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三四:没脸见人的凰胤璃吃瘪

“太医,她到底怎么样?”彼时,凰胤璃依旧是带着面具,但是他语气中的焦急和迫切也是相当的明显。

苏苓闻言侧目看着凰胤璃,凤眸中也浮现出淡淡的精光,对于他现在这般表现,她可不可以说其实是有些唾弃的。

总觉得,筱雪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和他有绝大部分的关系!

吴太医捋了一把胡须,苍老的脸颊布满了沟壑,连眉宇间的褶皱都在给筱雪诊脉的时候加深几许,听到凰胤璃的询问,吴太医仅仅以目光觑了他一眼,似乎眼神中还传递出‘你话真多’的嫌弃!

随即,厢房中再次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不多时,直到吴太医松开诊脉的手,随后起身径自略过凰胤璃,看都不看他,反而走到了凰老三和苏苓的面前,拱手作揖道:“启禀王爷王妃,太女由于多日未进食,体内虚火上升,且长时间宿在燥热之地,导致肝火过旺,心气郁结难舒,看情形不太乐观!”

吴太医乃是齐楚皇宫整个太医院的院首,此时他面色上的确为难的浮现出凝重的神色,而听见他这番话,不等苏苓开口,一侧的凰胤璃立马上前,直接拉住了吴太医的手臂,问道:“吴太医,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不太乐观?本……我要你尽全力医治她,不管有多难,你必须要救她!”

凰胤璃这时候还在担心自己身份的问题,所以一时间只能局促不安的吩咐着吴太医。可惜,谁让他现在以面具示人,吴太医又是个老古董,面对凰老三他可以卑躬屈膝,但是在看到身份不明的凰胤璃时,语气可就不算和蔼了。

见凰胤璃没头没脑的对自己下令,吴太医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旋即就从他的手里将自己的手臂拽回来,目光斜斜的看了看他,眼底一片‘老夫不认识你’的排斥感,再次整理了衣袖后,便听到苏苓开腔,“吴太医,那你有什么法子能治好她吗?”

吴太医闻言躬身,“回王妃的话,如今太女体内已郁结热毒,而且久未进食,单单这两点就相当棘手!若是想要医治好太女的话,排除热毒才是关键!但是……这热毒如今已攻入她的五脏六腑,想要彻底清除的话,必须以雪莲花辅以夜明砂入药服下,可是……”

“怎么了?”凰胤璃焦急的心里已然让他忘了今夕是何夕,哪怕吴太医再不待见他,他不得已又上前问了一句。

也许是因为凰老三在此的原因,所以吴太医并未有过多的反感表现出来,只不过他听见凰胤璃的询问后,便语气不太好的说道:“现如今气候燥热,雪莲花乃是天池山顶寒冬才会开的花,而且稀少又难得一见,如此难以寻找的药材,又岂是轻易就能入药的!”

凰胤璃再次吃瘪!

虽然苏苓此时也有点小心眼的冷眼旁观,但是筱雪的事情是不能耽搁的,紧接着她立时就看向凰老三,凤眸中还噙着期翼的光泽,“雪莲花真的很难找吗?”

凰老三薄唇微抿,目光微微低垂的望着苏苓,随即伸手温柔的抚平了她柳眉间的燥意,而后骤然开腔,“临风,即刻回府,将雪莲花带回来!”

话落,临风令行禁止的不知从何处闪身而出,随后直接口吻犀利的回答,“回三爷,王府中的雪莲花在一年前,被赫连郡主拿走了!”

苏苓:“……”

凰老三脸颊瞬息一变,一脸墨黑色的表情斜睨着临风,道:“要回来!”

这语气,那态度,别提有多么骇人!

临风怔了怔,旋即立马点头,“是!”在快速离开居安酒楼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跟玉树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自己都变得有点傻了!

刚才那种话,他怎么能当着王妃的面说出来,原来心大漏风这种病,竟然会传染!

玉树,躺的老远,也跑不了中枪的命运!

“王爷王妃,老臣先去给太女抓一些滋补的方子,目前她的情况以药膳来维持较好,且短时间内尽量不要让她食用过多的膳食!”

吴太医细心的叮嘱过后,便走到一旁拿起自己所带来的药箱开始写方子,而他的姿态从容不迫,直接从凰胤璃的身边略过,全当他是空气!

