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四零:筱雪的存在直接影响到帝君的地位

筱雪重病期间还如此八卦的心思,苏苓感觉也是没谁了,顿时以一种讪笑的表情,反驳道:“拉倒吧!老凰家的人,绝对超过五个!你这消息不准!”

听见苏苓明显不屑的语气,筱雪一时间也有些哑口无言,不过打从刚才凰胤玄出现之际,她就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毕竟从来都是只听其人不见其容,好奇心大家都会有的!

少顷,苏苓流连辗转的凤眸忽地看到了软榻一侧的矮桌,见上面所摆放的瓷碗内已经空空如也,这才再次将视线看向筱雪,同时俏脸上带着一片古怪的笑意,问道:“药膳都吃完了?是不是很甜?”

筱雪一愣,咂巴了两下嘴角之后,蹙眉回答,“甜个脑袋啊!特别的苦,要不要你也尝尝!”

苏苓浅笑摇头,“你可别装了!你昏迷的时候,我废了那么多的话,才让你喝下了两口,但是刚才某些人进来之后,你连汤带水都给喝了,还说不甜?看来这喂药还是需要特定的人来做更合适呢!”

这等调笑的语气,让筱雪的脸蛋微微飞上了红霞,但是很快她就低垂着双眸,唇角也似乎闪现一抹苦笑,在苏苓的观察下,她沉默了良久,随后语气不乏幽怨的说道:“他真的来了?”

“你没看见吗?筱雪,说实话,虽然我心里对他的态度还是有所保留,但是我也不能否认,在囚宫里的时候,他所表现出的着急和担心,是很明显的!有些事情也许真的不能看表面,你说呢?”

苏苓此时心里极力的想要告诉筱雪关于她和凰胤璃身世的问题,但是转念一想,如今她身姿这般虚弱,若是真的说了什么她无法接受的事情,最终导致她病情加重的话,那她也会后悔不迭的!

其实,身为南夏国的太女,筱雪本身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和身为储君需要承担的责任,所以当她心思细腻的听出苏苓话中有话的时候,只是微微怔愣了一瞬,随后就诧异的看着她,浅声问道:“苓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闻此,苏苓心头一惊,她早就知道筱雪聪明,但是她才表露了一点,就被她有所察觉,这不太好吧!

心里踌躇着该如何告诉筱雪,凤眸轻眨了两下之后,就听见苏苓话锋一转,道:“筱雪,你和你皇爹关系怎么样?”

在苏苓心里,她一直觉得南夏国的帝君应该会知道所有的内幕,当然前提是真的有内幕的话!

所以此时苏苓以另一种方式询问筱雪,同时也在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开口!反正,她总不能没头没脑的告诉筱雪,她和凰胤璃很可能是同母异父的亲兄弟吧!

这听起来也太扯犊子了!

筱雪眼眸中噙满疑惑,虽然已经将苏苓的话放在心上,但是也没有追问,直接回答道:“皇爹跟我关系很好啊!你怎么会问这些?难道你见过我皇爹了?”

苏苓摇头:“没见到!但是这次你被囚禁在囚宫内,你皇爹功不可没!”

话落,苏苓清楚的发现,筱雪的脸颊上一闪而过的惊讶,虽然是转瞬即逝,可仍旧被她捕捉到。

筱雪这样的表现,她是否可以猜测,这位帝君和筱雪平素的关系,其实并不是十分亲厚!不然,筱雪是不会有这等表现的!

如此一想,苏苓也没有任何隐瞒,直接将囚宫内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筱雪。而在她诉说的过程中,筱雪的表情始终蕴含着淡淡的惊讶,甚至在她的双眸中,还不停的闪动着某种异样的情绪!

待苏苓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清楚的告诉了筱雪之后,半饷都没有得到她任何的回应,也许是身子还很虚弱,所以筱雪始终靠坐着没有任何动作。

不多时,筱雪从怔忪中回神,一抬眸就看到苏苓有些担忧的眸子,这才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听你说这些,我只是挺惊讶的!其实……怎么说呢,皇爹对我可能是寄予厚望吧,所以,如果我出事了,他可能也会受到牵连!

