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三九:你就当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吧

听到筱雪的话,楼湛的眼眸似乎轻闪了一瞬,但也很快就归于平静。坐在软榻边,他仔细凝望着筱雪的表情,旋即骤然冷笑道:“太女,其实你应该知道,一个女人过于聪明的话,可能不是什么好事!

很多事情,就算你明白其中道理,但是看透不说透,或许也不失为一种上上之选!”

楼湛的语气中带着轻嘲,而筱雪此时已然开始有些混沌的望着楼湛不算清晰的脸颊,沉沉的吸了一口气后,筱雪将自己的指尖狠狠插在掌心之中,强迫自己镇定起来,说道:“楼湛,不管你和母皇或者和我某个妹妹之间有怎样的联系,但是你记住,只要我还是太女一天,南夏国太女侍夫的位置,就不可能是你!”

闻此,楼湛讪笑,“怎么?即便你仍旧是南夏国的太女,难不成你当真想将太女侍夫的位置让凰胤璃来坐?凭借他的身份,你认为可能吗?”

楼湛如此嘲讽的态度,虽然对筱雪不会造成过多的影响。但是真正让她为之心惊的,是他提及到凰胤璃的事情。

她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但是直到此刻,她发现好像所有人都知道她内心真正的想法,可唯独凰胤璃仿佛置身事外一样,这种感觉,用苓子的话来说,就是真的很炒蛋!

见筱雪因为自己的话,表情浮现出一抹惊慌,楼湛也瞬时含笑的继续开口:“太女,其实仔细想想,娶了我未必不是好事!或许,我并不会对你的事情有过多的参与,而且凭借你的身份,也注定你这一生不可能只有一个侍夫!你认为呢?”

‘嘭——’

在楼湛话落的瞬间,一声如惊雷般的震动猛然间从房门处传来,甚至于毫无准备的筱雪因此而颤抖了一瞬,就连楼湛都是惊诧的看向门扉,待见到来人之际,只感觉眼前一抹素色衣袂划过,随即唇角就被人大力的打了一拳!

紧接着,耳边就响起苏苓震怒的吼声,“楼湛,你特么还真是不要脸!身为一个皇子,你能把这么不要脸的话说的如此冠冕堂皇,你也是没谁了!”

也许楼湛从来没想过,苏苓发飙后能有这么巨大的潜力,甚至于在她一脚踹开门扉的时候,他才察觉到周遭异样的气氛。

这一刻的苏苓,若是说她毫无内力傍身,他都感觉有些不敢尽信!

但事实如此,原本苏苓看着凰老三和凰胤玄之间针尖对麦芒的冷肃感有些疲累,所以才想着来看看筱雪和凰胤璃发展到什么地步。

结果这一出房门,就看到凰胤璃的身影正好消失在酒楼的楼梯拐角处。而她自然也没想到,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见楼湛说了那么一席话,简直不是人好嘛!

面对震怒中的苏苓,楼湛的表情上呈现出短暂的诧异,当然唇角上的疼痛也在提醒着他,方才他挨了结结实实的一拳。

软榻上的筱雪,在看到苏苓出现的时候,脸颊上顿时柔光一闪,那种无以言说的信任感充斥在心头。

如今,她感觉整个天下,能够真心对待她的人,只剩下苏苓了!

转眸的瞬间,苏苓恰好就看到筱雪眼角闪烁的泪花,氤氲的双眸和红润的鼻头似乎也在告诉她一个事实,刚才筱雪痛哭过!

难不成是被楼湛这个孙子给弄哭的?!

尼玛的,忍不了了!

苏苓现在全身心的在为筱雪心疼着,更何况她一心一意的想将筱雪从痛苦的深渊里拽出来,结果楼湛这孙子反而在这给她添堵,这是人干的事吗?

“楼湛,你丫给我去死!”苏苓的脾气来得快,而且怒意十足,当下在她喊了一句之后,立马就对着楼湛虎虎生风的出拳,每一拳都带着巨大的力道,甚至让人惊叹她一个娇小的女人身上,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或许在外人面前,楼湛永远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但是面对苏苓如此步步紧逼,楼湛虽未还手,可也在小心的防备着她。

“尘王妃,难道在下说的有什么不对吗?”在楼湛躲开苏苓的一记重拳之后,便站在她不远处,语气还带着戏谑的询问了一句。

此时,他这种明显在和苏苓打趣的态度,更是让她有些忍无可忍!

刹那间,苏苓感觉自己全身都充满了愤怒的力量,眼看着楼湛那张欠抽的笑脸,恨不得上前撕了他。尤其是他这样的语气出口之后,苏苓俏脸寒霜带雪,凤眸内如淬了毒般阴鸷的睇着他,小脸一片俏白的说道:“楼湛,是男人你就跟我比试比试!”

不是她小看楼湛,也不是她对自己有信心!而是在这种情况下,楼湛不和她直接比试,反而在不停的寻找闪躲的空挡,这让苏苓更是怒火中烧!

