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二二:我去会情郎

“尘王妃教出来的丫头果然特别,在女皇面前竟敢擅自言说,真是胆大包天!”

悦嬷嬷声色厉荏的望着苏苓身边的碧娆,那副姿态就仿佛碧娆做了多么天怒人怨不可饶恕的事情一样。

包括夏绯绵在内,每个人的态度和气势上好似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当然,除了和苏苓同在一侧的碧娆,正瞪着和包小三一样圆溜溜的眼睛,不知所以然的嘀咕了一句,“我家小姐够特别,所以我也特别!”

苏苓:“……”

她已然不知道该怎么说碧娆了,不过这丫头越来越彪的性子,倒是很对她的胃口!她要的就是不畏强权,当然这份坦然的前提下,是她有足够的自保能力以及保护身边人的策略!

苏苓会容许碧娆如此随意发挥,也是因为她对夏绯绵的做法,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她苏苓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筱雪,哪怕夏绯绵是她的亲娘,也不好使!

“大胆!”

终于,悦嬷嬷忍无可忍的怒指着碧娆喊了一声,随即就看向自己身后的女官,厉声说道:“把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婢女给本官拿下!”

“等等!”

悦嬷嬷一声令下,她身后的女官很快就要有所行动,而这时候碧娆脸颊上微微闪过惊慌,与此同时苏苓清脆的声音也打断了对方的动作!

苏苓也端着茶杯,一举一动都从容不迫,面对着对面的夏绯绵,红唇一翘,说道:“女皇和悦嬷嬷又何必如此生气!且不说我们来者是客,但是碧娆是我的丫头,而我们出身齐楚,不了解南夏国的皇宫制度也是情有可原!

而且,我相信女皇圣明,更不会因为小事就为难一个丫头!现在,我更加好奇的是,女皇到底愿不愿意告诉我筱雪和楼七皇子的婚事到底在什么时间?如果女皇觉得我的身份不够资格参加成亲典礼的话,那我倒是可以给我家王爷飞鸽传书,或者给父皇通报,想必若是我开口,让他们两人同时前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苏苓此时依旧淡定从容,而之所以会说出这一番话,是因为就在方才的刹那间,她忽然想起曾经在文渊阁内听到老皇帝和老爹之间的谈话。

那件事,她一直都记得。按照老皇帝所说,他如今一直在调查筱雪的身世,那么她可不可以认为,老皇帝和女皇夏绯绵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当然,这一切,苏苓只是猜测,但是就在她说完之后,果然就看到女皇的表情瞬息万变,什么表情丰富到让人无法参透她真实的想法!

她看的出,夏绯绵的眼眸有一瞬间的怔忪,甚至相距不远的距离,也让她明显察觉到她的呼吸一窒,更何况夏绯绵忽然间用力紧握着扶手的指尖,关节处已经在暗暗发白。

她的一系列表现,都足以让苏苓明白,她和凰毅之间,恐怕真的有不足外人道的故事!而通过夏绯绵不在沉着的神态中,苏苓内心也陷入挣扎,不可避免的,她的想法很快就想到了筱雪和凰胤璃之间的关系上。

如果真的有她所想象的那种血缘联系,那他们两个……而筱雪又该用何等的面目去面对凰胤璃!

尼玛,这都是什么事!明明都是上一辈人遗留下的问题,却偏偏要下一代去承担所带来的结果!

她可以想象,如果此事千真万确,而筱雪又知道的话,那么对她来说,无疑是个毁灭性的打击!

不是苏苓耸人听闻,也不是她杞人忧天,如今事实仿佛就在眼前,而只剩下那么一层窗户纸,若是真的捅破的话,伤心的又何止是一人!

夏绯绵的神色不停变换着,而苏苓又何尝不是!两个人在诸多女官和碧娆等人的注目下,分别各怀心事的想着自己内心的纠结。

也不知道彼此沉默了多久,总之在夏绯绵缓缓起身的时候,她的表情和情绪似乎已经调整完毕,再次看向苏苓之际,依旧是一副不容侵犯的高贵姿态,只不过语气却带着沉凉,“尘王妃,筱雪的事情,朕希望你还是不要过多参与!毕竟她有她的生活!就如你所说,来者是客!南夏国永远是欢迎你的,但是还请尘王妃记住,南夏国的国事是绝对不容易外人插足的!”

