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二七:凰老三,你能不能纯洁一点

当进入了密道之后,苏苓和凰老三以及凰胤璃三人站在密道中,仔细的凝听外面的动静,但是半饷之后,苏苓才惊讶的发现,这密道的封闭性以及隔音性非常好,以至于他们在这里站着良久,都没有听到半天从外面传来的动静。

毕竟,就在小门紧闭的瞬间,透过缝隙她清晰的听到了夏绯绵的声音。

密道内漆黑一片,而这时候苏苓只能凭着感觉感受到身边呼吸沉沉的声音是来自凰老三。而正当在这黑耸的光线下让人有些捉急的时候,很快从凰胤璃的手中竟然绽放出光亮,苏苓和凰老三同时侧目,就见带着面具的凰胤璃,虽看不清神色,但微微抿着有些尴尬的薄唇,似是没话找话的说道:“咳,以备不时之需!”

闻声,苏苓和凰老三面面相觑,两个人的眼神中都传递出一种戏谑的光芒。

随即,在火折子的照耀下,苏苓等人才缓缓的往密道深处走去。沿着一条长长且幽暗的甬道慢慢前行,途中苏苓随意的开口问道:“你们说,这夏绯绵弄这种密道机关,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凰老三的表情依旧沉着漠然,而凰胤璃闻此却开口说道:“多年来,很多帝王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在自己的寝宫或者书房内安排一条可以随时逃生的密道,但是夏绯绵的这条密道,看起来似乎并不是逃生那么简单!”

苏苓点头:“我觉得也是,虽然她的密道机关弄的挺玄乎的,但是你们看这条密道,乌漆墨黑的,她要是以此来作为逃生密道,也不怕逃跑的途中摔死吗?”

此时,苏苓对于夏绯绵不屑的心里已然充斥在心头,不管如何,一个女人能够将自己的女儿藏在密道这种地方,想来也不是什么好鸟!

“咦,等一下!”

虽然在黑暗的甬道中小心翼翼的行走着,但是就在凰胤璃手中,火折子的光亮照耀在一片墙壁上的时候,苏苓忽地顿步低呼了一声。

凰老三和凰胤璃闻言双双回身,看着她站在原地却望着一侧的墙壁,凰老三的目光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当见到墙壁上所雕刻的图案时,眉心一跳,薄唇也似是扬起了讥讽的弧度。

“你们看这个!”苏苓话音落下,凰胤璃也瞬间将手中的火折子抬起,当光亮照耀在墙壁上的时候,便能够清楚的看到,墙壁上的图案,竟是一个人正趴伏在凳子上,而其身后甚至还站着两个穿着盔甲的女人拿着鞭子正举手要挥落而下的场面,且在这副图案的周围,甚至还有各种刑具摆放在架子上。

这夏绯绵是不是有病?!如果这真的是用来逃生的密道,那她每次还有功夫在这里观赏一下犯人行刑?

这也太不合乎常理了吧!

“呵!看来的确不单单是用来逃生的密道!”凰胤璃的语气中充满着讽刺,而他的双眸之中,也乍然间迸发出剧烈的冷光。

自然,凰老三和苏苓也都明白,他所说的意思,也就代表前面等着他们的,可能不仅仅是密室那么简单了!

三个人面对墙壁上的图案各怀心事的思忖了一瞬,旋即苏苓撇撇嘴,便作势要继续前行,而凰老三和凰胤璃视线交汇后,也什么都没说,继续前行着。

随着渐渐深入的甬道,气温也开始逐渐变得闷热不已,也不知道究竟走了多久,正当苏苓好奇着甬道的尽头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前面逐渐传来了淡淡的光亮,甚至也开始传来女子的交谈声。

听到声音之后,苏苓等人小心的前行着,直到前方一个黑色黑色且散发着铜锈味的铁门映入眼帘时,三人才同时站定在原地。

彼时,苏苓依仗着娇小的身形一跃就窜到了铁门边,同时透过铁窗探头探脑的看向了里面,结果入目的血腥场面,让身经百战的苏苓都为之一颤。

铁门后方,是一片人工打造的理石大殿,大殿内四根巨石柱子支撑着,而且从大殿内传来的闷热气温,看起来并不像是地面上普通的正殿,举目四望间,反而让苏苓感觉这里颇有些山体或者地下掏空而建造的。

而之所以让苏苓也惊讶,是因为理石大殿,本就看起来应该干净无尘,可是这间大殿之中,在散发着淡淡碎光的理石点缀中,却到处都布满了各种带着干涸血迹的刑具,就连地面上,还能够看到已经变得发黑的血迹。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现在,如果说这里是夏绯绵用来逃生的地方,苏苓是一点都不相信,就凭这理石大殿中的一切,她反而感觉这里像是一座牢房,或者是专门用来惩治别人的小黑屋!