“尘王妃,你知道的,在下永远不会对你动手!否则,昨晚在未央宫偏殿,我既发现了你的行踪,却仍旧没有告诉女皇,难道你真的以为我是那种人?”楼湛在说话的时候,眸子紧紧的盯着苏苓的脸颊,好似企图想在她的表情中看到些许的不同。

奈何,此时一颗火烧火燎的心脏都快被楼湛的做法给气炸了的苏苓,根本就没心思去理会他话中的深意,在他说完等待回答的时候,只听苏苓怒骂了一句,“我以为你奶奶个嘴!”

这话虽然比较糙,但这就是苏苓的真性情!

她怒,就骂;她高兴,就大笑!

随着话音落地,苏苓的小身板再次以一种绝佳的速度直接冲向了楼湛,甚至在他还噙着几许打量的神色中,眨眼间就窜到了他的身前,小手成拳依旧带着强有力的劲风,再次往他的脸颊上招呼而去!

千钧一发之际,楼湛望着苏苓愤怒到极致的脸颊和她噙满了怒火的双眸,有那么一刹那的光景,他想着就此出手解决这一切。

奈何,事情总是有意外!

凭借方才苏苓一脚踹开门而后又对着楼湛各种怒骂的声音,这一切早已经被相隔不远的凰老三听在了耳中。

所以当凰老三快速的闪身出现在房门边,恰好就看到了苏苓对着楼湛出手,而楼湛的掌心也正在酝酿着劲气,这场面让凰老三看见,那还得了!

现在苏苓在他心里,那就是女神!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

更何况是看见楼湛想要对自己的女人出手,凰老三的气势顿时凌空一变,身形如鬼魅般瞬息就闪到苏苓身侧,在铁臂狂揽着她带到自己怀里的瞬间,他的掌风凝聚了难以想象的力道,直接毫不留情的就砸在了楼湛的胸口之上。

眼见楼湛被他一掌给打的倒退不已,甚至最后还狼狈的撞到窗棂边,哪怕极力隐忍,但是嘴里还是被迫吐出一口鲜血。

再次阴冷的抬眸相望之际,就发现凰老三早已经带着苏苓闪到了软榻一侧。而且,此时的他是以一种决然的保护姿态,将苏苓护在身边,特别是他那双阴测测且冷漠寒凉的眸子,看一眼就宛若置身于冰天雪地的寒风中,令人浑身肃然战栗。

楼湛此时捂着胸口靠在窗边,脸色也是愈发的苍白。而凰老三则浑身气势大开的凝望着楼湛,满目的阴鸷和漫天的煞气,几乎将整个房间都冻结成冰。

良久,厢房内没有半点声音,就连软榻上的筱雪都因为凰老三的出现而心惊不已,在如此震惊的场面中,她努力撑起自己的身子,要不是身体原因不允许,她真的很想为他鼓掌叫好!

表兄,你老霸气了!凰三哥,你老霸道了!

“老三,你这么欺负一个病鬼,不太好吧!”当凰胤玄明显看好戏的语气从门扉处传来的时候,苏苓顿感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在疯狂奔腾。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为毛事情一件接一件就是不停歇?

凰胤玄来了也就来了,可为毛楼湛会出现在筱雪的房间里?

而且听听他刚才说的是什么屁话?一个祈求以嫁给女子来达到目的的男人,还能不能有点自尊心?

脸呢?

凰胤玄的出现,虽然不合时宜,但是也的确成功的打破了厢房内有些讶异的沉闷气氛。楼湛眼看着凰胤玄出现,虽然对他感觉到陌生,可他心里也明白,此地不宜久留,所以在看到凰胤玄的刹那,他强行运功迫使自己直接旋身撞碎了窗棂,夺路而逃!

显然,他的逃跑是明智的选择,否则苏苓可不敢保证,下一刻是否会让凰老三直接灭了他!

楼湛破窗而逃之后,凰老三的气势才渐渐开始收敛,而苏苓也闻声回眸,见凰胤玄不请自入,不由得问道:“二王爷随意出入女子闺房,不太合适吧!”

苏苓的语气不佳是必然的,毕竟在经历了楼湛这件事情之后,她便对这些目的不明的人,心里产生了极度的反感!

当然,如果凰胤玄有那个觉悟的话,那他就不会出现在酒楼之中!面对苏苓的质问,他反而闲庭自若的漫步而入,一脸的络腮胡子虽然令人无法揣度他的心思,但他的双眸中噙着的讥诮,谁都看的明白!

眼看着凰胤玄漫步的举动如此不恰当,不等苏苓继续说话,软榻上的筱雪一听见二王爷的称呼,顿时有些好奇。当下也不管自己的身子能否承受的住,直接就撑着手臂往软榻边侧了侧身,抬眸的瞬间,恰好就看到一双冷光幽幽的眸子,而后就感觉,面前这个穿着麻衣的猴子是从哪个山里跑出来的?!

