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75 大定

幼清靠在床头,听着绿珠说薛老太太去看薛明,和薛镇扬在外院大吵不止,似乎薛镇扬要将薛明送回泰和去,薛老太太不肯,指责薛镇扬太狠,竟然背着她将薛明的功名除了。

薛镇扬大怒,母子两人各不相让。

“小姐。”绿珠说着忽然停了下来推了推幼清,就看见幼清闭着眼睛,呼吸绵长,是睡着了。

她叹了口气,心疼的给幼清盖上被子,将房里的灯掐的暗了一些,就坐在床头看着幼清,长长的睫毛盖在眼帘上,眼下有着淡淡的青黑,疲惫之色锁在眉头间,长长的手指搭在胸口,可却下意识的抓着被子……

今晚薛明凶神恶煞似的拿刀砍人,蔡彰犹豫都不曾犹豫的就差点将二少爷的胳膊削了,那样血腥的场面,她此刻想想都觉得胆战心惊。

小姐她,也会紧张和害怕吧,可是她们却从来没有在她的脸上看过她流露过半分。

“怎么了?”采芩听到里面没了声音,就轻手轻脚的进来,望见幼清已经靠在床头睡着了,睡相并不宁和甚至有些戒备,她吐了口气朝绿珠招招手,“我们出去吧,让小姐睡会儿。”

绿珠点头,两个人出了门,一出去顿时吓了一大跳,就看到封子寒正站在门口。

“您……怎么还没有走。”刚刚她们出去的时候他明明是走的了,怎么又出现在这里,封子寒指了指里头,“小丫头睡觉了?”

绿珠点点头,防着他似的堵在门口:“您不准进去。”

“知道,知道。”封子寒摆着手,“那我走了啊,和小丫头说我改天来找她玩。”话落却忍不住咂嘴,那小丫头胆子不小,手段也不少……可真是看不出来,不过到也挺好,和他料想的一样聪明。

他颠颠的跑出去,闲逛在路上,等走到玉盒巷口的时候顿了顿,一咬牙跑到巷口的第二家砰砰的敲门,开门的是个人高马大面无表情的壮汉,约莫三十几岁,看到他也不说话,开门,关门,转身回房……

封子寒见惯不怪径直去了亮着灯的书房,刚要抬手敲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里面沿着墙摆着一溜儿的书架,架子上整整齐齐摆着密密麻麻的书,书架边是梨花木的圆桌,桌边置着两张椅子,过了椅子则是一张梨花木的软榻,再往七八步则是书案,案上一丝不乱摆着文房四宝,案后坐着一人,长眉似剑,星目漆黑宛若夜空,此刻正单手支颊,疏懒的翻着手下的书文……

封子寒咂咂嘴,不期然就想到了方幼清,长的漂亮就是有点好处,那就是做再不雅的姿势,也让人赏心悦目,就像一幅画正着看,倒着看都有不同的风景……他笑眯眯的走过去在那人对面坐了下来。

“又去纠缠小姑娘了?”那人没抬头,语声漫漫不经心的一问,封子寒嗯了一声,见对方心情好,就很兴奋的道,“九歌,你知道我今晚看到什么了吗?”

宋弈翻了一页,姿势不换:“嗯,看到什么了。”

“哎呀,你是不知道,住在薛家可真有趣。”他把他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我猜,这些事约莫都是那小丫头弄出来的,你瞧瞧,她这外表无害的样子,心眼怎么就这么多了呢。”说完一愣就看着宋弈,啧啧咂嘴,“像你!”

宋弈挑眉终于赏赐似的扫了眼封子寒:“所以,你在别人家待了一个晚上,就总结了这些?。”

封子寒一愣,觉得又被宋弈蔑视了,怒道:“我能得出这个结论已不易,我听到的看到的可都是秘辛事。”宋弈合了书,挑眉望着封子寒,“那这些对你知道药方的出处有什么帮助?”

