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二三:和玉佩相似的图案

是夜,南夏国皇宫内处处弥漫着月桂树的清香,随着弯月高挂,皇宫内明黄色的宫灯闪耀出一片清辉的光芒。

黑衣黑发,在朦胧月色的笼罩下,最是适合隐匿身形。苏苓的身材本就娇小玲珑,随着她行如流水的动作,从行宫一路穿梭到未央宫偏殿之际,都巧妙的躲过了所有人的视线!

虽然如今凰老三和凰胤璃都身在南夏国的皇宫内,但是她心中明白,要找到筱雪的话,不能单单依靠他们二人的力量。

这本就是她自己最想做的事,哪怕有凰老三作为后盾,她能怠慢了和筱雪之间的情谊!

未央宫周围的建筑群相当繁冗,而且周围到处都充斥着夜明珠的光辉。其实在苏苓第一次走进未央宫的时候,看到那些熟悉的夜明珠,就知道齐楚国民居里面的女子,必然是南夏国皇宫出土。

此时,盘踞在未央宫偏殿外侧回廊下的苏苓,小心谨慎的观察着周围的形势!这里的戒备的确比她到达的那晚要严谨的多!

几乎是几分钟的光景,就会有一队巡夜的女卫在此经过!苏苓小心的将面纱带在脸颊以遮掩,同时将自己的气息敛于无形,她不能肯定南夏国的女皇是否会功夫,但是以防万一,她小心些总归是没有问题的!

相比较而言,未央宫的偏殿还不如正殿引人注目,所以苏苓决定率先从偏殿下手,而这里听闻只是夏绯绵平时处理政事的地方,一般情况下她鲜少会在此停留过久。

此时,苏苓娇小且挺拔的脊背后,正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黑色包袱,凤眸紧凝着偏殿周围的一切,待一队女卫刚刚走过后,苏苓的小身板立刻以回廊边的圆柱作为隐藏,同时迅速的提气,很快就窜到了偏殿一处正半敞的窗口附近。

再一次回眸打量着周遭,旋即苏苓脚尖点地,双手撑着窗棂,身子前倾之际,便顺利的进入了未央宫的偏殿!

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际,甚至在苏苓的小身子刚刚没入到窗口内时,远处再次走来一队举着火把的女卫,但是对此却无人发觉。

彼时,蹲在偏殿窗下苏苓,凤眸镇定的看着殿内的设施,夜明珠依旧在闪烁着熠熠光辉,而这里此时果然没有人!

紧挨着窗口的墙壁地方,一张四角卷边案台林立,而其上还陈列着观赏所用的青花瓷和翡翠物件。

随意瞥了一眼,苏苓顾盼四周正想要查探一下从哪里能够直接进入到正殿时,忽地偏殿正前方的墙壁上,所挂着的一副水墨画,吸引了苏苓的注意。

水墨画自然是随处可见,但是这幅画的不同之处是,上面所画的东西,对她来说简直是太熟悉不过,但是定睛凝神仔细看去,苏苓又发觉还是有些不太相似的地方。

画上所画的圆形图案,不正是和玉肃之所给她的那块玉佩的背面,一毛一样嘛!不过,说道一毛一样,好像有些地方还是大有不同。

此时,已经蹲在墙角拿出玉佩的苏苓,一边对照着墙壁上的水墨画,一边看着手中的玉佩,她的玉佩上,那看不懂的繁琐文字,弯弯绕绕的看的眼睛疼。

而墙壁上那幅画作上,虽然也同样是弯弯绕绕,但是好像有几处却不似玉佩上来的锋利!甚至,卷轴上的画作,大体看上去所有地方的棱角似乎都能够闭合,而她手中玉佩,那锋利的勾脚处,却全部是开口的。

若不仔细看,这两个图案也许相差无几,但是对于自己这块能够统领凤门和凰门的玉佩,苏苓早就将图案熟记于心。所以她也能够在短时间内分辨出两幅图案的基本差别!

