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二四:这女人啊,果然是善变的

夏绯绵和楼湛久久身在偏殿中细语,也许在女皇的想法中,这偏殿平素并非是任何人都能进入的,所以相对还是很安全。

可惜,此时两人的对话,已然被苏苓全部听了进去!只不过事出突然,所以她没想到,竟会被楼湛发现了端倪!

方才夏绯绵二人的出现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是以情急之下苏苓才会踏着桌案直接窜上了悬梁。但就在之前楼湛似是发现了桌案上的脚印灰尘时,那顺着圆柱缓缓而上的目光,也让苏苓心底骤然微沉。

他,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但,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此刻,正匍匐在悬梁上一动不动的苏苓,好在鼻端有面纱掩盖,不会再发生如同上次头盔凰老三洗澡那样的尴尬事情!可说不上为何,她从楼湛和夏绯绵的对话中,好像听出了他在为自己作解释的嫌疑!

这楼湛,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天色晚了,你先回吧!”

夏绯绵坐在软榻上,似是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随即习惯性的将指尖再次覆盖在翠绿扳指上摩挲,同时语气也略微低沉的对着楼湛吩咐道。

“嗯!”

楼湛仅仅是简单的应了一声,随即便拢着披风起身往偏殿的帷幔处走出,而就在他缓步前行之际,居高临下观察着他们的苏苓,清晰的看到他目光微侧,且似是还闪过诡异的暗芒。

不好!这楼湛果然发现了!

得知这样的情况,苏苓的眉宇紧蹙,心情也有些凝重!现在她是真的搞不懂楼湛了,这厮之前明明是个行事诡异的主,可为什么在南夏国这几天的接触中,她总感觉楼湛在暗中帮助她?

反正,她是不会感谢他的!

待楼湛离开后,夏绯绵独自坐在偏殿内良久也没有动身,只不过在静谧的空气中,苏苓依旧安稳的伏在悬梁上方。

这特么夏绯绵想谁呢?为毛她感觉那枚玉扳指好像非常有故事的样子!

“你还不打算出来吗?”倏然间,当苏苓的思绪还在好奇夏绯绵的那枚玉扳指的时候,结果静寂的偏殿里,就听到她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一瞬间,苏苓眼眸一暗,虽说她的能耐比不上凰老三,但平时她隐匿身形和收敛气息的能力还是相当强大的,难道夏绯绵早就发现了,却刻意要等着楼湛离开才开口吗?

当苏苓快速的为自己想着后路的时候,结果却听见悬梁下面传来了脚步声,而夏绯绵也再次开口说道:“筱芙,谁给你的胆子,敢偷听朕的谈话?”

尼玛,原来是夏筱芙那个傻叉!

看来这偏殿里,还真是‘牛鬼蛇神’都有呢!这女皇看样子也不是个功夫平平的女子!

“母皇息怒!”

夏筱芙快步走到夏绯绵的身前,躬身低语对着她请罪。随后悄然抬眸看着夏绯绵的脸色,见她似乎并没有过于愤怒,这才忍不住继续说道:“母皇,儿臣前来也是有件事想和母皇商量一下!”

“有事与朕商量?那早朝的时候,为何不说?”

夏绯绵对待夏筱芙的态度,似乎带着显而易见的冷漠,从语气总就能听出并没有她平素提及到筱雪时候的热情。

这女人啊,永远都是善变的!

夏筱芙似乎在面对夏绯绵的时候,总之带着几分小心翼翼,所以在听见她这样默然的语气时,不由得微微瑟缩了一下,但还是逞强说道:“母皇,儿臣要说的事,事关齐楚国的尘王妃,在早朝上说这些,恐不合适,所以才会想着深夜前来,但是没想到打扰了母皇,还请母皇恕罪!”

这一刻,当听完夏筱芙说完这些话之后,悬梁上的苏苓有那么一霎那的光景中,好似明白了为何夏筱芙对筱雪如此不屑。

想来也是,她们二人都身为南夏国尊贵的皇女出身,可偏偏一前一后的生辰,却造就了她们如此天差地别的地位!

也许,筱雪在女皇的眼里,还是要比夏筱芙来的重要的!但是,不管如何,任何借口都不能成为她要强行将楼湛塞给筱雪的理由!

“你长话短说!”夏绯绵有些不耐的看着夏筱芙,随后端着茶杯润口,仿佛在她眼里,这个二皇女还不如楼湛来的重要!

