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一七:古人都是戏子

翌日

在行宫内简单休息了一晚的苏苓,在清晨醒来之后,就独自坐在寝宫内愣神。到底筱雪会去哪呢!如今凰老三都来了,一般有他在的地方,那四个暗卫都会如影随形。

但是从昨天到现在,她都没见到半个人影,相信他们应该也在暗中不停的调查着!而且连凰胤璃也来了,可过去了一整夜,筱雪都没有半点音讯,她在想,要不要再去女皇那里悄悄打探一下!

‘咚咚咚——’的敲门声在苏苓暗忖之际自门外响起,随后便听到碧娆不算和悦的语气,道:“小姐,有人找你!”

有人找她?听碧娆的口气,应该不是女皇,那么……

苏苓简单的整理了一下朴素的淡雅裙装,缓步走到大门处,方一拉开门,就看到碧娆紧绷的小脸正面对着自己。

见此,苏苓淡笑,“你这是怎么?谁给你气受了?”

碧娆闻言撇撇嘴,“小姐,你还是快去前厅吧,不然一会惹的楼七皇子久等,就是我的罪过了!”

这话从何说起?楼七皇子,果然是楼湛麽!

苏苓本还想着安抚一下碧娆不安稳的情绪,但是余光恰好就看到她身后不远处,正站在一名面色冷凝的女卫,而且那女卫的表情似乎还充满了不悦。

当看到苏苓从寝宫内开门之际,女卫便立刻从回廊边走过来,对碧娆视若无睹的态度,让这丫头更加愤恨的哼了一声。

“见过尘王妃,还请到前厅一叙,楼七皇子已经久等了!”这女卫的态度自然算不上恭敬,毕竟出身在南夏国,她们骨子里所存在的优越感,是从来不会将自己当成下人的!

苏苓斜睨着暗自赌气的碧娆,在与之错身而过的时候,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待含着笑意随同女卫往前厅走去的时候,碧娆犹在两人身后不停的跺脚。

不过就是个女卫,装什么装!

当苏苓随着女卫两人一起来到行宫前厅之际,刚刚走出回廊下的帷幔,就看到楼湛此刻正端坐在檀木桌前,苍白的脸颊挂着随性从容的表情品着茗茶。

“真是意外,什么风把七皇子吹到我这不值一提的行宫里了!”苏苓边走边说,表情上还带着玩味。

此时此刻,再次面对楼湛的时候,她也说不清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总之像当初身在齐楚之际,那种对他格外戒备的心情已然烟消云散!

也许是从看到他和女皇之间有那么一段令人作呕的关系后,也或许是因为现在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最终,当楼湛抬眸看向苏苓的时候,依旧是以一种平素少见的深邃眸光在她身上不停的打量,只不过任由他如何表现,也再也不能让苏苓为之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楼湛一瞬不瞬的看着苏苓,见她毫不外道的直接坐在了自己的对面,唇角似是微微惊诧的扯动了一下,随后开口说道:“不管怎么说,在下和王妃都算是故交,既然如此巧合的都身在南夏国,不来看看总是有些说不过去的!”

“巧合?这事到底有点意思了,照你这么说,好像的确挺巧的!毕竟我是没想到,七皇子离开齐楚之后,竟然没有回国,反而来了南夏!按说这里一介女尊之国,你身在皇宫而且看起来和女皇的关系好像也不错,难道七皇子就不怕被人误会麽!”

苏苓给自己斟满茶水后,端着茶杯喝了一口,随即凤眸就噙着暗笑,望着楼湛毫无惊讶的神态,心里不由得暗忖:他的表现,似乎过于平静了!

果然,下一刻楼湛飘忽的视线就顺着苏苓的肩头看向了她身后的殿门,清晨的阳光刺目,但是却不会太过灼人。

殿门口一片氤氲的日光,似乎将有些幽冷的行宫都暖融了不少。苏苓暗暗观察着楼湛的一举一动,见他沉默着,苏苓也不打算开口,总之他的到来是不可能没有目的的就对了!

“尘王妃,既然已经知道了事实的真相,又何必如此抛砖引玉的让我承认呢!”待楼湛收回目光的一霎那,苏苓感觉从他的眼眸中,好像浮现出淡淡的苦涩。

但也仅仅是一瞬的光景,因为很快他就再次将自己的情绪很好的隐藏在病弱的神态之下!

