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二一:和女皇之间的虚与委蛇

“女皇驾到!”

正在加紧整装的苏苓,完全没想到她还没走出行宫的大门,门外就已经传来男仆的一声通报,这下事情反而不好办了!

苏苓匆忙的从内室走出来,包括碧娆和依旧女装扮相的包小三也站在了她的身侧,待行宫的大门缓缓打开后,只见大红色宽袍大袖曳地龙袍的夏绯绵,随着悦嬷嬷的陪同,跨步走入。

许是没想到苏苓就身处行宫,所以夏绯绵的双眸微闪,随即顿步看向苏苓,同时微微侧身队则悦嬷嬷,“不是说尘王妃不在行宫嘛?”

悦嬷嬷面色凝滞的瞥了一眼苏苓,平素在外人面前所表现出的气魄,此时在夏绯绵身侧却如同婢女一样卑微,旋即便躬身对着夏绯绵说道:“方才王妃的确不在行宫,但是现在……或许尘王妃有事恰好不在,这会子刚回来!”

“有事?悦嬷嬷,你真是越老越不中用了,尘王妃身在南夏国,举目无亲,你认为她会有什么要事能够在外流连一个时辰不归?”

夏绯绵和悦嬷嬷之间的对话,看似是主与仆的问责,但是苏苓何等聪明,单单是夏绯绵那沁着冷光的一个眼神就能明白,今日来者不善!

自然,她大阵仗的带着不下十名女官堂而皇之的来到行宫,而除了她身边右侧陪同的悦嬷嬷,苏苓也看到了一个刚刚分别不久的熟人!

夏筱芙!

虽然苏苓此刻云淡风轻的站在夏绯绵的对面,但是在她余光轻瞥的时候,不期然就和夏筱芙对视,包括夏筱芙眼神中传来的轻蔑,她也捕捉的一清二楚!

“母皇,谁说尘王妃在南夏国举目无亲!且不说她和大姐的关系,但是想必尘王妃平素善于交际,方才儿臣还看到她和五妹关系匪浅的在皇宫内散步闲聊呢!”夏筱芙在悦嬷嬷来不及开口说话之际,立马以一样讽刺的语气开口。

如此多的人挡在行宫门口,为首的又是南夏国的最高掌权者。此情此景,反观行宫内有些形单影只的苏苓,气氛不太和谐!

不过,夏筱芙的话倒是提醒了苏苓,她本不愿多生事端,但是抵不住有些人偏偏往枪口上撞。既然这样,她就成全了这个有胸无脑的二皇女吧!

想着,苏苓渐渐敛去心底突生的冷意,俏丽的脸蛋上也浮现出顽皮的笑意,看着夏绯绵神色镇定的说道:“女皇,正如二皇女所说,其实方才我的确不在行宫。我记得我说过,对于南夏国的风土人情我十分感兴趣,所以今晨醒来后,就在皇宫里散步赏景。说来也巧,当我正好走到凤灵园的时候,恰好就看见了二皇女和五皇女,想必女皇也知道,五皇女和筱雪的关系那么好,如今筱雪不见人影,她自然是十分着急的!

所以在凤灵园外,我恰好路过之际,就听见两位皇女的对话,是以才得意认识二位!至于二皇女所说的关系匪浅,在我看来,这事二皇女本也是见证人之一,究竟是不是关系匪浅,二皇女心里应该很清楚才对!

当然,这天下间,兄弟姐妹之间争chong的事情时有发生。筱雪的失踪对二皇女来说无所谓,但是你不能让所有人的心情都和你一样无谓!你说是不是!”

苏苓巧言善变,这一点所有和她有过接触的人都相当了解。但是夏筱芙显然没想到苏苓能言善辩的能力,一时间面色有些怔愣的看着她,脑回路有点不够用的即视感。

相比较夏筱芙的怔忪,女皇和悦嬷嬷却几乎是同时将目光定在苏苓的身上,这也是第一次她们感觉到一个女子的出现,似乎威胁到南夏国皇宫内的平静了!

女皇夏绯绵眯起冷光乍现的眸子,同时拢了拢宽大的袖管,抬步走上前时,说道:“哦?不知道尘王妃是从何处听说,雪儿失踪的消息的?”

话落,夏绯绵也正好落座在行宫内的太师椅中,而随着她的动作,其余所有的女官包括悦嬷嬷,全部亦步亦趋的跟随,很快行宫殿内的情况就变成了苏苓和碧娆以及包小三等人站在殿中,而夏绯绵带着众多女卫随从坐在椅子中,这倒是有点审问犯人的感觉。

苏苓自认为从不是个主动找麻烦的人,所以不管夏绯绵要如何对待或者对付她,她都没道理让自己被人看了热闹。

所以,这样一想,苏苓就觉得自己没必要如此站在原地,旋即转身就往另一侧的软椅边走去,站定,落座。如此,殿内的情况就变成了夏绯绵和苏苓各占据殿中两侧的座椅,而除了两方人数上的差别,其余倒是看起来颇有些谈判的架势!

