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四七:这是病,得治

彼时,伫立在偏殿内的人,双眸闪着厉光,一瞬不瞬的睇着沉睡的苏苓,薄唇紧抿着冷冽的弧线,甚至连周遭的空气都因为他的出现而变得冷肃了几分。

“还装?”

一声低沉略带不悦的询问,在出口之际,软榻上的苏苓倏然睁开了眸子。

扭头侧目看着身边高朗冷峻的男人,小嘴一咧,“不是不让你来吗?”

说着,苏苓就撑着身子从软榻坐起,媚眼如丝的望着凰老三,随即拉着他的手,拽到了自己的身侧,问道:“你干嘛这个表情?”

闻声,凰老三的表情不变,但不悦的神色似乎更加明显,垂眸看着苏苓细白的小手,语气冷凉的开腔,“就算要帮筱雪,需要你以身试险?”

“哎呀!不是都说好了嘛!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说现在筱雪还没痊愈呢,身为她的好盆友,我总要搞清楚夏绯绵下一步究竟要做什么!

而且,楼湛还一直在皇宫里呢,我……”

苏苓话还没说完,下一刻凰老三就带着一身凛冽的怒气,直接勾住了她的后脑,同时狠狠的将薄唇印在了她的小嘴上。

辗转研磨的瞬间,力道之大,让苏苓不停的皱眉和推拒。

一吻方休,凰老三的双眸内渐渐平息了怒意,幽然叹息一声,道:“做了这么多牺牲,得到什么消息了?”

提及此,苏苓顿时来了兴致,旋身盘腿坐在软榻上,凤眸内光阑四溢,“我今天偷听到,夏绯绵好像要将太女之位交给二皇女夏筱芙,你说这事算不算大新闻?

其实之前的时候,我就觉得夏筱芙和楼湛之间有点不对劲。如果真的按照夏绯绵的做法,最后让夏筱芙娶了楼湛,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反正现在筱雪和夏绯绵的关系已经这么僵,不如就让夏筱芙代劳!等她把楼湛娶了之后,咱们再帮筱雪拿回太女之位!

一石二鸟,一举两得!你说咋样?”

凰老三目光如炬的看着苏苓喋喋不休的小嘴,甚至在她说话的时候,绝美的小脸蛋仿佛带着勾动人心的魅惑。

晶亮璀璨的凤眸,在说道兴起的时候,愈发晶莹剔透,闪烁熠熠的光泽,比星辰还要明丽。

说罢,苏苓半饷没有得到凰老三的回答,拧眉看了看他,不由得问道:“怎么了?你不觉得这样做是最明智的决定吗?”

凰老三薄唇一侧,随即将苏苓的小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内,浑厚不失性感的嗓音,幽幽响起,“你想怎么做都行!但若是你出了意外,本王就铲平南夏国!这样一来,筱雪的事情,也就不用你再费心了!”

苏苓:“……”

这什么人啊?身为好盆友,有问题互相帮助,多么正常的情况啊!

这厮动不动就要铲平人家过度,你以为这是齐楚国京兆尹府啊!

虽然心里对凰老三不停的腹诽,但是在苏苓的内心深处,她也不由得因他的话而产生了涟漪。

他的维护和举动,总是在不经意间如春风一样缓缓渗入她的心头。

以至于在未来的某些日子里,苏苓总是能够想起他为自己做的这些事,虽然时过境迁,但仍然是回忆中最美的一笔。

眼看着苏苓的凤眸有些飘忽的闪烁着,凰老三心头也不禁划过无奈。

早就知道苏苓做事说一不二,包括这次要假意被捉,也是她临时起意的。

对于这个小女人,凰老三在接触中,也慢慢明白,她向来独立,坚韧又果决,而她的这份独立,却总是让自己有一种不被需要的错觉。

他觉得,这是病,得治!

“有人!”

忽然间,苏苓和凰老三猝然对视一瞬,而两人的眼眸中同时都闪现出一抹狐疑,这个时间,会来未央宫偏殿的人,应该不会是夏绯绵才对!

千钧一发之际,右手始终拿着陶碗的凰老三,迅速倾身抄起被打晕在地上的王萍,眨眼间就消失在偏殿之中。

而苏苓也很快就平躺在软榻上,继续装晕。

只不过,方才的一霎那,她怎么好像看见凰老三把那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汤水,都灌进王萍嘴里了?