这个问题难到了封子寒,他顿时泄气似的满脸苦恼:“那小丫头不说,我没办法啊。”一顿又笑了起来,“不过她长的好看,多看看我也不吃亏。”

“嗯。”宋弈闲庭看花似的站起来,又在软榻上卧了,阖上眼睛,道,“既是喜欢,那便多去去。”就不打算再说话的样子,封子寒就凑过来,“你的事情办的如何了?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啊,要不然带上那个小姑娘一起,反正她无父无母丢了也没有人找的吧。”带着她,赏心悦目啊。

“再等等。”宋弈换了个姿势,单膝弓着,一只手很自然的垂着,宽宽长长的衣袍便搭在腿上落在地上,美颜雅姿令人移不开眼,封神医就是这样的,看的极其沉醉认真,宋弈不管他,封子寒就不悦道,“夏阁老不是说好的年后便致仕嘛,怎么好好的又恋着不走,害的我们也不能走……”

“世事多变。”宋弈悠然,“倒是薛镇扬在此事中的魄力令我刮目相看。”

封子寒知道那十万两的事情,就盘腿坐在地上愁眉苦脸的:“算了,算了,不和你说这些,反正我也听不懂。”又站了起来高兴的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宋弈挑眉,睁眼,望着封子寒面露不解。

封子寒嘿嘿笑着,道:“走的时候带上那小姑娘啊……听说他父亲在延绥,想必她也很想去看看。”说完,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很好,很得意的样子。

“随你。”宋弈重新合上眼睛,过了许久封子寒以为他不打算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却远远像是飘过来似的,“只要你有本事带的走。”

封子寒瞪眼,觉得自己又被蔑视了,道:“我和她商量,她要不同意,我就……我就……”想了想好像也没有多好的办法,如果用强,以那小丫头的脾气,他大概是吃不消的。

宋弈真的不开口了,封子寒觉得无聊就背着手出去,房门在他身后关上,他跺着步子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没人理他,他只好开门出去,刚一出去,院门砰的一声合上,啪嗒落了栓!

“木头似的。”封子寒哼了一声。

第二日一早半安自外院回来,和周文茵道:“奴婢听刘穗儿说,二少爷的刀伤从肩膀到胸口,大约有筷子那么长,二少爷疼的一夜未睡,这会儿刚刚眯着了。”她说着微顿,又道,“您不用担心,应该是没有事了。”

周文茵坐在桌前,从昨晚到现在她都没有睡,眼中红血丝层层叠叠的令半安不敢直视,半安咽了咽口水,又支支吾吾的道:“还有……大少爷好像回来了。”

周文茵眼睛一动,抬了目光看向半安。

终于有反应了,半安松了一口气,道:“大少爷回来了,刚刚被老太太请过去说话,这会儿还没有出来。”

“半安。”周文茵忽然站了起来,面露坚毅,“帮我梳洗,我们去烟云阁。”

半安愕然,昨晚的事府里都传遍了,小姐这个时候出去肯定会受不住府里各种各样的眼光,要是……她不敢去想。

周文茵不管她的反应,急迫的道:“快点。”说完进了净室,半安不敢再拖延让人打了水进来服侍周文茵梳洗,又帮她挑了桃粉水墨的对襟褙子,梳着垂柳髻,用刘海将额头上的疤遮住,只在发髻上戴着一朵粉白的绢花,立着的领口上别了一支湖绿的八瓣菊……

这些日子周文茵瘦了许多,弱风拂袖般似是风能吹走的虚弱,这样打扮更让她有种我我见尤怜无助的美,她对镜照了照又将耳朵上莲子米耳坠摘下来,褪了手上的镯子,这才扶着采芩出了门。

春日早晨暖洋洋的阳光落在头顶上,周文茵却被刺的睁不开眼,她推着半安:“拿把伞来。”半安一愣,看了看周文茵只得转身拿了把水墨山水的油纸伞来撑着,没有了光线周文茵觉得舒服多了,晃悠悠的出了院子。

她一出去,外头或走动或正扫着地的丫头婆子纷纷驻足看她,眼中所流露出的惊讶和轻蔑怎么也掩不住,周文茵皱眉脸色沉了下来,她紧紧扣着半安的手,显然是在极力的忍耐!

“小姐……”半安低声道,“要不然……我们回去吧。”

周文茵没有说话加快了步子,可等走到烟云阁门口时她却停了下来,半安问道:“怎么了,我们不进去吗?”