毕竟……呵呵,我曾经听说过,皇爹之所以会成为帝君,就是因为母皇生下我的时候,发现我是个女孩,而他也因此才变成了南夏国的帝君!严格意义上来讲的话,我的存在是间接影响到皇爹的地位的!”

在筱雪这样的阐述中,就算苏苓不愿意多想也是不可能了!而此时,她忽然感觉,帝君这次会出手相助,可能真的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样。

尤其是筱雪说,她的存在是直接影响到帝君地位的,这样一来,反倒是让苏苓感觉到有些地方或许真的存在问题。

但是……

不管如何,在一切都没有明朗的前提下,她还是不想将所有的事情都摆在明面上,因为一旦这样,对如今懵懂无知的筱雪来说,也是极其不公平的!

苏苓的沉默,很快就引起了筱雪的警觉。虽然还虚弱,但是在方才楼湛给她的刺激以及凰胤玄带给她的好奇之后,筱雪反而感觉自己的精神充沛了不少。

在盯着苏苓的表情良久之后,筱雪眼眸一暗,问道:“苓子,你是不是真的有事瞒着我?如果是事关我的,你可以告诉我!咱俩之间没有秘密,而且如今我也到了这种地步,不论什么事情我都是能够接受的!”

眼看着筱雪打有一种破釜沉舟的态度,苏苓更加确信,这件事短时间内,是不能告诉筱雪的。她其实也是希望筱雪能够快乐,如果眼下凰胤璃的出现能够给她一团乱的生活添加一些色彩,她反而觉得这对她的病情是有好处的!

所以,在苏苓收敛了所有的情绪之后,不由得面含戏谑的看着筱雪,说道:“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不过,我倒是好奇,你的病情这么快就有所好转,是不是有什么好处发生?”

望着苏苓面色上狐疑又明显揶揄的神色,筱雪似乎放了心般的剜了苏苓一眼,随后撇撇嘴,说道:“我能有什么好事!当初他做事绝情毫不顾忌,现在不过是一碗汤药而已,你认为我在经历了这么多以后,还能因为他的一点点改变,就开心的像个小女孩吗?别扯了!”

虽然筱雪在极力的否认自己打从心底里漾起的开心,但在苏苓明前,她的心境依旧如同她的眼眸一样,纯洁又纯粹。

不过,苏苓也不想再次打趣筱雪,暗暗想了想事情的经过之后,便面色一冷的问道:“你为什么会被女皇给关在囚宫?而且当时我们进去救你的时候,并未发现花凝和花裳的行踪!

但是就是不久前,她们两个主动找到这里,所以我将她们安排在不远处的厢房,你想见她们吗?”

苏苓充分的表达出对筱雪的尊重,花凝和花裳说到底都是她的贴身女卫,至于如何处置或者如何抉择,她自然要交给筱雪去处理。

只不过,她是有必要需要认真的了解,到底筱雪和女皇之间发生了什么,最后才会狼狈的被囚禁在蓬莱阁内!

筱雪闻声表情一凛,随后唇角浮现出轻嘲,双眸则看着自己互相摩挲的指尖,细声低语道:“母皇如此对我,其实我也没想到!那天晚上,你被悦嬷嬷带走之后之久,她就再次去而复返!

后来我被她带到了母皇的后殿,待母皇回来之后,她又说起娶了楼湛的事情。当时我可能是过于激动,所以和母皇大吵了一架,因为我从来没想过要娶了楼湛,或者说我从没想过要娶任何人!

结果,我的激动激怒了母皇,当天晚上我就被她命人关进了囚宫,这一呆就是整整三天。我以为母皇是疼我的,所以我想以绝食来抗衡她的决定,但是事实证明,我还是错了!”

筱雪自嘲的语气,让苏苓颇为心疼,也许是因为筱雪对母皇之间存在的母女情谊,所以在事发之后才会给她如此大的打击,也或许是因为娶了楼湛会直接导致她和凰胤璃的关系彻底迸裂,总之不管如何,筱雪这次和夏绯绵抗衡,可以说是两败俱伤。

不多时,苏苓幽幽的叹息了一声,看着筱雪眼底浮现出的惆怅和悲戚,便伸手拉住了她有些凉意的指尖,安慰道:“别想那么多,不管如何,我们都在这,只要是你不想做的事情,就算是你母皇也不能逼你!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