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四九:凰胤玄对筱雪的好奇

翌日

居安酒楼

经过两日的休息,夏筱雪的脸色已经有了明显红润的光泽。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顺着窗棂斑驳的撒入厢房中时,榻上的夏筱雪缓缓睁开眸子。

不成想,入目的就是一抹红色衣袂,正端坐在她的面前,虽然脸颊上带着熠熠闪光的银色面具,但是他的那双温柔缱绻的眸子,却是在筱雪每次午夜梦回时候最熟悉的模样。

“醒了?”

凰胤璃的薄唇含笑,见筱雪有些怔愣的看着他,便低声问了一句。

夏筱雪显然还没从眼前的场景中回神,她本来以为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做梦。

但是现在一见到凰胤璃就如此端正的坐在自己面前,那种感觉还是会让她心跳加速。

哪怕他的脸颊上覆盖着面具,哪怕他身着张扬艳丽的服饰,但他就是他,无可取代!

“嗯!”浅淡的回应了一声,紧接着夏筱雪就感觉自己的脸颊发烫。

毕竟在他面前沉睡,还是会让筱雪感觉到有一丝窘迫。

若不是她身子还很虚弱,否则也不可能发现不了身边有其他人的气息。

下一刻,凰胤璃也不顾筱雪脸蛋上飞过的红霞,直接倾身上前,将她的身子扶起,随后让她舒服的靠着榻边,转身端起矮桌上的白瓷碗,低声说了一句,“这是吴太医准备的药膳,先吃一点!

临风已经传来消息,今天傍晚就能回来!等吴太医将雪莲花入药之后,你体内的热毒就会清楚,届时就会好转的!”

凰胤璃低浅的语气悠扬婉转,仿佛他依旧是齐楚国那位温文尔雅的太子。

但也只有他自己明白,在卸下所有身份和防备之际,每次面对筱雪,他有多么强烈的冲动想要将她纳入怀中。

可惜,他不能!

“谢谢!”

筱雪矜持的点头应和着,此时此刻她忽然感觉自己有些词穷。

面对这样仿佛刻意,又好似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柔,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也许是因为习惯了他当初的冷漠相对,如今这样的场面,看起来十分的不真实。

更遑论,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自己险些*在他充满柔情的双眸中。

两个人坐在彼此的对面,厢房内除了汤匙碰撞瓷碗的声音,就只剩下彼此清浅的呼吸声。

清晨的骄阳已经开始有些燥热,而紧闭的门窗也将厢房内暧-昧的气氛增加了几分火热。

当凰胤璃亲手给筱雪喂下所有的药膳后,刚把瓷碗安放在桌上,还没回身,就感觉胸口被人撞了一下。

垂眸一看,才发觉筱雪已然从软榻上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

温香软玉在怀,而且还是自己深爱的女子。

说不动容是假的。可是直到此刻,凰胤璃还是有所保留。

哪怕筱雪已经感觉自己十分卑贱的做出投怀送抱这种事,结果凰胤璃却仍旧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态。

就连一个回手环抱她的安慰都吝啬的不给她。

扑在凰胤璃的怀里,筱雪虽然有些沉醉,可她还是清醒的。

体会到凰胤璃任由她抱着的举动,刹那间从心底浮上的委屈占满心头。

她果然还是多想了!

几乎就在转念之间,凰胤璃强行克制的情绪已经濒临爆发的顶点,可是他放在筱雪身后的手,方抬起一寸,心口就倏然一松,转眸凝神便看到筱雪已然再次稳坐在软榻上。

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有时候,往往就是晚了一步,却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彼时,筱雪正了正身子,虽然内心澎湃汹涌的情绪差点让她无法镇定。

但出于自保,她还是努力的调整,再次看向凰胤璃的时候,眼波内的情绪早已湮灭在一片平静之中。

“谢谢你!这些事我自己来就好!苓子呢?”

此时,面对凰胤璃,夏筱雪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除了找一些其他的话题,让她的注意力转移,其余的她什么都不想多说。

凰胤璃定睛的观察着筱雪表情,见她波澜不惊的眸子没有半点流连的看着自己。

一时间,心头也有些彷徨。

沉沉的叹息一声,凰胤璃随口说道:“苏苓和老三出去办事了!”

“去哪?”闻言,筱雪的脸颊上很快就浮现出担忧。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她太了解母皇的手段,如果苏苓和表兄因为她的关系而被母皇对付的话,她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面具之下,凰胤璃的表情变幻莫测着,见筱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便随口瞎编道:“他们去逛街了!不必担心!”

逛街?

这样的答案,似乎太没有说服力。

但是筱雪也没再多问,她明白如果有些事他们打定主意要瞒着自己的话,那么她得到的答案一定都不是真的。

出于这种心理,筱雪对凰胤璃便再次产生了怨怼的情绪。

转眸顺着窗口看了看外面骄阳似火的天气,随即便说道:“你先出去吧,我想静静!”

凰胤璃闻声倏地蹙眉,“静静是谁?”

筱雪见鬼一般,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想静一静!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凰胤璃:“……”

不怪他多想,谁让方才筱雪说‘想静静’的时候,眼神中还闪现出一抹思念。

他能不多想麽!

带着有些尴尬的情绪,凰胤璃深深的看了一眼筱雪,随后便有些负气的离开。

他觉得,刚才自己的做法,像个大傻子!