“不进去。”周文茵摇摇头,就远远的站在了院子外面。

半安已经知道她要做什么,张了张嘴还是将要说的话收了回去。

周文茵等了一盏茶的功夫,就看到穿着一件天青色杭绸直缀,举步沉稳的薛霭走了出来,她眼中一亮喊道:“表哥!”自出事以后她第一次见到薛霭。

薛霭一愣,停了脚步。

周文茵贪恋似的看着他,歪着头露出少女的天真无邪,薛霭淡淡的道:“可是有什么事。”与以前并无多大的区别。

“没事。”周文茵干干的笑着,“你在馆里住的怎么样?”

薛霭回道:“很好,多谢关心。”说完微微颔首指了指另外一边,“我还要回去!”

周文茵有些尴尬,只得点头,薛霭转身走,周文茵忽然喊住他:“……表哥。”

薛霭停下来看着她。

周文茵顿了顿,像是在思考一般,过了许久她低声问道:“若没有出这些事,你……会娶我吗?”

薛霭微微一愣,望着周文茵,像是不明白她想说什么。

周文茵显得有些孤注一掷:“我们的婚约,以前,你可曾有过动摇?”

薛霭打量着周文茵,转身就走,周文茵就忍不住冷笑起来,薛霭却忽然再次停了下来,也不回头低声道:“以前未曾。”说完,大步而去。

没有动摇过?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些事他还是会娶自己的,他并没有对方幼清动心吗?

周文茵转身就走了,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到最后几乎是跑了起来,半安惊的不得了跟在后面,周文茵一路跑进房里,像是疯了一样拆了发髻,丢了别花扯开刚刚换上的衣裳,好像这样依旧不能发泄心头的愤怒,她翻出剪刀出来照着刚刚脱下来的衣服一通剪。

清雅的褙子转瞬变成了细碎的布,掉在地上,乱糟糟的堆在脚边。

半安骇然上去半跪在周文茵身边:“小姐,您怎么了,您别吓奴婢啊。”周文茵红了眼睛,照着半安的脸噼里啪啦的抽了起来,半安不敢动就这么半跪着任由她打着。

周文茵打累了,她冷笑着道:“去告诉祖母,就说我同意婚事。”

半安捂着红肿的脸,咧着渗出血的嘴角,望着周文茵,确认般的重复了一遍:“小姐,您同意了?”

“同意了。”周文茵笑着道,“夫君也好,良人也罢,有什么关系,路还长着,看谁能笑到最后。”说完,冷眼看着半安,“还不快去!”

半安哦了一声要出去,周文茵却喊住她,冷漠的道:“把脸洗洗!”说完,转身上床掀了被子躺了下来。

“是!”半安垂着头出去打了冷水洗了脸,又揉了半天,可浮肿的脸还是让人一眼就看来出来,她低着头走的很快,一路都避着人去了烟云阁,薛老太太正和陶妈妈说着话,“等老二过来就让他回去收拾收拾和我一起回泰和去,这京城我们也没有脸待了,往后他们福贵还是落魄都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也高攀不起。”

“您说这些话太伤情分了。”陶妈妈劝着道,“大老爷的心情也很难过,气头上说的话您就别放在心里了。”

薛老太太冷哼了一声,但是却没有再继续说。

“老太太。”端秋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歇了,便掀了帘子道,“半安姑娘来了,说有话要回您。”

薛老太太一听到是周文茵房里的事就莫名的烦躁起来,沉声道:“让她进来。”端秋请半安进来,待她一进门薛老太太一眼就看到她脸上的红肿,皱眉道,“你的脸怎么了。”

“奴……奴婢不小心撞的。”半安垂着头不敢太起来,薛老太太皱眉脸色沉了下来,嘴唇紧紧抿着没有再问。

半安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薛老太太,回道:“老太太,我们小姐说……说她的事您做主就行,她都听您的。”

薛老太太闻言一怔,和陶妈妈对视一眼,问道:“她真这么说?”

半安点点头。

薛老太太松了一口气,那丫头能想通就好,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除了去庙里当姑子外,嫁给薛明是她最好的路!