也不知道这没脸见人的男子是谁,看身形和他说话的语气,都让吴太医感觉有些熟悉,但是他那种吩咐似的态度就简直是令人发指!

齐楚当朝的尘王在此,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还如此明目张胆的先声夺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早已将吴太医对待凰胤璃的态度全部看在眼里的苏苓,此时特别想告诉凰胤璃一句话,那就是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

*

翌日

筱雪的事情如今已经告一段落,至少她现在虽然仍旧昏迷,但是已经身在居安酒楼,还有这么多人护着,总归是不会再出什么意外的!

简单的浅眠两个时辰后,苏苓就起身在厢房内开始在筱雪的耳边念叨。

虽说是浅眠,但是她在厢房内一直陪着筱雪,其实也根本就睡不踏实!也许是因为这短短几天的时间内,她承受的太多。

所以哪怕是昏迷中,筱雪的嘴角仍旧不停的嘤咛着。

当碧娆端着熬好的药膳送到厢房时,就看到苏苓正坐在筱雪的身侧,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她苍白的侧脸,眉宇间也噙满了心疼。

“小姐,这是太女的药膳,喂她吃点吧!”碧娆虽然神经大条,但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她还是心里有谱的!

从碧娆手里接过药膳,苏苓用汤匙舀了几下,而后才想起问道:“碧娆,你们怎么出来的?”

她问的,正是碧娆和包小三明明身在行宫,怎么昨晚上他们回来后,就已经身在了酒楼内!难不成……

思绪还有些飘忽的苏苓,没等想到各种可能性,就听到碧娆低声点头,“小姐,是王爷让玉树把我和小三给带出来的!我们回来不久,就看到那个红衣人抱着太女也回来了!”

苏苓疑惑:“那包大呢?”

“包大是自己来的,他现在是皇宫里的男仆,出入还算方便!好像是玉树给他消息之后,他就跟着来了!小姐,太女应该会没事的吧!”碧娆望着苏苓有些难看的脸色,心里没底的问了一句。

苏苓闻声点头,“一定会没事的!你去把包大和小三叫过来,我有事要和他们说!”

“嗯!”

待碧娆离开后,苏苓才用汤匙舀了一口滋补的药膳,随后轻轻的放在筱雪的唇边,但她如今陷入昏迷,任凭苏苓想方设法,也无法将药膳灌入她的口中。

见此,苏苓鼻头有些酸涩,低沉的语气对着昏迷的筱雪说道:“你说你这是何苦呢!当初我来的时候,不是告诉过你,要见机行事的嘛!你看你和女皇作对,结果落得自己现在这样的下场!早知道你这么不争气,我还不如不来呢!

你要是还能听见我说话,那就坚强一点。你心心念念的人如今已经来了南夏国,而且这一路上他对你的呵护和疼惜,我也是亲眼所见的!

筱雪,我不管你如何难受,但是必须振作起来!你要是想知道自己和你喜欢了十年的人到底能不能有结果,那你就让自己好起来,这样你就可以再次亲口问问他,他是否爱你!

筱雪,你丫听见没有!?”

也许真的是惺惺相惜的情谊感动了筱雪,当苏苓眼看着她没有任何反应,心里的无力感油然而生之际,忽地眼前一抹光亮闪现,仔细凝眉看去,就见筱雪的眼窝处,竟有淡淡的水光浮现!

见此,苏苓心头一震,激动的神色无以言表,倾身凑近了筱雪,又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紧接着她就看到筱雪的眼睑似乎在轻颤,但是仿佛竭力想要睁开却又十分费力一般。

筋疲力竭的夏筱雪,此时正是因为苏苓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而有些短暂的神智恢复,但也许是太过疲累,很快她的波动再次归于平息。

而苏苓也不再着急,只要她还有意识,那就没问题!

这次,她想,如果凰胤璃还是觉得以伤害筱雪来拉开两人的距离的话,那她这辈子都和他势不两立!

“小姐,小姐……”

当苏苓拿着汤匙一点点送入筱雪的口中,而且还奇迹般的看到她吞咽下去时,心情就好似拨开云雾见月明般的晴朗,但这种感觉还没持续多久,门外的碧娆就匆忙的跑了进来,脸上还挂着欣喜。

“怎么了?”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