随着苏苓的目光看去,大殿正中央一张四木方桌边,四名身材魁梧的女子,正端着酒坛豪放畅饮着。

“王姐,女皇对你可真好,你没来之前,咱们这地方都吃不上这么好的东西!”

说来巧合,正被人称做王姐的人,恰恰就是苏苓之前在南夏国边关所见到的那位!而她身边坐着的其他三名女子,显然都是以她马首是瞻,虽然同样都是喝酒吃肉,但是显然每个人对王姐的态度都是相当的恭敬!

王姐闻言猛地灌了一口酒,随即颇为豪爽地说道:“嗨,这有什么好与不好的,这里每天不见天日的,而且又要整日对着那些犯人,哪有外面的生活好!”

话落,其他三名女子都是面色含笑的看着她,之前说话的女子,再次开口揶揄道:“王姐,我看你是想你府里的那几名柔弱侍夫了吧!”

几个女人同时打趣着王姐,而她似乎又被说中了心事一样,脸色冷凝的就将手中的酒坛摔在桌子上,起身说道:“哼!老娘已经好久没有碰过男人了!这里不是有个女皇不要的侍夫吗?我去解决一下算了!”

“啊?王姐,那个可是女皇的……”

闻声,王姐斜睨着说话的女子,不屑的丢下一句话,便径自离开,“胆小鬼!”

待王姐离开后,其他三个女子似乎也有些饥渴的互看着彼此,不多时几人目光交汇,旋即也踌躇似的起身,仔细想想这里的确整日不见天日,的确好久没吃‘肉’了!

此时此刻,在四个女子都先后离开之际,苏苓的双眸已经是冷光涔涔,从刚才她们的谈话中,便能够得知,这里竟然是关押犯人的地方!

想到这些,其实苏苓的心里还是有些没底的,毕竟她不能想象,究竟筱雪是否真的被关在这里!

若不是的话,那他们记下来寻找筱雪的途径可能会更加困难,但如果筱雪真的被关在这里,那夏绯绵还是不是人!

不管怎么说,筱雪可都是她的女儿,而且是南夏国的太女!

如此想着,苏苓的俏脸一片霜雪,而小手也开始不期然的就握紧了铁窗上的栏杆,微微失力的一瞬间,铁门竟然咯吱咯吱的响了一声。

见此,苏苓猛然回神,不由得回眸看着身后的凰老三和凰胤璃,见他们二人的表情也如同自己一样冷色,旋即就微微用力,果然铁门应声而开!

好在,此时的大殿内空无一人,也多亏了王姐她们的‘饥渴’,也才给他们得以堂而皇之入内的机会!

当苏苓等人从铁门内闪身进入大殿的时候,眨眼的光景才看到,偌大的大殿周围,竟然布满了上了锁的铁门,很显然这些铁门之后,可能都是关押着各种罪名的‘犯人’。

可是这大殿过于恢弘,而且铁门又都是上锁,他们三个人也只能小心谨慎的从铁门外观察。

此时,最着急的莫过于凰胤璃,但见他身形如鬼魅般闪烁,快的难以捕捉的红色身影,几乎在一呼一吸间,就将整个大殿外围的铁门都探查了一遍。

待他身影回到苏苓和凰老三身边的时候,眼眸内厉光闪烁,薄唇紧抿着僵硬的弧度,显然是毫无所获。

苏苓眼看着时间一点点流失,而此刻距离筱雪失踪已经快过去了三天的时间,若是再不找到筱雪的话,她感觉自己内心的煎熬都快让她整个人失去了冷静。

特别是看到理石大殿内的情况后,苏苓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真的怀疑这次夏绯绵破釜沉舟的要和楼湛合作,那么筱雪的性子无疑会给她带来巨大的灾难!

“不行!这里这么大,而且我们又毫无头绪,从那个王姐身上下手吧!”凰老三在沉默了良久后,倏然开口看着苏苓和凰胤璃。

怪异的是,不知道是不是苏苓的错觉,她怎么感觉到凰老三在提及王姐的时候,语气和眉宇间有一闪而过的冷厉。

王姐得罪过他吗?

“好,刚才她们往那边走了!”眼下的这种情况,也根本容不得苏苓多想,只要能够尽快找到筱雪,哪怕要将这个大殿翻个底朝天,她也在所不惜。

更何况,从凰胤璃身上不停散发出的戾气来看,他可能比自己还要着急!这厮,平时装得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现在反而着急的像是热锅蚂蚁!

活该,就是他这样的!

随着苏苓所指的方向,凰老三还来不及开口,结果一抹红色身影早已率先闪身而去。这下,苏苓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凰老三,望着已经看不到他人影的大殿拐角处,不由得嘀咕道:“他现在这么着急,是不是晚了点?”

“理解万岁吧!”凰老三在这种情况下,依旧不忘记和苏苓相亲相爱,总之在他心里,苏苓高于一切!