她算是发现了,古人都特么是戏子!演戏无人能及!

苏苓对于楼湛的态度,但笑不语。眸光也开始细腻的打量着楼湛,好像她从未仔细的看过他,所以也就忽略了他病弱的神态中,似乎总是噙着一抹外人无法了解的坚韧。

上一次,她就知道楼湛是深不可测的,可是现在再看他,反而又觉得他似乎也并非是表现出的那么淡然!

虽然身上是锦衣华服,尤其是身在南夏国,还能有女卫供他驱使,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在外人的眼里也许是极为不屑,可对他来说,应该算是值得高兴的!

可偏偏,他白希过头的脸颊上,苦涩和自嘲的情绪,似乎越来越浓!

难不成,这又是在跟她做戏?一个能够和夏绯绵联手,去伤害自己兄长的人,能有什么细腻柔肠!

她苏苓要是那么容易相信人,上次和他在酒楼那次,就不会对他抵触了!

“尘王妃,笑什么?”

很快,楼湛也再度拿起茶杯在指尖上慢慢摩挲,而这时候他的表情也再没有任何苦涩的神态呈现。

很显然,方才他所表现出的一切,应该就是刻意给苏苓看的!

而当这一点认知在苏苓的心里生成之后,她便明白,楼湛来此果然是有目的!而且,他刚才分明是在试探她!

尼玛,这都是什么人呐!

苏苓强行压制住心里对楼湛的不屑,随即菱唇微扯,依旧是笑看着楼湛,说道:“七皇子认为我笑什么?就像你说的,你我都不是初次见面,你今日来行宫找我的目的,大可以明说,藏着掖着说不定还达不到你预期的效果!

当然,如果你来此只是为了跟我叙旧,那么见也见到了,恕不远送!”

苏苓自己把所有的话都说完,而且还把楼湛的后路都堵死!她实在是不愿意和他这种人勾心斗角,累得慌而且还吃力不讨好!

楼湛精光闪现的眸子一瞬间有几分冷意绽放,随后唇角一扬,忽地看向了门口处的静候的女卫,待目光沉沉的顿了几许之后,右手也适时放下茶杯,而指尖缓缓挑动之际,他的动作也吸引了苏苓的注意力!

他的手指中捏着的东西,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

楼湛紧凝着苏苓,随即看到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的指尖,下一瞬五指骤然闭合,在苏苓看向他的时候,才说道:“尘王妃,熟悉吗?”

苏苓闻言,渐渐眯起凤眸,同时也轻翘起眉尾,道:“不熟悉!”

“哦?那看来在下来的地方不对!本来,昨晚在未央宫房顶上忽然发现了这碎片,还以为是尘王妃所有,所以这大清早就来行宫叨扰,但看样子在下是找错人了!没关系,只要不是尘王妃就好,这样在下也可以将这东西直接交给女皇,反正昨夜入宫的刺客到现在还没有抓到,不过相信凭借女皇的女卫军,找到她也是很快的事!”楼湛的话里,明显透露出威胁,而且在他看着苏苓开口言说的表情中,也噙着讳莫如深的神态。

苏苓依旧面不改色的看着楼湛,只不过这会她可以肯定,楼湛绝壁是个小人!但是,他是否太小看自己了,她既然敢做,就从来不怕被发现。

同样,他以为拿着一块破布的碎片,就想在她这找到什么线索,她有那么笨?而且,这楼湛看起来也没有多么聪明!

想着,苏苓不动声色的侧了侧身,随即娇小玲珑的身子就轻靠在檀木桌边,微微倾身对着楼湛,那动作仿佛是要说什么秘密似的。

而楼湛见她这样的表现,脸上也缓缓浮现出得意,但是就在他也想着倾身隔桌靠近苏苓,等着她说些什么时候,却听到这样一番话:

“七皇子,没想到你和女皇的关系真的这么好!昨晚宫内出现刺客的事情,我也的确有所耳闻,只不过没想到七皇子好像有线索?但是,既然你发现了对方的踪迹,为何不尽快将这消息告诉给女皇,你大清早来我这里,跟我说这些,一方面太过无厘头,另一方面嘛,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宫内出现刺客,这可不是小事,如今你我都身在南夏,若是咱们出了什么意外,你让女皇如何向两国皇帝交代!你若是真的知道了什么,还是尽快告诉女皇吧,这可耽误不得!”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