“好。”薛老太太颔首,“回去告诉你们小姐,让她这些日子好好养着身体,等她娘到了以后就把这件事定了。”半安应是出了门,薛老太太就吩咐陶妈妈,“你差人去水井坊把老二喊来,昨晚出了那么大的事着人去找他也没有找到,这会儿总该回来了吧,你让他过来一趟。”那边一对母女她实在是瞧不上眼。

“奴婢这就差人过去。”陶妈妈说着出了门,可直等到晚上薛镇世才由人扶着露了面,薛老太太一看见他就气不打一出来,上去就拽着薛镇世的衣领一杯茶泼在他的脸上,薛镇世被这么一吓酒顿时醒了几分,他惊恐的道,“娘,您这是做什么。”

“我做什么,你儿子都快死在这里了,你不但不知道,还在外头花天酒地的,你还想不想好了。”薛老太太一把将他推开,恨铁不成钢的瞪着他。

薛镇世其实已经知道了,但薛明这次闯的祸太大了,他实在不知道过来薛镇扬会怎么对他,就只好做缩头乌龟躲在外面,这不见天黑了回家,还没进家门就被守在门口的婆子给看见了。

“我……他不是没事了吗。”薛镇世咕哝着,“我来有什么用,是死是活有您在就行。”

薛老太太气的发抖,指着他:“怎么就没一个省心的。”又喝道,“他做的事你都知道了?”

薛镇世点点头,不敢看薛老太太。

“好,我看等你妹妹来你怎么向她交代,好好的一个闺女养在这里,却成了这副样子。”薛老太太想到周文茵就心里难受的紧,“你去看看她,她虽活着只比死还难熬。”

薛镇世不想去看也不敢回嘴,低头听训。

薛老太太骂了一通气消了一些,才说到正题:“这事儿我做主了,等你妹妹一到就把茵姐儿和泰哥儿的婚事定下来,省的再生波折。”又道,“水井坊的那对母女你想办法送走,别等泰哥儿成了亲你还把人养在那边。上梁不正下梁歪,你难不成还要让儿子媳妇看你的笑话不成。”等周文茵嫁过去,和那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女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她想想就觉得委屈了周文茵。

“那怎么行。”薛镇世跳了起来,“盐水胡同的宅子烧了还没修好,再说文姐儿年纪也不小了,正要说婆家,您让她们出去,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吗。”

砰的一声,薛老太太拍了桌子:“你这是要把我往死路上逼?!”

薛镇世吓了一跳,摆着手:“儿子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既然他们要成亲,不如把盐水胡同的宅子给他们小两口住好了,我们分开来,大家也自在一些。”

“你!”薛老太太将刚刚泼他的茶盅丢了出去,薛镇世眼捷手快的避开,薛老太太喝道,“我就说泰哥儿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原来就是被你们养歪了,做娘的心狠手辣天天算计,做爹的不管事整天花天酒地,你……你……”她说着眼前一阵阵泛黑,差点晕了过去。

“老太太。”陶妈妈忙扶着老太太给她顺着气,薛镇世吓的不敢动,薛老太太缓了口气,指着薛镇世道,“我现在不是和你商量,今年之内你把那母女俩给我送出去,在他们成亲前把家里清干净,若是有一样没有做到,我就再没有你这个儿子。”

“好,好!”薛镇世见薛老太太是真的气着了,也不敢再顶嘴,想着等过些时日再想办法,先哄着她,“我听您的,听您的还不成吗。”

薛老太太面色微霁,厌烦的摆摆手:“你去看泰哥儿去,好好劝劝他!”

薛镇世哦了一声,朝楼上看了看:“画姐儿……还好吗?”他的话一落,就看见楼梯上薛思画冲了下来,一下子扑在他的怀里,“父亲!”

