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四一:总是有人不长眼

“你是说,花凝和花裳都来了?”

筱雪因苏苓的话而心生感动,但是转年之际,忽然想到苏苓之前提及的花凝和花裳,语气中同样也有些难掩的诧异。

本来当天晚上她被母皇给囚禁之后,花凝和花裳就不见踪迹,而她也一直神在蓬莱阁,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过什么。

如果真的如苓子所说,她被救后,花凝和花裳一同出现,听起来好像没什么不同,可是现如今她已经不敢轻易相信别人,而且她直觉上苓子这样说,就肯定是存在问题的!

所以,事到如今,她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是却绝对会选择相信苏苓!

闻言,沉默中的苏苓点头,“昨晚上救你出来,在囚宫内也没有发现她们两个的踪迹。不过也可能是最近我们都只顾着找你,所以忽略了她们两个!

可是,你想想,你昨晚上才被我们救出来,结果今天清晨她们两个就开始在街头询问你的下落,这似乎不合常理!

如果我是女皇的话,本应该会利用你的人来对你进行威胁,但不大可能会将她们放了,反而来寻找你!

所以,我才会觉得有古怪,在她们来了之后,我让包小三和碧娆看着她们,暂时没让她们来见你!”

说完,苏苓便仔细的打量着筱雪的神色,而她郑重其事的语气,其实也是在提醒筱雪,花凝和花裳的出现,可能是个阴谋。

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是她们不得不防!

毕竟苏苓还没有告诉筱雪,昨晚上他们是当着女皇的面,在凰老三和女皇周旋的时候,凰胤璃从暗处带着筱雪逃脱的,虽然没有被女皇正面看到筱雪被救,但任谁都知道,这件事肯定和他们逃不开干系!

彼时,始终稳坐的chuang头的筱雪,暗暗的思忖着苏苓的告诫和她所说的问题,一时间竟也心生怀疑,不是她觉得自己的人会叛变,而是眼下的形势恐怕容不得她们继续故我!

走到今天,她也才算是真正的了解到母皇的为人,或许亲情这类的情谊,在她的心里真的一文不值!

见筱雪不说话,苏苓也不想将太多的问题都堆积在她的心头。

是以,苏苓很快就故作轻松的拍了拍她的素手,说道:“这些问题你就先不要想了!先养好身子要紧!

你现在体内有热度未清,待临风找回来雪莲花后,你身子复原再解决这些也为时不晚!先好好休息吧!”

苏苓早就看出筱雪虽然精神恢复了少许,但是她仍旧在强撑着意志的事实,所以紧接着她就以不容置疑的态度,强行让筱雪再次平躺在软榻上。

在两人默默相视的片刻后,眼看着筱雪的眼睑越来越沉重,直到她的呼吸渐渐平稳,苏苓才幽然叹息一声,眸光有些苦涩的看着她,随后浅声踱步走出了厢房。

房间内,被楼湛撞开的窗棂外,不停的拂过清风,而随着清风的缱绻柔姿,吹乱了筱雪脸侧的碎发。

*

南夏国皇宫

早朝过后,在夏绯绵回到未央宫正殿,方坐稳在上首,紧接着桌案边的茶杯就被她狠狠的扫落在地。

刺耳的碎裂声惊了满殿的男仆,所有人顿时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喘!

一侧,闻声而至的悦嬷嬷,甫一入内就看到夏绯绵冷凝的脸色挂满了不悦,不由得小心翼翼的上前,低声问道:“陛下,发生什么事了?”

闻声,夏绯绵冷意沉凉的眸子斜睨着悦嬷嬷,随后唇角讥讽的翘起,问道:“侍夫是怎么进去囚宫的,你可查明原因了?”

骤然被询问,悦嬷嬷的表情上闪现出一抹惊慌,随后低头颔首,“陛下,还没!此事却有蹊跷,下官正在加紧调查!”

“调查?你告诉朕,你要怎么调查?今日早朝,刑部的尚司说,囚宫内所有相关的女官,全部在昨晚上离奇身故,这件事你要怎么解释?

昨晚,朕就让你去调查!你告诉朕,为什么她们都死了,而你又干什么去了?嗯?你说!”