一个是圆形图案处处带着锋利的繁琐弯钩,而墙上的则是图案中饱满圆滑的将锋利化为无形。

看了半天之后,苏苓感觉自己的眼睛要瞎了!

尤其是玉佩上所刻的图案,那个不知名的字迹,一撇一捺好像都带着锋利的线条,看多了眼睛疼!

将玉佩收好以后,苏苓再次凝望着墙壁上的画作,她倒是很想把那个拿下来,找机会去问问玉肃之这两者有没有关系。

但是现在没办法了,那么大的卷轴挂在墙壁上,她若是挪动一下,恐怕都会引起夏绯绵的注意,更别说拿走了!

心下有些无奈,苏苓也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她早前就听筱雪说过,她在她母皇的寝宫内发现过相似的图案,现在她亲眼看见了,以后有机会再调查吧!

如此想着,苏苓将玉佩收好后,便想从墙角起身寻找通往未央宫正殿的地方,但是她这刚刚直起腰板,骤然就听见从一侧的帷幔之后,传来谈话声:

“怎么来的这么晚?”是夏绯绵的声音!

而从脚步声听来,应该还不止一人!

紧接着,苏苓正眯着眸子听着帷幔后越来越近的声音时,一个更加熟悉的嗓音传来,“有些事耽搁了!”这是楼湛!

“是吗?在南夏皇宫里,能有你什么事!”很明显,夏绯绵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的调笑,几乎同一时间,在她话落之际,已然随着楼湛先开帷幔的动作走进了偏殿中。

入内的刹那,夏绯绵的脸色瞬间一冷,步伐也缓了几下,眯着眸子看着空无一人的偏殿,声音骤冷的说道:“竟然没有关窗,看来朕对这些下人是越来越宽容了!”

楼湛闻言目光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薄唇微动,却是什么都没说!

当夏绯绵和楼湛双双落座在偏殿宽大的软榻一侧时,两人中间摆放着矮桌,夏绯绵姿态凌然的看向楼湛,说道:“听说今晨你去了行宫!”

楼湛点头,“熟人到此,总要去见上一面!”

闻声,夏绯绵唇角及眼眸中都充斥着强烈的占有欲,且说话的姿态更加不屑一顾,“是吗?朕怎么从未听说你和苏苓是熟人?”

此时,面对夏绯绵的步步紧逼,楼湛微微倾身整理了一下坐在身下的披风,带随手扬起披风的下摆后,才转眸含笑看向夏绯绵,说道:“在齐楚国有过几面之缘,若是不去打声招呼,被传了闲话对你总归是不好的吧!”

“如此说来,朕还要感谢你为朕着想了!”夏绯绵噙着讥诮的眉宇狐疑的打量着楼湛,下一刻垂眸摸着拇指上的翠绿扳指,紧绷的脸颊看不出其情绪如何,但是眉宇间一抹转瞬即逝的默然却仿佛代表了那枚扳指对她的重要性。

楼湛凝望着夏绯绵,早已深知不少关于她的过往,所以对此也不置可否的态度,只不过在目光看向敞开的窗口时,忽地被窗棂边桌案上的一抹灰尘吸引了注意力。而后视线缓缓上移,某些情绪在眼眸内一闪而过。

但,也仅仅是一眼的光景,他便收回视线,再次看向夏绯绵时候,发觉她依旧在轻轻摩挲着扳指,鼻翼微翁,说道:“其实你不必如此在意苏苓,她可能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聪明!说到底也不过是她和太女的关系较好,所以对太女的事情格外在意而已!”

“不必在意?”夏绯绵猝然抬眸望着楼湛,眼眸内讥讽的态度愈发深重,随后轻蔑的笑了一声,说道:“朕怎么感觉你对她的事格外上心!难道朕的雪儿还比不上她吗?”

楼湛闻声淡笑摇头,“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就事论事!毕竟她一个齐楚国不足挂齿的小小王妃,如今身在南夏又无人保护,难不成你还认为她能够掀起多大的风浪?”