这样真的好吗?

不过,好像也没啥不好!

王萍这厮,纯属自作自受!活该!

当幽静的未央宫偏殿内,只听得到灯芯噼啪的清脆爆裂声,果然在一切归于平静后,一阵相当浅淡的衣袂破风声,传入苏苓的耳中。

随着一阵脚步声临近,空气中也渐渐氤氲出淡淡的药味。

虽然此时的苏苓看似在昏迷中,但是灵敏的嗅觉还是让她闻到不同于其他人身上的皂角香。

这人,她大概知道是谁了!

当药味越来越浓烈的扑鼻传来时,那人已站在软榻一侧,垂眸睇着苏苓沉静的睡脸,半响无言。

就这样在静谧的偏殿内,时间一点点流逝着,但是来人却始终不见任何动作。

甚至,苏苓都能感觉到一抹难以忽略的视线正胶着在她的脸蛋上。

虽然这种情况算不上如坐针毡,但是被人如看猴子一样的盯着,这感觉依旧挺炒蛋!

“苏苓……”

正当苏苓心里不停的暗忖时,一声低低的呼唤乍然在她的额头上方响起。

苏苓沉着镇定的继续装晕,但下一刻此人的语气,却让苏苓无论如何也装不下去了。

“我知道,你醒着!”

如此,当苏苓有些郁闷的挣扎时,直觉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渐渐靠近她的脸颊。

这样一来,她若是继续装下去,恐怕就要被吃豆腐了!

你妹,当她是泥人呢?

当下,苏苓双眸大开,扭头躲过眼前一只正要抚上她额头的狗爪子,旋即在软榻上一轱辘就坐起身,眯着眸子瞪着前方,而后淡笑,“楼七皇子,大半夜来看我,你真是好兴致啊?”

此时,站在苏苓身侧,而且一只手还停留在空中的人,正是楼湛。

其实在他出现的一瞬间,苏苓便已经有了觉悟。

虽说不上过于惊讶,但是苏苓在最近一段时间,每次看到楼湛的时候,总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并非是她多想,而是从初次见到他和夏绯绵关系的那*,他明明手里有她的证据,却依旧替她隐藏。

包括同样在这间殿宇,他也察觉到她隐藏在悬梁上的踪迹,可仍旧什么都没说。

第一次的相遇,她就认为楼湛是个心思深沉且善于隐藏的主。

但是最近的接触,却有让她觉得有些东西,好像变了质!

不理会苏苓警觉的目光,楼湛毫无尴尬的将自己的过分白希的手掌收回到袖管内,旋即从容的说道:“你不必如此戒备,若我想要害你,可能你根本就离不开皇宫一步!”

苏苓:“……”

她能不能笑着给他一巴掌?能不能骂一句别臭不要脸?

就算楼湛自持甚高,但若是她苏苓想要离开一地方,哪怕是凰老三出面,同样不能阻止她。

这些人当真以为,她只是凰老三身边的一个小女人?还是说她隐藏的太久,以至于让人忘记她苏苓从来不是真正的苏苓?!

当然,这样的想法也只是苏苓在内心里产生的淡淡轻嘲。

而这时候的苏苓也的确没想到,她一直不曾显露出的所有,在不久之后真的就派上了用场。

并且,诚如她自己所想,在她想要离开的时候,凰老三的出现也当真没能阻止的了!

这些,自然是后话。

眼下,苏苓更加好奇的是,楼湛屡屡隐晦不明的帮她,到底存在怎样的居心?

她可不会自大的认为,楼湛对她有别的意思!

打从楼湛当初在阁楼上对她刻意提及谷兰的事情开始,她就知道这楼湛一定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一面。

“怎么?和在下无话可说?”

楼湛一瞬不瞬的睇着苏苓,见她神色变幻莫测,大体也能够知道她的想法。

闻声,苏苓一寸寸掀开眼睑,凤眸内噙着精芒,忽闪忽闪的睫毛随着她的眨动而轻颤,菱唇的弧线微微起伏着,含笑露齿的说道:“七皇子明察秋毫,我跟你还真就是无话可说!”

对此,楼湛的表情不变,仅仅是双眸一暗,周身卷裹着药味猝然倾身,苍白的脸颊对上苏苓戒备的眸子,轻声说道:“我现在忽然很期待,会不会有一天你和我无话不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