳光的射入,在地上投射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时,夏绯绵才脱口问道:“什么事?”

此刻,悦嬷嬷满面焦急的闯入未央宫,显然已经顾不得什么君臣礼仪,四下看了看,随即就匆忙的跑到夏绯绵的身边,低声快语了几句。

话音未落,夏绯绵的脸色几乎是眨眼间就阴霾一片,冷光暗藏的睇着悦麽麽,“你说的是真的?”

悦麽麽连连点头,表情也有些难看,“陛下,千真万确!下官本是打算去通知二皇女册立太女的事,结果……结果就……”

“随朕去看看!”

说着,夏绯绵眼底蕴含着明显的怒气,随手就将奏折丢在桌上,而后宽大的裙摆被她快速行走的身姿抬动的波澜不迭。

而眼看着夏绯绵已经奔着偏殿的方向走去,悦嬷嬷望着她的背影,暗暗叹息一声。

她早就觉得二皇女不是个合适的任选,结果现在闹出这么一档子事,看来事情棘手了。

心绪枉然的悦嬷嬷,喟然一叹后,就紧跟着夏绯绵走向了偏殿。

当两个人步履迅速的踏进偏殿的门扉,还来不及抬眸看去,就听见里面传来的相当不和谐的呻吟声。

这声音,但凡经历过情爱的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只不过这时候夏绯绵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阴霾来形容,那眼底深藏的阴鸷和厉光,几乎让她疾行如风般,宽大的龙袍也在她的身后摇曳生姿。

夏绯绵心里担心的是,如果真如悦嬷嬷所说的那样,那么她的计划,可谓是前功尽弃。

她之所以会把苏苓带回来却没有惩治她,就是因为有一样东西她需要在苏苓身上做一下试验。

但若是夏筱芙真的对苏苓产生了不该有的心思,那么她一定不会原谅她的!

转过偏殿的帷幔,夏绯绵凝神看去,入目的就是偌大的软榻上,夏筱芙正和两个身材还算健硕的男子,翻云覆雨着。

而且,彼时在软榻的正前方靠窗的位置,苏苓恰在好整以暇的端坐看戏。

这样的场面,让夏绯绵怒极攻心,冲动的想要杀人!

“来人,把他们泼醒!”

夏绯绵久居女皇之位,男女之事对她来说如同家常便饭一样平常。

这偏殿内虽然充斥着交欢的味道,但是仔细的分辨,还是能够闻出不少*散的香味。

夏筱芙,你太让朕失望了!

“你们几个,还不赶紧的!”悦嬷嬷催促了一声,顿时静候在门外的男仆,低眉顺目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同时她自己也连忙走到窗边,将窗棂打开。

是以,当夏筱芙还和那两个男仆沉浸在男欢女爱中时,几盆冰凉的井水,瞬间就泼在了他们身上。

而这时候,夏绯绵已然无心顾及夏筱芙的事,她心里诧异的是,苏苓到底是如何清醒过来的。

按说,那日给她用的香料,至少会让她昏迷三天。

况且,后来她也吩咐了王萍,继续给她灌下药汁。

这东西,是她好不容易从外面得到的,想要控制人心,每一道工序都不能出错。

所以,她才会相当震惊于苏苓的清醒和面不改色。

“苏苓,朕……”

见夏绯绵转身看向自己,苏苓面无异色的睇着她,含笑接下她的话,轻嘲的说道:“女皇陛下,你是不是想说小看我了?

别这么客气,每次都是这样的台词,你累不累?”

在苏苓的认知里,她和夏绯绵是注定不能和颜悦色的相对。

从她有心陷害筱雪,直到她闯入囚宫救了筱雪。

这一切发生之后,她就清楚,夏绯绵恐怕早就将她当成是眼中钉了!