夏绯绵的语气幽冷,而且连她的眼眸中都闪现出火光,显然此时对悦嬷嬷是相当的不满意。

诚然,悦嬷嬷在夏绯绵的质问里,不由得回想起昨晚上的荒唐行径,这才发觉她不过是纵欲一次,竟然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立时,悦嬷嬷惊慌失措的跪在地上,恨不得将头低垂到大理石地面上,诚惶诚恐的说道:“陛下饶命,此事是下官的失误,但是还请陛下给再给下官一次机会,这件事下官一定会调查个水落石出!”

悦嬷嬷在告罪的时候,忽然间发现,她好像还是不够了解女皇!因为她一直以为,自己身为女皇身边的首席女官,身份自然要比别人高贵不少。

可是面对方才女皇的质问,她才明白,有些人的权威是容不得半点沙子的!甚至不管是何等的亲信,但凡是犯了错,她连一丁点的旧情都不会顾及!

夏绯绵垂眸睇着悦嬷嬷卑微的姿态,涂着丹红的唇角微微一侧,眼眸内也闪现出精光,旋即随手带动衣袖挥舞了一瞬,漠然的说道:“朕只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你还查不出任何有用的线索,那么朕的贴身女官之位,你就可以退位让贤了!”

夏绯绵的语气和表情中,不难看出她对悦嬷嬷的威胁之意,而就是她这样先抑后扬的举动,也的确是给悦嬷嬷敲了警钟。

在悦嬷嬷仿若自己是戴罪之身般,小心谨慎的离开未央宫正殿后,夏绯绵烦躁的看了一眼殿内跪着的其他人,随即冷声说道:“都退下吧!”

“是!”

所有人退下后,夏绯绵单手支着额头摩挲了片刻,半饷再次抬眸看着空旷的未央宫,忽然间一股子孤寂感油然而生。

很多年前的往事,也再次浮现心头。

“帝君驾临!”

在安谧的未央宫内,静静回忆着往事的夏绯绵,猝然听到门殿外的宫人喊了一声。

顿时双眸一眯,唇角也挂满了似笑非笑的神色,望着大殿的正门,眼看着身着金乌软银锦缎的男子信步走来,不由得戏谑道:“难得帝君不礼佛事,竟有空来朕的未央宫!说起来,也算是稀客了!”

夏绯绵对待帝君的态度着实有几分诡异,而门外缓缓走进的男子,却是目光柔柔轻缓的看想她,眼眸中带着说不出的异色,微微颔首,声音如濯濯涤荡的清泉般撩拨人心:“陛下严重了!”

*

离开筱雪的天字一号房之后,苏苓站在门口四下看了看,随后踌躇了一瞬,便不再犹豫,直接走向了凰老三所在的房间。

但是还没走进,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酒坛砸在地面上的响动,正惊讶的猜测凰老三和凰胤玄是不是喝大了的时候,就听:“好!说得好!不愧是老三!我这么多年漂泊在外,还真是很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喝酒了!”

旋即,凰老三的声音低沉悠扬的传来,“想回去没人阻拦你,是你自己放不下而已!”

“老三!有些事情知道就行,别总是说的那么清楚!有一句话你没听过嘛,看透不说透,继续做朋友!

就齐楚皇宫里那种氛围,这辈子就算求我,我都不会回去!更何况,你们的母后,有多不待见我,你还能不知道?”

凰胤玄这话说的,似乎充满了讽刺,但是仔细的辨别之后,仿佛又能从里面听出许多身不由己的无奈。

大家都是有故事的人,但是凰胤玄的出现,可以说就是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就算苏苓想要置之不理,也是不可能!

站在门外,听着两兄弟之间不停的交杯换盏,苏苓一时间又不想进去打扰他们,许久未见的兄弟,即便不是亲生,但是也一脉相融,她觉得她进去应该会有点多余!

“你怎么不进去?”

本来就觉得自己多余,但是还总有人不开眼的在此情此景下打扰了苏苓的想法。

侧目一看,就恰好被凰胤璃脸上的银色面具晃花了眼,旋即苏苓没好气的说道:“管着吗?”

凰胤璃:“……”

他总觉得,最近苏苓弟妹对他的态度有点古怪,甚至还经常没好气和他呛声。

不过,转念一想,说不定他现在带着面具,弟妹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呢?

在心里给自己找个台阶,同时顺便安慰了自己一瞬之后,凰胤璃便调整好情绪,边往厢房走去,边说道:“都是自己人,进来吧!”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爱你们,群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