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三零:从没有一刻,他这么害怕失去

苏苓双眸如桃花绽放般,回眸看着凰老三沉着镇定的模样,心尖上更是有些痒痒的感觉。不知道为何,当她清晰的捕捉到凰老三冷眸内潜藏的一抹关怀时,她突然想上前抱着他。

“别急!”凰老三目光幽幽的望着苏苓低声安抚了一句,随后待他和凰胤璃眼神会意了一瞬之后,两个人骤然间影随身动,在蓬莱阁灼人的温度下,开始带动着周身的劲风,在阁内的其他理石地面上闪身不迭。

而随着他们二人的举动,似乎每一次他们稍微顿了身影之时,就能够听到空气中传来一声咔嚓的响动。两人的动作可谓是相辅相成,也正是二人同心,其利断金的决然态度,不多时苏苓就感觉到自己脚下所踩着的地面嘭的一声便松动,旋即当她还戒备的看着周围时,结果就听见从四周挂满夜明珠的墙壁上,也就是在镶嵌着夜明珠的下方,窸窸窣窣的掉落了无数只短小的箭矢!

“没事吧?”苏苓还怔忪在原地看着那些箭矢出神的时候,凰老三已经旋身而至,站在她的身侧,直接揽住她的肩头带入自己昂藏的胸膛之中,低眸看着苏苓失神的表情,手臂不由得暗暗用力!

察觉到从凰老三胸膛内传来的剧烈跳动,苏苓缓缓抬眸看着他温柔潜藏的眸子,微微摇头,“我没事!先去看看筱雪吧!”

“嗯!机关都被卸了,放心!”凰老三此时宛若一个保护神一样,紧紧的护在苏苓的身侧,特别是亲眼看到苏苓迷茫的眼神,这一瞬让他心里骤然疼上几分。

总觉得,那样的表情从来都不适合她,她的脸颊在印象中永远应该是笑靥如花的模样,哪怕她生起气来,也是略显尖酸的小模样,挑着眉毛和他对峙。

凰老三心底因为苏苓的一举一动而被牵扯住每一寸情绪,而在他所看不到的地方,苏苓的凤眸其实是种都盯着地面上的箭矢。

虽然大小不一,但是当初有人对她背后放冷箭的情况,她始终铭记在心!特别是当初那只箭矢,还是被临风亲自交给凰老三的。

她记得,那箭矢的材料,名唤柘木!

“筱雪……筱雪……”

这一边凰老三携着苏苓正往软榻方向走去,也许是救人心切,所以几人也都自动忽略了越来越高的温度。

他们才进来不过半个时辰的光景,此时连苏苓的脸颊都带着明显的红润,而好在凰老三和凰胤璃有内力傍身,所以简单的调息一下,便可如若常人。

此时,在软榻上,已然不知道在此被囚禁了多久的筱雪,唇角早已干涩龟裂,双眸紧闭的她,就像是一朵逐渐枯萎的花朵,殷红的脸颊已经呈现出明显的病态,此时哪怕凰胤璃的语气有太多太多的忍耐和小心,但是站在软榻一边的苏苓,仍旧看到了他轻轻触碰筱雪脸颊时的那种小心翼翼和如同珍宝般的呵护。

凰胤璃,早知如此,你丫的何必当初!

若不是他刻意冷落筱雪,又怎么会让她负气离开。甚至回到南夏国之后,遇到如此大的逆境,她都没有让自己知道一分一毫!

这样独立且坚强的筱雪,坚韧的让人心疼!

说到底,筱雪和她苏苓还是不一样的,她有任何事情,至少可以在自己内心里慢慢释放或者挥发,毕竟她再世为人,看问题已然是从两个方面入手!

但是诚然,摆在筱雪面前的,如今最能够勾动她全身心的就是凰胤璃,偏偏这厮不知冷暖,硬生生的将筱雪伤害成今天这样!

要不是为了看清楚凰胤璃对待筱雪倒是秉承着什么样的态度,也许打从知道他的身份后,苏苓可能就不会给他好脸色了!

“筱雪,你醒醒!”苏苓暗自剜了一眼凰胤璃,随后也侧身坐在了软榻上,本来打算伸手摸摸她的脸颊,但没想到指尖刚刚碰到她的肌肤,烫热的感觉让苏苓心惊且震撼。

怎么会这么烫?

“筱雪!”苏苓着急的躬身探查着筱雪的情况,手指也顺着她的脸颊一点点往她鼻端探去,当一抹几不可察甚至是相当微弱的呼吸无力的喷洒在指尖上时,苏苓眼底已然蓄满了泪水!