“谬论!她若是当真不足挂齿的话,你就不会一次次和朕提及她的事情!而且,朕一直都怀疑,昨晚在未央宫房顶的人,很可能就是她!难道,以你的功夫,竟没有半点察觉?”此时说到这里,夏绯绵的表情上已经开始闪现出淡淡的怀疑。

就连她放在矮桌上的指尖,也在慢慢的用力扣动。

脸色依旧氤氲着苍白的楼湛,在夏绯绵对他产生怀疑的态度中,微微垂眸浅笑,“你认为,凭借你我当时的情况,还有我现在这身子,若是对方是高手的话,我怎能发觉!反之,苏苓空无内力,若房顶上的是她,我又怎会察觉不到!”

这类似于阐述又好似辨别的话,似乎取悦了夏绯绵,总之她眼底蕴含的怀疑,也在渐渐退去。

两个人相坐无言,而沉默的时间过得很快,不多时夏绯绵忽然问道:“楼越国那边有什么动静吗?楼铭真的已经痊愈了?”

提及此,夏绯绵清晰的感觉到从楼湛的气势瞬间就变冷了不少,眼眸也开始渐渐阴暗,随即便眯着眸子,看着不远处染上了一小撮灰尘的桌案,冷笑道:“上次大意了,没想到竟然被他给逃了!不过就算他回去又能怎样,我既然敢做,就从不怕他发现!待我和太女成亲之后,以太女皇夫的身份回到楼越国,就不信父皇还会对他一如既往!”

“楼越老皇帝恐怕也想不到你会成为南夏国的太女皇夫!不过,你答应我的事,可有眉目了?”夏绯绵看着楼湛冷光乍现的眸子,随即话锋一转,便毫无预警的问了一句。

而楼湛微微侧目,凝望着夏绯绵,说道:“我曾经试探过苏苓,但是她对宝藏的事似乎真的不了解!而且当初我在齐楚国的时候,发现暗中又好几拨人都对凤家宝藏虎视眈眈!”

“呵!如果她真的是凤家的后人,那么就不可能不知道宝藏的事!除非当年外姓王的幸存者,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她!你说她娘叫凤茹筠是吗?”夏绯绵此时已经通过楼湛知道了不少苏苓背景的事。

而楼湛说着就点头,“是叫凤茹筠没错!但是我派人调查过,凤茹筠的身世有些诡异!按照消息上称,她嫁给苏宝生之前乃是一个花楼的花魁,但是以她这样的身份,是断然不可能会嫁给苏宝生的,而且听闻苏宝生对她格外的疼爱,对待苏苓也是同样!

但不论我如何调查,几乎所有的消息都表明她是花魁,但我曾在暗处观察过凤茹筠,如果她的花魁出身,不可能一举一动都带着大家闺范,这件事相信其他人也同样怀疑着!若想要知道更多,恐怕还需要就二十年前的事,仔细的调查一番!”

“哼!花魁?苏宝生那个歼贼,当年若不是他给凰毅出谋献策的话,现在朕……总之,不管怎么说,你要尽快调查处凤家宝藏到底和苏苓有没有关系!

当初密报的人,你可有查到?如果那人的消息千真万确的话,那么凤茹筠就肯定是苏家后人!”

“还没找到!如今四国全都收到了同样的消息,但是也无法保证消息的真实性!若说苏苓是凤家后人,我反倒怀疑送信之人的居心何在!”

“这事,你就不用管了!总之,你若想当上楼越国的太子,就别忘了你与朕之间的约定!”

楼湛听着夏绯绵不顾情面的话,不由得垂眸苦笑一瞬,如今仔细想想,他就算当上了楼越国的太子,登基为帝也还不知是何年何月!

况且,当初他意气用事,答应以楼越国一半的疆土作为答谢,如今想想,还真是太冲动了!

偏殿内楼湛和夏绯绵的谈话,此时已经全部被苏苓听个清楚明白,只不过她无法肯定,方才楼湛顺着桌案上移的眼神,是否发现了什么?!

***********************************************

这是三更,今天万更结束!群么么哒,爱你们所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