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四八:好戏还在后面

对此,楼湛的表情不变,仅仅是双眸一暗,周身卷裹着药味猝然倾身,苍白的脸颊对上苏苓戒备的眸子,轻声说道:“我现在忽然很期待,会不会有一天你和我无话不谈?”

苏苓本来对楼湛的出现没有什么惊讶,但是现在一听到他这样的口吻,而且说得是不找边际的话,顿时苏苓像是见鬼一样的看着楼湛,随即干巴巴的笑了两声,道:

“艾玛,哪里来的信心!”

楼湛依旧用不置可否的态度面对苏苓的不屑,两个人各怀心事的互看着彼此,待楼湛在苏苓的眼眸中除了只看到一片平波不惊的安定后,表情缓缓收敛,随后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睇着苏苓,问道:“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何会来!”

闻此,苏苓却摇头,“不好奇!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你也不例外!这有什么好奇的!”

许是早就明白苏苓的伶牙俐齿,所以楼湛也为表露出其他的情绪。

依旧镇定如常的望着她,下一刻忽然间他鼻翼翁动,沉沉的闭目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眸之际,却好整以暇的看着苏苓,道:“说起来,我倒是很好奇,你这次故意让女皇将你抓进宫来,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你这样做,尘王应该也是知晓的!这偏殿内,常年点着熏香,而龙涎香的香味却不常见!”

楼湛倏然提及龙涎香,苏苓就明白他应该是从空气中存留的味道中,察觉了凰老三来过的事实。

不过这一点,苏苓也不担心,就他楼湛那点道行,对上凰老三的话,只有挨打的份!

“七皇子,咱明人不说暗话,你若是找我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又或者你想在我身上达到什么样的目的,你大可说出来,咱们商量一下!

不然,像你这样处心积虑,又步步为营的,一旦棋差一招,说不定就满盘皆输!”

苏苓明显蕴含着嘲讽,而楼湛细细的打量着她,在她话落之际,眼眸内也闪现出冷意。

沉默了片刻后,楼湛以极其难测的深邃目光幽幽的瞭着苏苓,下一刻他唇角一凛,竟问道:“尘王妃,你认为你身上有什么是值得我去处心积虑的?”

苏苓撇撇嘴,“那谁知道!人心叵测,你没听过?”

“呵呵!既然你如此爽快,那我也无需隐藏!只要你告诉我关于凤家宝藏的一切,那我也可以既往不咎!”

楼湛这话让苏苓心里瞬间如同奔腾过一万匹草泥马一样!

拧着眉头侧目睨着楼湛,苏苓冷笑一声,清脆悦耳的嗓音缓缓轻嘲:

“七皇子,你没毛病吧?我和你之间,有什么过往需要你不咎的?看来你一次次的看似在帮我的举动下,其实都是在觊觎凤家宝藏!

那么,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关于凤家宝藏的事情,我知道的可能还不如你全面!

所以,好走不送!”

苏苓没好气的看着楼湛,说一千道一万,还不是为了凤家宝藏。

她倒是能够明白楼湛如此执着的原因。

毕竟很多人都在传颂着宝藏如何庞大。

所以按照楼湛现在的处境,如果他得到了宝藏,说不定就能够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别说她不知道宝藏的情况,就算知道也不可能告诉他!

想套她的话,没门儿!

幸亏她没对楼湛产生什么感念的心思!现如今仔细的想想,他之所以会选择帮助她,应该就是想让她感念于他,从而告诉他宝藏的地点。

尼玛,别闹了好不好!

“呵!你当真不怕我将你的事情告诉给女皇?”此时的楼湛,显然不似之前那般淡定。

他的想法的确如同苏苓所猜测的那样,但还有一件事,是她根本想不到的。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会破釜沉舟,但若是苏苓真的不识时务,那他也不介意让一切大白天下。

苏苓斜眺着楼湛有些气结的表情,心情豁然开朗,菱唇翘着得意的轻笑,说道:

“楼七皇子,光说不练可不是大丈夫的行径!你若真的想告诉女皇,那么你请早!