“画姐儿。”薛镇世抱住了薛思画,见她瘦骨嶙峋面黄肌瘦的样子,顿时眼睛红了起来,薛思画哭着哽咽的道,“父亲,您……您怎么才来,您不要我和哥哥了吗。”

薛镇世心酸的撇过头去,又摇着头:“我怎么会不要你们,你在这里还好吧。”

薛思画余光看了眼薛老太太,点着头道:“好,女儿过的很好,就是哥哥他……”从昨晚到现在她心急如焚,担心薛明却又不敢下楼去看,直到听到了薛镇世的声音,她才壮着胆子下来。

“哭什么。”薛老太太头疼欲裂,“都去看看,哭的我心烦气躁。”

薛思画眼睛一亮拉着薛镇世迫不及待的往外走:“父亲,哥哥伤的很重。”薛镇世有些惭愧跟着薛思画往外走,等走到门口他心疼的道,“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可是你祖母她……”

薛思画朝里头看了一眼,哀求的道:“父亲,你能不能求求祖母让我跟您回去,我一定好好和三姐相处,和姨娘相处的。”

“真是好孩子。”这是家里第一个承认薛思文母女两的人,薛镇世高兴不已,可一想到薛老太太的态度,他顿时瑟缩了起来,敷衍的道,“知道了,父亲找机会和你祖母说。”

薛思画信以为真,高兴的点着头,父女两人去了外院薛明住的院子,刘穗儿正守在床边打盹,薛明苍白着脸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肩膀上包着棉布露了半截在外面,薛思画看着眼睛一红捂着帕子压抑的哭了起来。

薛镇世又无力又羞愧,只有叹气。

“二老爷,三小姐。”刘穗儿醒了过来忙行了礼就去喊薛明,“少爷,二老爷和三小姐来了。”

薛明先是皱眉,继而才恍恍惚惚的睁开眼睛,视线在薛镇世身上一转就落在薛思画面上,薛思画放声哭了起来扑在薛明身上:“二哥,你怎么这么傻!”

“三妹。”薛明用未受伤的手拍了拍薛思画,“我没事,不用担心。”

薛思画怎么不担心,一夜的担惊受怕,这会儿又看见一向生龙活虎的薛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躺在这里,她哭着望着薛明肩膀:“疼不疼?”

“不疼。”薛明摇摇头,想了想问道,“你去看过表姐了吗,她还好吗?”

薛思画眼睛一暗,还是回道:“我没去,不过上午半安来过了,似乎没什么事……”她说完回头看了眼薛镇世,低声道,“祖母把父亲喊来就是为了商量你和周表姐的婚事。”

薛明想到周文茵说的话,撇开目光,语气消沉的道:“有什么可谈的。”

“别和他说这些。”薛镇世不高兴的道,“你做出这种事你还有理了,兔崽子,你真是越长越回去了,这种浑事也能做得出来。”又道,“你难道还嫌弃茵姐儿不成。”

自从薛镇世将薛思文母女接回来之后,薛明已经很久没有和薛镇世说话了,闻言他也只是冷笑了一声没有答他。

薛镇世大怒,上前一副要打薛明的架势:“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这个孽子!”

“父亲!”薛思画护着薛明,“哥哥已经很难受了,您就别说他了。”又拉着薛明,“哥,周表姐已经答应婚事了,说一切让祖母做主。”

薛明一愣,腾的一下坐起来,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薛思画被惊了一跳,让了让,见薛明像是活过来一样,也跟着高兴起来:“是的,我听半安亲口和祖母说的。”

薛明的眼睛一点一点亮了起来,他大喜过望,再也躺不住,像是频临将死的人遇到了良医神药起死回生一般,激动的道:“她真的这么说的。”

薛思画点着头,只要周文茵点头同意,那哥哥所做的荒唐事就等于揭过去了,还有昨晚蔡彰的事也是,伯父似乎也已经处理好了,至于怎么谈的她不知道,但是只要不再追究哥哥的责任,就是最好的结果。

薛明呼出口气。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周文茵会点头同意,昨晚她说让他去杀了蔡彰毁了方幼清,他答应了却什么都没有做成,表姐肯定对他失望极了,他以为他彻底没有希望了,却没有先到她竟然点头了。

表姐心里还是有他的,表姐也没有怪他,薛明被这喜悦冲的不知所措。

薛镇世实在看不下去,没想到他还生了个多情种,他拂袖转身,怒道:“你好好做人,别再惹出什么丢人的事情来,还嫌我们丢人丢的不够多吗。”说完就走了。

“哥。”薛思画低声道,“你去看娘了没有,你定亲的事情一定要和娘说一声。”

薛明点点头,和薛思画道:“等过些日子我就去看娘,把这个事情告诉她。”他从床上下来,趿着鞋来回的走,有种想要昭告全天下的冲动,他终于得偿所愿了。

“三妹。”薛明叮嘱薛思画,“你现在去就找周表姐,你告诉她,我以后一定会对她好,让她过上她最想要的生活。”

薛思画扯了扯嘴角算作笑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她往外走,“那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再做傻事了。”

薛明点着头目送薛思画出去。

薛思画由听安扶着,主仆两人走的很慢,听安道:“小姐,昨晚的事就这么过去了?”