话落,夏绯绵拖曳着龙袍长长的裙摆,正要缓步离开时,又忽地站定,侧目从肩膀的方向瞥着苏苓,“不过,朕可以给尘王妃一个保证,那就是筱雪是肯定安全的!而她和楼七皇子的婚事,也是势在必行!如今,皇宫内各处都在准备大婚事宜,所以尘王妃若是平时无事,还请不要乱跑!还有朕的那些皇女,也是国事缠身,怕是以后也没机会和王妃闲聊散步了!”

夏绯绵的话里不难听出有淡淡的威胁,而夏筱芙此时也随着悦嬷嬷陪同在她身边,亦步亦趋的往外走,只不过打从被苏苓以三寸不烂之舌给打击到的夏筱芙,到离开行宫前夕,好似才惊心回神。

甚至在离开之际,还侧目凝望着苏苓,同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只要是太女的朋友,就都是她夏筱芙的敌人!

待女皇来去匆匆的离开了行宫之后,苏苓依旧坐在椅子中半饷没有回神,她现在倏地感觉前路迷茫,对自己也对筱雪!

但是这种迷茫也仅仅如同昙花一现般,很快她就打起精神,细细思索着女皇带着这么多人来到行宫的目的,是为了来试探她,还是单单只是探望?

可如果说是探望,好像没有道理!身为女皇,不是应该日理万机的嘛?而且就算她很闲,还有后宫那么多男侍等着她去疼爱,没必要和自己之间斡旋这么久!

结合诸多的想法和猜测,苏苓最终觉得女皇是为了试探她,另一种可能也许就是和夏筱芙有关!

那厮,很明显和筱雪不对付,而且自己似乎成为她想要利用的对象了!

尼玛,这南夏国皇宫不必齐楚国好混!这些人为毛都如此工于心计!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何夏绯罗对自己不待见了,因为这是天性,一如夏绯绵也是如此!

“小姐,我刚才是不是给你惹祸了?”沉寂了半饷的碧娆,见苏苓面色不佳,踌躇了片刻后,忍不住低声问了一句,就连她的表情上,都有些晦涩!

苏苓被碧娆的询问惊扰了思绪,展眉沉着的吐息一瞬,随后才转眸看着她,笑道:“没有!你表现的很好!”

“是吗?我怎么没感觉,不过小姐你觉不觉得女皇和悦嬷嬷好像有点故意针对你!还有,她们对筱雪太女的事,好像特别在意!我怎么有一种她们不想让你和筱雪太女接触的错觉?小姐,是我想多了吗?”

碧娆呢喃般诉说着,而苏苓柳眉一挑,唇角浮现讥诮的笑意!连粗线条的碧娆都能感觉到她们的用意,更别说是她自己了!

不过,她就喜欢有挑战性的,夏绯绵越是想要将筱雪藏起来,偏偏她就是要让她们始料不及!

不是说筱雪可能被藏在未央宫的某处嘛!她还就打算要去未央宫走一遭了!

*

接下来的时间中,苏苓一直呆在行宫里,除了碧娆和包小三,没人知道她一整个下午在寝室内叮叮当当的在干些什么。

直到,月上柳梢头,苏苓才从寝宫内室中打开了房门。碧娆和包小三闻声赶来,一见她一身紧束的黑衣,就连秀发也在头顶上绑成一个圆圆的发髻,不由得目瞪口呆!

“小姐,你这是……”

碧娆感觉自己永远也跟不上苏苓的节奏,这一下午她本还以为小姐在寝室内干木匠活,结果天黑了一出现,竟然是这样的装束,多吓人啊!

苏苓看着两人惊讶的表情,随手拉扯了一下相当显身材的黑色劲装,拢着耳际的发丝对他们两个吩咐道:“今晚上,不管谁都,都不要开门!如果有人问起我,就说我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谈!记住了,不管是谁,都不要开门!戌时一到,你们将行宫内所有的宫灯全部熄灭!”

碧娆愣愣的点头,“小姐,那你干嘛去?”

苏苓菱唇微启,本想告诉她真相,但是转念一想,碧娆这丫头神经太大,有时候说话又不经大脑,为了不让他们陷入猜忌或者是恐慌,她还是说假话吧!

而苏苓的假话就是:“我去会情郎!”

碧娆:“……”

包小三:“……”

***********************************************************

这是二更,稍候还有三更!群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