若是你想以此来要挟我,那可能就要让你失望了!

不过,我倒是想知道,七皇子你如此名不正言不顺的住在皇宫,而且现在又出现在我的面前,难道你就不害怕,被女皇知道,可能会对你的大计不利?”

苏苓淡然的语气却说出了相当严重的事实!

她早就看出来,楼湛的处境已是进退两难。

现在他即便想要脱离夏绯绵的掌控也是不可能了,也许正因为这样,他才会和其他皇女之间牵扯不清。

眼下,她是被女皇带回来的人质,而楼湛不合时宜的出现在这里,若是夏绯绵知道,一定会和他之间产生嫌隙。

就是这一点,所以苏苓才能有恃无恐的和他单独对话。

楼湛的心思深沉,但是她苏苓同样能够见招拆招!

“苏苓,幸好我没有小看你!今晚的事情,你大可当做没有发生过,但是我希望,在以后你不要为你今天所说的话和做的事而后悔!”

楼湛略带警告的态度对苏苓低语一瞬后,转身作势就要离开偏殿。

但是走了两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步伐停顿在原地,转身回眸,又留下一句话:

“不要以为你和尘王真的能够天长地久!苏苓,好戏还在后面!”

苏苓:“……”

这,是楼湛第二次在她的面前提及到她和凰老三的关系。

上次在齐楚的阁楼上,他隐晦的提及到谷兰的事情。

如今,又以一种威胁的态度告诫她这番话?!

尼玛,是不是有病?

她和凰老三就算不能天长地久,又能如何?

但是为毛她一想到这一点,心里就开始抽抽?

当去而复返的凰老三回到偏殿时,就见到苏苓正双手环抱着膝盖坐在软榻一角。

面色有些沉闷的她,连凰老三出现都没有发觉。

“不必理会!”

凰老三此时的表情已然幽冷的宛若寒冬腊月,一片阴霾的神色噙满了戾气。

楼湛,竟敢背后插刀?!

好样的!

听到声音,苏苓连忙回神抬眸,见到凰老三的时候,本还起伏的心情有了一瞬间的安宁。

垂眸看着自己的膝盖,苏苓低声呢喃道:“我怎么总感觉楼湛话里有话?”

“不管他有什么话,以后你都不必听了!”说着凰老三直接将苏苓拽到了自己的怀里。

其实就在方才看着苏苓沉闷小脸的一霎那,一股子好像要失去她的错觉猝然窜上了凰老三的心头。

而这样的感觉简直是太差劲了!

任凭他尘王如何孑然一身,到如今还是败给苏苓这个小女人!

甚至在无数个日夜中,他总是会怀揣期盼的心情,去憧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未来。

不可否认,楼湛的话,其实也入了他的心。

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感觉,他敏锐的直觉力,总是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

“凰老三,这两天你还是别来皇宫了!我觉得夏绯绵要将太女之位传给夏筱芙的动作,好像并不是真心的!

她对夏筱芙和筱雪的态度简直是天差地别!没道理她会这么做!

说不定,这只是她的一种手段!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你先别出现,宫里有什么事的话,我自己能搞定!”

片刻之后,苏苓将内心不安分的情绪强行压制下去,随后故作镇定的看着凰老三。

虽然她是商量的语气,但是眼眸中不容置疑的坚韧,还是令他无法拒绝。

“好!”

最终,所有的无奈都化为一声叹息。

当深夜将至,凰老三在苏苓的催促下,不得已离开了未央宫的偏殿。

而偏殿内,此时灯火荏苒,只剩下苏苓孤身一人躺在软榻上,毫无困意的她,望着头顶的帐幔,指尖也不期然的摸到了勃颈边垂落下的玉佩。

如今,再次被人提及凤家宝藏的事,看来她需要好好调查一番了。

凤门,凰门!

她本不想动用这些力量,但是如此诡异的门派在江湖中竟无人知晓。

偏偏他们的存在却又明显有非常强大的势力,也许她应该义无反顾一次!

***

这是二更,稍候还有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