而苏苓这等自顾自的做法,也的确让夏绯绵的眼尾再次划过冷光。

一国帝王,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挑战她的权威,苏苓这一番举动,无疑让夏绯绵感觉自己的威严被践踏,所以她那表情更是阴霾一片。

待苏苓也落座后,夏绯绵身侧的女官恰好从一旁为其呈上龙纹茶盅,是以夏绯绵端着茶杯轻抿的时候,眸子依旧一瞬不瞬的透过杯盏睇着对面的苏苓。

要不说碧娆现在非常有眼力见,见对方的主子有茶喝,她家小姐怎能落于人后,于是在苏苓开口之际,碧娆已经悄然退下为苏苓准备清茶。

苏苓此时正含笑的说着:“如今筱雪已经两天不见踪影,不是失踪又是什么?更何况,从昨晚上我见过女皇之后,筱雪就不见了!这一点,让我十分头疼,女皇,你说会不会是有人不想我和筱雪见面,所以才出此下策想要将我们分开?”

听闻这些话,女皇夏绯绵的脸色几乎可以用阴晴不定来形容,而很快悦嬷嬷就开口反驳道:“尘王妃莫要将自己看的过于重要!太女不见踪影,必然是有要事暂且离宫,若是有人想要将你们二人分开,这于情于理也说不通!”

“哦?听悦嬷嬷这意思,筱雪现在是出宫了?那她去了哪,能不能告诉我?不管怎么说,我和筱雪还有楼湛都算是熟人,他们俩成亲的话,我还是想当面出席见证的!不知女皇将他们的婚事安排在哪一天?作为齐楚国的王妃,我至少也可以代表皇室成员出席!”

苏苓以合理的理由堵住了悦嬷嬷的后路,况且她已经这么说了,如果悦嬷嬷不告诉她,那么势必就是撒谎。

而若是她说了却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那么只能说这件事的确就是女皇从中作梗!

苏苓虽然小聪明很多,但是对于这种呈现出两面性的问题,她自己也会首先做好两手准备!哪怕她现在知道悦嬷嬷就是在说谎,但是也没有戳破的必要。

既然是虚与委蛇,大家都不是真心相待,她又何必较真!

悦嬷嬷听着苏苓的话,顿时心里微沉,都是浸淫在朝堂许久的人,所以她很快就明白,自己怕是掉进了苏苓的陷阱里面!

现在,她正是进退两难,说与不说恐怕都不对!

而女皇夏绯绵此时已然放下了杯盏,‘咚’的一声将杯盏放在身侧的茶几上,挑着厉光的眸子幽暗的睇着苏苓,“不管雪儿去做了什么,尘王妃如此咄咄逼人的相问,也不合适!朕南夏国太女的动向,并非是关系好就能随便质疑的!

朕今日前来,一方面是想探望一下尘王妃,毕竟南夏皇宫不如齐楚优越,朕也生怕怠慢了王妃。而另一方面嘛,朕很想知道,昨晚上尘王妃去了雪儿的寝宫之后,可还有去过其他的地方?”

夏绯绵身为女皇的姿态大开,态度凌人!幽冷的视线宛若毒蛇般紧紧的觑着苏苓的一举一动,甚至连她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没有放过!

与夏绯绵这样的隔空相望,苏苓内心虽然知道不易,但是善于扮猪吃老虎的她,自然也不会轻易就被她发现自己的心事!

俏脸依旧是顽皮的笑意荏苒,凤眸内晶亮璀璨的光阑夺目,在听见夏绯绵的询问时,方要开口回答,一旁去而复返的碧娆已经端着茶杯放到了苏苓的身边,字正腔圆的说道:“王妃,请用茶!”

碧娆这丫头,跟着苏苓的时间越长,就越是学习了她那些视礼教如无物的态度。不管曾经身在齐楚,还是眼下面对南夏女皇,她眼里甚至全身心都扑在苏苓的身上。

只要谁让她家小姐吃瘪,她就立马想要站出来给她家小姐长脸!

但是,毕竟这里不是人人都吃这一套的齐楚国,至少在齐楚苏苓有尘王妃的光环和相爷千金的身份,而南夏女尊国,善妒且猜忌本就是女子的天性,更何况这里的女子都有着高人一等的心性,所以碧娆这举动,不意外的就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以及不悦!

“尘王妃叫出来的丫头果然特别,在女皇面前竟敢擅自言说,真是胆大包天!”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