“不然能怎么样,家丑不可外扬,闹的大了丢脸的还是我们。”薛思画垂着头无精打采,“人家只会觉得我们薛家不知乱成什么样,一点规矩都没有。还不如这样不声不响的把婚事定了,就算以后别人知道了,也不过一嘴说说而已。”

听安哦了一声,说不上心里奇怪的感觉。

“方表姐。”薛思画看见幼清正往智袖院里去,迎过去打招呼,“你去给大伯母请安吗。”

幼清淡淡的,回道:“是啊,表妹是去看望薛明了?”她直呼薛明的名字,薛思画便知道幼清和薛明的关系已经没了回旋的余地,她尴尬的笑笑,道,“是啊,哥哥醒了,我去看看她。”又退了一步,“表姐去吧,我回去了。”

幼清颔首,依旧不显得热情:“表妹慢走。”便带着身边的两个丫头进了智袖院。

“可吃过饭了。”陆妈妈正好出门看见幼清进来,笑着挽了她,“太太刚刚传了膳,您要不也在这里用一些?”

幼清摇摇头:“我用过了,妈妈是要去哪里?”

“二小姐。”陆妈妈叹了口气,“一天不吃不喝的把自己关在房里,谁喊都不应,我去看看,别饿坏了身子。”

薛思琪是一时难以接受周文茵的变故,才会如此吧,就如当初她无法接受刘氏的恶一样,给她几天时间就好了,幼清点头,道:“妈妈去吧,我去和姑母说说话。”

“好,那我去了。”陆妈妈说着出了门,幼清则进了宴席室,方氏正坐在炕头上翻着账册,见幼清进来她放了手边的东西,道,“吃饭了吗,不是让你不用来了吗。”

幼清在方氏身边坐下,低声道:“我歇了一天,来看看您。”指了指方氏手边的账本,“大姐的嫁妆?”

“嗯。东西都备的差不多,只等那边的宅子收拾妥当,这马上都要进四月,也没有几天的时间了。”方氏说完,望着幼清,道,“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样子。”

幼清笑笑,道:“没事,我哪有什么心事。”

方氏就想到了昨晚的事,原本想细细问问的,可又止了这个心思,只道:“你素来和我最贴心了,若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我虽不定能帮上你什么,可有个人说总比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的好。”

幼清点头抱着方氏,鼻头酸酸的哽咽的道:“姑母,您对我真好。”方氏笑了起来,松开幼清捏了捏她的鼻子,道:“等你大姐出嫁后,我可就要给你说亲事了,还动不动就哭鼻子,也不知道羞。”

幼清笑,方氏又道:“上午老太太将季行找回来了,说了一通,季行招呼都没有打就回了馆里,刚刚你二叔也来过了,大约是要将两个人的婚事定下来了。”

“大表哥回来过了?”幼清微微一愣,“他没有和您说什么?”

方氏摇头,叹气道:“……没想到他今年这么多波折,先是中毒差点丢了性命,现在婚事又成了这样。”

“那昨晚呢,姑父回来可和您说了,他和蔡彰是如何谈的?”蔡彰后来没有闹过,今天一天也风平浪静的,以他的个性若是没有谈好,此事肯定还要闹上一通才是。

“你姑父没说,不过我见他回来时脸色还好,大约也没有说那过份的事。”方氏说完,忽然想起什么来,道,“昨天拦着蔡彰的那位公子,是皇后娘娘的胞弟郑六爷。”

幼清哦了一声,却想到了宋弈昨天的样子……

两个人说了会儿话,春柳笑眯眯的进了门,道:“夫人,胡泉回来了。”

“回来了?”方氏望着幼清,喜形于色,“快让他进来回话。”春柳应是,方氏让人将墙角的屏风拖出去,她和幼清坐在里头,过了一会儿胡泉进来磕头,比起年前走的时候他仿佛长高了点,连声音都变的不一样,方氏问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可是路上出了什么事?”