不过,反正她也不在意,她只要能够阻止夏绯绵继续对筱雪动心思就好。

至于对她来说,夏绯绵暂时还不能伤到她。

此时此刻,夏绯绵面色冷厉的凝着端坐在椅子中的苏苓,袖管内的手狠狠的紧握着。

看得出苏苓此时好整以暇的态度,夏绯绵顿感自己的权威再次被她践踏。

“苏苓,朕可以饶恕你一次,但是绝不可能会饶恕你第二次!”

夏绯绵说着作势就要挥手令下,而苏苓却在她凝望的视线中,缓缓起身。

莲步生姿的走向夏绯绵时,美目流转着波光潋滟的水光,含笑说道:“女皇陛下,如今咱俩如此这般,说到底都还是为了筱雪的事情。

如果女皇看不惯我做的事,那大可以视而不见!但若是女皇还对筱雪心存恶念,那么接下来我也不能保证我还会做出什么事!

当然,女皇你如此做,自然有你的道理!不如这样,咱们来打个赌如何?”

“赌?”

夏绯绵明显一愣,而想要挥落的掌心也因此顿在空中。

显然,苏苓的提及,引起了她的兴趣。也令她暂时收起了想要惩治苏苓的念头。

苏苓看了一眼偏殿内有些嘈杂的气氛,不由得望着夏绯绵,道:“借一步详谈?”

“跟朕来!”

也许是多年的上位者经验,所以夏绯绵对苏苓的做法也是不置可否。

在她心里,深深的明白,苏苓不会做出对她不利的事情,若真是那样的话,可能她也别想再离开南夏国。

当夏绯绵偕同苏苓二人离开偏殿后,悦嬷嬷仍旧在忙乱的整理着软榻。

这么多男仆当面,她总要顾及皇家的颜面,而且现在二皇女夏筱芙,还在面色潮红的呻yin着。

“二皇女,你这次大错特错了!”

话落,悦嬷嬷再次将一桶沉凉的井水倒在夏筱芙的头上,已然狼藉一片的软榻,渐渐渗出的凉意,也令夏筱芙短暂的回神。

“悦……悦嬷嬷?!”夏筱芙睁着迷蒙的晃眼,待看清眼前之人时,还不由得惊诧。而身上骤然间传来的冷意,让她垂眸一看,顿时尖叫,“啊……怎么会这样?”

夏筱芙的喃喃自语,在悦嬷嬷看来却是明显的自作自受。

命人将那两名脸色惨白的男仆丢出殿外后,悦嬷嬷随手拿起夏筱芙的衣物,给她披在肩上,同时低声叹息的说道:“二皇女,你这是何必呢!原本今日午后,陛下就让我颁布册封你为太女的诏书。

可是你现在做出这样的事,你……哎!”

夏筱芙此时听见悦嬷嬷的话,已经完全傻眼了!

如果这一席话,是放在一个时辰以前,她可能会感觉自己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但是眼下这种情形里,让她听见这么残酷的事实,她觉得人生前路已然渺茫。

她明明要算计苏苓的,可是为何偷欢的人竟然会变成了她!

凭借她的身份,和两个男仆偷吃,这种事若是传出去,她还怎么在皇宫里立足。

南夏国女尊男卑的事实,也是最无法容忍尊贵皇女和低贱男子苟合的!

她是不是完了?

眼看着夏筱芙的脸色越来越惨白,悦嬷嬷除了叹息也再无法说出其他。

而随着夏绯绵和苏苓的离开,偏殿内除了夏筱芙失神的呆愣,就只剩下静候的男仆,不动声色的偷窥着她白希的身子。

未央宫寝殿

跟随着夏绯绵一路来到曾经涉足过的寝宫内,苏苓一点都不诧异。

如果说整个未央宫内,有什么地方最隐秘的话,那只能是这个三面环墙的寝宫。

寝殿内,哪怕在白日,依旧燃着熏香,当夏绯绵站在苏苓面前,旋身带动裙摆划破空气之际,便冷声问道:“你想怎么赌?”

闻言,苏苓浅笑,“女皇陛下,相信你是一国之君,必然金口玉言!

我就和你赌,筱雪的终生幸福!”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爱你们,群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