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三八:是梦境还是现实?

“璃哥……”

忽地,当凰胤璃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时候,从软榻上骤然传来一声低浅的呼唤,而这样的称呼,也惊醒了他的神智。

也许是思念过久,也许是被筱雪的事情冲昏了头脑,所以当凰胤璃毫无预警的侧目时,恰好就看到了正浅眯着双眸,逐渐清醒的筱雪。

几乎的下意识的动作,他想要将自己依旧停留在筱雪脸颊上的指尖收回,奈何此时虽然还有些朦胧之感,但是凰胤璃那张魂牵梦萦的脸孔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筱雪还是过分激动的将他的掌心牢牢的抓在手中。

从来没想过,她大病一场,竟然真的会在梦里见到她!

不得不说,筱雪在感情中,也是个不自信的主!特别是在被凰胤璃多次的伤害后,她早已不相信自己还能得到曾经梦寐以求的一切!

所以,眼下她自以为还在梦中,所以拉着凰胤璃的手,用力的贴近自己的脸颊,细细研磨的同时,伴随着喘息说道:“璃哥,能再见到你真好!我以为这辈子我都不会再梦见你了!”

凰胤璃怔忪的光景中,恰好听见筱雪这样的话,所以心下顿时有些失望,但是更多的却是庆幸。

也许,现在这种情况,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合适的!

毕竟,他不能在她重病期间,还是依旧故我的伤害她!哪怕他早已经想到,或许在他回国之后,还会有更多的麻烦等着他,所以现如今他反而更加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感觉好些了吗?”凰胤璃感受着从筱雪指尖上传来的颤抖,不由得轻声低沉的询问了一句。

筱雪闻声点头,其实她现在也不知道今夕是何夕,只是她印象里,隐约记得在自己最难受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一个带面具的人。

而她下意识的就感觉那个人是凰胤璃,毋庸置疑,她就是如此的断定!

“吃点东西,好不好?”凰胤璃以极尽可能的温柔语气对着筱雪诱哄般的说着,甚至连他自己都想不到,他还能有这般温雅的一面。

所有人都以为齐楚国的太子温润谦逊,但是却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股子里的冷漠和漠然,其实不必老三少!

凰胤璃的温柔相对,让筱雪很快就红了眼眶,天知道她曾经期盼的一切如今就摆在眼前,而这种感觉就仿佛你早已对世事没有任何怀念,但却偏偏在绝望的时候生出了希望。

听到凰胤璃的话,筱雪努力的想要撑起身子坐着,现在她也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总之在凰胤璃面前,她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太女,反而是一个一心期盼心爱之人能够给她回应的小女人!

凰胤璃见筱雪柔弱的靠坐在一侧,心里忽然间产生了浓烈的负罪感,尤其是她失去了颜色的脸颊和依旧苍白的红唇,几乎让他给她喂药膳的举动都尽可能的小心翼翼。

“璃哥,我是不是做梦?”

此时的筱雪如同所有女子一般,如履薄冰的询问着凰胤璃,那股小心谨慎的态度,或者生怕自己说错话的惶恐,几乎刺痛了凰胤璃的内心!

再一次,他感觉命运不公,很不公平!

半饷,筱雪并没有得到凰胤璃的回答,索性她也不再多问,一双噙着沧桑的眸子只是紧紧的盯着凰胤璃,不管他手中递给来的药膳有多么苦涩,可她都能如同喝蜜一样甘甜!

“睡会吧!你现在很虚弱!”待剩下的药膳都被筱雪喝完后,凰胤璃拿着丝巾温柔的擦了擦她的嘴角,随后低喃一声,便作势要将她放平在软榻上。

此时此刻,筱雪感觉内心里充满了无与伦比的满足,所以不管凰胤璃说什么做什么,她都听之任之。

直到她在凰胤璃温柔的视线中再次渐渐昏睡之际,侧身而卧的瞬间,在凰胤璃看不见的地方,从她的眼窝处慢慢滑下两道泪痕。

她就算再过虚弱,又如何能够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方才的一瞬间,她之所以会问出一句,就是想听听他要如何开口。结果,他以沉默给了她最佳的答案。

既然他始终不能给她承诺,甚至从来都不肯开口诉说他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那么又何必一次次在她决定远离的时候,又将她脆弱的内心再次拉拢到他的身边。

这次,如果不是母皇对她做了这么多事,她可能真的不会感觉如此疲累!她一直以为,就算全天下都背负了她,可是她还有一个南夏国可以回来。

但是偏偏,她曾经以为最牢固的亲情,最终却成为击碎她一切幻想的致命武器。

她甚至都不敢想象,以后的自己要何去何从!