她都主动的投怀送抱,为何他还要顾及那么多!

这事,真糟心!

*

待凰胤璃离开之后,筱雪孤身坐了片刻,随后伸展了一下手臂,感觉浑身都酸胀的难受。

支起身子后,看向一侧矮凳上摆放的衣物,直接拿起来开始穿戴。

不多时,筱雪整装完毕,虽然感觉脚步还有些虚浮,但是至少比昨天天旋地转的感觉要好上很多。

天气这么好,她想去晒太阳了!

不过,对于苓子和表兄去逛街的这件事,她还是不相信的!

也许去找碧娆问一问,也许会得到不一样的答案。

是以,当夏筱雪缓缓走出厢房,刚刚拉开房门的瞬间,眼前一个高大的人影恰好站在门口处,吓得她差点没喊娘!

凰胤玄?怎么是他?!

彼时,已经换下了一身麻衣的凰胤玄,身着一袭墨绿色织绣锦袍,墨发随性的绑在脑后,宽肩窄臀的身材俊朗无俦,只不过当筱雪的视线上移到他的脸颊时,就感觉有些破坏美感了。

这人没事留那么多胡子干什么!

似乎筱雪突然从房内开门的举动,也着实让凰胤玄吃了一惊。

所以在一瞬间的错愕之后,凰胤玄便没话找话的问道:“你怎么起来了?”

筱雪惊诧,她起来或者躺着,有什么关系?

不过,出于对凰胤玄的好奇,筱雪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情绪,仅仅是扯着嘴角,浅笑说道:“天气不错,想出去走走!”

“我陪你!”

这句话,是陈述句!并非是疑问句!

很明显,凰胤玄直接了当的将自己的态度表明,不待半点询问的语气。

这样一来,就算筱雪内心再平静,此时也不由得浮现起几丝疑惑。

虽然没见过齐楚老二,但是好像印象里,他并不是好接触的人?

怎么今天再次相见,反而让她有一种邻家大哥哥的错觉!

一定是她开门的方式不对!

“你不愿意?”凰胤玄见筱雪呈现出短暂的怔愣,顿时双眸微眯,有些僵硬的问道。

或许是出于对他的好奇和首次接触的礼貌,筱雪回神后轻轻摇头,“没有,走吧!”

凰胤玄的出现是个意外,也打乱了她的节奏,看来去找碧娆的事情,要稍缓一下了。

居安酒楼的后院,坐落着一间凉亭,鸟语花香的仲夏,凉亭周围也布满了花圃,就连空气中都充斥着四溢的花香。

筱雪步伐缓慢,从后门走进后院的刹那,周围氤氲的香味令她心旷神怡。

离开皇宫那座牢笼之后,她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都轻了不少。

虽然现在她在自欺欺人,但得过且过的情绪,还是让她刻意的忽略了存在问题的事实。

“二王爷,你离开齐楚皇宫应该有很多年了吧!”

筱雪边在后院里散步,边看着身边陪同的凰胤玄问着。

她小时候就去过齐楚,但却从未见过凰胤玄。哪怕听过他的名字,也是那时候从表兄等人的口中听说的。

而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他再次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感觉很玄妙。

凰胤玄始终走在筱雪身侧偏后的位置,实则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她。

此时,听见她略显关心的语气,这让凰胤玄心里微微一动,点头道:“十五年而已!”

“当初你为什么走了?一直留在齐楚皇宫不好吗?而且感觉你和表兄他们的关系应该还可以的吧!”

最后一句,筱雪的口吻有些不太确定。但是四国之中,大家都清楚齐楚国的皇宫只有一位皇后,所以兄弟几个也都是一母同胞,兄友弟恭也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虽然她对凰胤玄的身世了解不多,但是也明白,应该是事关皇宫秘辛的。

本来,凰胤玄对筱雪询问自己的事情,心里不停的浮现涟漪。

但骤然听到她提及凰老三等人,布满胡子的脸颊在一瞬间闪现出冷意。

也许是骄阳过于刺目,所以当下恰好筱雪被阳光刺痛的双眸,微微眯紧之际,也就错过了凰胤玄的表情。

“自然有离开的理由!别说我了,不如谈谈你如今的处境!”凰胤玄说着话锋一转,便开始打探筱雪的消息。

两个人初次相见,聊天自然不能无话不谈!

所以筱雪闻声仅仅怔忪了一瞬,随后自嘲的语气说道:“我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变成了权力争斗的牺牲品,不值一提!”

“是吗?但,你真的能够放弃太女之位,放弃所有的荣华富贵吗?”凰胤玄这话问的有些蹊跷,但是不难听出他语气中犹存的质疑。

毕竟,当今天下,登上过高位的人,想要抛弃一切返璞归真,简直是难如登天。

更何况,眼下摆在她面前的问题,虽然大家都在努力的帮她解决,但真正要如何抉择,最终的选择权还是在她自己手里。

哪怕苏苓如何着急,但终究不是筱雪。也无法替她做任何选择。

凰胤玄虽然出现的时间不长,但是这几日他早已将一切都了然于胸。

对筱雪的好奇心,更是与日俱增,这一点是他再次出现之前,始料不及的。

当两人走入凉亭,双双落座之际,筱雪正要开口回答,酒楼后门处忽然传来一声不悦的询问,“你们在聊什么?”

*************

这是三更,今天万更完毕!爱你们,群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