“先离开吧!”凰胤璃的眼神一直看着苏苓的动作,直到察觉苏苓似乎微微缓了口气,这才轻缓的将筱雪从软榻上扶起来,随后铁壁带着不容置疑的态度,将她给打横抱在怀里。

这个多年,当再一次和她如此亲密的接触下,凰胤璃感觉内心中是无以言表的满足!而也只有他离开齐楚,脸戴面具的时候,才能够真正的将自己内心的想法释放出来。

他爱筱雪,很爱很爱!可是,现如今横亘在他们彼此之间的,很可能是一道不可能逾越的鸿沟。

虽然还疑点重重,可是但凡有丁点的可能,他都不能让自己和筱雪陷入那种境地!毕竟,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但是筱雪却绝对不能背负上‘乱伦’的罪名!

他爱,所以顾忌的更多!他念,所以才循着执念跑来找她!

苏苓双眸氤氲着水光,望着凰胤璃挺拔的身影抱着筱雪以沉重的步伐走出蓬莱阁的时候,她的鼻头更加的酸涩,眼眸也开始发胀。

凰老三此时一言不发,但是面色也不难看出相当冷厉。只不过看到苏苓难得表现出的脆弱神色时,还是将她搂住,以无声的陪伴给予她最深沉的安慰。

“筱雪会没事的吧!”苏苓随着凰老三的步伐缓缓走出蓬莱阁的时候,一路上她不停的念叨着这句话。

说是自欺欺人,也不无道理!她刚才摸到筱雪脸颊的时候,那种烫热的温度,完全不该是正常人才能有的。

到底女皇有多么狠心,才能将筱雪放在这里任其自生自灭!她干裂的唇角和烫人的温度,很明显已经许久没有进食,在蓬莱阁那种气温里,只怕能熬过三天,就算是硬骨头了!

夏绯绵,你真特么不是人!

走在前方原路返回的凰胤璃,在抱着筱雪行走之际,步伐突然间越来越快,见此苏苓本还想着快步追上,但是却被身边的凰老三骤然拉住了手臂,疑惑间苏苓侧目凝望,却听到他说:“给他们一点时间!筱雪醒了!”

“醒了……”

苏苓忽然间出手抓住了凰老三的臂弯,虽然步伐渐渐缓慢,但是她的心却跳的异常快速!她看不出筱雪到底昏迷了多久,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醒了。

这到底是好是坏?!

也许苏苓的听力不如内力傍身的凰老三敏锐,但是她亲眼看着凰胤璃的步伐时快时慢,而且那低头的举动,也明白他所言非虚。

彼时,浑噩之间,筱雪感觉自己浑身软如棉的躺在某处不算舒服的地方,而且那种恍惚的感觉好似周围都在天旋地转一般。

强撑着疲惫到极度的眼皮,筱雪眯着眸子掀开一条缝隙,率先入目的便是囚宫略显昏暗的棚顶。

虽然神智还不算清醒,但是筱雪身边挺拔且坚硬的触感,让她有些困难的侧目,朦朦胧胧之际,她仿佛看到了自己魂牵梦萦的人!

“璃哥……”

筱雪浑身的力气早已经在绝食这么多天的光景中消失殆尽。此时她极力的想要喊出凰胤璃的名字,但是奈何到了嘴边,却只剩下一声叹息,甚至当下她想要蠕动红唇都成了奢望。

凰胤璃紧紧抱着筱雪,怕轻怕重,总之因为怀里的人,他自己的手臂都已经僵硬且仍旧不敢轻举妄动。

而怀中的筱雪在睁开眸子的一瞬间,他便立时发现,所以低眸凝望,恰好看到了她蠕动的红唇,似乎在叫他的名字。

这一刹那,凰胤璃心口生疼!

没有爱过的人,永远不知道彼此近在眼前,却不能拥抱的痛苦!没有深爱过的人,永远不知道伤害对方,是自己最悲凉的决定。

此时,像是一只生命力接近枯萎的猫咪一样,窝在凰胤璃的怀中,耳际虽然不停的嗡嗡响动,但是筱雪仍旧带着感念般,扯动着干裂的唇角,努力的从嗓尖内说出一句破碎的话,“死前,能见到……你,真……好!”

出口便破碎的话语,传入凰胤璃的耳中,那种被生生撕扯的剧痛感,瞬间侵袭了他整个心房。从没有一刻,他如此痛恨自己的出身,也从没有任何一秒,他这么害怕失去!

“雪……”

当凰胤璃呼吸带着疼痛的将筱雪用力的往自己怀里收拢的霎那,只见她眼眸含笑,水光氤氲,在抬起的手臂想要触碰他脸颊的一瞬,却又忽然间*在身侧……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