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四五:苏苓被抓?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入了正殿之后,夏绯绵似乎有些疲惫的坐在上手揉了揉眉心,目光吝啬的看都不看夏筱芙,直接问道:“你要说什么?”

夏绯绵目光幽幽的睇着夏筱芙,眉宇间的不耐也渐渐浮现。

见此,夏筱芙急切的上前一步,同时煞有介事的口吻说道:“母皇,其实苏苓要救大姐的事情,是早有预谋的!”

这话说的,难怪夏绯绵对这个女儿不待见,因为她说的话,只要长脑子的人差不多都能明白。

偏偏夏筱芙本就不善于算计,心智尚且不成熟,奈何她总是自命不凡,所以在她见到夏绯绵没有任何表示之际,又添油加醋的开腔:

“母皇,当晚在偏殿的时候,儿臣曾见过苏苓!”

夏绯绵毫无惊讶的态度,仅仅是一瞬挑眉,“哦?你见过她,那你们可有说什么?”

夏筱芙始终是摸不透夏绯绵心思的,但是她暗自的揣测,却自以为是的认为都是对的。

是以,在她认为夏绯绵终于对她所说的话产生兴趣的时候,立马说道:“母皇,那晚上苏苓一直在偏殿里偷听,而且她当时身着一身黑衣,很明显是想要做些什么!

而且,儿臣怀疑她已经将母皇和楼湛的谈话都偷听了去,所以……”

“是吗?可朕记得,那天晚上,你也偷听了不少!”夏绯绵反问的话,让夏筱芙登时一愣,很明显有些跟不上女皇的节奏。

她本来想说的是苏苓的事情,为何母皇会突然提及到她!

夏筱芙的面色怔忪,而夏绯绵也随之但笑不语。母女俩默默相望,半饷谁都没有开口。

恰在此时,夏筱芙心里正盘旋着各种心思,想着要如何将苏苓置于死地之际,悦嬷嬷也从偏殿缓缓走了过来。

一见到夏筱芙还在,不由得一怔,想要说的话,也就停在嘴边。

“都办妥了?”夏绯绵斜睨了一眼悦嬷嬷,语气平淡,令人无法察觉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既然听到女皇的询问,悦嬷嬷也敛去了怔愣的神色,点头道:“办妥了!”

夏绯绵闻声竟讪笑的说道:“命令王萍好好看管苏苓,若是办不好,朕唯你是问!”

王萍?!

“陛下放心,下官一定谨慎行事!”

此时,悦嬷嬷也说不上心里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按理说,女皇其实对二皇女并不看重,但是偏偏这次她有颁布指令,要将太女之位交给二皇女继任。

虽然她还没有拟定圣旨,但金口玉言,此事也算是板上钉钉。

如果说这是女皇的计谋的话,那么方才她可以在二皇女的面前,提及到苏苓的事情,则让悦嬷嬷有些想不通了。

苏苓如今被她们带回皇宫,这件事本就十分隐秘,凭借二皇女那种心智,知道这件事恐怕并没有什么好处。

特别值得一提的,就是那个王萍,本就是二皇女的得力手下,若是二皇女因此做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恐怕她有几个脑袋也不够赔的。

悦嬷嬷自然是想不通夏绯绵如此做事的缘由,而诚如她所想,夏筱芙一听到苏苓竟然身在皇宫,不够内敛的性格立马就在脸颊上显现出对此事火热的态度。

常言道,帝王心,海底针。

夏绯绵当然不会做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所以坐于上首的她,眼看着夏筱芙难以自持的激动表情时,眼底精光乍现,嘴角也不期然的扯动了一下。

而她所有的表情,也不过是转瞬即逝,还陷入暗忖的悦嬷嬷和夏筱芙,自然无法发现。

黄昏将至,天边的丹霞映入云朵,片片火烧云将南夏国皇宫的琉璃瓦照耀的璀璨夺目。

当夏筱芙离开未央宫正殿之后,方走下台阶,脸蛋上立马禁不住染上笑意。

没想到,自持聪明的苏苓竟然会被母皇给带了回来!而且看样子应该并非她所愿。

不过,只要苏苓在宫内,那她就有办法对付她!

这两日,每每她回想起当晚在未央宫偏殿,苏苓对她说的那些话,总是让她心有余悸。

虽然不能确定苏苓到底知道什么,可以防万一,她还是觉得苏苓必须除掉!