至于凰胤璃,只能说他作茧自缚,活该受罪!

这话,凰老三当然只是在心中腹诽,但是现在的他,在和苏苓的关系日益融洽之际,又何曾想过,在未来的某天,他自己作茧自缚的情况,比凰胤璃还要严重的多!

在凰老三以暧-昧的姿势拉住苏苓的小手后,也快步的往凰胤璃消失的方向走去,而苏苓看着凰老三,有些诧异的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未央宫有密道的?看这样子,这大殿应该是个相当隐晦的存在,怎么到你俩这,好像分分钟就能知道人家秘密似的!”

凰老三闻言,轮廓分明的俊彦表情不变,依旧漠然的神色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夏绯绵的统治方法,早就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猜忌和怨怼!

更何况,若想要知道她最深的秘密的话,无疑寻找她的身边人或者枕边人是最合适的!”

“原来如此!”

话说到这份上,苏苓也没再多问,如今她相信凰胤尘,自然也就明白,连她都能想到的事情,凰老三不可能想不到。

而能够知道如此隐秘的密道,除了夏绯绵,那么其余最有可能知道真相的,就剩下悦嬷嬷以及始终未曾路面的皇夫。

“你见过皇夫了?”苏苓心里的想法,总是觉得这件事不可能会是悦嬷嬷告诉凰老三的。毕竟她对夏绯绵忠心耿耿到了何种地步,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而提及皇夫,也正是苏苓之前一直想去拜访的人!可一再的被很多事情耽搁,所以到现在为止,她也没见过这位皇夫的真面目。

可凰老三既然能够这么说,苏苓直觉上这密道的事情,就是皇夫所说!

毕竟他可是筱雪的亲爹,筱雪失踪的消息他身为南夏国后宫的帝君,怎么可能不知道!

凰胤尘似乎没想到苏苓能够将问题看得如此透彻,尤其是在短时间内她竟然就猜到了关键,不由得对她的感官再次提升不少,随后点头,“没错!”

“动作还真快!”得到了凰老三的回答,苏苓暗自嘟囔了一句。但是心里也是庆幸的,好在这里有凰老三和凰胤璃在,否则恐怕以她自己的能力,是真的不能够在短时间内将所有事情都规划好。

事出突然,她也不是好大喜功的主,以个人力量去对决整个女尊皇室,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虽然在夏绯绵的面前,她的表现过于猖狂,但也正是因为她这样猖狂,才会让夏绯绵对她更加忌惮!

加之,她早就觉得夏绯绵和老皇帝凰毅之间有些什么故事,所以那次在和她的谈话中,她也才刻意的表现出,自己的齐楚国的分量。

她要的,就是夏绯绵虽然对她产生芥蒂,但是却不会轻易的动她!如今四国虽然看似平静,但是恐怕如今也没有谁真的愿意去打破这份难得的祥和!

此时,一如凰老三一样,苏苓也没想过,她自己一直以为四国不会轻易打破的平静,很快就在不久后,因为凤家宝藏一事,不但四国平静被打破,就连她整个的人生都开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自然,这是后话!

话说回来,当苏苓和凰老三迅速追上了凰胤璃的身影后,在如同迷宫的地下宫殿内,方转过拐角,就听到女子的调笑声,甚至周围还充斥着淫靡的味道。

定睛看去,苏苓也才发现,此时凰胤璃正站在一处铁门的门外,透过门上的铁窗看着里面的情况,面具之下的侧脸,双腮不停的翁动,整个人的气势也在渐渐变得狂狷凌厉。

这声音,不用看也能够知道,肯定是王姐带着那几个女人,正在对那名关押在这里的侍夫下手,暧-昧的喘息声充斥在耳边,同时还夹杂着不停落下的把掌声。

听见这些,苏苓暗中咂舌,难道这女尊国的女子都这么狂放麽!没事动什么手啊,多特么疼!

苏苓这小脑袋瓜里面所想的事情,自然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看待。所以当她整个人呈现出一片怔忪神色,俏脸上也越来越红之际,凰老三余光恰好看到这一切,顿时整张俊脸漆黑一片!

掌心忽然间传来的紧捏,让苏苓疑惑的侧目,一瞬间恰好望进凰老三深邃无边的黑眸中,苏苓不禁问道,“咋了?”

“不许听!”

凰老三此时的语气那叫一个冷!

就好比被光着扔进了千年不化的雪山,直接给有些燥热的苏苓吹去了一股子凉风!

要是苏苓知道凰老三的想法,肯定会为自己叫屈,她多冤枉啊,她的脸蛋是越来越红,但那是因为这大殿内不透风的空气很闷热好不好!

凰老三,你能不能纯洁一点!

***************************************************

今天更新完毕!昨天欠下一更,明天会补上!群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