如果凰胤玄知道筱雪此时的想法,估计要哭死了!

不过,也就是在筱雪如此脆弱的情况下,撑着身子透过软榻的帐幔看他的一眼光景中,凰胤玄的眸子一紧,一瞬不瞬的看着筱雪水光润润的眼眸,只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头划过,只需一眼,就已经扎根落地!

是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叫做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这,便是凰胤玄此时的感觉!

而正当筱雪还在打量眼前这只猴子是哪里来的救兵时,始终观察着凰胤玄的苏苓,就感觉他的眼神不太对劲,显然她也没有多想,只是很快就走到软榻边,将筱雪的身子扶正,随后挡在她的面前,对着凰胤玄说道:“二王爷,看过就走吧!”

凰胤玄的视线骤然冷肃,眯着眸子睇着苏苓,锐利的眸子恨不得在苏苓身上砸两个洞一样。

看到凰胤玄这样的态度,凰老三顿时不高兴了!想都不想直接就挡在了苏苓的面前,同样倨傲的表情望着他,薄唇紧抿着不悦的弧度。

当然,哪怕苏苓挡在自己的面前,而凰老三又挡在苏苓的面前,可这依旧无法阻止筱雪对凰胤玄的好奇。

她猜想,这个男人应该就是曾经经常听说的凰家老二!只不过,据闻他很早就离开了皇宫,甚至他对于整个齐楚皇宫来说,也是个较为秘密的存在。

凰胤玄深知自己此刻是不受欢迎的,但是心里有些刺痒的感觉,还是让他没有动身。和凰老三不相上下的身高,彼此相对而立的时候,气势上几乎是同样的桀骜不驯。

甚至一个冷漠,一个倨傲,兄弟俩脸上的表情都是十分相似的!

这兄弟俩就这么站在半天,谁都不说话,但是暗中较劲的感觉,还是让人能够明显的察觉到。

苏苓此时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额头,透过凰老三的肩膀看向门外,就发现玉树那个二货正躲在门外远处看着热闹。

你说气人不气人!

再转身看看身后的筱雪,苏苓这才察觉,她的目光竟然一直都游移在凰胤玄的身上!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别看了,还不躺着!”苏苓回身就对筱雪告诫般说了一句,随后见她气色似乎好转了不少,不禁暗忖道,看来凰胤璃的出现的确有效果啊!

但是苏苓哪曾想过,筱雪气色的转变,完全是因为之前被楼湛给气的,再加上此时因为凰胤玄的出现,彻底勾起了她的好奇心,所以短时间内她反而忘却了那些让她伤心悲凉的往事!

不过,若是苏苓知道这些,估计得气死!

当筱雪见到凰老三和凰胤玄依旧不遑多让的对峙时,这才拉着苏苓的袖管,将她拽到自己的身边,同时低声问了一句,“他是谁啊?”

苏苓一听,表情不悦的嘀咕道:“你管他是谁!你就当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吧!”

筱雪:“……”

苏苓和筱雪的说话声音本就不大不小,而凰老三和凰胤玄又近在咫尺,自然能够听个清楚明白,所以某位*的三爷听到苏苓这样的解释,顿时面色上有阴转晴的架势。

而凰家老二一听这话,不高兴了!他不就是脸上有胡子麽!哪像猴子请来的救兵?再多说一句,猴子请来的救兵到底是个什么鬼?!

“喝一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知道凰胤玄突然开口看着凰老三挑眉说了一句之后,苏苓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明明上一秒还是针锋相对呢,下一刻就能如此淡定的说喝一杯?你当这是拍电影呢!

自然,苏苓心里是不太了解凰胤玄到底在齐楚国是个怎样的存在,所以当她听见凰老三以同样不屑的语气说道,“就一杯?”

至此,苏苓感觉自己不是整个人不好了,而是感觉整个人生都灰暗了!

这老凰家的男人,简直就是个奇葩大家庭啊!

当这兄弟俩一前一后离开天字一号房的时候,苏苓看着他们的背影久久没有回神,这日子还真是扯淡的过啊!

恢复了少许力气的筱雪,见苏苓怔忪的看着门扉,不由得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结果只看到敞开的门扉上印着一个明显的脚印,其余皆无。

蹙眉推了推她的臂弯,“喂,苓子?喂!!!”

“啥?”苏苓惊诧的回神,见筱雪的脸色竟不似之前那般苍白,这才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问道:“你好些了?”

“没啥事,还死不了!就是这几天给饿蒙圈了!”

苏苓:“……”

“你先别管我,刚才那个人,真的是凰家的老二?好神奇啊,听说他很小就离开了皇宫,而且据闻见过他的人不超过五个呢!”

筱雪重病期间还如此八卦的心思,苏苓感觉也是没谁了,顿时以一种讪笑的表情,反驳道:“拉倒吧!老凰家的人,绝对超过五个!你这消息不准!”

********

更新完毕!二更合并为一更!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