“回太太的话。”胡泉隔着隐隐绰绰的屏风朝里头看,就望见方氏身边还坐着位身影纤瘦的小姐,按身量高矮应该就是方表小姐了,他不由说的更为卖力,事无巨细的道,“去的路上因为雪灾,晚上没有打尖我们就在外面歇了一宿,没想到半夜遇到了乱民,将我们身上带的干粮和碎银子都抢了,好在衣裳什么的他们抢了没有用就留下来了。”又道,“小人是年前二十八见到舅老爷的,舅老爷精神很好,人也忙的很,小人在后头跟着服侍了半个月,每日就看他不是在学馆教书就是回房算账,还要抽出空来应酬那些个大人,虽有些累,但颇受那些人尊敬呢。”

方氏高兴的不得了:“你说他在做先生,可是真的?”

“是!”胡泉眉飞色舞,“您没见到,原本那学堂里不过三五个学生,还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可是舅老爷去了不过几天的功夫,学堂里的人就多到四十几个,等小人回来的时候,舅老爷就已经要每天分三班授课,学生多达一百多个了,但凡他上街,所到之处人人都尊称他一声方先生。”

方氏没有想到方明晖不但成了先生,还人人尊敬他,完全没有颓废和受人排挤,她高兴不已紧紧抓着幼清的手。

幼清心里也澎湃起伏,父亲的信中只是寥寥几笔提了一提,如今听胡泉一说,她仿佛已经看到了清瘦的父亲夹着书信庭漫步的走在春日正好的街道上,两边调皮玩耍的孩童纷纷收了玩心恭恭敬敬的行礼喊他方先生,而孩子的父母甚至邻里也都投以敬畏的目光……

这样的消息,真的很好,幼清也忍不住笑起来,红了眼眶。

“春柳。”方氏高兴指着春柳,“给胡全拿一两银子,再给他置办一桌席面,他想吃什么按着他的口味做。”又和胡全道,“你别着急回来做事,好好在家休息几天,你老子娘那边也好好聚聚。”

胡泉高兴的点头,又从怀里拿了两封信出来,道:“舅老爷还梢了信来,一封是给太太的,一封是大老爷的。”

没有幼清的?方氏一愣看着幼清。

幼清笑着道:“您是长辈,父亲有话当然和您说了。”大概是已经给她来过信了,父亲便没有再写了吧。

方氏见幼清没有介意和失落,高兴的让春柳把信拿过来,她迫不及待的拆了信,一目十行的看下去,又高兴的递给幼清:“胡泉说的没错,兄长真的做了先生,日子也比我们想象中的好多了。”

是啊,这么受人尊敬的父亲,为什么会在八年后死在关外呢?幼清看着信,心思飘远!

胡泉隔着屏风看着里面,心思也飞快的转着,他刚才一进门就听自己的老子说了这几个月来的事情,春云被送出去了,王妈妈死了,王代柄被发卖了,不但如此就连二太太也被送去拢梅庵了,两房分了家,二房算是彻底清空了……

不过几个月,所有的人事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父亲也说不清楚其中到底有什么门道,但是他却清楚的感觉到,这些事肯定和方表小姐有关。就如周长贵和马福两位管事,两人因为身份的关系都有些目中无人,可是这次回来,两个人对方表小姐的称赞,连他听了都瞠目结舌。

如今她再看到方表小姐坐在屏风里面,不由庆幸自己当初的明智之举,没有反抗乖乖的将路大勇弄进了府里,也高兴自己的好运气,要不是得了这个差事,他只怕也会在二房的风波中被清出府了。

“小人不累。”胡泉笑着道,“明天就进府里来听差,往后太太和方表小姐若再有差遣只管使唤小人,小人一定认认真真的办事。”

方氏本来就很喜欢胡泉的机灵,如今更是高兴,点头道:“你去吧,和周长贵打个招呼,给你找个好差事做做。”

幼清则似笑非笑的看着胡泉没有吱声。

胡泉领命弓着腰退了出去。

幼清和方氏说了半天的话,又陪着她用了晚膳才回去。第二天天没亮就将路大勇找了过来,说起卢恩充的事情:“薛明说他人在通州,却不知道具体的位置,我会和姑母说一声,就说派人去通州的庄子里巡查,你有没有办法找到这个人?”