彼时,凰胤璃依旧孤坐在软榻边,见筱雪呼吸已然平稳,眉宇间不由得闪过一抹力不从心!很多话其实他真的很像说出口,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筱雪的身影透露出的单薄和孤寂,让他很想很想将她融入怀中,可最终他除了无力还是无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昏昏沉沉间,筱雪听见了门扉的响动,神智稍微清醒过后,才缓缓转过身子。当她看到软榻边已经空无一人的时候,唇角闪现出一抹自嘲的苦笑。

他这次来南夏国,也许是因为心生内疚,所以才会对她百般照顾的吧!

她犹记得,在昏迷之中,好像听到了苓子跟她说的话,可惜这次连苓子都失算了!

“你说你这是何苦呢!”忽然间,当筱雪略有些迷蒙的眸子正望着软榻上的帷幔时,从紧闭的窗口处蓦然传来一阵清风。

而随着清风出现的人,映入筱雪眼帘之际,就让她的情绪产生了剧烈的波动。

“怎么是你?”

筱雪眼看着楼湛突然间出现在自己的房中,一股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愤怒几乎让她无法抑制的燃烧着自己。

一切的一切,如果不是楼湛的话,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楼湛似乎已经习惯展现给众人一种病弱的姿态,所以他的身后永远都挂着披风,随着窗口的清风吹入,他身后的披风也在静静的浮现涟漪。

见筱雪的眼底闪现出对他的抵触和抗拒,楼湛很快就自若的坐在了她的chuang前,随后轻声说道:“为何不能是我?你现在把自己弄成这样,可曾后悔?”

筱雪闻言冷笑,“后悔?我凭什么后悔,如果变成这样就能断了母皇让我娶你的念想,我又何乐而不为?楼湛,如果当初我就知道你是这种小人的话,我一定早齐楚国就杀了你!”

闻此,楼湛的表情无异,但是唇角却如沐春风般划过浅笑,随后依旧不卑不亢的回答:“杀我?你不会!太女,你可曾想过,如今你变成这幅天地,最后除了会让仇者快,还能有什么作用?

你以为,你以绝食抗衡女皇,就能让她打消了娶我的念想?那你也太小看你的母皇了!且不说娶我与否,单单是楼越国的半壁江山,就足够让她为此付出一切的代价!所以,你是否娶我不重要,重要的是娶我的是你的身份!

当然,如今你和苏苓他们同流合污,说不定女皇一气之下,将你的太女头衔给削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这次的做法,可能真的会奏效!

但是,在下倒是忍不住问一句,太女为了不娶我,到最后反而丢了太女的身份,你认为值得吗?”

筱雪被楼湛犀利的话语打击的有了片刻的怔忪,但也仅仅是眨眼间,她噙着异色的脸颊瞬间惨然一笑,道:“只要不和你同流合污,一切的做法当然都是值得的!楼湛,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母皇之间苟且的事,我不说只是不想让母皇背负上骂名,但是你现在在这里跟我说三道四,你认为你的身份合适吗?

还有,我母皇乃是南夏国的一国之首,做事当然要以国家利益为先,如果真的是楼越国的半壁江山摆在她的面前,别说是她,就算是我,可能也会动心!

所以,你认为你说这些还有用吗?楼湛,你自己对利欲熏心,但是别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太女之位,我可以要自然也可以不要!我若是没记错,在皇宫里面,和你有关系的人,应该不仅仅是母皇一个人吧!

当初在齐楚国的时候,你联合那个女人企图伤害苓子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楼湛,你继续这样下去,难道你就不怕遭报应?”

身体仍旧很虚弱的筱雪,在说完这些话之后,已经有些筋疲力竭,但是为了不在楼湛面前表现出任何异样,所以她软被下的手已然开始紧握,以支撑自己即将陷入昏迷的意识!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