夏筱芙此时敛去眼底所有的不甘和愤然,沉沉的吸了一口气后,说道:“母皇,儿臣觉得,那个尘王妃这次来到南夏国,目的不纯!而且儿臣感觉,她分明是想要搀和大姐和七皇子之间的婚事!所以,请母后明鉴,尽快让尘王妃离开南夏国才是上上之策!”

苏苓:“……”

虽然她现在什么都不能说,但是也终于明白,为何夏绯绵对夏筱芙如此态度了!这夏筱芙简直是个蠢女啊!

不只蠢,还尼玛脑子进水呢!

她这话,说的是多么的不合时宜,而且毫无根据啊!张口闭口让她离开,就算是你家,也不能这么任性啊!

而且,从她所说的话中,苏苓感觉不到任何有说服性的依据,就她这番言论,如果她是夏绯绵的话,直接给她两个大耳刮子,同时告诉她:滚!

当然,这一切都是苏苓的内心戏,此时她凤眸波动,菱唇也翘着讥诮的弧度,她倒是想看看,夏绯绵要如何应对夏筱芙。

少顷,夏绯绵目光狐疑的转向夏筱芙,旋即将茶杯轻放在桌案上,冷笑一声,问道:“哦?你怎么觉得她目的不纯的?有什么证据?”

“这……”夏筱芙其实真的就是个胸不大脑也不大的女人,此时一听见夏绯绵的责问,立马有些哑口无言,但是既然她来了,就不能无功而返,所以下一刻她便开始胡编乱造:“母皇,儿臣以为,就算那王妃和大姐的关系再好,也不可能会对她的婚事如此在意!儿臣觉得,说不定尘王妃就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才会这样关心大姐!说不定……说不定是她自己对七皇子有想法,所以……”

“行了!简直是满嘴胡言!你别忘了,苏苓根本不是南夏国的女子,你以为她嫁给了尘王后,未来的一切还能由她自己做主?筱芙,你什么时候能够将心思磨练的成熟一些!朕不知道你和苏苓之间到底有什么个人恩怨,但是这种话朕以后不想再听!还有,你把你的嘴,给朕把的严实一些!筱雪的事情,不准你再节外生枝!

否则,朕必严惩不贷!”

夏绯绵明显已经极度疲惫的眉宇紧紧拧着,甚至眼底深处也闪现一丝烦躁!最终话落,仿佛吝啬般不肯再看夏筱芙一眼,直接甩袖起身离开!

而偏殿之中,也只剩下夏筱芙形单影只的站在原地愣神!

“为什么母皇对她那么好,凭什么那么好!现在就连苏苓都得到母皇的关注比我多!我有哪一点不如她们的!该死,真是该死!”夏筱芙自以为偏殿内已经再无其他人,所以在不甘的心情趋势下,怒骂出声,且将软榻矮桌上的所有茶杯瞬间扫落在地。

清脆的碎裂声在静谧的偏殿中十分扎耳,但是她仿佛还没有宣泄够,很快又将矮桌也直接砸在了地上。

她一个人发疯,悬梁上的苏苓却是相当受罪!

这女人,果然是傻叉啊!

想要暗害别人,都找不到门路!就这逼样,还想抢夺筱雪的位置,回炉重造一百次再说吧!

“苏苓,你给我等着!”

本来,苏苓是不想现身的,但是眼看着夏筱芙莫名其妙的将怒火转移到她的身上,你说这躺枪的节奏是不是有点快!

她印象中,根本没对这个夏筱芙做过什么,怎么到现在就值得她恨成这样?冤不冤!

冤!所以,苏苓在下一刻,直接动作麻利的顺着圆柱从悬梁上滑了下来,站定后还拍了拍衣袂上沾染的灰尘,声音凉凉且悦耳的问道:“不用等,我来了!”

夏筱芙闻声震惊,站在一片狼藉的软榻边,骤然回身,就看到一身黑衣的苏苓正缓步往自己的方向走来。

这场面,多少还是让她心里突突了两下!

但很快,夏筱芙就暗中给自己打气,她是二皇女,如今又身在南夏国,而此地还是未央宫的偏殿,她不相信苏苓敢做什么出格的事!

其实,若是苏苓知道她的想法,肯定立马仰天大笑!她对夏筱芙做出格的事,那特么简直是在侮辱她的人格好嘛!

别闹了!

“苏苓,你竟然深夜潜入未央宫,你该当何罪!”

苏苓撇唇,“我当你妹啊!我还就潜进来了,你咬我?”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