路大勇眉头紧锁,认真的想了许久,点头道:“小人在通州还有几个旧友,都是在良乡跑码头的,如果还能找到他们的话,以他们的人脉找个人应该可以,更何况卢状元既能坐画舫,想必并不低调,小人有八成的把握。”

幼清听他这么说,高兴的道:“那好,那我等你的消息。”说完让采芩拿银票出来,“我给你五百两,你去钱庄把兑成碎票带在身上,再拿些碎银子和铜板给你留在身上用。出门在外用钱的地方你不用省,找到人才是重点。”

“用不了这么多。”路大勇接过采芩递来的银票,抽了三张出来,“二百两足够了,小姐再给小人十两的碎银子就成了。”

幼清知道路大勇向来心里有谋算的,便点了头让采芩称十两的碎银子,又叮嘱他:“找到人你不要惊动他,先留意跟着,再想办法给我来信,若是可以,我想亲自去一趟。”

路大勇应是:“小人明白了。”

“那你回去收拾收拾,今天我就去和姑母说,明天若是天气好你便出发,路上注意安全,吃住你不用太节省,保重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幼清说完,又让采芩拿了双鞋出来,“是绿珠做的,她一片好心你就别和她客气了。”

绿珠的手艺不好,针脚也不细密,路大勇捧着鞋在手里却觉得鞋子又好看又细致,他有很多年没有人专门给他做鞋,感动不已的道:“知道了。”又对采芩道,“劳烦采芩姑娘替我谢谢绿珠。”

采芩笑着应是,拿了一套天蓝色细布的短卦和裤子:“先别急着谢,这是我做的,用给老爷裁衣服剩下的布料拼的,你别嫌弃就成。”

路大勇抱在怀里嘿嘿的憨笑着:“这……这……谢谢小姐,谢谢采芩和绿珠姑娘。”

采芩掩面而笑,道:“你在外面走动辛苦,我们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往后衣服鞋子你只管穿,我们再给你做。”

路大勇点着头笑着。

第二日路大勇便离开了薛府,方氏问幼清路大勇去通州做什么,却被来回事的婆子打断了,说起三井坊那边的事,方氏就想到了胡泉,让周长跪派胡泉去盯着,这样来回的走动忙了二十多天,等到四月初十的时候,三井坊薛思琴的宅子并着隔壁两间里所有的事都打理成了。

方氏越发的忙了起来,薛思琴在房里闭门不出,幼清只得每日跟着方氏打下手,四月十二方氏请了隔壁陈大人的母亲陈老太太做全福人,礼部一位主事袁大人的夫人做媒人,把迎亲那天的细节都定了下来。

四月二十五大定,祝士林在陈留的亲戚到了,是一位堂哥和堂嫂,还有四位侄儿和两个婆子。

幼清跟着方氏去见客,祝家嫂子人还不错,说话虽带着口音听着有点吃力,但说话前先染三分笑非常的和气,方氏越发的满意,里外各设了两桌的席面。

一行人刚在花厅坐下来,那边就有粗使婆子来回事,幼清见方氏正忙着说话便出了门,这段时间府里许多事都是方表小姐决定的,粗使婆子也不奇怪,见着幼清就道:“方才外头来了个婆子,风尘仆仆的,说是家里的姑奶奶车马已经过了东便门了,让我们派个人去迎迎!”

薛梅到了?幼清微愣,问道:“来报信的人呢?”

“在回事处坐着喝茶呢,听口音像是南方那边的。”婆子说完就望着幼清,幼清微微点头,道,“你现在就去烟云阁和老太太回一声。”那婆子应是而去,幼清又找来陆妈妈,“薛姑母到了,您看派谁去迎一迎?”

------题外话------

昨天看到月票榜掉了,今天好像又上去了,上上下下好险,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