既然如此……

心里有了想法之后,夏筱芙的脸色阴霾尽扫,站在未央宫的台阶上回眸看了看沉浸在一片霞光内的正殿,红唇也开始合不拢的微笑起来。

当夕阳渐渐沉入西边山脚时,夏筱芙已然来到行宫附近。站在浩宇楼的殿门前,她顾盼四周,待发现周围没有任何可疑之人的时候,便快速的走了进去。

行宫内的殿宇,基本上少有行人。如今整个南夏国的皇宫,居住在行宫的人,除了之前短暂停留了几日的齐楚尘王妃,此刻也就剩下一直盘踞在皇宫不曾离去的楼湛七皇子。

而浩宇楼,也可以说是楼湛独属的殿宇,其待遇差不多可以和后宫的侍夫相提并论。

夏筱芙轻手轻脚的推开殿门后,紧接着就快速的闪身入内。

而就在同一时间,她的身影方没入到浩宇楼的殿宇之中,不远处的一棵古树下,一抹浅色的裙摆瞬间被晚风扬起,且那人的眉眼之处,挂满了戾气。

夏筱芙走进浩宇楼的时候,眼前有些黑暗的大殿让她有些不适应的眨了眨眼。

虽然浩宇楼平素人少,但是天色渐晚,怎么连宫灯都没有点燃?!

甚至于墙壁上的夜明珠,还被罩子盖着,仅仅氤氲出一小片光亮,难不成楼湛不在浩宇楼?

虽然心生猜测,但是夏筱芙还是步伐沉稳且熟门熟路的就走向浩宇楼后侧的寝殿。

甚至她的步伐如行云流水,连片刻的迟疑都没有!看得出,并非初次到访。

“七皇子?”

在步入到寝宫房门处的时候,夏筱芙忍不住轻声低呼了一句。

等待片刻后,整座浩宇楼空荡荡的听不到半点声音。

夏筱芙此时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人去哪了?”

话落,她的指尖也恰好放在房门上,而随着她推开房门的一瞬间,扑鼻的药味瞬间就窜入弊端。

夏筱芙仔细的嗅了嗅如此浓烈的药味,忍不住捏着鼻子走进寝宫,皱眉关上房门后,才看到寝殿内桌上点燃的一盏豆灯,视线依旧略显昏暗。

“谁准你进来的!”

当夏筱芙的脚步方走了两步,立时从寝殿右侧的屏风后面,传来楼湛低沉冷肃的话语。

夏筱芙闻声一抖,蹙眉不语直接就奔着屏风走了过去。

临摹着山水画的屏风之后,夏筱芙才显身,就感觉那药味更加浓烈刺鼻,甚至给人一股子作呕的味觉冲击。

当夏筱芙凝神一看,便发觉此时的楼湛光着胸膛,正坐在浴桶里面,而随着浴桶不断升腾起的雾气,本应该面色红润的楼湛,偏偏脸颊呈现出一片过于苍白的病态。

夏筱芙见此,顿时一个箭步上前,低眸一看,才发觉浴桶内乃是一片黑浑浑的药水。

“你怎么了?”

夏筱芙的语气中充满了担忧,她怎么没听说楼湛受伤的消息?

而且就算他体内有顽疾,可他自己说过,近来年已经很少会发作了!

楼湛闻声缓缓的睁开沉重的眼睑,被水雾蒸腾的眸子晶亮深幽,微微一眯,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有件事,我相信你听说的话,一定会很高兴!”夏筱芙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顿时让楼湛半垂着眼睑,在她所看不到的眼底深处,划过了一抹嫌恶。

而正因为夏筱芙的不成熟,所以她自诩聪明的继续说道:“我方才在未央宫,听说苏苓被母皇给抓进宫了!这事,你打算怎么做?”

毫无头脑的夏筱芙直接看着楼湛就自顾自的说话,仿佛对他正在以药物疗伤的场面视而不见般。

这一点,楼湛心里对夏筱芙的嫌弃更加浓厚了几分。

如此,在听到她这样的询问之后,楼湛苍白的唇角微扯,带着几分慵懒的掀开眼睑,道:“苏苓被抓?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

这是二更,三更稍候!爱你们~群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